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九八章 上界大仙
    “要留下那艘船,传递薪火?不过我看这离尘宗的势,却是要与大灵死战,阖宗俱灭——罢了,你决定了就好!无论云琴是出于什么理由,都与本座无关。只望他日莫因此后悔,反过来怨我。”

    那白衣少年摇了摇头,就沉默不言。其实他不太情愿出手,插足这天一界的纷争。

    据他所知,这羽云琴之父羽旭玄,也是一样的不甚赞同。劝阻不能,所以这次干脆选择了闭关不出,不再理会赤阴城之事。

    他也同样无可奈何,只能听从其命。此身虽为上界灵仙,身份尊贵,可他身旁的这位,却不但是上界赤阴宫新近录选定的秘传苗裔,更是赤阴神君座下新晋的神女应身。

    所以他们二者虽是修为相差悬殊,可在身份上反而是要倒过来,只能俯首听从其命。

    不过在白衣少年心内,对这羽云琴却是颇为轻蔑。这又是一个自身灵智,被神明蒙昧的例子。

    赤阴宫虽为玄门一脉,行事的风格,却多介于正邪之间。神明也是如此。那赤阴神君,乃赤阴城供奉的五位太上神尊之一。有弟子亿万,不过名声却不怎么好听。有许多供奉信徒被赤阴神尊利用,榨干一切潜力之后再抛弃的例子。或者感染神智,使之沦落到傀儡境地,甚至夺舍,炼制为神明代身。行事之恶毒,近乎于魔神。

    他也不会因此就对这少女,生出丝毫的怜悯之意。那赤阴神君的手段固然歹毒,可若非此女本身有着不该有的贪欲,有着走捷径的心思,也不会一步步被赤阴神君引诱,踏入到陷阱之中。

    回过了神,少年的目光,继续观照着那离尘宗本山方向。而后就见那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内,忽然冲起了一道滔天火光。使这座本就已被他重创的大阵,瞬间陷入到了崩溃的状态。

    白衣少年挑了挑眉,随即就一声不屑哂笑。

    “应该是内应,这燕玄果不愧是枭雄,命世真皇。不过盛极而衰,这一战之后,哪怕是再怎么修养元气,这大灵皇朝,也最多有三五百年国寿。战乱四起,是可料定之事。”

    随着离尘宗灭,这大灵燕氏,就成了众矢之的。且那九枚镇龙石,也被燕玄过度使用。这几十年内与离尘宗对峙征战,里面藏蕴的龙气,差不多快被消耗一空。

    此界镇龙石出世的缘由,就是因那离寒天宫。离寒宫灭,这九枚镇龙石也就再无存在的必要。

    若此时的大灵,能够知晓收敛,小心将这镇龙石供奉蕴养。只要不曾失德,获罪于天,那就至少可再传二万载国祚,福泽后世。偏偏这位人皇,却选择了急功近利。

    且身为一界皇者,这燕玄也有着不该有的野心,身为人皇,而求长生,这就是取死之道。

    不过看今日的情形,日后的燕玄会是何等样的下场他不知。这离尘宗却是已覆灭在即。

    “乾火之龙,已然攻入地脉,看来是双方胜负已定。不过这情形,真是古怪。以势运看来,这离尘宗居然仍是气运不绝,应当还能传续道脉。难道是因这几万年来离尘镇守南方,聚有大功德之故?这离尘——”

    然而这声音,却戛然而止。白衣少年微一凝眉,这一刻的神情,是异常的凝重。目光凝如实质,定定的看着某个方位。

    羽云琴第一时间就已察觉到白衣少年的异状,不禁疑惑的开口询问:“不知合泉上仙,为何失态至此?可是出了什么变故?”

    难道说,是又有在虚空中徘徊的邪灵,被方才的动静引入此界、

    那白衣少年脸色,已经转为铁青。并未有解答之意,而是毫不犹豫的,把一道道的法力挥展而出,将他与羽云琴二人,都牢牢遮护在内,遮掩住了二人的一切气机。

    又连续闪烁身影,一直退到了六万里外,才停住了身形。直到此时,白衣少年才有暇回答羽云琴之言:“没想到这离尘宗,居然还留着这一手,请动上界大仙分身降临。只怕那位大灵人皇,是难以如愿了。不对!不难以如愿,而是今日之后,再无大灵此国。”

    “上界大仙?”

    羽云琴不禁愣神,她从未听说过,离尘宗与上界有什么勾连。唯一有联系的时候,也是在百年之前。可随着庄无道飞升离去,无殇仙墓内发生大面积的虚空风爆,元极星障忽然由衰转盛,天一界所有的宗派,都与天一之外的世界断绝了联系。

    她倒是听说过,庄无道曾经在宗门之内,留下过三张真形符图。不过那位总不可能只用了百余年时光,就已证就了灵仙之位?

    且这无殇仙墓,也不是随便什么灵仙,就能够进得来的。

    若真如此,那么自己留在此世,侍奉赤阴神尊,还有什么意义?

    “确是仙人无疑,我能感觉到那法域之力。”

    白衣少年抬眼看着那离尘山中,那传法殿的方位,将那座正放出巨量元力的祭坛,映入眼中。

    “居然是三域叠加,让人心惊,这已是仙人最绝顶的存在。看来这离尘宗是筹备已久,那燕玄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已经没可能阻拦了。”

    其实那边的动静,离尘宗的祭坛,他也早有注意。可一来是因重伤之故,又不欲惊动仙墓外那诸多邪灵恶孽,出手受限,无能为力。二来是他,根本就不曾把那离尘宗的招引之术放在心上,想着那符图的等级,都不到七阶,又能召来什么样的恐怖存在?只怕连那无极星障,都进不来。

    然而到这个时候,白衣少年却是不去关注都不成。聚灵于目,视线贯空而去,仅仅须臾,就已将那云灵月手中的真形符图,看了个清楚明白。只见那真形图中,赫然是一个少年的身影,模样依稀有些熟悉,

    而后白衣少年的眼中,就露出了疑惑之色:“这是,这真形符中,是那庄无道?”

    那图中所绘的身影,与他知晓的庄无道形象,分明是想似到了十分!

    闻得此言,羽云琴的脸色,瞬时血色褪尽,宛如死人般苍白。

    ※※※※

    “看来这离尘宗,已经是众叛亲离了——”

    就当那位名为‘合泉’的上仙出手,将离尘宗的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震塌小半之刻。燕玄正立足虚空,负手眺望那远处离尘本山,面色平静,眼中却闪过了一丝难以言喻快意。

    他终究还是做到了,在一百五十年内,剿灭了离尘宗!

    这种情绪,甚至是身后的诸人,都能清晰感应。而以他今时今日的地位,麾下只是少不得阿谀奉承之辈。

    “这也是情理之中,吾皇以人皇正统起兵,自是天下景从,所向披靡。”

    “确实!自两百年前开始,离尘宗就是暴行累累,倒行逆施。乾天宗,玄圣宗,太平道,这些玄门大教,都亡在了离尘之手。之后百年,此宗以武力胁迫天下,更造下无边的恶孽,从此尽失修界人心。众叛亲离,绝不奇怪。人心向背至此,离尘宗焉有不败之理?”

    “这离尘宗百年来种种举措,确是不得人心,诸教恨之已久——”

    “人心?人心有什么用?若非陛下英明神武,雄才大略,仅仅三十年内就平复北地中原,与离尘宗分庭抗礼。这修界诸宗,只怕至今还降服在离尘脚下看,殷勤侍奉。”

    “正是,我觉这人心向背固然是一因,可如不是陛下力挽狂澜,这离尘依然是霸绝天下。”

    在燕玄身后的诸人,并不全是天道盟散修与皇室供奉,还有十数家宗派的掌教长老。

    然而除了几位练虚境大修,尚还有些矜持之外。其余人等,莫不都是极力的吹捧赞叹,以求能讨好他这位天一人皇,博得一笑。

    不过燕玄并无理会之意,定定仰望着天空,眼神茫然,陷入了回忆。

    与庄无道的相识与共患难,之后自己起了利用之心,那人也有了防范之意。接着是约定共伐太平道,守望相助。

    本来一切都好,可之?父皇燕苍灵的选择,却毁了这一切。因畏惧离尘宗与庄无道的声威,渐渐有了遏制打压之心,准备将离尘出卖。

    结果却是那庄无道与离尘宗悍然反击,不但将父皇燕苍灵亲手诛杀,更是在百余年前那一战中,打碎了大灵燕氏的根基。

    最后记忆中画面定格,停在了庄无道率百万修士,兵出北方,跨国藏玄大江的的那一幕。

    至今燕玄都仍清楚记得,昔年庄无道统合诸教,削平天下时的威风霸道。

    也记得那些年自己的窘境,在那人与离尘宗的势压之下战战兢兢,伏低做小。似如下仆一般,奴颜婢膝,委曲求全。被离尘宗之人颐气指示,哪怕再怎么不合理的刁难,也都要想尽办法,倾尽一切去办到。

    那时自己惶惶不安,生恐那位与离尘宗几位练虚大真人的一个念头,就使大灵皇统断绝,是他燕玄再无望皇位。

    不是他真正亲近之人,很难明白他在这几十年中的痛苦艰难。每日午夜梦回时,都往往是一身冷汗,因噩梦而惊惧交加。

    只因他再清楚不过,自己虽是身具燕氏七成龙气,可其实离尘宗如肯承担人道反噬的代价,要将他这摄政王废除,实在是再轻易不过。

    好在这些都已经过去。此刻的他,已拥有着更超越于那人之上的权势声威。

    而今日之离尘,也一如当年的太平道与乾天宗。只能困守一地,坚守待亡。门中上下凄风苦雨,数十万弟子,都是惶惶不可终日。

    隔空看着几十万里,那些或愁眉苦脸,或惊惧惶恐的离尘弟子,燕玄几乎就欲大笑出声。

    试想当年,庄无道统率离尘,横绝宇内,势压诸教之时,可曾想过,其师门会在百年之后,就落到今时今日般的境地?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