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九六章 离尘之殇
    天一修界,南屏山脉,在那离尘主山之巅,传法殿?。灵华英冷青着脸,眼神阴翳的,向山外望着。

    从这个方向往外望去,只见四处都是火光,风刃与雷电交轰。浮空战舰数以千计,修士身影积而成‘云’。各种这样的道法,不断的轰击,冲动着离尘宗的正反阴阳力障。

    庄无道在离去之前,曾将南屏山内的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大幅度的提升强化,跨入到了七阶大阵的级别,威能与当年全盛时的离寒宫相仿。

    然而今日,就是这么一座当世绝无仅有的七阶阵法,已经被大灵朝的大军,一步步压缩到只能覆盖到离尘主山周围千里之地的地步。南屏山脉的外围,已尽皆放弃,离尘宗的二山七峰,也已经失守了三座。

    周围的山峰,甚至都已被削平了将近七成,整个南屏山脉,已经名不副实。四处都是恶斗的痕迹,可见有无数的裂痕深坑,分布于四方。

    这是离尘宗开派以来,前所未有的危境,也是最让人郁恨无奈之时。

    而到了今日,便是这最后的千里方圆,也再难坚守。

    可见远处虚空,有三百余艘龙纹楼舰,正聚于一处,构建着一座庞然大阵。

    七十年前燕玄再次一统大灵,崛起之后,曾经偷采东海海底四千万斤赤阳精铁,以举国之力,炼制出这三百六十五艘四阶‘赤阳龙舰’,刚好合一大周天之数,从此所向披靡,横扫一切。

    只能说这燕玄,确是真命天子,深得此界之天心,被人道龙气加持。那藏于东海海底的赤阳精铁,离尘宗占据东海地域几万年都未察觉蛛丝马迹。然而那燕玄不但寻到了,更能够避开离尘宗的耳目,将之偷采出来,炼制成四阶战舰。

    此时大灵以这三百六十五艘四阶‘赤阳龙舰’所布之阵法,应当就是离尘数位术算阵法宗师推演中的大周天赤阳乾龙阵。

    大灵为此已准备筹谋了数月时间,尽管较离尘宗的护山阵法,仍差了一个阶位。却可最大程度的,牵制住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力量。

    真若被大灵完成此阵,那么他们离尘宗,可能今日就要被攻破山门。

    “还没到么?”

    在灵华英的三十步之外,北堂婉儿眼含愁意的,看着远处主殿的方向,无意识的自言自语呢喃着。

    那里有个祭坛,此时云灵月正居于其上。身前放着一张绘有庄无道身影的符图,外围闪耀着莹白灵光。不过至今未止,除了这层灵光之外,就再无其他的动静。

    记得在庄无道飞升离去之前,曾特意交代过诸人,若日后离尘宗有什么难以化解的危难,可动用他留下的这三张真形符图,必可使离尘宗转危为安。

    可今日离尘宗筹备齐全,云灵月从几日前就开始登坛招引,却毫不见作用。

    “担心什么?收敛心神,好好看顾你那处阵眼——”

    灵华英斜瞥了北堂婉儿一眼,发出了一声不满的轻哼。

    传法殿,乃是南明都天神雷烈火旗门阵的中枢所在,重要性更超越于那九丘映山镜之上。

    此时总共有十二位元神境镇守此间,而北堂婉儿正是其一。

    得庄无道遗泽,聂仙铃调教之功,北堂婉儿短短百年中,就已证就了元神境,成为离尘宗的栋梁中坚。是少有的几位,还有希望问鼎练虚境界之人。

    看在庄无道的面上,灵华英平时对其还算照拂。可此刻北堂婉儿分神别顾的做法,让他颇为不满。

    忖道可能正是因他们照顾太过。此女才不如其他元神弟子般稳重,这个时候,哪里还能够容人分心他顾?

    此间十二位元神,都是全神贯注,镇压着各处灵脉。只有此女,心性最是跳脱。

    “师弟他从未失信于人,既然说这三张真形符,能化解离尘危难。那就必定能有作用。你与他乃是至交,岂能不知师弟之为人?”

    这句话,不止是说给北堂婉儿听,也是为此间,近?百位金丹,四千位筑基弟子。

    不过用处不大,此间数千门人都是神情平静,略含悲苦之意,明显已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应对这最后的一战,以及陨落的结局。对于那位离去的祖师庄无道,也并不看好。

    不过能被选在此间,镇守离尘最核心禁地的,都是宗门的真正的中坚,也都着与离尘同生死共存亡的觉悟。

    北堂婉儿也自知失言,不过神眸深处,依然是含着苦涩之意。庄无道的为人,她自然再清楚不过。也相信庄无道得知此间危局之后,必定会不惜一切,也要使离尘宗化危为安。不过想做是一回事,能否做到,又是另外一回事。

    有着元极星障在外,没有仙境的修为,根本就没法进入这无殇仙墓。

    甚至哪怕是灵仙,也一样凶险。当日赤阴城那位引发的动静,她至今都还记得。一位上界仙人,竟然被外域的凶灵,伤到那样的程度。

    庄无道想要在‘元极星障’之外,插手这天一修界之事,谈何容易?

    区区一张真形符,怎么可能化解掉这次的劫难?以大灵现在的实力,哪怕是飞升之时的庄无道,只怕也难应对、

    不过她也再未说什么,继续梳理导引着她身下灵元地脉。当年被聂仙铃调教指点后的好处,开始显现。

    别的元神修士,都需全神应对,不能有半点余力。她却从容自若的驾驭调理,还能分出大半的心力,观照其他。

    忽然元神之内,感应到南面的剧烈波动。北堂婉儿蓦然回头,看向了南侧。瞬间就已观望到了那边,正在发生的剧斗。

    是零法真人,与顾云航,这二位,乃是天机碑中,排名前五的练虚境纯阳真人。是当世最顶尖的存在,是离尘宗的支柱长城。

    还有那燕狂人,带艺投师,入门之后一百二十年,踏入练虚纯阳之境。修为不如零法与顾云航,然而战力却更有胜之。

    以及叁法真人,突破练虚境之后,就显出后力不足,可亦是当是少有的几位练虚境大能。

    可就是这么四位联手,在那边依然形势不佳,处在了下风。

    稍稍犹豫,北堂婉儿还是出言提醒:“那是大灵朝的龙甲神卫,好像那边,已经不支——”

    龙甲神卫,乃是大灵朝精研数千年的炼尸之术,结合人道龙气,实力强横莫测,使人闻之色变。

    最终这门炼尸秘术,在燕玄的手中得以大成,结合镇龙石,突破了四阶壁障。最早只是四尊。可在燕玄一统天一界北方之后,就增至九尊之多。每一尊,战力都达到了五阶极限,接近于六阶

    庄无道在飞升之前,扫平天下。将所有能够威胁到离尘宗的势力,都全数夷平。除了燕玄之外,所有可能有威胁的人物,都全数出去。

    大灵朝之所以能在最初的几十年内,抗衡拥有练虚强者的离尘宗,就是因这九枚镇龙石之故。

    九大龙甲神卫联手,那怕四大练虚境,以七阶大阵为依靠,也无法抗衡。

    北堂婉儿担心,一旦那南面的禁制被突破,可能不等前面的大周天赤阳乾龙阵完成,赤神宗就已被突破。

    而此刻离尘宗内,唯一能有力练虚境战力,就是灵华英。

    本来修持杀生剑,神智几乎迷失。可在庄无道赠宝之后,却在短短的时间之内,找回了本心,从此道心稳固,再未生变。

    不过这位却并未停止杀生剑的修行,反而是更进一步,将这门功决修到了第五重。

    以练虚境中期的修为,超越于羽旭玄之上登顶,成为此时天一修界中的最强者。

    “我自然心中有数,那边另有人应付。无需忧心。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分心!“

    灵华英毫无动容之意,反而是微一弹指,一道气劲敲在了北堂婉儿的头上。

    而此时他身侧九大传法殿,正虚空漂浮,围绕着他身影旋转着。而灵华英的眼,则是死死的盯着那些‘赤阳龙舰’中的某处。

    他不是不知那边的形势危急,而是在他目光所及之处,还有另一位更为危险强大的存在,需要他防备,需要他来制衡。

    此时天一界之中,除了神原那株青梧之外,唯一的一位六阶合道,驾驭着此界所有人道龙气的大灵人皇燕玄——

    若是这人出手,那也就只有驾御着传法九殿的他,才能有抗手之力。

    北堂婉儿柳眉轻蹙,有些不满。正欲反驳时,那道敲在她头顶的气劲,就又忽然化作了清冷灵流渗入到了心神之内。

    这才惊觉自己,自己赫然是已心魔隐动。忙深吸了一口气,将那不该有的念头,全数压下。

    心知自己,到底还是生出了不甘之念,不甘自己,就陨落在了此间。更因之前,北堂家经营了数百年的基业而心浮气躁。

    以法力强自定住了心神,可北堂婉儿的脑海之内,却依然是杂念丛生,无法抑制。

    她一时想在若离尘宗覆灭,自己如何才能尽量争取到生机;一时又在心怨庄无道,离去之前,为何不将燕玄一并解决,要将这个祸害留下,为离尘宗引来灭门之灾;一时又想掌教赤灵子无能,使宗门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又为何定要死守宗门?有庄无道留下的那艘离寒天舰,何必定要在这山门死扛?

    她明知这些念头极其不妥,也依然压制不住。不过就在半刻钟后,在离尘南面,那边的元力动荡,终于平复了下来。

    而北堂婉儿也心中微松,将这些魔念,都暂时清除出了意海之外。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