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七九章 如此不智
    退出虚空海外,那劫血直接就从那枚血红色灵珠之内,抽取来一团赤色灵光,化成界障胎膜,将自身护持在内。

    这是出自魔修的习惯,在己身受到重伤,而身旁之人不可信之时。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继续战下去,而是尽量保全在身。

    魔修之道,除非是有盟约重誓,否则哪怕至亲之间,都不可信。前一刻还并肩战斗,后一刻就背后插一刀的情形,并不少见。

    那血狱洞天固然重要,关系到她这次九玄魔界只行的成败,可自己的性命都保不住,那么一切都是虚妄。

    忘见劫血的惨况,后面的玄海魔尊与阿那力,都是气机微窒。而紧接着,二人就望见下方那只十万丈身躯的重明鸟,也同样飞空扑上。

    眼见这二头巨鸟,即将合一,二人的心中,都不禁一阵发冷。刚欲阻扰,就有两道气机,出现在了他们的身后。正是庄玄通与庄九真的两具化身,剑光袭至,分化数百。出其不意,直袭二人的根本要害。

    可当刺杀不谐之后,剑光就再转化,改为缠斗为主。术法剑术全出,死死的纠缠,全力拖住二人。

    极其轻易的,就为那一大一小两大重明火鸟,争取到了合体为一的机会。

    此时也有十数位灵仙境见势不妙,试图阻拦,不过都不是有整个‘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为后盾的离华仙君对手。几道势若万钧的’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打出,就将这几位灵境魔仙,全数迫开。双翅焰火煌煌,焚石融金,一个扑扇,就可使人知难而退。

    而一当这离华仙君操纵的‘重明虚神’,冲入到那火鸟的身躯内。这躯体庞大,方圆三千里的巨大火鸟,顿时又开始了收缩坍塌。

    由三千里的身躯,一直收缩到只有三百里左右。声势看似无有之前那么骇人,不过在这火鸟体外,那片片火羽,已经呈现暗红色的琉璃晶状。

    这等同是将一座‘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与地火元力的威能,都合而为一。里面蕴育储藏的楸元之力,此时比之地心,还要强盛十倍。在离华仙君的操控之下,不但完美的融合,且将焰力凝绝,压缩到了极点。

    焰火之威,使那玄海魔君,都变了颜色,惊愕的转头回望,看着身后这一幕。

    而有了离华仙君代为主持这火鸟之后,庄无道也终于可抽出所有的心神,御使他的剑器轻云!

    “给我滚开!”

    一生断喝,庄无道的剑光,开始分割斩切前方三千里方圆一切。所过之处,一切寂灭,一切粉碎。

    那阿那力的暗玄分身,此时已强行摆脱了素寒芳的纠缠,出现在了火鸟前方,试图阻截。

    然而这位还未来得及出手,就已被庄无道的剑潮吞入。

    以‘真火冷’为根本变化,完全不讲道理,也不惜法力消耗的切割与斩击,而紧随之后的,是滔天红炎。

    那阿那力的暗玄分身,没能撑过三个呼吸,就已被逼到不得不让开道路,在剑光临身,将他的人斩碎之前就身化暗影,强行闪移到了一旁。

    而在避开这暗玄分身的拦截之后,前方直到那血狱洞天,都是再无阻拦。

    阿那力与玄海都被庄无道两具身外化身纠缠,劫血则是重伤之后暂无法回归此界胎之值内。已无人能够出手阻拦,也无力拦阻!

    庄无道有足够自信,哪怕不使用阴阳劫剑,此间无人能够挡住他的剑锋!

    这次他不等秦锋布局完成,就准备对这诸多灵界魔仙下手,上攻血狱洞天,就是因他本身,就有着足够的自信——有着抗衡那诸多真境魔仙,粉碎血狱洞天的自信!

    可笑的是,有了秦锋的布局之后,直到最后一刻,这些真境魔仙,也没法将他最后的底牌逼迫出来。也亏得是玄海魔尊,让他底气更足。

    随着这只二百里方圆的火鸟身躯,穿入到太虚之内,距离血狱洞天,已经近在咫尺。劫血魔尊首先就将那血色灵珠,重新召回?了自己的身侧。

    此宝以胎膜界障的形式,护持血狱洞天,使后者免于崩溃之危。可也同样使得此物,成为血狱洞天最外围的一层屏障,首当其冲。

    显然劫血不愿冒险,以自己的护身秘宝,硬接这重明火鸟的冲击。更不愿在与庄无道拼到两败俱伤之后,反而被其他几位并肩作战的‘道友’,最后得利。

    哪怕是明知这血狱洞天破碎之后,很可能十年之内,这九玄魔界就再无他们的容身之地,劫血也依然是选择了先顾己身。

    血色灵珠之后,就是那头太阴金蜈。那金蜈‘龙头’之上,也同样显出了些许畏色。

    它能吞收吸纳天地元灵,却挡不住这赤红火鸟。其势已成,哪怕是真正的真境仙人,在天仙界内,也同样无力抵挡。要被那浩瀚火元,融成灰烬!

    好在它的主人,明了它的心意,随着一道符光打入它的身躯,这只太阴金蜈把身影一晃,就收缩到了十尺大小。如游鱼一般摆动着蜈尾,往自己主人的方向遁去。

    此时血狱洞天坍塌在即,谁都不会蠢到还呆在这洞天世界之内。它的主人亦是如此,察觉不妙之后,就放弃了在洞天之内继续抵御,而是闪身步入到了虚空海中躲避。

    而也就在下一刻,一道身影蓦然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前。却是一个半魔半人的俊美男子,身影虚化,显化在重明火鸟的赤色烈火之中,也不受损伤。更能跟随疾遁中火鸟前行,始终都在庄无道的身前,不被抛开。

    现身之后,先是神情凝重的朝庄无道一礼道:“赤阳神教王九重见过魔君,不知今日魔君欲毁这魔狱洞天,可曾想过后果如何?”

    庄无道只一望,就知这是投影化形之术,以法力神念,直接投照在了周围火焰之上,所以才能始终维持不散。

    冷然一哂,庄无道都懒得与此人说话,直接一道剑意挥出,将这人的身影,完全撕碎。

    后果?洛轻与秦锋二人屡次提醒,他又岂能不知?

    正因知道后果,他才会不顾一切,悍然发难。否则待得那劫果来临之时,有这些人的掣肘,他根本就无法全力应敌。

    知晓那时,自己一旦显露出了不支吃力的迹像,这些人就会毫不犹豫,抽走星九两界所有根基,使自己不败而败。

    也正期待着这‘恶果’来临,助他成道。

    不过这王九重,明显是不肯轻易放弃罢休之人。身躯被绞碎之后,就又再次在另一侧显化。

    “我若是魔君你,定不会如此不智。魔君此举,虽是化解了此界诸多劫难,可也等同是与我等诸人为敌,不知这是否值得?”

    这任显影化形的功法,庄无道倒甚是佩服,知晓哪怕他将这具身外化身斩碎,也是无用。

    这位绝不会就此轻易放弃,仍旧会以投照显影之术,再次临身此间。

    与其做这无用功,倒不如把一切,都说开的为好。

    “不智?为何?就是因得罪了你等?”

    唇角微挑,庄无道转过身,看向了这王九重,目透讥诮不屑之意:“就凭你等这些此界无根之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