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九四章 天一危局
    不过五人之中,进境最大的还是苏云坠。本来庄无道是不抱希望,只因此女忙于炼器,修为进展本该不大才对。

    可十年之后,此女反而是后来居上。可能是因道心种魔圆满,也可能是因前世积累,七年时间,此女也同样跨入到了灵仙境后期。

    除了从他这里复制过去的混元天极之术,趋近于圆满。那重明阳神录与重明天魔录交合之后,产生的全新‘重明阴阳法域’,亦有往超品法域跨越的趋势,进度还超于庄无道之前。

    此时庄无道的‘重明无量’,虽因道心魔种的双修而提升了不少,可距离超品阶位,仍有一段较为遥远的距离,远不如苏云坠的进境。

    对于苏云坠,庄无道也多少感觉有些愧疚。自从苏云坠出关之后,他都没机会与她好好说几句话,更无瑕陪伴。

    其实也不独独是苏云坠,聂仙铃那边也是一样,让他心愧不已。美人恩重,却无以为报。

    不过眼下的形势,他却不得不先以修行为主,将儿女情长暂时抛开。否则当劫果来临,一切成空。

    五人之后,还有梦念生。这位尸帝,他本极其期待,可因受限于煞尸之身,至今仍卡在灵仙境之前,不能突破。这让庄无道,颇遗憾。

    而除了他麾下的苍茫神教之外,离尘宗那边的情形,也使人惊喜。不愧是当世第一大教,自上界真仙降临此界后的的短短六十年时间,就又有七位登仙境,八位散修,接二连三的渡过九九重劫,证就了灵仙境界。

    庄无道知晓离尘宗的这些灵仙,大多都也是如其他宗派最近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灵仙境一样,都使用了愿誓之法,才得以侥幸证得仙位。

    这些人,即便不是直接发下护持此界的誓愿,也多半与星玄界之间有了极深的因果。

    星玄界若是灭亡,这些初生的灵仙境,只怕都要遭遇重创。被打回原型还是轻的,稍稍严重些的就是修为全毁,甚至直接陨落。

    庄无道乐见其成,此界中有血气的修士还是着不少。这些以愿誓之法踏入仙道者,要么是别无选择,无路可退,要么不愿错过这时机,愿意赌一把成败,要么是因不愿此界生灵涂炭,愿尽上一份心力。缘故不一,使用的法门也是不同,不过对于这些新晋灵仙的战力,却没什么影响。

    赤神宗毕竟是庄无道在此界的师门,能够见门中兴旺,更增不少抗拒劫果大军的实力,他也代赤神宗欢喜。

    唯一的遗憾,就是那两个内鬼,依然没能寻出。其实也不是没有寻到,无明与他早就有了目标,只是暂时无有证据,顾忌门中公义,未将这二人揪出来而已。

    然而无明与无珩等人,却都已有了防范。

    时间流逝,转眼又是半年。庄无道原本以为自己,可以一直闭关修行,直到那劫果到来。

    可就在这一日,他一如往日般静思入定之时,却忽然神念大动,感觉有什么东西,正在唤动着自己的心神。

    庄无道微觉惊讶,立时间就重瞳睁开,以重明观世瞳,再次往那虚空观照过去。这次距离较近,并无需使用‘寰宇观界门’这等器具。目光透过那重重虚空,还有那元极星障,只一瞬间,就循着那意念遥感,将一个藏在无殇仙墓之内的世界映入目内。

    那里陆海山川,庄无道皆熟悉之至,也异常的亲切。而此时他将此界情景,再次看在眼中时,心中立时就生出了几分唏嘘怀念。

    当年他破开元极星障,逃出天一界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小小的练虚境。可在百年之后,他已经是星玄界,最顶尖的存在。独霸一界,威凌星玄。

    昔年的无明上仙,将他接引出天一界时,修为也不过如此。而若论到实力,他自信已可胜出无明数筹。

    又有些想念羽云琴,灵华英,北堂婉儿等人。也不知这些旧识,现在境况如何了。

    离尘宗现在的情势怎样?还有那大灵燕玄等人——

    庄无道目光,蓦然闪过了一丝厉芒。元神感应,不但正是天一界的方向,更是源自于他留在离尘宗的那三张元神真形图!

    按照当年他飞升之前的吩咐,这三张元神真形图,不到离尘宗生死存亡之际,绝不可动用。

    而在天一界内,唯一能够威胁到离尘宗的,此时也就只有那大灵皇朝一家而已。

    也就是说,他仅仅离开才一百年而已,这位大灵的摄政王就已忍耐不住。此时多半已得了皇位,如今正是在气运鼎盛,已经有了席卷天下之势。

    逼迫到离尘宗,不得不以元神真形图,试图向他求助。

    想起当年那离寒天宫时的交情,庄无道不禁暗暗叹息。当年大灵对离尘宗有不利之心,是他亲手将大灵国的几根支柱打折,并且阻住了燕玄登上皇位之途。

    当年的情谊已了,彼此恩断义绝,可他真不欲自己于燕玄二人,走到必须决一生死的地步。

    可惜事与愿违,自己今日,恐怕还是要亲手取了他的性命、

    心念一动,庄无道就欲分化元神离体。可在下一瞬,他又心神微动,捕捉到了元极星障中,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五百年之期未至,那无殇仙墓之内,依然是灵爆狂烈。而那元极星障,暗常理而言,会在这五百年内强化到极致。除非是有元仙境的实力,否则难以出入。

    可此时的庄无道,却在这片靠近天一界的元极星障中,看到了几处较为薄弱的点。

    多半是有仙境中人,从此处出入过元极星障。这些元极星障薄弱处,正是仙人来去时留下的痕迹,而且是不止一处!

    可这些仙人的目的何在?是为天一界,还是为那无殇仙墓?

    只思索了刹那,庄无道就暂时放下了疑惑,一丝分神意念,附于那轻云剑上,迅速穿梭而去。

    那元极星障坚固,以他现在的这些许分神,哪怕穿透过去,也余不下多少力量。加上轻云剑,才可来去自如,视那元极星障为无物。

    无论这些痕迹是何人所留,天一界那诸多同门,他都必定要救下不可。

    也就在轻云剑光,穿空离去之后。被他这里动静惊动的洛轻云,也已遁空而至。

    只是先遥遥看了一眼虚空,她就已明白了究竟:“这个方向,是天一界。仅仅百年时间,那个燕玄,就已对离尘宗动手了?”

    “正是——”

    庄无道这般说着,却并未对天一界之事太过在意。而是若有所思的,继续以重明观世瞳,看元极星障的那几处痕迹。

    天一界那边只是小事,当他的化身赶去时,就已经解决。不会有任何意外,以他现在的修为,岂能奈何不了一个小小的大灵国——

    反而是这些仙人出入的痕迹,更让他在意。

    洛轻云也很快就察觉到了庄无道的异常,只略略往那无殇仙墓的方向扫了一眼,就已略知究竟。

    “师弟可是为那些出入天一界之人的身份,感觉忧心?”

    庄无道心中不禁微动,抬起了眼,感觉洛轻云,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洛轻云哑然失笑:“从七十年前,轻云有了肉身开始,就在注意着天一修界。不过师弟放心,这进出天一修界之人,并非是那人,而是来自于上界的离尘宗与赤阴宫。”

    “离尘宗与赤阴宫?”

    庄无道一声呢喃,忖道原来是上界的离尘宗,有仙修进入过天一界?

    只不知这几位的目的,是为自己还是其他,难道是为离尘宗底下那个仙墓?

    至于那赤阴宫之人,他倒是可略作猜测,那多半是为羽云琴而来。

    当初羽云琴拒绝自己,不正是因联系到了上界,从此被赤阴宫的一位护法尊神看重,得以成为赤阴宫的苗裔弟子?

    当时赤阴宫必定是有过承诺,会将羽云琴接引出天一修界。否则羽云琴也不会明知那元极天障的存在,却仍旧心甘情愿在天一界等候。

    ?“他们何时到的?又是些什么样的人物?”

    “离尘宗是三位真仙同时驾临,不过都在二十年前陆续离去。至于赤阴宫,则是一位灵仙境,此时应当还未离去,仍在天一界修养。此人乃是凭借一件专破元极星障的法器,才能进入无殇仙墓。不过在进入之时,这位不慎被仙墓中的煞气所伤,想要再次打破元极星障,从仙墓之内逃出,至少还需修养四五十年时间修养。”

    “原来如此。”

    洛轻云话还未说完,庄无道就已知自己的猜测,多半不会有误。这位赤阴宫的灵仙,定是为接引羽云琴。只那离尘宗三位真仙的目的与形迹,仍令他一头雾水。似乎这几位,并未与天一界的离尘下院接触过,否则那边的形势,不会恶化到这样的境地。

    他本是欲将轻云剑收回,可此时听闻那三位真仙,都已在二十年前离开,那就无需再指望了。天一界的麻烦,终究还是需得自己来解决。

    心中暗叹,庄无道又好奇问道:“方才你说的那人,可是指迫使你我,必须在百年之内离开天一修界的那位?可为何这人,又久久不至?“

    “他不是没有寻过你我,而是无法寻得。”

    洛轻云微摇了摇头:“若不出意料,他应当是将整个无殇仙墓,都当成了目标,非只天一世界一地。有元极星障阻隔,那人很难感应到轻云剑的真正方位。不过这也需归功于师弟你,若非是师弟在短短几十年内,就已从天一界逃出。又修复了部分天机碑,得手浩劫天图,修成命运大道,镇压住了我与轻云剑的气运。此时你我,只怕早已被他寻上门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