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七六章 灵元气柱
    二具化身,一个是离思剑,一个是忆惘然,后者封锁,剑光逆流,斩击五息之后,将劫血魔尊的退路,完全封锁。后者则负责斩杀,分割虚空,离思剑无疑是大悲九剑中,在气白虹之下最锋利的一剑。

    更有墨灵,亦是驾驭着那转轮天钩出现,危险的程度,更胜过庄无道的两具身外化身,

    那劫血魔尊淬不及防,庄无道的这两具化身,之前不曾出现过,此刻却赫然是在她心神最松懈之时出手。仓促间,只能匆匆将一件防身灵宝祭起,而后一双修罗月牙刀全力封挡,可依然被一道道犀利无比的剑气斩入了进来,将她一只右手臂强行斩下,大腿处现出三道剑痕,胸腹处也是被洞穿了两次。

    那转轮天钩,更是险险从她后脑处穿入。若非是她感觉到那极致的危险,绝大部分的力量,都用于防备这只三足冥鸦。只怕此刻,就已陨落。

    而紧随其后,则是下方无尽的南明离华,混杂着那地心火元,从她脚下冲天而起。

    轻云剑亦是演化剑势,一式真火冷,不但助推这那火势,更以重重剑影,把劫血逼到了万劫不复之地。

    劫血魔尊的神色,是怒恨交加,不过也在这时,她猛然张口,发出了一声尖啸。

    那啸声如潮,震荡着劫血魔尊身侧的每一寸空间,不但将那庄无道两具化身斩出的剑气粉碎,更死死的抵御着轻云剑的进袭。

    也就在轻云剑刹那的停滞,庄玄通与庄九真这两具身外化身受音浪的冲击,神魂凝固,难以动荡之时,那劫血魔尊身躯猛地化成了一道血虹,从己方合围中,强行穿梭了出来。

    只有三足冥鸦不受影响,血红色的刀钩切入,从劫血魔尊的身上,带下了一大团的血肉。

    不过此时,这位劫血魔尊的形象,已经是不堪之极。在她逃遁之时,那轻云剑终究还是击碎了音浪,勉强追上了的她遁光。

    虽未将劫血彻底留下,却也再次将这位魔尊刺伤,穿透了左肩的琵琶骨。

    而在劫血的身下处,更有赤色的火焰燃烧,将整个右足全数融灭。

    不过随着劫血脱身,有了余力之后,这些太霄重明离火,都被迅速镇压了下去。而那几处伤口,也在须臾间恢复如初。只是时不时的,仍会裂开,现出血丝。

    这些伤势其实都算不得什么,以真仙之能,念动间就可恢复。可庄无道打入到他体内的剑气,还有那转轮天钩的阴寒死气,却难以驱除。

    那玄海魔尊见状,不禁莞尔一笑,他倒不在意那动‘血狱洞天’是否被毁。当他从地心败退,补天道总坛被庄无道灭去之时,就注定了这洞天世界,再无他容身之地。胸中更有阴暗心思,也巴不得其他几位,与自己一般的心思。

    所以此刻,他非但不曾惊诧担忧,反而是调侃嘲笑:“劫血道友缘何如此托大?本尊早就对尔等说过,对上这位,可一点大意不得。”

    自从他在地心被逼退,就****被这几人挟制逼迫,为逼他让出补天神宫而软硬兼施,

    这些人嘴上不说,可玄海他又如何能不知,他们的鄙薄与讽意?

    一介真境强者,败在一个星九二界的土著之手,确实是一个莫大耻辱。

    哪怕那位确实天资高绝,乃是此界应劫而生的气运之子,那也不该。

    所以今日见这与他同等境界实力之人,同样在败在了那位苍茫魔君的手中,玄海也是乐见,幸灾乐祸。

    劫血默默不言,不过身周的气机,却阴沉之至,狂暴无比,杀意凛冽,直往那树干顶部的庄无道冲击而去。

    她劫血一生,似这等样的奇耻大辱,绝不超过五次。

    庄无道在上方看着,确是暗觉遗憾。真境魔仙,果然都不是易与之辈。在此界想要以寻常之法取他们的性命,无异是天方夜谭。

    他为这次合围袭杀准备已久,除开两具化身之外,后面还有数种手段,可以接连施展出来,将这劫血逼至境。

    可最终是他的袭杀才刚开始,就已结束,被这劫血直接以秘法逃脱。

    甚至连将之重创都办不到,打入此女体内的剑气,也会在百个呼吸之后,就被逼离出去。

    原本是打算尝试将这三位真境魔仙,先解决一位,可如今,暂时也就只能以轻云剑及两具身外化身,继续抵御这三位真境魔仙的冲击了。

    意念一动,两具身外化身就各自散开,当闪身再出现时,恰好挡住了玄海魔尊与阿那力二人。

    剑光旋绞,以守御为主。勉力将这二者,阻截在乌纹铁杉的百里之外。

    他的身外化身,战力逊色于自己本体半筹,不过有‘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为后盾,倒也不惧这两位真境魔仙。

    除了庄无道本身御使的太霄重明离火,下方主持‘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的苏云坠等人,也在极力的将太虚混元灭却神罡与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轰入到虚空之中。

    苏云坠修成道心种魔,踏入仙阶境界,受益最大的,就是庄无道。

    苏云坠一身功体,与他同出一脉,又以双修之法,从他这里取得了混元天极之术。而阵道上的造诣,更在庄无道之上。

    乃是代他主持大阵的最佳人选,加上四尊雷火天傀的辅助,足可将‘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的威能,发挥到极限。也使他终可从那阵法之内脱身出来,不用忧心身后。

    几人缠战,使这株乌纹铁杉四周,阵阵山摇地动。无论是那劫血,还是阿那力,都是道业通天,在亿万年时光中,经历了不知多少战事的强横人物。本能的就知,如何在战局中做出对自身最有利的抉择。

    此时都不曾去收束力量,而是倾尽全力的将法力伸展,让那气元交锋的余劲罡力,都四下散溢开来。以图对乌纹铁杉下方的大阵,形成冲击。

    可能无法撼动此阵,不过却足可对阵中的那些低阶修士,造成致命的威胁。

    元力动荡不能,此时那些对真元掌控力稍稍弱些的修士,都可能因体内元力暴乱而死。

    这就使下方的大阵,不得不分出力量,应对冲击。

    而只需此阵,造成哪怕一丝一毫的运转不畅处,三人都可乘隙破之,将此时百万修士,杀到血流成河。

    除此之外,更是为冲击地底深层,撼动地脉,试图打断那地火的流向。最好是能在此间直接引发开来,逆转战局。

    不过那苏云坠,对几人的目的都洞若观火,始终都留出足够的力量,镇压着各处的土系元灵,维系着地脉循环。

    庄无道初时还有些担忧,不过当片刻之后,就知自己的忧心是多余。

    苏云坠不喜征战之事,却并就不意味着此女不擅此道。恰恰相反的是,此女坐镇阵中,每一举每一动,都是有的放矢。从容不迫,沉稳自如,尽显转世仙人的风范。

    而其余无论是素寒芳,还是天澜与魔舍离等人,性情实力,都是足可让他放心之人。

    至于那五部天王,十三部天军,此时亦不同于几十年前。这些人早就与苍茫神教荣辱一体,休戚与共,

    当下就没再理会,继续将所有心神,都投入到了那‘血狱洞天’。

    可能是里面的动荡,实在太过剧烈之因,这洞天世界外层的护阵,已经开始崩溃。便连屏障胎膜,都开始出现了片片裂痕。

    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也终能透过那重重阻障,将里面的部分情景,都观照入目。

    而仅仅片刻之后,庄无道就忽然一声轻咦,将重明观世瞳催发到了极致的状态,尽量将那整个血狱洞天,都揽入到视野之么内。

    “是灵元重水么?”

    只见那血狱洞天之内,依然是火势不止,而且还有着不断扩散之势。

    不过已不似之前那般凶猛,灵目观望中,可见洞天之内正有一个玉瓶,正往外不断倾倒着水液。

    这是灵元重水,以亿万水液浓缩而成,经历九元变化,成为灵元重水。

    是仙阶等级的灵材之一,据说仅仅一滴,就可化成汪洋大海。

    而此时从这玉瓶之内倾倒的水液,何止万滴?

    那玉瓶只旁,还有一位面容妖异的魔修,脸色极其难看,一边催发着此宝,一边以法力镇压,尽力扑灭着里面的火势。

    之前不曾使用,直到此刻形势快要不可挽回时才使用出来。显然这些灵元重水,对他而言,也是不小的损失。

    庄无道不禁皱眉,这可就难办了,下方的地火,已经有七成被他送入到了这洞天之内。剩下的三成,已经不足以彻底覆灭这灵界洞天。

    如此看来,他还是要动用秦锋布下的那些后手不可——

    将一枚太虚子镜召出,随着庄无道意念微动,一道信息打入到灵镜之内,顿时四面八方,都有一道道气柱,猛然冲霄而起,直击虚空之外。

    先是千里之外十几道灵光气柱冲击,而后又扩展的到万里地域,往外围迅速扩散。

    秦锋在大半个九玄魔界布局,是几乎每隔三千里地的灵脉结点,都布有着地脉灵阵,由至少合道境的人手主持看守。

    此时的情景,就如烽火台一般,四下蔓延着。三万里,八万里,十万里,各处都有气柱冲起。仿佛是一根根天柱般,耸立在天地之间,一直延伸到庄无道的灵目,都照望不见的地域。

    而就在那一道道的气柱冲起之时,那下方的阵内,也顿时是一阵骚动,惊叹之声四起。

    “这是什么?”

    “灵脉异变?这应当是人为,元灵气柱?原来如此,这是在以四方之灵,强行撼动冲击那血狱洞天?”

    “我等能观望到的气柱,就有七十有余,在那十万里之外,只怕数目远不止此。这是谁,好大的手笔?”

    “也是魔君的布置么?看来今日魔君,是真的要粉碎这血狱洞天不可,怎么会这样——”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