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八八章 驱除魔劫
    “这就结束了?”

    “这些真仙境,(的真干净利落。”

    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内,所有人都在仰望着虚空。哪怕修为不足,实力无法透析太虚之人,一样在极目远望。而其中的绝大多数,都透出或欢欣或惊喜的神色。若非是魔舍离与素寒芳,这几大护教法王,依然弹压管束甚严,已经有人就要欢呼出声。

    只有极小的部分,是面含忧愁。事前所有人都不曾意料到,这十四位真仙仙尊的联手合围之局,会在僵持四日之后,以这种虎头蛇尾的方式解决。

    十四位真仙仙尊,被那苍茫魔君,强行逼出了星玄世界!

    这对于苍茫魔主座下诸多势力而言,却并非就是好消息。诸宗心存二意,欲里通外合者不乏其人,所以也就格外担忧这位魔君,藉此发难。

    不过更多的人,还是喜不自胜。

    “应该是不能不走,多半是这些仙尊,已经支撑不住了。”

    “真不愧是苍茫魔君,自入魔道以来从无败绩,这一次居然也不例外。”

    “仙尊魔尊又怎样?上界中呼风唤雨,可在这一界中,仍要在魔君面前低头俯首。”

    “还是看不懂,这些仙尊为何会动弹不得?为何那魔君,就能将劫力转嫁给这些仙尊。”

    “这等层次的交锋,涉及大道之争。以你我等人的修为,能够看得懂才是奇怪。只需知晓这些仙尊,终究还是败在魔君手中就可。”

    “十四位仙尊联手,都被魔君他化解驱逐。在这星玄两界,魔君他只怕是已无敌于世?”

    “魔君他确实已无对手,星玄界中,还有几位真仙境。不过此战之后,料来这几位是不敢再捋魔君他的虎须。”

    “以灵仙之身,就能迫使诸多真仙溃散。逼离此界,说不定十年之后那劫果,魔君他也能战而胜之。”

    随着人群中此言道出,周围的修士都是一阵沉寂。劫果之强,深入人心,那是一域之劫力所聚。

    即便这位苍茫魔君,屡创胜迹,完成诸多不可思议的大胜。也无人以为,这苍茫魔君可与劫果相提并论。

    然而这是在之前,那时诸人都想着魔君能胜固然是好,不能胜,那么他们躲入到苍茫神界之内,多少有一线生机。

    可在这一战,即将了结之后,诸人的心内,却不由生出了几分希望。

    如此绝代天骄,只怕不逊色于当年的皇天剑圣洛轻云多少?昔年的皇天剑圣能够斩劫,苍茫魔君面对那还未成熟的劫果,未必就不能斩而胜之——

    尽管明知这是奢望,是侥幸之念,可这一刻,诸人却完全不能自禁。

    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内,正是议论纷纷,之前凝肃萧杀的气氛大减。而在上空处,那些灵境仙魔,都同样再无丝毫战意。其中部分人,已经随同那十四位真仙一起,纷纷破空离去。

    都知这一战了结之后,那位魔君再无对手,再无能与之抗衡之人。

    星玄界内,虽还有几位真仙,可其中至少有一半,都是赤神宗的阵营。

    这两家名为一正一魔,其实是同穿一条裤子。联手之下,足可肃清两界。

    这位魔君从此刻起,才是真正的魔临天下!

    他们这些灵境仙魔,如肯俯首称臣还好。若然不肯,迟早要被苍茫神教肃清,甚至为宗门招来灭顶之灾。倒不如主动离去,可使这位魔君放心。自家的门人后辈,反而可以获得几分生机。也能更放得开些。向这样一位绝世人物称臣,并不丢人。

    还有一百五十余位灵仙灵魔,依然未曾离去。这些都是道统根基,都在星九界二界之人,无法放下宗门的传承。本身都是几家大教宗门的附庸,在这位苍茫魔君面前,仍有转圜的余地。也只能留在此界,尽力为自家的门人弟子,谋一线生机。

    虚空之中,庄无道却是眉头紧皱,颇有些失望。看了自己双手一眼,而后一声轻叹,

    他是真心想将这九转?璃金身,推升到八转的境地。他的内天地‘乾坤无量’,随着无量终始之到的完善,已经提升到超品上阶,已经足可支撑八转金身。然而这玄海的果决,实在是超乎他的意料之外。

    而玄海魔尊的离去,也直接使其余诸多真仙仙尊,再没有继续停留抗拒的理由。

    没有更多的‘大道法理’可以窃取之后,无论是他的琉璃金身,还是乾坤无量之术,都将如被抽薪之火,再难继续维持下去。没有足够的养份,根本就无法使这二者再进一步。

    甚至本身,也不得不从天人合一的状态退出。四日四夜的天人交感,他之所以能够做到,一方面是凭借自身的雷火神域及法天象地之术,一方面则是从诸多真仙那里窃取过来的道,使他神念流淌在大道汪洋中,时时刻刻都处在于类似顿悟的状态,

    随着这些真仙仙尊离去,这种状态,自然也就无法继续维持。

    也就意味着,他的九九重劫,正式宣告结束。其实早已了结,仙人之体已经塑成,他的神念也真正在大道太虚中,留下属于自己的印记。此时引来的水火风雷之劫,只是他以琉璃金身与乾坤无量,全力扰动天地元气,干扰天道法理所致。

    琉璃金身依然在往上冲刺攀升着,不过当冲至到七转中期的时候,却再升无可升。

    那乾坤无量也是如此,无量终始之法,他已再无剩余的大道法理填充其内。

    而随着此间的元力潮动平息,庄无道体内的几大内天地,也都全数稳固。周围的劫气,也开始渐渐消散。

    庄无道的神念,终于从天人交感的状态跌出。同时他的识海之内,一个血袍少年,正淡淡对他笑着。

    “任山河?苍茫魔君?星玄世界,本尊已记得了。”

    蔚蓝的心像空间之内,庄无道的神情,也同样平静之至。

    “记得又如何?你这分身意识想要回归,仍需五十年。五十年后,可能早没有星玄世界。也可能这星九二界,已为在下的立身根基,”

    自引发雷劫开始,他与这位太古魔主的分化神念,就已再次开始了交锋剧斗。外面劫力如潮,神识海中也同样是翻天覆地。

    只是庄无道道心坚固岿然,无论这太古魔主的神念怎么冲击,都不能使他动摇。

    一直都能镇压,加上那克制外邪的劫雷,还有那直攻心神的阴风。这太古魔主的存在,竟然自始至终,都不被那十四位真仙察觉。

    那太古魔主听了庄无道的言语,却也不恼,自负一笑:“离开了无妨,不难顺藤摸瓜,只是需多费些功夫而已。除非是你,能否击退那劫果,倒是需我费些手脚……不过也难怪这天道会这么早,就将本尊选为你的宿命魔敌。无论是以一己之力,迫退十四真仙的手段能耐,还是身为阿鼻魔主继任者的身份,都足可与本座一战。真是期待,希望你莫死在那劫果手中——”

    一旦能护住星九二界,免去破碎之灾。那么庄无道,必可在这二界,获得大量的天人二道功果。

    任何人想在这星九二界,与这任山河动手,都是极其不智。哪怕是他这样的太上魔主,也同样需极力避免。

    至于庄无道,身为阿鼻魔主继任者的身份,也不难猜测。至少他若是那阿鼻平等王,必定会选择这任山河继任。

    继任神主之人若是太强,一旦不知满足,反而会伤及平等王自身,继续追根溯源,将平等王的所有一切,都吞噬吸收到干干净净。

    可若是太弱了,也不可能成为平等王的屏障,无法抵御住‘昊天无上灵感玄应大帝’。

    所以五十年后再见之时,他眼前此子,绝不可能还仅只是灵仙之境。

    至少那魔主化身不会,平等王转嫁神源,应该就是在最近了——

    “魔主谬赞。”

    庄无道依然神情冷漠,毫无动容:“能有魔主这样的对手,本人也同感荣幸之至?”

    确实是荣幸,是期待,而非其他。时隔二百年,他早已非是当初那个在强权面前唯唯诺诺,畏首畏尾的庄无道。哪怕面对太古魔主这样的对手,也不足使他生出惧意。可以做到不卑不亢,分庭抗礼。

    “有意思!”那太古魔主咧嘴一笑:“不过我也很奇怪,你分明是魔,体内是确实有着魔元,又是魔神分身。同属魔道,可为何还会召来魔劫?使天道选择本尊,来阻你成道?”

    按说这魔劫,只有道家佛门才有。魔修也同样有类似的劫数,他眼前这任山河,其实反过来,也可算是他的劫。

    庄无道却摇头不答:“此事恕在下不便,不能告知魔主。时间不多,还请魔主早些上路。”

    没了外敌,他已可用全部的力量,应对这魔主分神。顿时就有成百上千道的剑气,被庄无道从混元天极剑窍之内引出,在他身前聚而成剑。

    识海心像虚空,煌煌剑气怒斩,将天地破分,也把这太古魔主的分化神念,再次斩碎。

    不过要想将之除去,却仍需费功夫。那浩大剑罡又瞬间分化,与自身神念结合,追斩着这太古魔主的分身残余。

    而虚空之中,那太古魔主的声音,也又一次响起:“期待五十年后,本座与你再见之时!”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