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七八章 致命之击
    拿这些首鼠两端,心存叛意之辈下手,既不会寒了教?那些门人修士之心,那些附庸宗门的修士,也同样无话可说。也可作为震慑,使其余诸宗在有二心时,三思而后行。

    不过在动手之前,庄无道仍是陷入了犹豫迟疑。自己真要这么做?

    秦锋的办法固然是好,可自己若真这么做了,那与玄海又有何区别?

    他倒是不是怜惜这些魔修,相反是认为自己的部属,大多罪有应得,只是单纯的不想这么做而已。

    即便想要取了这些人的性命,也不会使用这种方式。更喜堂堂正正,明正典刑。

    且他这里来,就是为寻觅更多的对手,助自己一步登天,踏入灵仙境界!

    ——不过这也同样意味着风险,一旦开始,就只有一条路走到黑,再无后悔的余地!

    正迟疑犹豫之时,庄无道就听得耳旁传来一声娇叱。当转头回望,却见那素寒芳一到白光剑影,穿出了阵外。

    金色的剑光舒展,覆盖数十里,将数位灵境魔仙,都卷入其内。而使庄无道诧异的,是其中一人,与血冥渊魔督阿那力,相似到了九分。

    身外护身么?影遁之法,这是魔门一脉的暗玄神遁术,在轻云剑的记忆中,这也是当世最绝顶的遁法之一。这具身外化身,是以一门绝顶的功法为基,再结合一件上佳的灵宝,斩出来的分身。

    一瞬间庄无道就已明白,当是这阿那力,欲以这掌控暗玄神遁术的化身,潜入到‘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内。

    一旦被其成功,这门仙阶大阵,只需顷刻就会被其瓦解大半。

    可惜的是,此术并未能瞒过掌握光暗之法的素寒芳,不但及时察觉,将之击退,更一直追迫到了阵外。

    而哪怕是面对阿那力这般的绝顶真仙强者,哪怕是明知远处,还有更多的灵境魔仙正在赶来,素寒芳也依然毫无畏色。

    一人一剑,都俱化金光,以肉眼难见的速度,不断的追袭着。

    阿那力的暗玄化身,亦有本体七成之能。这样的实力,在星玄界已足可与诛天任山河这样的人物旗鼓相当。可依旧被素寒芳的剑势,迫得颇为狼狈。

    一是因此女的剑快,快到了无比绝伦,哪怕是强横如阿那力,也很难成功的格挡抵御,有时候即便是捕捉到了那剑势轨迹,也很难反应过来。

    二则是素寒芳的意志坚固强极,悍不畏死,很多时候,哪怕是拼着与阿那力同归于尽,也要悍然进袭,冲击,一往无前,绝不留半点退路。

    那虽只是阿那力的一具身外化身而已,不过庄无道明显能看得出来,这为来自血冥渊的真魔魔督阿那力,对自己这具化身,很是爱惜。并不愿使自身化身,与素寒芳同归于尽。

    庄无道也知晓素寒芳,哪怕是踏入仙阶之后,对‘生’的留恋,也仍是小而又小。所以寻常人视为畏途的‘死亡’,对她而言,或可算是梦寐以求之事。所以世间任何事物,此时都不能使她畏惧。

    不过也正是因素寒芳这种决死之志,不留半点余地的剑道,配合那阴阳变化的光影之遁,才使人感觉棘手。

    很难将她逼入死地,即便是真在死境之中,素寒芳依然能用那超绝一切的阴阳光暗之剑,强行斩出一条生路出来。

    所以哪怕是面对阿那力这样对手,素寒芳也能与之放手对攻,以弱势之身,却毫无畏色。一人一剑,在数位魔仙之间穿梭游走,不落半点下风。

    庄无道不由哑然失笑,是了,自己总不可能连他麾下的这些魔奴都不如!

    尽管素寒芳奋死搏杀的理由,对征战杀伐的态度,与自己不同,可那又如何?

    自己若是依靠秦锋的方法,破去这血域洞天,也不是不可。不过,自己这道心之中,却不会感觉痛快。

    且前面的对手,还没到能够使他畏惧忌惮,不敢一战的地步。且对面的这几个真仙境,换在平常时候,在其他上界,哪怕只以法力强?,也能将他活生生的碾死。

    只有在这九玄魔界之内,才有公平一战的可能。这样的难得机会,又岂能错过?正好可领教一番,这些真境仙魔,到底强在何处!

    若是都如玄海那般,那么所谓的真境,也不过如此——

    也正可借这几人之力,成就自己的鸿蒙大道!

    心中豪情激涌,庄无道再无犹豫。猛地法力一展,而后整个乌纹铁杉周围,都是火焰大炽。

    树冠树盖达三千里方圆的乌纹铁杉,从木心到铁杉的树干枝桠,所有的木质木元,都在庄无道摧化之下,开始疯狂燃烧。结合那地火元力,都化成太霄重明离火,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火团。

    这火团舒展,仅仅须臾之后,又伸展出了双翅,渐渐变幻为重明巨鸟之形。

    而那庞大身躯之内,更是藏满了成千上万的大悲剑气。以剑气为骨,以火为躯,构筑出这庞大的火鸟。

    在庄无道操控之下,身形膨胀数千里,只是须臾之间,就把那火元之力,积蓄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而后一个扇翅,这重明火鸟冲霄而起,直往那血狱洞天直撞而去。声势喧天,一双火翼遮蔽了半边天空,带出了三条长长的赤红轨迹。

    之前那太阴金蜈散出的煞毒,都在接触的瞬间,就被这火鸟挥散扫灭。

    这一番动作,庄无道早已准备就绪,动静虽是浩大,可变化却只在须臾间就已完成。

    当玄海魔尊与劫血魔尊等人惊觉的时候,就见这声威浩大的重明火鸟,往天空振翅滑翔而去。

    “混账——”

    劫血怒目生威,杀意已经浓郁到了极巅,可眼中深处,却又透出了焦急与无奈。

    那玄海魔尊也同样发愣,而后啧啧有声:“这是要拼命了?看来这位魔君,是无论如何都要毁去那血狱洞天。以整株乌纹铁杉,以及残存两成地火,化为重明火鸟法相真形,好大的气魄!与其与我等纠缠鏖战,倒不如直接断去我等的根本。不过如此规模的术法,他也不怕御控不住——”

    他的话音未落,就已被劫血打断:“废话少说,血狱洞天若破,你我在此界,都无容身之地。别说是收集此界的灵脉遗宝,能不被人赶出此界就已不错。”

    玄海魔尊微微一哂,这次他会出力,可到底出力到什么程度,那就是两说了。

    不过也就在这时,他的耳旁,传来了阿那力的雄浑之声:“今日玄海道友若肯助我等守住这血狱洞天,我阿那力不敢保道友那补天道宫不被侵夺,却可立誓这洞天之内,必有玄海道友你一席之地。

    劫血的脸色铁青,已经闪身往那重明火鸟飞去的方向追击而去。她遁法高明,只是几个瞬闪,就已到了重明火鸟的身影之后。那轻灵妩媚的声音,亦在此时悠然传回:“阿那力道友之言,也正为我意。”

    那劫血魔尊这才哈哈大笑:“这句话你等该早说!”

    当下身影亦冲天而起。遁速虽及不上劫血,却也是倾尽全力,还在阿那力之上。

    不过下一瞬,就听那火鸟之内,庄无道一声轻哼:“都给我下去!”

    真火冷剑,剑聚火势,火凝剑形,从重明火鸟的内部冲卷而下,

    那劫血魔尊面色大变,而后就发现她此时身周,赫然虚空固锁,连避入太虚海都做不到。

    而这重重剑影,又都含蕴太阳之法,夹杂着丝丝因果之力。隐隐然,与下方处那位使用阳极剑法的少女,有几分相似。不过气势却更磅礴浩大,宛如天威!

    ——在她这样的真境魔仙眼前,这剑也似如天道威能一般!

    这门剑术神通,在诸多火元之力的加持助推之下,分明已达到了超品巅峰之上,无限接近开天鸿蒙之境!

    危急之刻,她只能全力以意念驾御着一双修罗月牙刀,极力的抵御。同时将所有的护身之法,都在这短短瞬间全数施展。更捏碎了一枚玉符,此符别无用处,却使那火色剑光之上缠绕的因果之力全数散去。

    不过那火色剑光,依然在转瞬之内,将她淹没在内。

    “篷!”

    一声炸鸣,那劫血再次发出了无声厉啸,震荡身周,使那火焰无法接近。

    不过这一次,由庄无道本体出手,情形与之前两句身外化身,截然不同。剑光如割金铁,发出阵阵刺耳鸣声,最终还是强行将那了音浪破开。

    而后劫血整个人几乎化成了火团,往下猛然栽落了下去。浑身太霄重明离火,已经镇压不住,而冲入劫血体内的大悲剑气,则将之前劫血体内的剑气残余都尽数引发,新伤重创一并爆发。

    不过那重明火鸟之内,庄无道则是嘿然一哂,眼中露出无奈之色。这些真境魔仙,真是一个都比一个难缠。

    换成普通的仙修,早就被他斩杀了无数次。自己这一剑同样蓄势已久,哪怕十位以上的灵仙联手,亦要全数身死魂灭。

    可当对象换成是真境魔仙,却只是让其重伤而已,且最多只需半刻时光,就可恢复过来。

    只因真仙境强者的内天地,实在过于强大,不但能够吞吸容纳巨量的冲击,恢复之能,也超出寻常魔修十倍!

    不过这一击,也足可在短时内,使这劫血魔尊失去战力,再拿不出多少气力来阻拦。

    果然下一刻,就见那劫血再一身闷哼,而后整个人,就在庄无道发动下一剑之前,主动藏入到虚空海内,远远的避开。显然是不愿再冒险,继续追击庄无道。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