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七五章 劫血魔尊
    按说一个刚刚形成不到六十年的势力,绝不可能做到令行禁止,法度森严。

    然而苍茫魔主的教义,本就极重规矩,在庄无道颁下的《平等应身经》中屡次强调。那洛轻云曾为一国皇者,也手段非凡。这方面即便还比不得那些积累深厚的大势力,却也是很不弱了。

    再有魔舍离,苏云坠,素寒芳,天澜,算渊这五大星九两界的绝顶的强者坐镇。

    即便不是这少女的对手,也能阻住她一时半刻。

    “原来是劫门宗劫血魔尊。”

    庄无道立于祭坛之上,哂然一笑:“在下想做什么,劫血魔尊怎可能猜不出来,又何需再问?”

    大部分的注意力仍是在那‘血狱洞天’之内,那洞天之内的诸多魔仙反应极快。这时候已经开始在尝试着,截断那些灵脉通道。

    这虽是徒劳无功,灵脉通道与‘血狱洞天’一体,要将之截断,必定也会损伤到‘血狱洞天’本身。不过若时间拖延太久,还真有被这些人成功分离两处联系的可能。

    这劫血来此,一则是看能否阻挠,二则是尽力拖延,为‘血狱洞天’争取时间。

    庄无道却容不得这位得逞,尽管秦锋之前的布局,是哪怕没有这‘地火元磁’,也可将那血狱洞天轰碎。可既然有了更省事,更妥当的办法,又何需冒险?

    海量的地火,蜂拥而上。尽管无法目视,庄无道却能够现象得到,此时的‘血狱洞天’,尤其是补天道宫之内,必定已是火光冲天。

    其实在他脚下,早已燃起了冲天之火。乌纹铁杉是为木体,尽管木质之中含有少量的庚金精华,然而火亦克金。

    庄无道依凭乌纹铁杉之内的火炼之阵为导体,可这酷热烈火,也使乌纹铁杉本身,开始了大面积的燃烧。浓烟滚滚,沸腾往上。

    那劫门宗的劫血魔尊见质问无果,眼前这魔君分明蓄意已深,毫无半分忌惮怯意,就知这言语无用。身影再闪,这次却是扑向了乌纹铁杉的树干处。楸/p>

    既然着‘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与苍茫魔君本人都没有破绽,那么她就直接向这乌纹铁杉下手。

    只需破坏掉这株仙阶巨木,那些地火元力没有了渠道,自然也不可能有撼动血狱洞天之力。

    不过她人未靠近,那乌纹铁杉之内,就有大片的紫色火焰冲起。‘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加持,再有此间无穷无尽的地火元力,使庄无道‘太霄重明离火’,被加强到了极致巅峰!

    焰力跳动,劫血身外的轻罗纱衣,瞬间就被引燃。使劫血险些吃了一剑,匆忙后退。

    此时上空处,那轻云剑也飞坠而起,一连九十七剑道剑气狂斩而下。

    离华仙君操纵重明虚形,也是无数的狂雷烈火冲落,与庄无道配合,威势惊人。

    劫血的面色冷凝,一对修罗月牙刃,在身旁飞舞盘旋。与轻云剑交击缠斗,带起漫天火花。

    轻云剑她不惧,这任山河的那些绝顶剑道神通,也不是无法抵挡。

    毕竟无论是道基道果还是武道本身,她都强过任山河不止一筹,

    可那太霄重明离火,她却是无奈。这火焰被这苍茫魔君借助天时地利,强化到了哪怕她以真仙之身,也是肌肤触之既燃的程度。再加上那位离华仙君,就更是无法抵御。

    除此之外,此时在山下处,那数万尊雷火力士,也同时发力。元气无俦,震海崩山,数万雷火力士的力量叠加结合,覆盖着所有虚空。几乎每隔数息,就会有一次直达五阶巅峰的道力冲击,让她只能不时的避到太虚之外,以得喘息之机。

    还有那太霄重明羽化都天神雷,太虚混元灭却神罡,未能虽不及庄无道御使的这些离火,可却一样对她能够构成极大威胁。

    十六艘散仙阶的宝船,总数达三万的九阶雷火力士,还有数以十万计的合道修者,数十位灵境魔仙。

    这样的实力,已经足以灭杀一位真仙!这仗本是为玄海准备,既然可以灭杀得玄海魔尊,那么自然也可让她劫血身殒于此。

    若非这任山河需操纵那地火元磁,暂无法分心他顾,若非她遁法超绝,体质异于寻常的真境魔仙,尤善虚空之术,此刻都可能被这任山河,被这‘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直接轰杀。

    身影不断的回旋闪烁,试图寻找着机会,可庄无道对火法的操控,却是妙到毫巅。剑意神念,也始终都能将她的身影,死死的锁住、严防死守,不给她半分可趁之机。

    “剑灵!”

    几次试图将那轻云剑逼退不果,劫血就已明悟过。此时锁死住她身魂不散的,并非是庄无道,而是轻云剑本身!

    正是通过这口剑器,那位魔君,才能毫无死角的运用太霄重明离火,时刻捕捉到她劫血的真正方位,使她不能仅接近到乌纹铁杉哪怕百里之内。

    不过是一口不到十二重禁制的仙剑而已,居然有了如此高品质的器灵!材质更坚固到她的修罗月牙刃都无法斩伤,反而有不低之势,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劫血魔尊又目现出忧意焦急的,看向了上方,与她同时往此间全数赶来的魔仙还有近七十位之多。可是这些灵境魔仙,都是寻常遁速,至少要比她晚一刻,才能抵达此间。真要等到了那个时候,‘血狱洞天’早就被这苍茫魔君引来的地火元力,轰碎至少十次以上!

    如今她唯一能期冀的,就是一同降临此间的几位真境道友,能够力挽狂澜。

    好在没使得失望,仅仅须臾,就又有两道身影,陆续从虚空之中破空而出。其中一人,正是补天道玄海魔尊,而另一人则是血冥渊魔督阿那力。

    此界的血冥道,乃是九玄魔界的六大魔教之一。不过上界的源头,却非是一门一教,而是血冥渊——,位列第魔渊二十三层的血冥渊!

    二人初至,就已把目光锁住了那株乌纹铁杉,以及在树干周围寻找机会的劫血魔尊。

    不用任何赘言,二人极其默契的,同样往乌纹铁杉的树干冲击而落。

    那玄海魔尊,更是长声大笑。

    “苍茫,我真未想到,你真会如此愚蠢!之前就觉魔君自负到可笑,可万不曾意料,你居然还真做出这等螳臂当车之事。”

    “玄海——”

    庄无道也终于抽回了些心神,投入到了眼前。只因那火元焰力,已经有将近三成,被输入到了灵界洞天之中。

    而此时那些灵脉通道,才只被斩断不到十分之一,乌纹铁杉那九根探入‘血狱洞天’内的枝桠,也只处理好了两根。不但未能阻止地火元力涌入,反而使得‘血狱洞天’内的部分虚空,出现了小面积的坍塌。

    那磅礴骇人的声势,哪怕是远隔数层虚空壁障的此间,也能观望得到。

    不过面对眼前,这新来的两人,他却必须分出部分力量不可。

    “是否螳臂当车,不自量力,还是得今日我等战过之后,再做定论——”

    就在话落之时,那劫血魔尊的身后,忽然又现出了两个身影,两个苍茫魔君。都各自手持着一口血色魔剑,同时一剑往劫血削斩。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