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七七章 攻伐血狱
    “为何非要攻灭这血狱洞天不可?”

    ?人群之中,也有感觉疑惑不解的,甚至不安的。

    “多半是为将九玄魔界这些真魔驱走?确实,有这几位在九玄魔界,釜底抽薪之下,魔君再如何能耐,也没法抗拒那劫果。”

    “看来魔君是心意已定,要与那劫胎一分高下——”

    “可这岂不是欲两界近二十位真仙境为敌?”

    就在乌纹铁杉之外三百里处,劫门宗劫血魔尊与血冥渊魔督阿那力二人,也暂时停住了战事,抽身退后数百里,转头回望。

    脸色俱都难看之至,此时对魔狱洞天威胁最大的,已经不是经由乌纹铁杉灌入魔狱洞天的地火。

    而是这四面八方,遍及整个九玄魔界的冲天气柱。也正因这些气柱,散布于四面八方之故。反而让他们不知该如何处置应对才好。

    这气柱成千上万,根本就没可能在这半刻之内,尽数灭去。

    若无良策应对,此时哪怕他们将这株乌纹铁杉斩断,将这任山河当场灭杀,也避免不了‘血狱洞天’破碎之危。

    玄海魔尊却不甚在意,反而大笑:“这莫非是要直接挖断‘血狱洞天’的根基?原来魔君还真是处心积虑,你这番布局,真可称是大手笔了。要瞒过我等耳目,就更不容易,只怕是为此准备了十年之久?”

    这些元灵气柱,不但是冲击着那‘血狱洞天’,更将血狱洞天与九玄魔界各处地脉灵络,以及此界本源间的联系,暂时割断。

    只要那洞天之内,无法接续上的相应的灵力来源,根本不用人动手,这血狱洞天就会直接崩溃。

    这玄海魔尊之前就是一副出工不出力的模样,此时就更是心安理得的坐视旁观,眼含哂然的扫视着诸人。

    然而无论是庄无道,还是那劫血与阿那力,都无心去理会。

    前者依然是在引导着那地心火元,继续冲击血狱洞天。而后二者,也在苦思筹谋着破局之法。

    那些冲天气柱,二人无法阻止,不过这诛乌纹铁杉却有办法斩断。多少能为魔界洞天,减弱些压力。

    之前庄无道的两具身外化身与墨灵,就已被逼得窘迫不堪,再需再加些气力,就可以突破。

    毕竟战力逊色于本体三成,哪怕是有阵法加持,哪怕玄术神通全出,也不可能是这二人对手。

    而也就在劫血眉心紧凝,渐至爆发边缘之时,却又心生感应,眺目看向了血狱洞天方向。

    只见那胎膜壁障之外,忽然现出一只巨大的虫影。仿佛是蜈蚣,有着数百节肢,不过头部却似龙形。无尽的凶厉煞气开,渗透于外,将半片天空的霞光,都染成了赤红颜色,更在不断的扩散这。

    让此间几乎所有的修士,都为之色变。知晓这不止是煞力而已,更是剧毒。

    这种等级的煞毒,普通人稍稍沾染哪怕一点,就会肉身俯视,神魂消融,尽化血水。换成修士,结果也不会好到哪去。没有抗毒之力的人,会与凡人同样的下场。而即便是身躯能够抵御毒素,也有极大的可能,被这煞力染化,要么是成为这只巨虫趋势的傀儡,要么是灵智全失,陷入疯狂境地,成为只知嗜血杀戮的疯人。

    “是太阴金蜈,是金城子道友——”

    劫血的脸上,顿时现出惊喜之色。这必定是赤蛊神教的金城子出手了,这没想到这位,居然随着带着一只接近神兽级别的异虫。

    而且这种类,恰好是可以应对这次异变的那种。

    这乃是上古异虫吞天金蜈的血脉,也有着类似饕餮的能力。尽管太阴金蜈的血脉不及其祖,又经历异变,然而一身本命神通之力,依然强横。

    而欣喜之余,劫血的心中也是在暗暗忌惮,那王九重携带了整整一瓶的灵元重水,这金城子则是有太阴金蜈随身。这几人的底牌,真是让人悚然心惊,真是一点大意不得。

    不过在略做沉思之后,劫血仍是手捏楸决,一枚暗红色的灵珠,蓦然冲天而起。

    直往那‘血狱洞天’的方向,疾飞而去,光影瞬闪,遁速快如极光闪电。

    果然下一刻,当那太阴金蜈盘卷起身躯,将整个血狱洞天护持在其躯体之后。那些灵光气柱轰击在它身上,却连半点波澜都未兴起。

    其中一大半,都被这太阴金蜈吸噬吞纳了进去。太阴金蜈并不能似吞天金蜈那般,有着吞噬消融元气之能,可短时间的吞吐,却能办到。

    劫血魔尊那颗暗红色灵珠,也在此刻及时赶至,随着一层血色光膜照出,将整个血狱洞天,都笼罩在内。竟然是凭空造出了一层虚空膜障,彻底止住了这血狱洞天的溃散之势。

    也就在同一刻,只见数十道强横气机,从周围的虚空冲出,不计代价的往此间赶来。

    乌纹铁杉周围数百万里方圆的虚空通道,早已经被庄无道提前破坏斩断。

    不过当这些灵仙境,不惜损耗的全力飞遁,赶来此间,也用不到多少时间。

    形势在这一瞬间就急转而下,不但备用的手段破去,似乎乌纹铁杉这边,也同样要陷入恶战。

    近百位灵境魔仙联手,足以将他的‘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强行压制,再难成为助力。

    庄无道见状是心中再叹,知晓形势确已在向他最不愿看到的方向,不断的恶化着。

    他与秦锋,早就料到了这几位真仙,必定都有着自身压箱底的手段。却不曾料想到,这些东西,刚好可以应付秦锋筹谋了十年之久的灵脉冲击。

    不过庄无道,却并无任何的慌张与失望。秦锋的布局,绝不可能仅此而已。若真有这么简单就被破去,那么他这好友,又如何能称得上是盖世智者?

    心念微动,庄无道就从袖中,招出了两面血色宝镜。都是太虚子境,不过因镜中煞力晕染,所有现出血红之色。

    握在手中,庄无道的眼中,却现了犹豫之色。这两面宝境之内,都藏有着秦锋预先为他准备的阵法。

    这都是血祭之阵,其中之一,只需将此时乌纹铁杉下方,那数百万魔修献祭掉二十分之一,就可再次对那血狱洞天发起冲击。无论是血色灵珠,还是那太阴金蜈,都不可能抵御得住。

    而另一面境,则是遁空之阵,同样只需血祭十万修士,就可以大规模的遁空法阵,强行虚空挪移,将此间的数百万大军,都移回到他的神庭之内。有三万尊雷火力士断后,不愁被人打断追击。

    这是避免那‘血狱洞天’碎灭之后,那些洞天内的灵境魔仙会寻他与麾下的魔军泄愤。

    庄无道对麾下这些魔修的性命,并不放在心上。且这一次,他也早有了准备,至少带了十万灵奴,都是之前苍茫神教历次征战得来。

    此外这次攻打补天道总坛,也擒拿了近十万补天道魔修。尽管大多都修为平庸低微,不过对这次血祭,仍不无小补。

    十万灵奴,加上俘获的十万补天道魔修,勉强够使用了。剩余的部分缺口,他也自有办法弥补。

    ——此时他麾下大军中那些心存二意之人,正可补上不足。

    之前秦锋就给了他一个名单,其中有几家宗派,这些年来对苍茫神教都是面上恭敬,暗中则是各种小动作不断,不乏欲脚踏两条船的举动。

    甚至秦锋也能拿出实质性的证据,足以服众,让其余附庸宗派都哑口无言。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