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八二章 合围灭杀
    距离诸人交战之地,大约四万里外的远处。无明正?头紧皱,看着远方的情景。

    不能不为庄无道担忧,正魔两道总计十四位真仙境,还有陆续赶至到近二百仙魔强者。他们的对手,却只是师弟无法一人而已。

    “你我已经尽力。”

    旁边立着一位瘦削青年,此时若有进过赤神宗祖师堂之人在此,必可认出这一位,就是赤神宗飞升不到三百年无珩上仙。

    此时这位,却正远眺着另一方向,面含无奈:“能为他牵制七位真仙仙尊,已经是我等力所能及的极限。”

    若非是赤神宗极力阻拦,此时庄无道的对手,就不止是十四位,而是二十有余!光是元始魔宗,就有两位真魔魔尊,被赤神宗死死的堵在星玄界。

    似那乾天宫,象山道几家,以前虽是赤神宗的盟友。可当劫果来临,两家的真仙降临之后,情势就已大变。赤神宗对这两家的约束力,已经极小。

    能够为无法师弟拦住七位真仙,确已是赤神宗所能做到的极限。尤其是在那元始魔宗的任糜,也同样掌握着一件上品级别的先天仙宝之时。

    虽是及不上他们先天五行雷玉,却已经足可抵消掉他们赤神宗的优势。

    “他太心急了——”

    无明也知自己这边,已再无能为力,不禁微微叹息:“之前的无法师弟,步步为营,每一步都是算计深远,且都有足够的把握,谋而后动。可为何这一次,就又忍不住?”

    “或者不是他忍不住,而是师弟他足够信心,不用再忍。”

    无衍却另有见解:“你这是入局者迷,担心太过,反而不能细思究竟。有那位藏镜人在,这一战的后果如何,那位岂能没有提醒?无法师弟却仍是悍然向‘血狱洞天’发难,其中缘故,值得深思。我倒是觉得,这些真仙魔尊,还是太小瞧了他。”

    无明楞了楞,随即就陷入深思。不过他倒是不曾想到,无衍对于那位无法师弟,居然已如此推崇。

    不过这话说得却是极有道理,庄无道不会不知挑衅的后果。只是他仍想不到,这无法师弟能有什么样的办法,在十四位真仙面前全身而退。

    心中微动,无明又看向了身后,只见那‘无天’聂仙铃,正在身后笑靥如花般的立着。无明不禁感觉疑惑:“师妹你,似乎也不是很担心?”

    “自然不担心。”

    聂仙铃摇着头,对于远方那些真仙境魔尊,居然满含着不屑与轻蔑:“我看他们,这是自不量力——”

    记得她来之前的那个时间线中,庄无道已同样将这些真境魔仙全数解决,而且是在劫果已至的重压之下,一步步的将后患排除。

    可在如今这个时序之中,庄无道的法力神通更有胜之,怎可能还会输在这些手下败将的手中?

    能够修成鸿蒙开天者,又岂是易与之辈?

    无明听了不禁一楞,忖道他这师妹的信心,还真是来的全无道理。接着又听无珩道:“师弟其实无需太忧虑,有无冥师兄在此,无法师弟他无论怎样,都不会有陨落之忧。”

    话音落时,此间诸人的视线,都纷纷往另一侧投去。那是一个洒脱无拘的男子,一身白袍,腰间挂着一口剑,简简单单,别无其他装束,抱胸立着。此时闻言,不禁一笑:“此界的法则之网,太过脆弱,我只能出手一次。除非是他有身陨之险,否则都只能坐观。”

    无明的面色微松,不过旋即又想到,如此一来,无法师弟苦心经营的苍茫魔神之位,多半还是保不住。

    尽管不会有身陨之危,可未来对他的道途,必定还是有着一定的影响。

    “——其实临来之前,师祖也曾对我言,那位无法师弟,只怕是用不着我插手相助。说他现在的九五鸿运,并非是全因两界气运加持之故。那些人若以为仅凭自身法力,就能破解镇压住无法师弟的运势,只怕是痴心妄想。”

    说到此处时,那无冥就又笑了笑:“无冥奉命来,只是劫果来临时的最后保全之策。依照师祖的说法,这些真境仙魔,只怕还难不倒他。所以我更想看的,是无法师弟他,到底是准备如何化解此劫。”

    无明顿时肃然起敬,他自是知晓,无冥口中的那位师祖,究竟是哪一位人物。能够让他们这些无字辈门人口称师祖的,那必是赤神宗的源头,历经三劫的那位元始中人——

    不过他更在意的,还是无冥前面几句,九五鸿运,并非是全因两界气运加持之故么?

    无明陷入疑惑,那么庄无道的鼎盛运势,又是来自何处?不过他知‘运势’虽虚无缥缈,可却大抵与天时地利人和有关。

    ——修界大势,天地环境,还有一个人本身的修为实力,性格与行事的方式,以及人脉关系,都与‘运势’息息相关,能够对一个人的运势造成影响。

    而此时的庄无道的九五之运,就是因‘地利’而来。不过听这无冥之眼,似是所有人都大错特错。

    正这般寻思着,无明就已感应到了远处,那边庄无道的气机有异,不仅一阵错愕震惊。

    渡劫,无法师弟他是要在这个时候渡劫,渡那九九重劫?

    即便想要寻死,也没必要用这般的干脆利落之法——

    ※※※※

    天澜魔君也同样在紧紧关注着上方的情景,眼中略含异色。

    此间‘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内几大绝顶强者者,就以他的身份最为尴尬,并非那位苍茫魔君的部属,而是盟友的身份、

    不过好在庄无道对他还算信任,也更知这位魔君,已经修成开天神通之事。

    所以打一开始,苍茫魔君欲攻灭血狱洞天之时,天澜就没怎么但心。而哪怕那十四位真仙陆续到来,合围住‘任山河’之时,他也并不觉忧愁。

    一旦那门开天级神通施展,此间任何人都休想留下那位。

    不过在他猜测中,那位魔君如无必要,大约是不施展这门开天剑术,轻易暴露根底。所以‘任山河’到底会用何种手段脱困,化解此劫,他仍是不知。

    可紧随其后,就见那劫力光华,都在往庄无道所在的那片虚空中疯狂汇聚着。

    “这是?”

    天澜魔君的眼中,也同样现出了愕然之色。那位魔君,竟是要在这里渡劫?

    正不明所以,在他的身侧,那苏云坠却是长吁了一口气,神情转为轻松,口中却继续警告诸人。

    “战事未了,尔等不可分神!”

    若说对庄无道的了解,可能这世上,甚少有人能比得上曾与庄无道合籍同修的她。很早之前,就已猜到了庄无道的打算。

    已看出了这些人,多半是正落庄无道的彀中。

    此时在那虚空之内,那燕飞雪却并不这么看。眼中虽是疑惑,不过更多的却是冷哂。

    她不知这任山河的目的为何,到底是力有不逮,准备进入仙境层次,以获取对抗他们的实力,还是想要借这天地劫力,将他们拖着同归于尽?又或者是嫌自己命长,所以用这种方法自取死路?

    这些都不重要,无论这任山河是何等样的想法,都未免太小看了他们这些真境仙尊。

    那七重白玉塔,依然重重的压下。塔下玄光,将庄无道整个人都牢牢的罩在其内。不过有那‘玄武血神盾’在,这白玉塔并不能够拿庄无道怎样,只能是镇压住周围虚空法则,尽量限制住庄无道的遁法。

    按照事前商定,此间每人需承担六分因果劫运。不过面对庄无道。燕飞雪却并不吝承担更多。她心中虽是笃定,根本就不信这苍茫魔君,能够从这十四位真仙围杀中活得性命。可当她眼看着周围的劫气,渐渐扩增浓郁,却又莫名的感觉心惊肉跳,胸中难安。

    似这样的对手,还是早早除去为佳。因此当那七重白玉塔打出之后,燕飞雪袖中又灵光一闪,一面黑白相间的宝镜现出,顿时就有着一束光华,往那‘苍茫魔君’所在之处照去。

    庄无道全无反应,只是睁开了眼,似笑非笑的瞥了那黑白宝镜一眼。满含着不屑与讥讽之意,让燕飞雪心中猛然一阵惊悸,浑身颤栗。

    有种莫名的感觉,似乎自己施展出的手段,非但不能伤及庄无道,反而是成为其助益。

    好在紧随其后,那玄天剑宗灵微子,就连续打出了十二根赤红色的木钉,飞空而去。明明是虚空之中,什么都没有,却似将什么东西,牢牢的钉住。

    “这是,紫微镇龙桩?”

    这不但使燕飞雪心中大定,其余包括了玄海在内,在场所有真境仙人的脸上,也都现出丝丝笑意。他们没有想到这灵微子,会给出这样的惊喜。

    这紫薇镇龙桩亦是一件奇宝,除了可以限制遁法,以紫微帝气镇锁虚空之外,还能破人气运。

    可以将这苍茫魔君与星九两界之间的联系,最大程度的剥离。

    “既然灵微子道兄如此大方,这紫微镇龙桩都使出来。那么本道,又岂能落于人后?”

    说话之人,乃是清微观恒远仙尊,此时似笑非笑,也同样将一张符箓打出。

    他虽是玄门正宗,可修的却是武道一脉。当他手中这符展出之时,就瞬时幻化,赫然现出了太玄清微大帝的身影。一股浩瀚无匹的拳意,冲凌碾压而下,赫然有将这一方天地,都尽皆碾碎之势。

    太玄清微大帝的清微三皇锤,乃是世间第一等绝顶武道,有着镇压一切的威能。恒远道尊以自身精血,将这张真形符引发。换成在天仙界中,至少都可与金仙境的全力一击相当。而哪怕是在九玄魔界中,这一击也远远超过了元仙境的层次。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