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九五章 百年布局
    “原来如此。”

    庄无道的目光闪动:“不过我还想知此人,到底危险到何等程度?”

    他其实更想问的,是这人的身份。不过也心知洛轻云,多半是不会告知。

    至于轻云剑中,那些关于洛轻云的记忆,至少有七成是在封印状态。剑灵对其前任主人之事,也是讳莫如深。哪怕最近云青依的性情已经有了变化,更活泼开朗,在这方面也仍未有丝毫的松口之意,

    “那非是你我现在能够抗衡,我与劫果最后一战时,此人也证就了绝代仙王。二百万年后,这位是否身证混元,非我能知。不过最近我查阅各家的玄释二门典籍,并未发现有相关的记载。执念未消,因果未除,他多半还只是元始仙王的境界而已。至于这人的身份,我只能说他与我之间,有着极深的牵绊,甚至他那一身道法,也是如你一般,由我亲手调教出来。”

    庄无道吃了一惊,定定看了眼洛轻云。由这位亲手调教指点,也就是说,那人很可能是洛轻云的弟子么?又是否习得大悲七剑与蕴剑诀?

    可既然是师徒关系,为何会落到反目成仇?

    洛轻云对庄无道的目光,仿似不觉,现出了苦笑之意:“不过师弟你,已暂无需在意这位。有浩劫天图在手,镇压气运,只要不暴露出身份,他很难寻到你我踪迹。至于那天地大悲阴阳赋,以师弟你的道果积累,大可将之改头换面。只需不使用阴阳劫剑,就不惧人查知你与我的关联。”

    剑法修到了极致,就可不再拘泥于固定的剑式,可以千变万化,随心所欲的改换剑路,只要能守住核心精义不失就可。

    “——总之那个人,与师弟你无关,待我会恢复之后,会亲自与他做个了断!”

    语气似斩钉截铁,全不容反驳置疑。

    庄无道皱了皱眉头,想说他们二人既已生死相系,那么就当风雨同舟,守望相助才是。

    只是当他看清楚洛轻云的神情之后,就又哑然无言。那是说不出的复杂,痛心,忌惮,念,愤恨与无奈,种种情绪夹杂在了一起。

    不禁使庄无道感觉好奇,这到底是何等样的人物,令洛轻云如此纠结?

    他现在唯一明白的一点,就是这位皇天剑圣,明显是将此人当成了自己的私事,并不容许旁人插手。

    罢了!就如洛轻云之言,有了浩劫天图之后,这位绝代仙王暂已寻他不到。而要等洛轻云恢复过来,恢复道体,更不知要何年何月。

    此时大可留待日后再做计较——

    “随你心意便是。”

    淡淡一句之后,庄无道就又把目光继续投向了天一世界。

    这次看来真是虚惊一场,真要是那劫果,还有那位追寻洛轻云而来的绝代仙王混在了一起。那么他庄无道,哪怕是有着三头六臂,也应付不来。

    知道了元极星障那些痕迹与己无关,庄无道的注意力,就再次投向了天一世界。

    他的重明观世瞳,还差着一些火候,不能在洞穿元极星障之后,再将那天一修界的胎膜完全洞穿。

    不过有神念附于轻云剑身,也是一样。并无需动用那‘寰宇观界门’。通过分神化身的感知,他一样能看到他想看到的情景。

    能够感应到在天一界内,离尘宗的情势已是千钧一发,恶劣之至。不过他的分神化身,最多半日时间,就可降临在那离尘山。

    “天一修界十大宗派,居然有七家都已被纳入大灵皇朝治下。百年时间就几乎一统天一修界,这燕玄的手段,当真是不凡——”

    记得当初他走的时候,为离尘宗留下无数的财富,光是晋阶练虚境的资源,就有十数份之多。更有那两大仙血产地,能够源源不断含的出产含灵藓,助人突破练虚境界。可即便如此,依然是被那燕玄强行翻盘。

    只支撑了短短百年的时光,就已落到了绝境,必需要召引他的真灵,才能挽回危局。

    “师弟是在感慨这时间太短?可以燕玄韬略,这才是正常。岂能不知,发难的时机越早,他翻盘的可能也就越高。且那两处寒灵藓产地,也是离尘宗的取祸之由。”

    ——以庄无道留下的那些东西,时间拖得越久,离尘宗的地位,也就越是稳固。只需能有八九位练虚境坐镇山门,那么哪怕燕玄将所有的镇龙石全数收集到手,也奈何不得。

    还有寒灵藓,也使天一界的那些教门眼馋,心甘情愿受燕玄驱使,甚至离尘宗的那十几家被强逼着降服的附庸,也会在暗中相助。

    庄无道在的时候,这些人不敢有觊觎之心。可在庄无道与聂仙铃离去百年之后,离尘宗终究还是压制不住这些人的贪念。

    不过说到此处时,洛轻云又眼含异色的看了庄无道一眼:“可终究还是落入你的算计之中。当初如此布置,不就是为使燕玄,能够聚集天一界龙气,然后一剑斩之?”

    此时的大灵皇朝,虽是声势鼎盛,形势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然而因之前庄无道的诸般手段,此朝的根基早已被他重创。

    那燕玄崛起,不但使人道龙气庇佑,更将大灵皇朝的残存气运,催发到了极致。

    可在洛轻云看来,这大灵皇朝鼎下的木薪,却是已快断绝,所谓亢龙有悔,盈不可久。

    庄无道这样的九五之运,都需数十年时间的经营的积累,才一步步将九玄魔界纳入掌中。似燕玄那般的急促爆发,哪怕坐视不管,大灵也撑不了多久。

    天一界的离尘宗,在庄无道离去之后,实力依然强大。灵华英与燕狂人等辈,亦是人杰。

    以大灵国的国力,想要在百年之内,将赤神宗掀翻,必定是损耗极聚。

    想必此时大灵的国内,已经是民力衰歇,甚至民不聊生。

    其实若那燕玄能安心经营个数百年时光,安定人心,深藏气运。那么哪怕燕玄本人身死战殁,大灵皇朝也依然能继续维持下去。

    似现在这般,急急对离尘宗动手,却正是落入庄无道下怀。正可借此机会,一举斩断大灵的残存气运,使人道龙气从此易主。

    一百年前,庄无道之所以那般处置,就是为令燕氏龙气,在燕玄身上汇聚,才可一举断根,不留后患,了结与燕氏之间的因果恩怨。

    “其实轻云颇是佩服师弟的志气,难道百年前离开天一修界时,师弟就已预料到了自身能有今日的大法神通?”

    这自是不可能的事,洛轻云只是开玩笑而已。任是再乐观的性情,也不可能想得到百年后的庄无道,就有着超越元仙境以上的大能。

    然而庄无道在离尘宗预先留下的真形符,必也是打定了主意,会以分神化身,亲自了结天一界的这段因果。

    而要想只以一介真形分神,就将燕氏的龙脉气运斩断,就必须有着登仙境以上的修为不可。所以她才会说,庄无道的志气惊人。

    “那时我只知自己,若不奋力勇猛精进,速成仙业。迟早要被你们带来的因果劫数碾死。百年时间,是我给自己的极限,哪怕拔苗助长,损伤根基也要办到。”

    庄无道语声轻描淡写,神情平静:“至于我在天一界的安排,也没师姐你想的那么龌蹉。只是为给我与他,一个选择的机会而已——”

    若是燕玄能够安守基业,不报非分之想。那么离尘与大灵之间,未必就不可共存。他也不用亲手,取自己那位曾经好友的性命、

    不过这句话才说出来,庄无道就觉自己太虚伪,干脆住口不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