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八零章 群仙毕集
    “不智?为何?就是因得罪了你等?”

    唇角微挑,庄无道转过身,看向了这王九重,目透讥诮不屑之意:“就凭你等这些此界无根之人?”

    那王九重的眼中,顿时闪过了几分暗晦之色。

    事实就是如此,他们在此界无根无凭,一旦血狱洞天被毁去,没有了栖身之所,迟早要被此界天人二道驱逐。

    那个时候,他们哪怕修为通天,又能拿这位怎样?

    “此界无根,却仍有一战之力。”

    见那血域洞天,已经越来越近,只需再有须臾就会撞击在一处,王九重明显加快了语气:“魔君自问,难道能胜得过我等的联手围杀?血狱洞天被毁,我等在此界难以存身,却必定是要使那让我等空手而归的罪魁祸首,落于万劫不覆之境地!”

    此言已是带着威胁之意,此刻那王九重的眼中,也确是杀意凛然,若然这次洞天被毁,他反正是无论如何,都定要将此子诛灭在此!

    反正都已无希望收取此界碎灭后的精华,那么也就无需再顾忌这人身上的气运。

    即便有些许运势反噬,也无所谓了。

    庄无道闻言大笑,声震九霄:“也就是说我任某不从尔等之言,那么洞天碎灭之后,就是本座的死期?然而恕本座直言,就凭尔等,还没这样的本事——”

    依然还是这一句,这些人联手能否将他留下,倒不妨试试看!

    下方那百万魔军,他丝毫都不担心,秦锋为他准备的血祭之术,一攻一逃。

    攻已他用不上,所以那十万战俘,数万灵奴,已经足够将他麾下这百万魔军,还有素寒芳等人,强行挪移到苍茫神庭之内。

    至于自己,庄无道则更不在意。与这些真境魔修交手,印证自己的道路,正是他的所求。

    尽管这人多了点,可若自己不曾失误,至少有九成的可能,完成自己的设想。哪怕失败了想要脱身,也不是没有办法。

    ——这是不用?己那最后手段的情况下,庄无道也不打算在这时使用。

    既然这次攻打‘血狱洞天’时没能用上,那么他也不打算在这时候就这么浪费掉。

    至于那阴阳劫剑,则是从始至终,都没打算动用。

    那那王九重已知劝说不成,脸色阴沉无比,嘿然道:“魔君或者真有把握,今日可以从我等面前全身而退。然而魔君又可知,今日这洞天破碎之后,想要魔君性命的,并非是只有我等这几人而已?

    “嗯?”

    庄无道微一挑眉,心念隐动,已经能够感应到,虚空中数道强横气息,正在急速跨空而至。

    这是——星玄界的那几位真仙强者!其中一道气息,庄无道熟悉之至,正是那曾与他隔空以神念交锋的燕飞雪。

    然而当察觉到这几位的气机之后,庄无道却是不惊反喜。第二次,感觉到了天道眷顾。这应该多多少少,是因自己的气运影响。

    原本以为,自己要想将这些真仙全部解决,可能还需要费不少功夫。原本以为,这一次自己渡劫,最多能够将这六位真魔境魔尊,作为自己的根基。却不曾意想到,就在今日,便出现了一锤定音之机。也未曾意料,这些真仙境大修,会有大半齐聚在此!

    不出意外,那么他的那量天法域,应该会借此机会,一举完善到超出他想象的程度。

    无瑕多思,那重明火鸟,已经轰撞在了那魔狱洞天之外。在二者碰撞的瞬间,庄无道就带着轻云剑与战魂,闪身从火鸟之内遁出。

    而仅仅就在下一刹那,那撞击之点,就开始虚空坍塌,将所有一切都席卷了进去,包括虚空胎膜,还有那血域洞天内的九大道宫,以及周围的所有物质,乃至大道法则,天道之网,都被吞噬了进去——再紧随其后,就又是一波毁灭一切般的宏大罡力,就忽然往四面八方的炸散开来。波及无边虚空与九玄魔界之内,将所有接触到的一切,都全数震散为最微小的灵元。

    这洞天之内,本有许多侍奉诸多灵境魔仙的灵奴魔修,其中绝大多数,都未能及时的逃遁出去,在碰撞发生的瞬间,就已是粉身碎骨。

    甚至那些原本固守于血狱洞天内的灵境魔仙,也不能完全幸免,距离较近的,都是七窍溢出,形状凄厉,伤势或轻或重。

    而此时若有人在九玄魔界内的任何地域,往天空观望,都可以发现此时天空中,又多了一轮太阳,而且更为刺目,也更是耀眼。

    整个过程寂静无声,只因那元力冲击实在太过,快过了音浪传播的声响。直到须臾之后,诸人才听到了阵阵不绝的雷鸣轰震之声。真境以下,都是耳膜溢血,庄无道也同样不例外,两边耳窍处,都溢出了血丝。

    这倒不是因他肉身孱弱,而是距离太近,比所有人都近的缘故。

    然而距离较近,也有着好处。当这‘血狱洞天’爆裂之后,绝大多数都被震散成了五行元灵,散化于天地之间,反哺着整个九玄魔界。

    可仍有部分精华,并未被毁去,反而在初时的坍塌之中,聚而成物。随着那罡力气潮,往四面分散开来。

    庄无道眼疾手快,出手寻机。一瞬之间,就已将数千枚这样的物质,收到了手中。

    而甫一接触,庄无道的眼中,就现出了讶色。居然不是他想象中的火晶或者虚空碎片之类的事务,而是一枚枚大约手指粗细,人手臂长短的梭形赤色金属。两面尖端,都是锋利之极。

    土生金么?

    庄无道心念中掠过一丝明悟,猜测这应该是爆照发生之时,只因那火势太过炽烈,将‘血狱洞天’中的一切,都全数融灭时,也将里面的金系元灵,都全数提炼。之后虚空的坍塌,使这些金属迅速聚形,在一刹那间被压缩到了极致。

    故而他手中的这些灵金,虽不知种类。却格外的坚固,格外的沉实,也格外的锋锐。

    不过这种现象,需要极度的巧合,才能发生。亿万次中,可能只有一次这种可能。

    这些梭形赤金,总共是一千五百六十枚,形状几乎都一模一样。材质比不得庄无道,在地心时收取的那枚‘磁元火胎’。不过亦是难得的异宝,几乎无限接近于后天灵宝级别,且数量庞大,只需稍稍锻造,就可炼成一套成套的法器。

    无论是针是剑都可,且看这些东西的材质,应该还有大幅提升的余地。哪怕是用到真仙境,甚至金仙境,这套仙器都不会落伍。

    不过此时,庄无道并无瑕细观,也无心思去想这些东西的用途。此时危机已经临近,不止是那王九重,玄海魔君与阿那里等人,已经悄然临至,完成了对他的合围。那燕飞雪等人,亦已从远处横空跨越遁来。

    十几位真境仙魔,已将他的四面八方,几乎所有能逃遁的方向,都全数堵住,所有逃遁的方法,都全数断绝。

    可能是使用过灵药,劫血魔尊伤势恢复的速度,也远比庄无道想象的要早。

    不过当再见之时,这劫血那吹弹可破的脸上,却满布着扭曲的青筋红痕,仿佛一条条爬虫,浑身上下亦有鳞片现出,狰狞恐怖,丑陋之至。浑身都是凶煞戾气,眼神阴沉的死死盯了庄无道半晌。最后口中却只吐出短短十几字:“我必生噬汝肉,让汝死无葬身之地!”

    一字一顿,含着滔天恨意。而此时那吞天金蜈,也再次现身,盘卷在虚空之中,无数的煞毒散开。一双灯笼般的大眼,也同样目不转睛的瞪着庄无道。

    这毒对庄无道无用,不过配合吞天金蜈的太阴法域,却可随时捕捉到庄无道的所在,迟滞庄无道的遁速。

    哪怕是因果遁法,也不可能逃脱吞天金蜈的感应,也很难将这煞毒无视,加上十余位真仙,足够将周围堵得水泄不通。

    庄无道此时也已将自己的两具身外化身,收在了身旁。离火仙君仍未恢复过来,她一边凝聚参与雷火,变化成了一只小鸟,与三足冥鸦一并,踩在了庄无道的肩上,一边继续从那‘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中,全力抽取着元力。

    而在下方大阵之中,那诸多修士,都是面色惨白。任何稍有些望气法门的修士,都能看出情形不妙。

    这虚空之中,光是与那玄海劫血比肩的气机,就有十三位之多,远胜过那苍茫魔君。且无一例外,都是对那魔君心怀敌意。许多人都是无法置信,恐慌的情绪也正肆掠蔓延,各处议论纷纷,噪杂之声四起。

    “居然全是真仙,简直荒唐,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多的真仙临世?”

    “你太孤陋寡闻了,据我所知,最近这几十年中,星九两界就有至少二十位真仙降临——”

    “十四位真仙,其中大多,都应是来自星玄世界。”

    “奇怪,既然诸宗有这等样的实力,为何还能容许苍茫神教,肆掠星九二界?”

    “我也不知,不过这魔君的实力也是不弱,方才诸位也是亲眼所见,以苍茫神教之力,抗拒三到六位真仙,不是难事。除此之外,我听说这魔君,正是有大气运之时,是如今两界气运之子,所以使诸多真仙,都忌惮有加。”

    “看来今日魔君,摧毁这‘血狱洞天’之举,是惹了众怒。”

    “为何定要毁这‘血狱洞天’不可?魔君他缘何如何不智?”

    “应当是为将这些真境仙魔,全数逼离此界?只是魔君他只怕也不曾想到,这正魔两道,会这么早就勾搭在了一起,狼狈为奸。”

    “魔君他也早该想到才是!毁去‘血狱洞天’,这些人岂能无有物伤其类之忧?联手乃是必然。”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