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九一章 劫果大军
    无量虚空之中,无数的巨兽,正飞浮于虚空海洋之内。身躯俱魁梧庞大之至,成千上万,浩浩荡荡,仿佛一只大军也似,

    而领先于这庞大兽军之前的,赫然是二十头身形足有十万丈,似龙似鲲般的庞然大物。这正是‘星跃龙鲲’,不过与星玄界那些低阶龙鲲不同,不但身体更为庞大,法力也是雄浑无匹。

    此时正有无数道的星焰,从这些星跃龙鲲的口鼻中喷吐出来,而这些星焰的目标,正是前方一个地域方圆亿万里的中千世界,使那虚空胎膜,在熊熊燃烧着。

    还有无数的凶兽,正往这中千世界内扑击而去,其中又夹杂着不少类似人形的暗影,正是太虚古灵。

    几乎每一只太虚古灵侵入,都有一大片的虚空壁障被腐蚀。而随着这世界胎膜,出现了一个个巨大孔洞,无数在外游荡的虚空乱流,都疯狂的冲涌了进去,里面也有无数的事物,被界外虚空强行吸取而出。

    整个世界都来山摇地动,无数的地火,从绽开的裂缝中冲涌了出来。山峦中不时亮起团团闪光,然后就是道道火柱升上天空,慢慢化为滚滚浓烟,深黑色的烟气,已经遮蔽了小半天空。

    成千上万条模样各异的凶兽,也在这时冲涌而入。如遮天之幕,密密麻麻,有些降落在地面,有些飞舞在空中,扑灭着这一世界,所有它们能看到的生灵。

    它们缓慢摆动着身体,抖落片片星焰。每一片星焰,都可以覆盖一个城池

    血红色的云雾,也随之蔓延开来,与那些黑烟混杂在一起。这是那些凶兽与太虚古灵,带来的煞力,因太过浓郁。直接凝聚成实质之后显化。

    还可见那中千世界四处,一个个人族城池开始燃烧,各处林地也是大火蔓延,凄厉的惨叫声连绵不绝,星焰燃烧之下,所有的物质都将猛烈燃烧至尽。

    又可见那些高山灵地,灵川大山之中,有着道道剑气,火焰、冰梭和雷电升起。这是此界之中的修士,正在依靠这一界的地脉,Δ在极力的抵抗着。

    这些法术与兵刃之气,远处看来似不怎样,威势不显。却都能轻松夷平一整座山锋,使大海枯竭,长河断流。、

    然而,这些威力巨大的道法与剑气,此刻的作用却微乎其微。根本就斩不中那些太虚古灵的身躯,哪怕是击中了那些巨兽,也作用寥寥。绝大多数,只是在这些巨兽的体表罡气上,激荡起圈圈涟漪,震碎几片角鳞。

    而随着更多的巨兽,以及那些身影几乎完全虚化的庞大生灵,冲入到地层之内,开始吞噬破坏着这一界的虚空法则。整个位面,都开始陷入崩溃之中。

    不到一刻时间,整个世界,就已现出了末日的景象。无数的生灵,都正以绝望黯淡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一切,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那个浑身黑衣的少年,却正是坐在那鲲鹏的背上,对与这即将破碎的世界,并无半分兴趣,也无丝毫的怜悯之心。此时只负手身后,远远眺望着那虚空远处。

    “劫主这是在看星玄世界?”

    一个与那些太虚古灵一样,同样介于虚幻与真实之间的身影,正蹙立在少年的身后,也同样望着他口中‘劫主’所在的方位。

    不过距离实在太过遥远,远隔数万重世界,以他真魔境的修为,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洞查观照。

    这人摇了摇头,转而又把目光投向了黑衣少年的背影,眼现好奇之色。

    他名唤‘都绝’,号称都绝魔尊。也是一位太虚古灵,不过不同于此间,那些被劫主制造出来的呆滞生物。他是一位真正的太虚古灵,存活了亿万年岁月,有着自己的灵智,是真正的古灵一族,而非是由劫主制造出来的仿制品。

    可就在不久之前,因特殊的因故,都绝降服在了这位五劫劫果的麾下。

    “说来我也奇怪,劫主对这处世界。为何有如此执念?其实从此处一路往天仙界方向,最多七百年内,劫主可踏入金仙之境,”

    据他所知,眼前这位劫胎,已经花了整整五十年的时间,往星玄界跨空寻去。这等于是一直在这一界域的外围处绕圈,而放过那些真正的精华。

    这使他多少有些疑惑,周围与星玄界同处一个维度的这些世界,对劫主修为的提升已经小而又小。只有那些靠近天仙界的大千世界,或者前百层内的魔渊魔狱,才能对劫主的修行有所助益。

    也只有吞噬这些更庞大,也拥有更多本源之力的世界,才能使劫主的修为境界,得以迅速提升。

    对他而言,也是同样。跟随这劫果,除了一些特殊的因由之外,也是为遵循太虚古灵一族的本性,为杀戮,为争战,为吞噬更多的世界碎片。可劫主的行止,却让他略觉无趣失望。

    那黑衣少年,却是面无表情的答着:“为何一定要到金仙不可?那里,应该有我想要找的人——”

    “那也可待劫主踏入金仙境之后再说,那时想要毁灭这小小星玄世界,可谓是轻而易举,”

    都绝皱紧了眉头,他是太虚古灵,思维已经足够古怪,却完全无法理解这位劫果的逻辑。

    “据我所知,如今各处世界,都已在极力准备,防范着劫主到来。劫主前往天仙界的时间越晚,处境就越是艰难。”

    “不用在意,你说的星玄界,那个人对我更重要。”

    黑衣少年目中微现波澜,言语平淡,却含着无法动摇的强烈意志:“我现在对他的感应,已经越来越弱。可能再过几十年后,就再寻不到他的方位。”

    都绝一阵无语,想不通到底是什么样人物,让劫胎如此执着。还能有比自身的实力境界,要更重要的事情?

    要知哪怕是五劫劫果,也不是没有被人斩碎的先例。

    二百万年前的皇天剑圣,正是乘着劫果还未完全成熟之时,就寻到了机会,将劫果一举斩灭。

    不过他已无疑再劝,能够感知得到,这位劫主的性情,根本就不是言语能够说动的类型、

    几百年来,这位虽是为至少二十个世界,带来了灭顶之灾,使亿万生灵横死。可本身的性情,却是出人意料的单纯。或者可说是一根筋,只要是他认定了的事。那么此界所有半步混元联手,也拉不回来、

    少年这时却又转过了身:“这里还要多久时间?”

    居然问时间?就这么急迫?

    那都绝疑惑的看了旁边那千疮百孔的世界,略略估算了一番,就已有了结果。

    “至少还有半年时间,看来劫主似迫不及待?”

    他与这位劫主联手,御控这数万凶兽大军,用了足足七个月的时间,才打碎了这一界的屏障。

    而别看此时着这世界,已是千疮百孔,四处都是末日之景。此界所有的生灵,都被灭杀。可有那些宗门据守各处灵脉,却仍能拖延些时间,想要破碎掉这世界本源,至少还要半年左右。

    而在他记忆之中,这位劫主一向耐性极好。主动向他询问时间,这还是破天荒以来的第一次。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