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八三章 乾坤无量!
    然而当这太玄清微大帝的一拳,真正冲落下来时?庄无道的肉身神魂,却都是毫发未损,依然好端端的立于原地,岿然不摇。

    甚至连闪避的动作也没有,整个人就似看不见底的深渊,身周散着一圈圈由外而内的波纹,将那清微三皇锤的拳意拳力,都全数吸纳了进去,半点波澜未兴。

    “仙尊——”

    那梦灵上仙也同样在场,就在距离诸多真境仙魔一百二十里外处。此时见状,却是微微一惊。下意识的就想起了当日,庄无道将素寒芳带走之时,施展出的那门玄术神通。

    也似是今日这般,无论再如何强力的术法,再强横的神通,都不能撼动庄无道分毫,都不其吞纳吸收。

    不过相较于数十年之前,任山河此刻施展的这门神通,明显有了极大的进益,甚至可说是改头换面的变化。

    方才那太阴金蜈的吞元之法与之相较,简直就是儿戏的程次。

    她倒是不担忧这任山河,还能在诸位仙尊面前,再翻云覆雨,却仍准备以意念提醒。不过话语未落,那燕飞雪就微一拂袖打断其言,浑不在意一般。

    “无妨,无非是吞气纳元之术,天仙界常见得很。哪怕是鲲鹏饕餮一脉的神通,也不是无法破解。此间诸多道友,刚好有两位精擅此道,”

    就似是在印证那燕飞雪的一般,那神渊道的海天仙尊冷冷哂笑,而后口中就有一道银芒闪出。似剑似针,看不甚清,可那犀利寒芒,萦绕的庚金之气,却使人毛骨悚然,似乎看一眼,就要被此物刺穿似的。

    光影一个眨眼,就已到了庄无道的身前。燕飞雪淡淡的远望着这一幕,心绪已做到无喜无悲,为自己之前那一刹那的心绪波动,而觉羞愧。

    可也就在这时,庄无道身后,却忽然有一双羽翼,蓦然张开。一黑一白,一阴一阳,点缀着灿烂星辰。而随着这羽翼张开,更有阴阳鱼般的庞大气场,在庄无道的脚下形成。接着又在一瞬间,扩张到的三万里方圆。

    那燕飞雪下意识的想要抵御,抗拒这阴阳气场。可却全然无用,这阴阳气场无形无质,在与她的罡气接触之后,却半点反应都无,二者竟是水乳交融,混杂在了一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而那海天仙尊则是一副见了鬼般的神情,他那枚‘破元神针’,蕴养已有二十万年之久,可谓是无坚不摧,无物不破,专破天下气罡之术!对于鲲鹏饕餮一脉的吞吸收神通,更具奇效。

    可此时当这‘破元神针’穿至庄无道的身前之后,却完全不见了踪影。他的神念也再无法感知得到。

    也在这一瞬间,周围三千里,粗如大蛇般的劫雷开始生成。种类不一,有近三百余种,却无一例外,都是仙阶以上。

    而此时在那阴阳气场的最中央处。传来了庄无道的清朗吟声:“造化悠扬气势雄,三光日夜转鸿蒙。冥冥会合阴阳象,矫矫神奇幻化从。不是圣贤潜制御,乾坤那得久光华。可叹巍巍造化功,尽在含元一气中——”

    语声一顿,那声音又低沉轻笑:“任某这里已经准备就绪,试问尔等,可已准备好了么?”

    庄无道此言道出,那清微子就似是想到了什么,蓦然色变,眼神骇然的注目的看着庄无道周身。眼中现出无数的道纹,而越是解析,清微子的脸色就越是苍白。

    “九转琉璃金身?”

    一声呢喃,清微子身影悄然后退者,他虽还未彻底察知究竟,可却知此时此刻,最好是离这位越远越好。

    不止是正在凝练九转金身而已,此子似乎已经借着渡劫,将己身与天道,高度的融合为一,进入到天人交感的状态。

    每当修士渡九九重劫,都有机会使肉身元神,进入天人交融的状态,得悟天道真理,在大道源起,世界本源中,留下属于自己的印痕。

    不过眼前这位苍茫魔君,却是更近一步,与大道太虚高度交融,甚至成为了‘道’之化身?

    除此之外,他还能看出,这位苍茫魔君,赫然已经以自身之道,替换了周围天地三万里天地之法!

    “装神弄鬼!”

    那劫血柳眉一轩,因之前重伤,还还未完全痊愈之故,神念感应稍稍迟钝,此时并未察觉到周围虚空的奇妙变化。此刻暴怒之下,直接就将那血色灵珠虚空打出,化成了一道虹光,击向了庄无道,

    可也就在下一刻,那血色灵珠,竟也同样被一股异力吸噬,而后就被吞没在庄无道身下的太极阴阳鱼图中。

    便是之前那燕飞雪的七重玉塔,也同样沉入到了庄无道脚下的虚空,不见了踪影。

    劫血也如那海天仙尊一般,神情难以置信,见了鬼一般的面色。她竟已彻底失去了对那血色灵珠的控制,甚至都感应不到。

    这颗‘万劫乾虚珠’,应该还是属于她的仙宝,可就因被这庄无道这门神通镇压之故,彻底与她断去了联系。

    只能隐约洞察到,那颗万劫时乾珠,似乎沦入到了无限的循环流传之中,由阳化阴,由阴转阳,由终为始,由始至终。一元复始,不断的万象更新,无有终境。

    然后劫血魔尊,才感觉到周围天地间发生的变化。然后惊恐的感应到,这天地之间的法则,真理,天道,都已与之前大不相同。

    若非是眼前的景致,依然如故,劫血甚至就差点怀疑,自己已经是换一处所在,不再是原来的世界。

    她早就听说任山河此人,有一门名唤‘雷火神域’的神通,能够以自身的雷火之道,替换天地之法。

    可也没可能有如此夸张,这般的手段,哪怕说是改天换地也不为过!

    是连脉神通?能够吞噬掉她的‘万劫乾虚珠’与海天仙尊的‘破元神针’,却半点声息也无。

    这位苍茫魔君,居然能有这样的手段!

    倒抽了一口寒气,劫血的心绪,还未完全恢复。紧接着就又发现,周围这诸多道友,竟然都是面色青白一片,个别人物,更是脸上冷汗涔涔。

    诸人中,道行最高的的王九重,玄海与清微子等人,更已是‘缓缓’往这阴阳太极图外后退着。

    并非是因这三人不够果决,而是无法办到。发现这太极阴阳鱼图,看似是停固不动,其实是在不断的转动循环着。可将一切的外力化解,一切的内力导入这循环之中。

    劫血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开始,也同样是动弹不能,任何试图脱开这束缚的怒力,都是无用功。身躯往外发出的任何力量,都会被体外那些无形无质的气息,在中带走。就如微风拂过,了无痕迹

    她的法力不如王九重,玄海,更因伤势未曾痊愈之故,陷入得远比周围诸人更深。奋力挣扎,却全无作用。

    不禁也是变了颜色,眼中露出强烈的惊恐色泽。这个世间,怎可能有这样的玄术?有这样的神通?

    好在此时的庄无道,似也陷入了一种极其特殊的状态。尽管本身外力不能伤,也同样法力受限不能对他们下手。

    同样也无需担心,有旁人会暗算自身。在这太极阴阳鱼图中,尤其是在这三千里方圆之内,一切的外力,一切术法真元,都会被吞吸转化,陷入这阴阳两极的循环之中,不能脱生。

    而真正使劫血魔君惊惧的,是周围劫气汇聚而成的异像,水火风雷,四种劫力,正向庄无道蜂拥而去。整片虚空轰然雷动,光影漫天。

    若只是如此也就罢了,这些劫力,一般只要不去扰动,就不会波及旁人。

    然而此时,这些水火风雷形状的劫力,却也都‘陷’入这太极阴阳鱼图的循环之中,然后就又被全数转化,被排向了外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