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七四章 地火攻伐
    “这又是怎么回事?他到底意欲何为?”

    王九重皱起了眉,也看出了这补天道总坛之内的异状。

    在将乌纹铁杉的补天道魔修尽数扫灭制后,那庄无道就已使诸教诸军从乌纹铁杉之内退出。

    这倒不使人惊奇,那‘乌纹铁杉’本身就是一件奇宝,是炼制仙器的绝佳材料。取其精核,由宗师炼制,至少可成一件上品的木系仙器,甚至最高四五十重禁制的木灵仙宝都有可能。

    真正使王九重意外的,是周围的动静,那‘乌纹铁杉’附近的地系元灵,此时浓烈异常,超过了正常的状况十倍!

    是准备用来攻打乌纹铁杉的后手么?可这补天道,分明已经灭亡?一个衰弱到极点的补天道总坛,真值得这位如此用心?

    这个苍茫魔君,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这地脉变化,确有些问题——”

    玄海魔尊再无法坐视,站起了身,沉吟了片刻之后,就凝声道:“应该是那些地火,我与他在地心交战,引发的地火震荡,此时早该爆发了才对。”

    “地火?”

    王九重楞了楞,而后就醒悟了过来:“你的意思,是他将所有的地火,都引至到了此间?”

    这么说来,也确有可能。如今整个九玄魔界,也唯有那苍茫神教,才有这样的能耐。

    “这倒是不错,若能将那地火引来,在此处宣泄,倒是可免了不少伤亡。”

    将所有地火,都隐聚一地,确可引发天崩地裂之灾,可使海枯陆沉。

    不过这补天道总坛附近十数万里,反应也没什么人在。

    只是这其中,仍有起奇怪之处。似这等天灾,你不插手阻扰还好。可一旦插手了,似任山河这般只引向一地,反而要积累不少孽力。与‘乌纹铁杉’附近的生灵,都结下因果。

    还有这元神之内的心血来潮,也让他感觉不安。

    “只为宣泄地火么?”

    玄海魔尊嘿然冷笑,不以为然:“?看那位,只怕另有所图!”

    至于任山河到底有何图谋,他一时之间也说不出来,所以仍是在思量之中,

    不过仅仅十个呼吸之后,当玄海魔尊望见那地火之力,冲入到那‘乌纹铁杉’的根须之时,就忽的脑中一道灵光闪过:“血狱洞天,原来如此,他的目的,是血狱洞天!”

    言语落时,玄海魔尊就是长声大笑,似乎快慰之至,又满含着期待,讥嘲以及杀意。

    “血狱洞天?这怎么可能?“

    王九重楞了一楞,而后就又看了看脚下。才想起补天道的那颗‘乌纹铁杉’,与血狱洞天之间的联系,同样紧密。

    补天道称雄此界以达两百万年之久,可以说这两百万年来,血狱洞天完全是围绕着补天道来建设。

    那‘乌纹铁杉’,甚至有数条枝桠,一直伸展到了血狱洞天之内。

    不过,即便这‘乌纹铁杉’可以作为媒介,将那地火倒入到血狱洞天,也应无成功的希望才是——

    “有何不可能的?你无非是觉得,乌纹铁杉本身难以导引火力。”

    玄海魔君的笑声已经停止了下来,不过却满含冰寒冷意:“不过,你若知我前些日子,曾在‘乌纹铁杉’的内部,预先部下了一座火炼之力,就不会这么想了。”

    王九重面色大变,此时恨不得是直接开口骂*娘,恨不得一拳王玄海头上砸去。若非知晓这玄海,确实将那任山河恨到了极点,他几乎以为这二人是欲联手,一起坑害这血狱洞天中的诸人。

    不过他已无心在此处继续扯谈,直接闪身离开,准备应对大变,

    这次实在是措手不及,那任山河之前的布局太过隐蔽,到现在已经完成了近九成。想要这这时斩断‘乌纹铁杉’与血狱洞天之间的联系,已为时太晚,绝不可能阻拦得住。他若想要保住这血狱洞天,就只有另寻办法不可。

    ※※※※

    庄无道在‘乌纹铁杉’之下,却是气定神闲,十足的魔君气派。不过旁边的那面太虚子镜之内,藏镜人却是不太看好。

    “攻破那血狱洞天应当不难,不过无道你应当明白,这血狱洞天破碎的后果是什么?”

    庄无道并不在乎,他岂能不知,一旦打破了血狱洞天,那就等于是捅了马蜂窝。

    不但是九玄魔界的几位真境魔仙会震怒,星玄界的那些真仙境,也同样不会再坐视不理。

    这些人本就已暗中串联过,搞不好今日一起联手将他为啥都有可能。

    “我原本的布置,是在轰碎血狱洞天之后,就让无道你躲入到苍茫神界之内稳守。只需数年时间,这些真境魔修便会如无根浮萍,在星九二界无存身之地,可以不战而胜。不过看你之意,分明是并不认同?”

    秦锋其实颇为疑惑,这是因有了力敌玄海魔君之能,所以才毫不畏惧么?

    可哪怕是加上这里的百万魔军,也不太可能敌得过那群真境强者联手合力。

    他仍不明白,庄无道的底牌是什么。难道说,是与当日庄无道出关时,神界内那场变故有关?

    秦锋曾特意打探过,不过所有在场之人,要不就是被洗去了记忆,要不就是守口如瓶,不敢言语。

    他这至交应该是有着足够的底气,只是不为他所知而已,这钟感觉让他有些不舒服——

    正这般想着,就见庄无道笑着看了过来:“二十日前,我已修成了一门开天神通,鸿蒙开天。在此界应付这些真仙,应当不是什么难事。且因功夫之故,我渡劫之时的对手,越多越好,实力越强则效果越佳。”

    其实他的依仗,并不是这阴阳劫剑,而是他的‘乾坤无量’之术。毕竟现在,哪怕是有着开天神通,他也不敢在人前使用。

    这么说,只是为安秦锋之心。

    后面一句,倒是实话,他现在只求能引来更多的敌手,助他渡劫。真仙境最好,到了金仙境界,可能自己就会有些吃力,很容易出变故。

    而这几句话,听在秦锋的耳中,却似如一颗炸雷,震得他心神几乎失守,连身周的幻雾都差点散去。

    开天神通,鸿蒙开天!他的好友,修成了自一劫以来,从未有人能修成过的开天神通?

    要知当年,哪怕是洛轻云的斩劫之剑,也不过是超品无上层次的巅峰境界而已。

    旋即又想起了庄无道,哪怕真修成一门开天神通,只怕也是不敢在人前使用的。

    不过这却是一张十足的底牌,无论是这十几位真境仙魔,还是那劫果,庄无道都已有了足够的底气应付。

    自嘲一哂,秦锋的面色已恢复了平常之态:“看来是我多虑了,不过后路我仍已为你准备妥当。若是事有不谐,感觉支撑不住,你该知从何处退离。”

    一边说着,一边将几面太虚子境飞空送至。

    “明白——”

    庄无道接在手中,就知这是秦锋新近完成的一门奇术,可将预先布置好的阵法,封印在境中。要使用的时候,只需一个意念激发就可。

    当下会意的笑了笑,生死兄弟,自有默契存心。

    也不再耽搁,径自飞身而起,庄无道往那乌纹铁杉的树干顶部飞去。仅仅几个虚空踏步,就已抵临此间,这里方圆百里,宽阔异常。中央处建有一座宝殿,一个玉坛,正是原本‘十二神补天魔杀阵’的中枢所在。此时却已因补天道覆灭,所有补天道门人,要么是陨落,要么是被人擒获,此间空无一人。

    庄无道直接踏步其上,而后法力如潮,灌注往下。一瞬间就将玄海魔尊布下的火炼之阵,全数覆盖掌握。而后有引导着那地火元磁之力,往上冲涌。

    九玄魔界这两百万年来,都以补天道为尊,几乎整个魔狱洞天都由其执掌。这些年历任教主,不乏‘公器私用’之事,将魔狱洞天的高品质灵元引入补天道总坛,供养十尊尸神之余,也可使本教弟子得以受益。

    此外乌纹铁杉也有十几条枝桠,探入到了魔狱洞天,更有数十条灵脉通道,与洞天中的补天神宫连接。

    此时庄无道,就是要亲手将这源自于地心元核的地火,通过这些通道,送入到魔狱洞天之内。

    自然,只凭这些,还不足以让那魔狱洞天破灭。不过秦锋之前,在九玄魔界各地还有布局,积蓄了大量灵元,就是为破碎那魔狱洞天。

    此时这株乌纹铁杉,已经成为整个九玄魔界的灵元聚散之所。各处无数的地脉,正在往这边疯狂输送着五行元灵。

    只是就在一瞬之后,庄无道就心有所感。意念指引,轻云一剑划出,在虚空中勾画出一条灿烂光霞。

    此时下方数万尊雷火天傀,仍未散去,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也是处于鼎盛状态。

    更有那数十万苍茫神教弟子,这些年被洛轻云调教,同样已有了一套成体息的阵法。可以与庄无道的这套阵,无缝结合,助增其威。

    有这阵法加持。庄无道这一剑虽有意收束了威能,不过因元气强横之故,却比之往日更显尖锐凌厉。

    横空三千里,扫灭一切!

    须臾之后,庄无道就听得一声闷哼,一个二八年纪的少女,在不远处显出踪影,一身轻罗羽衣,齿白唇红,天生丽质,面容肌肤皆吹弹可破,不过身体的一些边角所在,却仍有魔化的痕迹。

    此时正是冷着脸,在一千里外,看着庄无道,眼含杀机。

    “将地火元力引入灵界洞天,任山河,你到底意欲何为?”

    之前她是欲悄无声息潜入到庄无道的身侧,却被后者轻松识破,斩出的一剑,亦使她忌惮万分。

    不敢轻易靠近,只能在千里之外说话。不过那双妙目,却是灵活的四下扫动着,欲寻觅庄无道的破绽。

    不过结果却是让人失望,无论是这乌纹铁杉顶部的庄无道,还是下方九天都罗太虚神霄阵,都无任何可趁之机,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