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九七章 灵仙出手
    “宏*法真人,宇文元洲——”

    北堂婉儿若有所思的,再次往南面的方向,看了一眼。

    不止是宏*法真人与宇文元洲,其余几人的气机,她也都熟悉。除了这两位之外,总共还十四位元神真人,曾与她有着深仇大恨的古月明,还有同为秘传的李昱,也在其列。

    这两位与宇文元州,如今都是元神巅峰,战力强极,可以比拟练虚境的存在。而那宏*法真人,则更是练虚纯阳。

    这百余年中,四人都是坐镇在南方黑狼崖。

    不过与百年前时的情形不同,那里再非是离尘宗的流放烦人,触发触犯门规的修士之地,而是被视为宗门现在,最最重要的根基之一。

    此处不但是卡住了极南恶地的出入口,令死渊南方那些魔化妖兽不能北上,也使北方诸教,始终都无法触及到含灵藓的产地。

    除了这些离尘门人之外,还另有惊喜,那金太极身影居然也在其中,

    ——三位比拟练虚境的元神大袖,一位纯阳真人,一位已经接近于合道境的大妖。如此实力,怪不得,能够将那九头龙甲神卫击退。

    不过北堂婉儿心中非但没有喜意,反而是一声轻叹,心中冰凉一片。

    掌教将*****真人,宇文元洲,古月明与李昱四人召回本宗,固然能将离尘宗的灭门之灾,延后稍许时间。可也同样意味着,宗门已经有了决断,今日定要在此决死一搏。

    甚至不惜将那黑狼崖,还有寒灵藓产地彻底放弃,承受道统断绝的风险——

    一旦今日亡覆,离尘宗只怕很难再延续道统。

    毕竟在庄无道之后,离尘宗内论到天资前景,无疑是以宇文元洲,古月明与李昱三人为首。这三位,也是最有希望能力,传续离尘薪火之人。

    且回归的还不止是这些黑狼崖的修士而已,就在片刻之后,那艘本是藏于极南恶地中的离寒天舰,也出现在了离尘本山的上方。

    这艘空舰,本是庄无道特意为宗门准备的后路。内中自具灵脉,药园之类都应有尽有,在危急之时,可将大量的门人弟子迁徙其内,保存薪火。

    然而宗门明显放弃了这打算,准备将这艘离寒天舰,也投入到了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内,增持阵法之威。

    唯一令北堂婉儿有些欣慰的,就是那金太极,居然也赶来了此间,与离尘宗比肩应敌。

    思及此处,北堂婉儿不禁嘲讽一哂。自从那人皇燕玄崛起之后,离尘宗之前的盟友,都陆续背离。十大宗门内,只有镇龙寺这寥寥一家,始终与离尘宗共同进退。

    反倒这些妖族,更守信诺。那神原一脉,自始至终,都站在了离尘宗这一方,全力以赴与离尘宗联手应敌。

    还有这金太极,在离尘宗即将遭遇灭门劫难的关键之时,仍是不离不弃。

    尽管其中,有着誓愿约束的缘故。可相比那正教诸宗,这二者的所做所为,可说是难能可贵。

    心中再起愤怨之意,北堂婉儿还没来得及将之压制,就突然瞳孔一缩,看向了前方。

    只见一个巨大的龙影,正盘旋飞舞而起,聚引赤阳之力化而成龙、顿时间整整一千里范围内,都燃烧起了熊熊火焰,一切物质都在燃烧。

    此间的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在第一时间,就被这赤龙影响。南明离火被远远的排开,那正反阴阳力障,也几被这血赤之火,强行烧穿!

    大灵朝筹备四十九日之后,这座六阶‘大周天赤阳乾龙阵’,终于完成,

    也就在此时,一位身着金色黄袍的身影,从一艘足有九层楼高的巨大楼舰中缓缓行出。

    是那大灵人皇燕玄——

    对比空中那些庞大的云空战舰,这位的身影,无疑是极其渺小。

    然而在这一刻,这位人皇的身躯,却是整个三万里方圆地域中,无可置疑的中心。那皇道霸气,纠缠如龙,盘卷在了燕玄的身侧,使天地间风云幻。周围还着几人,也皆是练虚大修,无不神态恭谨肃穆。

    声威之煊赫,更胜于当年庄无道统合诸宗,剿灭太平道与乾天等教之时。

    北堂婉儿并未被震慑,只因过往二十年中,似这般姿态的燕玄,她已见过数次。倒是那燕玄身后的六位练虚纯阳,让她颇为气沮,时隔七年不见,燕玄的麾下,居然又多了一位纯阳真人。

    含灵藓一直掌握在离尘宗之手,并未失陷。这一界中的的元神修士,要想晋阶练虚,原本都需看离尘宗的脸色,为离尘效力。

    然而这燕玄气运深隆,八十年前在一处前人洞府中,取得了几枚‘含元神丹’,可助人突破练虚之境,

    于是这燕玄麾下的实力,急速的膨胀。

    既然燕玄已经现身,那么离尘最危险的境况,已经来临。北堂婉儿终是勉力收束住了杂念,专注于身下的阵法灵枢。

    随着那座大周天赤阳乾龙阵的运转,南屏山脉下方的地脉也被干扰抢夺。

    在她的周围处,已经有数位元神修士口中咳出血来,受伤不浅。显是这变乱的灵脉,已经超出了他们能架控的极限。

    北堂婉儿不得不分出更多得心力,主动接手周围的几处阵眼灵枢。可将在这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逐渐恢复稳固的瞬间。整个地底深处,忽然一阵剧烈的震荡着,狂乱的元力,从山下方处狂冲而击。南屏山脉总共九十七条灵脉,在这一刻,断去了至少三分之一。

    北堂婉儿淬不及防,耳鼻眼窍都溢出了血雨,面色苍白如纸。不过她第一时间,却不是继续梳理镇压,而是看着西面,一阵咬牙切齿。

    “赤阴城,羽云琴!”

    这次灵华英却未训斥阻止,而是同样眼如寒冰般的扫向了东面。

    昔年赤阴城被庄无道逼迫降服,有着誓约,封山千年,不得与离尘为敌。然而此时的赤阴城,却有一人是例外,可以不受当年的约所困。

    而能够在一击之内,就毁去小半座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存在,整个天一界内,也就只有那位据说身受重创的灵境上仙而已。

    ※※※※

    也就在同一时间,距离赤阴城,大约百里之外,一位白发青年正右手做擒拿状,将一枚淡金色的圭状仙器,远远召回。

    “我在此界中不能太多出手,以免惊动这无殇仙幕内那些恶灵。不过这一击,也应该够了。大灵朝的大周天赤阳乾龙阵已然完成,今日之内,就应可打破这离尘本山。”

    白发青年一边说着,一边回望身后,那位容颜娇俏,英姿飒爽的女子:“不过我听说那离尘宗的庄无道,与你乃是双修伴侣?云琴你这般做法,真无不妥之处?只怕日后,难再相见。”

    “无妨的,我已想得很清楚,此界之中,离尘不亡,则我赤阴城不但永无出头之日,更有覆灭之危。且当初无道逼使赤阴城封山千年时,亦未曾手下留情过。私情归私情,宗门归宗门,我与他一向都分得很清楚。合泉上仙你无需在意。”

    羽云琴神情平静,略有些淡漠的望着:“此战之后,我会让离尘宗保存那艘离寒天舰,传续薪火。这也是那燕玄,亲口对我应承之事。”

    时隔百年,曾经那激烈炽热到让她愿付出一切的情感,似乎都已埋葬遗忘。

    现在回忆起来,当年的一切,就仿佛是做梦一般,充满了不真实的感觉。难以置信,当年的自己,对他会是那般的痴情在意。

    总而言之,能够让离尘宗保持道统不绝,她已仁至义尽。掌握含灵藓的离尘宗,对于赤阴城而言,是比之昔年离寒天宫,还要更危险的存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