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九九章 何人胆敢
    有这般想法的,显然是不止燕玄一位。在燕玄身后诸人,看向那离尘的目光眼神,也大多都含着憎恨,热切,期冀,兴奋,幸灾乐祸等种种情绪。

    除了天道盟新近崛起的供奉散修,此间绝大多数,都与离尘宗之间都有着或深或浅的仇恨。要么就是利益冲突,对离尘宗掌握的仙人之血,垂涎无比。

    尤其是在那离尘宗内,一团巨大的火柱,冲天而起之后。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现出了喜色。

    “内应?这个方向,是那水云峰,何道之?”

    天道盟的新任盟主,乃是一位法号‘紫照’的练虚纯阳。本为西域散修真人,极少涉足中原修界。直到八十年前,才被燕玄以‘含元神丹’为诱,招揽到了麾下,成为天道盟的新任盟主,大灵人皇的左膀右臂。

    此刻见得那离尘山上,那一片禁发崩灭之景。‘紫照’真人也不禁微一挑眉,脸上现出了几分笑意:“臣要恭喜陛下,今日终于夙愿得偿。”

    辅助燕玄九十余年,‘紫照’对于这位大灵皇帝的心结,已经了解极深,深知燕玄,对这离尘宗,是何等样的憎恨与忌惮。说是恨入骨髓,刻骨铭心,可能都显轻了。

    这位一生的愿望,就是要伐灭离尘山门,断绝此教道统。将所有离尘宗的男修,都黜为灵奴,日夜折磨;把此教所有女修,都训成灵妓,肆意羞辱!

    要让那人,后悔今朝——

    燕玄却是长声大笑,步空而行,往那离尘本山的方向行去。

    确是夙愿得偿,今日之后,此界离尘,就将彻底除名!

    庄无道啊庄无道,你再怎样天资绝代又如何?再怎么苦心孤诣的为离尘谋划又怎样?

    这离尘宗终究还是灭亡了,亡在自己的手中!今日我燕玄,必将摧毁你留下的一切,将你所有珍爱重视的人与物,都全数毁去!包括了这离尘宗,也包括了那安葬节法的祖师灵堂。

    弑父之仇,终究要用血来清洗!

    心念通达,舒畅之至。此时燕玄唯一的遗憾,就是那人已离此界而去,不能亲手斩之,以告慰父祖之灵。不过他斩不得他庄无道,却能鞭节法之尸作为替代!

    也就在燕玄,踏入到离尘本山上方的那一刻,忽然一道尖锐之至,使人毛骨悚然的气机,忽然在他的身侧处猛烈爆发开来。

    “灵华英?”

    曾有过数次交手的经历,燕玄第一时间,就已认出了来者的身份、。

    杀生剑专修杀道,以疯狂的杀戮来凝练‘杀生剑心’,光是那杀生剑意,就已能斩破任何罡气横练之法。

    燕玄的神念网络,在瞬息之间,就已将灵华英的位置捕捉。

    ——换成任何一个场合,燕玄都不会太过在意。一位合道巅峰,一位练虚圆满,本就相差了一个大境界。哪怕灵华英凭借秘法‘杀生剑’,也只能勉强与他抗衡。

    确仅仅只是抗衡而已,往日七次交手,灵华英除了第一次与他不分胜负之外。其余六次都是惨败逃遁,受伤不浅。

    不过今日不同。此时的灵华英的身周,赫然有九道灵光盘旋在外,形成一个覆盖千里的强大域场。也将燕玄体内的强横气元,强行镇压,生生打落了一境。

    法域——

    燕玄的眼神微凝,没想到这离尘宗镇教法器同时使用,竟能形成仙修才有的完整法域神通。

    不过他也并未慌张,蓦然探手,往虚空一招。

    “枪来!”

    天地间的龙气,都在沸腾。远处九头龙甲神卫,都有金色的气光从头顶冲击,九枚镇龙石同时响应。

    一口淡金色的长剑,须臾间就在燕玄的手中成形。随着‘当’的一声轻响,虚空中交击了数百余次。龙气盘卷,剑光激鸣。

    那血色剑影炸开,丝丝点点,宛如是血雾血雨,不断的穿刺入内。割开了他浑身肌肤,留下丝丝血痕、

    不过就在燕玄,快要落最危险的境地。那紫照真人,已然赶至、

    “放肆!”

    天机碑中,紫照排名第六,不过却持有着燕玄赐下的一件异宝‘玄寒神伞’。当那团灵光挥来,须臾间就在燕玄身前布下了层层叠叠的伞状灵光。

    气元爆裂,三人身影同时炸飞开来。紫照真人的右臂,因承受不住灵华英的剑力冲击,整个炸碎开来。

    燕玄的浑身龙袍,亦是出现了无数的裂痕。虽未受重伤,可方才那一刻,灵华英在他身上留下的剑痕,总数却达千计。使他恼怒无比,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千万人的注目中,无比狼狈。

    灵华英形状最为凄惨,整个人如流星般坠下,体外六十余处都爆出了血泉。

    明知此人,已经身受重伤。燕玄却依然是忌惮万分,后撤数步,退入到周围几位练虚大修的保护之中,彼此间互为犄角,防备这人的再次出手。

    不过久久之后,都无动静。燕玄这才发觉,此时的灵华英,虽未到奄奄一息的地步,却距离这状态,也差不到哪去。体内经络碎断,真元枯竭。而那九大传法殿,也重新化归原形,蹙立在了四方。

    原来如此,是已无力催动这传法殿了——

    燕玄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了然与轻蔑。这灵华英虽还有再战之力,可却再无法同时驾驭这九座传法神殿。

    这也就意味着,离尘宗最后能制衡抵抗大灵朝的力量,也已在他面前瓦解,崩溃。

    只是燕玄,随即就又怔住。他并未在灵华英的脸上,看到任何的痛苦与绝望。

    明明是重伤在身,浑身染血,明明已知晓离尘已再无希望,可此刻的灵华英,却是在笑,无比欣慰,又满含兴奋的笑着。

    燕玄正不知所以时,就听远处,那传法殿本来的位置,在整个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最中枢处,一个满面血痕,如疯子般的少女,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来了,是无道,无道他来了!哈哈哈,燕玄,狗贼。你可准备好了受死?还有你们这些墙头草,背叛我离尘宗的代价,可是不轻。何道之,我看你是蠢到了家——”

    那声音凄厉,传于四方,七千里方圆之内,都能听闻。

    燕玄已认出那是北堂婉儿,不过却已无瑕关注。心中这一刻,已是惊悚到了极致。潜藏在心底深层的畏惧,突然间就被唤醒。

    庄无道,是他?怎么可能?

    目光也骤然转移,定定的锁住了更远处,那座由云灵月镇守中的祭坛。

    对此间离尘宗准备的召请祭典,燕玄自始至终都没在意过。然而此刻,那祭坛的上方,却有个淡淡的虚影,正在成形。

    人还未至,那清朗磁性的声音,却已遍传虚空。

    “是何人胆敢犯我离尘?伤我师兄?”

    蓦然的一道剑气,飞空凌下,声势并未如何显赫,却将正击向灵华英打去的‘玄寒神伞’,一击洞穿。而后气劲飞散,将这件八十四重禁制的强横异宝,强行撕成了粉碎。

    紧随其后,则是宛如天威般的意念,忽然降临而至。四处都是狂烈雷光,覆盖数千里地域。

    这是劫雷,是因来者的法力,太过浩大,太过霸道,使此界意志本能的在抗拒抵御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