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七三章 血狱洞天
    ‘血狱洞天’之内,位于洞天最中央处的一座宫宇之内。一位浑身紫红色肌肤的魔仙,正负手而立,借助着此间的阵法之助,远远观望那乌纹铁杉周围的情景。

    “这补天道的总坛,你是真不打算再理会了?数百万年基业,就这么毁去,当真可惜。”

    此人一边说着,一边笑着回过身,赫然一头紫发,眉心中睁开了一只竖瞳。五官无比俊俏,可在腮角处,却又有着一层细密的鳞片。

    丑陋与美丽在此人的脸上融合为一,显得邪魅异常。

    他本是人族修士,然而堕入魔渊已有数十万年之久,受魔元煞力的影响,身躯早已魔化。不但面孔再不似人类,额顶处更长出了一只独角,身后亦有着蝠翼一般的事物。

    转化的方向是魔夜叉,也是魔渊实力的最强的几大王族之一。

    而在这位的身旁,正是二十余日前,在庄无道面前败退的玄海魔君。

    此时正是神情淡然,既不在意此间镜映之法观照之景,也不为这人的言语动容,只是冷冷看了对面这人一眼:“总不可能明知是陷阱,还要本尊踏入进去。那位明目张胆,声势浩大,也确有将本尊围杀之力。王兄这是要让本尊去送死么?”

    他眼前这位,乃是赤阳神教的真魔境魔仙王九重。不同于补天道,赤阳神教的根基在魔渊之内。不过真仙境强者,在这世间已经有数,总共不到十万人,同属魔道,彼此之间,都略有听闻。

    在来此界之前,玄海魔君就对这次可能遭遇的对手,有了足够的了解。而这王九重,正是这一次,他以为最棘手的人物之一。

    “话说回来,王兄来此,总不可能是只为幸灾乐祸,看本尊的笑话?”

    “确有些看笑话的心思。”

    那王九重失笑,眸中却是含着冷色:“你也当真舍得,为那太微神尸,居然就将自家的部属,都全数血祭。若非是乌纹铁杉内你那些弟子门人血气微薄,杂质甚多,说不定血海道友也不会放过?”

    这玄海的动作,所有人都未注意,也不知晓,如真被这位得逞,辅助那劫果灭世,那么补天道势必会在劫数来时攫取最大利益。他们所有人都将空手而归,即便有些收获,也会大大的低于预期。

    所以他对这玄海,也是没有半点好脸色。

    “无用之人,要来何用?此界注定了碎灭,留下这数百万年根基又能有何益?”

    那玄海魔尊嘿然一笑,不是不知王九重的不满,可他却只当是听不出来,只是注目看着那镜中的情形。

    “王兄与其在这里对我冷嘲热讽,倒不如自庄无道?王兄至此,怕是对此子,也感觉到了不安?”

    “是有点这感觉。”

    那王九重微微颔首,并不讳言。他之所以来这里,确是因今日心神,略有些烦乱之故。

    此外那位魔君的实力,也让人意外。之前只忌惮这位是气运之子,所以不愿硬当其道。

    可如今看来,这苍茫魔君的实力与手腕,都已足堪与他们为敌。尤其是此人踏过仙阶之后,有着气运加持,在这两界之中,只怕谁都不是这位魔君的对手,哪怕是他们这些真境也不例外。

    所以哪怕是他,也必须合纵连横,寻找盟友不可。

    只是他心中虽颇为担忧,面上却丝毫不显:“不过看来一切还算正常,这位任魔君倒也果决,看来是必欲将你除之而后快不可。”

    “这是预料中事,看来王兄,也是看上了这补天道宫?”

    “若有机会,王某自然是要倾力以赴的。那时望道友莫怪——”

    王九重笑了笑,坦然承认,同时目光自顾自的扫视一番此间。只有当望见那十二口棺椁之时,才滞了一滞。

    并无多少忌惮之意,这十二尸神全盛之时,确是战力强绝。可没有了乌纹铁杉之后,等于是无根之源,之前地心一战,这些尸神也都受创不浅,更不足为惧。

    至于这座补天神宫,他是必欲到手不可。

    ‘血狱洞天’虽是修士自辟的洞天,可上千万年沉积经营下来,此处每一份土地,都是不凡。

    不说这地下,正在蕴育几样灵宝,只补天道宫的灵核,就让人垂涎万分。

    别看那天仙界,冥域,出产许多高等奇珍。中上品的先天灵宝,九成出自于这二者。极品的灵宝,更是只有天仙界才有出产。可其实产量极其有限,相较于那数目庞大的修士而言,却是九牛一毛、

    尤其是魔渊魔狱,因魔修肆意掠夺,不知培育修养之道,更是出了名的贫乏。

    别看这星玄九玄两界只是一介下界而已,可在此域诸界之中,却可以排名到到万名以内。

    这样的两处世界,若是取其精华熔炼,至少可炼成二十件以上的先天灵宝。

    只是修士虽逆天而行,却绝不敢对一方全盛的大小千世界下手。可若等一界衰竭,那也就剩不下什么。

    似今次这等样的机会,两个全盛状态的中千世界灭亡,是可遇不可求。

    玄海对这王九重之言,也毫不意外:“王兄之言倒是直白,真要到了那时,那补天道宫送给道友又有何妨?只是我恐王兄,无此缘法。难道你等还没看明白,此子是铁了心,欲护住这星九二界。也注定了与我等,非是同路之人。”

    对于之前补天道与那苍茫魔主的恩怨,他倒是看得很淡,对诛天魔主之死更不在乎。

    就如一个人,什么时候会对蝼蚁之争感兴趣?大道面前,什么东西都需让开。

    这次能回到九玄魔界,就是他的机会,可惜是他没能把握——

    这已是阻道之仇,玄海已不能不在乎。

    “若非如此,此子也不会得两界气运加持,天人二道庇佑,成为气运之子。乾卦九五,无往不利。”

    那王九重,却并不是很上心的模样:“不过道友之意,未免危言耸听了。他既想护持这界,那么让他得逞心意又何妨?这位能胜劫果,那么一切皆休,我等原路返回。胜不过,那么这位死在劫果手中,我等也同样无需费半点力气,更无需沾染因果,岂不甚好?”

    玄海嘿然一声冷笑,面露嘲色:“只怕那位,却是未必会这么想呢!若要全力以赴应对劫果,尔等之举,无疑是在坏他根基。哪里可能相安无事?”

    “可我若是他,定不会如此不智。”

    王九重依然淡笑如故,眸中则寒意森然:“此子若真要这么做了,那就真是奇蠢无比。真要与我等为敌,自寻死路,那么就送他去死又有何妨?我等敬畏的,只是此方的天人二道,而非是他一个小小的登仙境。哪怕是天资绝代,我等联手之后,亦如捏死蝼蚁一般简单。那时哪怕承担些因果,也在所不惜了。”

    玄海一阵默然,王九重之言,也是此时绝大多数真境仙魔的想法,并不会因他几句劝说而改变态度。

    便是他自己,也不认为此子,能够成为他们的祸患。双方间的实力,实在差的太远。

    正这般想着,玄海就觉元神感念有异。再看那乌纹铁杉之时,却不禁微一愣神。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