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九零章 剑仙无冥
    “本座曾说过,迟早有一日,必要斩去你们的雪阳天柱,挖断九阳天河,灭你等山门,绝你等道统,使你雪阳宫从此万劫不复!如今终能应验——”

    一字一句,夹含着冰寒杀机,如刀似枪,直指二人。

    庄无道虽非是任山河,然而自身发过的誓言,却绝不会遗忘。当年他是以‘魔徒苍茫’之名,可算是真真正正的元神之誓。

    那梦灵的眼神却是一阵茫然,其实早在诸多仙修纷纷离去,只有她二人被庄无道的强横法力固锁在此的时候,她就已预感到了这一结局。

    只是仍旧想不通,为何最后会落到今日这样的地步。哪怕是请下上界真仙,也无法改变雪阳宫覆灭的结局,也仍奈何不得她眼前这位,雪阳宫的魔星。

    目光毫无焦距的往下方梭巡扫视着,而后梦灵在那素寒芳身上定格。

    此处近百万魔修,都不能掩盖住她这位小师妹身上的光辉。哪怕是天资绝代的苍茫魔君,也不能使她失色多少。

    这一战,在十数位仙修围攻合击之下,依然来去自如。与真境魔仙缠战近刻,都不落丝毫下风,已经彻底奠定了她的威名。

    刚才坐镇一方,始终守在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做薄弱处。使数十位灵仙境不敢越雷池一步,使阵中无数心存二意者,不敢轻举妄动,这就是明证。

    在人们的眼中,曾经的紫阳雪仙,已经是不逊色于任糜无明太幽般的人物。

    明明是已被染化,明明是已灵智全失,可仅仅不到五十年,此女就在的这苍茫魔君的麾下,彻底绽放开来,光辉耀目。

    似是感应到梦灵的注视,素寒芳同样往她的看了一眼,而后不感兴趣的撇开了视线。

    彼此间情断义绝,再无关系。她不会亲手沾染曾经同门之血,更无什么复仇之意。可这梦灵寒凌的生死,雪阳宫的存亡,与她也再无什么关联。

    悠悠一叹,梦灵心想这莫非就是报应。自己默认原阳与太霄剑宗的合谋,贩卖人元草。虽使楸阳宫得以盛兴一时,可如今两家都没有好下场。

    太霄剑宗早已经覆亡,残存的弟子,在星玄修界也是如过街老鼠一般,不敢露半点形迹。

    而如今的雪阳宫,亦将覆灭在即。苍茫魔君以一己之力,驱逐十四位真仙境仙尊。挟此声威,重压之下,谁能抵御,谁敢抵抗?

    这就是所谓的因果孽报么?雪阳宫数千年来积累的业力,果然是有着报应,报应不爽。

    星玄界中诞生出这样的英才,只怕不止是为那劫果,更是那冥冥中的因果,借这位苍茫魔君之手了结业报。

    寒芳她,才是对的——

    当年若不曾插手人元草的贩卖,不曾与元始魔宗与太霄剑宗勾结,那么一百多年前,她们也不用做贼心虚,对任山河下手,更不会有这连绵的灾难。

    后悔么,确实是后悔了。不过再怎么悔恨,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表现出来。

    回过神来,梦灵却是嘲讽一哂:“所谓成王败寇,我雪阳宫既已输了,那么我梦灵这条性命,魔君自取去就可,何需多言?”

    无论再怎么后悔,她此刻也不会显于面上,让仇人得意。

    “魔君这是在炫耀?还是在自我满足。”

    那寒凌也冷冷讥笑:“你等处心积虑,亡我雪阳宫之心久已有之。如今即将被魔君得逞,想必正是得意之时。”

    一双眼绝望无神,面色苍白,不过一位灵仙大修的气度仍存,她已同样准备好了,接受陨落的结局。

    庄无道双目微微一阖,就又摇了摇头。这两个女子,临到死时,都无后悔反省之意。或者也不是不后悔,而是不愿在他面前展露。

    不过无妨,他也同样不在乎‘复仇’的快感。没有手下留情之意,更不是那种喜拖泥带水之人。直接一个意念,离华仙君一爪抓下,直接就将这梦灵,寒凌二人的身躯,炸成了粉碎。

    接着又是赤热的火焰燃烧,将二人之身,都彻底燃成了灰烬。至始至终,这梦灵寒凌都未有什么抵抗之意。

    一来是无有了多少气力,之前在庄无道的阴阳气网中,消耗了她们绝大部分元气。二来是自知抗拒无用,庄无道已成灵仙境,借助十四真仙道果成道,道业之雄厚,举世罕有。

    之前二人就已不是这位对手,又何况是现在?光是以那无比恐怖的六阶道力,就足可将她们碾压、

    而在灭杀了这二女之后,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又往天空中那团蓝月看去。

    那星玄看九玄,是一颗红色的月亮。而在九玄界看星玄世界,却是一轮蓝月。

    诛杀了这梦灵,寒凌二人,并不能算是完誓,还有那雪阳宫。雪阳天柱与九阳天河,才是真正的重点。

    不过这已无需他亲自动手,让魔舍离率大军前往。直接攻灭雪阳宫山门就可。

    换成不死等人他不能完全放心,一旦做下什么手脚,让他不能完誓,那就又要多费些功夫。

    还有那元始魔宗,虽说任山河的遗愿中,并无此项。不过他如今,既然有了这横绝一界的实力,那么顺手为任山河解决这罪魁祸首也是无妨。

    倒是那任糜与元始魔宗的两位真境魔仙,并未趁机离去,令他稍觉意外。

    其实这位血尊任糜,想走都难走掉。成就灵仙境,他想要提前一步阻截这位逃离,可说是轻而易举。

    再还有无明,也同样不会放过血尊任糜,必定会全力阻截。

    倒是如今这般的情形,任糜与那两位真境魔仙,固守元始魔宗的山门,让他感觉颇为棘手。

    那是星九二界,仅有的三座仙阶三品大阵之一。又有两位真境魔仙,加上在此界中,战力仅仅逊色于任糜的真境魔仙驻守,简直就如一颗砸不碎的核桃。

    罢了,也只有等日后再想办法。且以此时星九二界的大势,即便这任糜想要再背着他动什么手脚,也不容易。

    不却也能不能不防,必须留神应付不可。吞之不下,如鲠在喉。

    庄无道无奈摇头,接着就又看向了另一侧,那是数万里外。几个人影,正立在那里遥望过来。

    他的眼第一时间,就锁住了那个窈窕身影,当二者视线相对,都是心有灵犀的一笑。

    与聂仙铃目光缠绵了足有半刻时光,庄无道才把目光移向了其他。

    三位男子,庄无道认得其中的两位。其中之一正是无明,旁边另一位他也见过画像,乃是无珩、

    至于另一位,庄无道就不认得了。不过当对视之后,庄无道却神情凝重,目光落在了此人身负的那口剑上。

    到了仙阶之后,修士少有负剑,都是养在体窍之内,对人与剑都有好处。即便不养于窍穴血肉之中,那些仙阶剑器,也都是可大可小,伸缩自如。

    而此时庄无道,却从这口剑上,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更能看来,那剑身之上缠绕的诸多孽力因果。

    凶剑!可能是不逊色于轻云全盛之时的剑器!似乎只要此剑拔出来,就会制造出莫大的灾难。

    剑如此,那么能御使此剑的人如何?

    “我唤无冥,亦是离尘宗的秘传苗裔。”

    那人感知到了庄无道目光,轻声一笑后,声音远远传来:“今日能目睹魔君手段,实是无冥之幸,不过魔君若要应对那劫果,还需小心。我闻说那劫果往此间赶来的这一路,已经顺手灭掉了七处世界。其中有两处,仅仅只逊色于星玄世界一筹。那位修为也已达仙阶。更制造了无数部属,其中各中魔族异兽,都应有尽有。光是以掠夺来的虚空本源之力,炼制出的太虚古灵,就有三千余头之巨,更有不少魔道强者,投入其麾下。还望魔君你,能谨慎应对。”

    说完之后,这人就又微一颔首示意,领着身后三人步空离去。

    庄无道却是皱紧了眉头,心中一阵苦笑。

    那劫果只是顺路而已,就已灭去七处世界?太虚古灵,他也听闻过。

    是一种与‘星跃龙鲲’同样,生存在太虚海中的人形生灵。据说出生之时,就是仙阶的战力,极其的危险残忍,会捕食猎杀他们赶至范围内的一切,成群结队,摧毁那些弱小世界。

    也就是说,他与劫果这一战,面对的对手,绝不止是劫果一人而已。还有那位麾下,成千上万的大军。

    三千头太虚古灵,就是三千位灵仙战力——

    除此之外,对于劫果本人的实力,庄无道亦再次提高了预估。

    那无冥说的是制造,而非是降服。这劫果居然随随便便,就能炼制出太虚古灵这样的虚空异灵,这就等如是造物主一般的威能。

    双方都是灵仙境,修为境界,应当差距不远。可如此声威,怎能不让人心悸?

    而就在颤栗之后,庄无道胸中又随后升腾而起的,却是兴奋与期待。

    为这一战,他准备了整整五十年之久,尽管是一次绝大的危机,很可能使陨落于此界,可这也同样是一次绝大的机遇。

    斩三尸之道,斩善念斩恶念斩自我,而这一次,就是斩自我的绝佳机会。战胜自我,使得自身道心意志,从此更进一步!同时也可借此机会,将自己的善念化身斩出。

    身为一方魔君,他在魔道混迹已久,也早就看透了这魔道中的所有一切龌蹉,所有凶恶之事。使他厌恶恶心之至——

    也就在这时,洛轻云的声音,遥空传来:“师弟处理完所有后事,可速回神界。我这里,已经观睹到了劫果所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