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七二章 大战开始
    二十日等候,庄无道都是在补天道总坛门前盘坐。几乎每一日,都有两千余具雷火力士召唤出来,然后以灵符加固。整整二十天下来,雷火力士的数量,已是密密麻麻。两万余尊雷火力士,几乎将整株乌纹铁杉,围得水泄不通。

    补天道也不是没有想过要阻挠反击,然而几次交锋下来,在庄无道面前,却全是溃败了局。反将补天道的虚弱,都展露无疑。

    也直到此时,补天道的底层弟子,才知教内的那些灵境魔仙与登仙境强者,都已音讯全无,生死难测。

    至于那位玄海魔尊,还有那十二尊镇压总坛的尸神,则是自始至终,都不见踪影。

    这使补天道上下,都为之恐慌不已。许多人已知大厦将倾,开始尝试往四面突围逃离。

    庄无道并不在乎,这些补天道的修士,他能拦则拦,不能拦则任由去留。也是有选择的拦截,逃走可以,要想把补天道内的那些仙宝珍藏带走,他却是决然不肯的。

    毕竟一人之力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不留漏洞。

    如今补天道的真正核心栋梁,早已经死绝,更由玄海魔尊,亲手挖断了补天道的根基。

    这些人即便逃出去,也再难掀起什么风浪。而有了玄海魔尊的残酷手段在前,也很难让诛天道的幸存弟子,对教门依然保持忠诚敬畏。诛天道在此界复兴的可能,微乎其微。

    且他这副做派,也只是为掩人耳目,吸引那‘血狱洞天’诸多魔修的注意力而已。

    不过到得第十五日,当苍茫魔教的大军陆续赶至,五部天王,十三部天军,在补天道总坛之外层层布阵时。

    这株‘乌纹铁杉’内的修士,就再无任何的逃生之机。四面八方都被堵死,密不透风。

    而苍茫旗下的强者,也陆续赶至。魔舍离,素寒芳,天澜魔君,还

    有新近出关,修成了道心种魔术的苏云坠,以及随世能引苍茫魔主神身降临的算渊。五位绝顶层次强者,足可与整个九玄界的绝顶仙修抗衡。

    除此之外,还有包括平等神教在内,三十余位在近几十年中投靠苍茫魔教的灵魔境强者。以及八十七个附庸宗派,近五十位灵境仙魔。不过后者大多各存心思,只是这几十年中不得已,才向苍茫神教降服。这次被洛轻云强行拉来,各自都派了不少强者,跟随苍茫大军至此。真正面前苦战之时,这些人完全指望不上。不过有他们在,也能一壮声势。

    除了仍旧坐镇于苍茫神国的洛轻云之外,整个苍茫魔教几乎倾巢而出,甚至还带来了大量的灵奴。

    一时间声势浩大,几乎不逊色于几十年前,九玄诸教围攻苍茫神庭之时。

    不过此时他们的对手,那补天道总坛之内,只剩下一些逃不掉,又走不得的补天道底层弟子。合道修士的数目,甚至都不到三千,连补天到全盛时的十分之一都不到。

    此时无论任何人,都能看出了这补天道日暮穷途。

    庄无道并不急于攻打,继续等待着洛轻云那边的消息,不过却知此时,已经拖不了多久。

    此时那‘血狱洞天’之内,数道真仙魔念,都在不停歇的观照着此间动静。

    之前还可说是在筹谋准备,以备万无一失,那么现在,明明麾下有着百倍于对面的实力,却仍不准备攻打,就未免也些说不过去。

    这些真仙的神念,极其敏感,稍有不对,就会警觉。且那地心处的动荡,已经扩散到了地表,三五日之内就会爆发,也容不得他拖延。

    好在当大军云集之后,庄无道才等了一日时间,洛轻云那边,就有了信息传来。各处都已经万事俱备,只等他这边发动之时。

    得到消息之时,庄无道正高坐于宝座之上,身旁万军围拢。二十万合道,一百五十万练虚,密密麻麻,元力扰动数万里方圆。

    星九二界诸宗,八十余位灵境仙魔,都在他的座前,侍以臣礼。威势无量,哪怕强如魔舍利,素寒芳者亦只能低头俯首,不能正眼视之。

    “也就是说,事到如今,那玄海魔尊仍不愿现身出面?”

    “看来是如此!”

    人群之中,赤天教的灵境大魔贪元魔君,一边俯身答着,一边偷偷看了眼宝座之上的这位魔君。然而对方那正处于鼎盛状态的剑意势压,却刺得他眼眸微痛。

    “老朽曾拜托‘血狱洞天’中的几位好友,窥看补天神宫的动静,不过全无所得。只知那玄海魔尊近日都是闭门不出,不理外间之事。以老朽之见,这位多半是不会来了。”

    众所周知,这位苍茫魔君这次集结大军,顿兵在此的目的,就是为了引出玄海魔尊。

    可那位上界魔尊,也明显是知晓厉害,哪怕是在补天道接近灭亡的这一刻,也仍是对补天道不闻不问。

    这也难怪,以苍茫魔教此时的阵仗声势。哪怕是真魔境的魔仙,一旦落入到这重围之中,想必也是难以生还。

    更何况其中,更有一位战力能与之并驾齐驱的存在——

    此时那玄海魔尊与苍茫魔君,在地心大战的前后详细与结果,早已传遍此界。

    地心元磁那般剧烈的动荡,他们想不知都不成。

    也由此震撼诸界,之前所有人,都不明白星九二界诸教,明明是有了上界魔仙降临,为何还偏要对苍茫魔教忍让有加,步步收缩,极力的避免冲突。

    到了此刻,所有人才明白。这诸教真境魔仙不是在忍让,而是有着不得不忍的理由。

    也正是因得知此事之后,他与赤天教,才会第一时间响应苍茫魔教的征召。

    此界固然是碎灭在即,劫果多则二十年,少则十载之内,必定抵临。

    可那苍茫神界,却是日后一个绝佳的避难之所,可以使得赤天教的底层弟子,有地容身。

    毕竟哪怕是两界破灭,可只要苍茫魔主的信仰不灭,那么这神界就还可存在,最多是神界遭遇重创而已。

    之前是担忧这位魔主,也会遭遇池鱼之殃,也被那劫果一并粉碎。可在地心这一战之后,却有许多人转变了看法、

    能够以九阶之身而抗衡一位真魔境魔尊,力战不败,反而将后者逼退,所谋之事功败垂成。

    以这位的能耐,冠绝此间的法力。至不济也能从此界全身而退。哪怕是奈何不得那劫果,可想要在天地碎灭之前脱身,却并不难办到。赤天教附之骥尾,或能逃出大劫。

    只因他们赤天教原本是玄门一脉,在两百万年前被逼魔化,上界根基,早已经断绝。

    而此时的赤天教弟子,要么是他族中弟子,要么是联姻的魔修家族,所以贪元不得不苦心为赤天教筹谋,以免族人血脉,尽数断绝。

    据他所知,此间诸教修士,也大多都是如此打算。因各种各样的缘故,为这位魔君大人,效犬马之劳。以图日后,那神界能有他们的一席之地。这其中,甚至还包托了星玄界的四十几家正道宗派。

    不过当贪元,从庄无道的脸上收回目光时,却微觉意外。

    他并未在这魔君的神情中,看到任何失望之色。反而是冷冷笑着,隐含讥嘲之意,

    “既是如此,那也就无需再等了。”

    抬着头,庄无道仰望了上空一眼。自今晨开始,这一片的天空,就越发的热闹了起来。

    可能是对此间的杀伐之气,颇为顾忌的缘故,那些灵界大魔的意念,都未靠近。不过都远远观望,此时苍茫魔军内的任何动静,这瞒不过‘血狱洞天’内的那几位。

    显然是已对他围而不攻的举动,感觉疑惑,想要摸清楚他的意图。

    逼迫那玄海魔尊出面的借口,已经不甚管用。

    已不能再拖,也无需再拖延——

    “诸位可号令诸教诸军,准备攻山!一日之内,我要看到那乌纹铁杉之内,再无敌踪,”

    随着庄无道谕令道出,座前诸多登仙强者,十三部天军之主,五部天王,都纷纷应诺,各自起身飞向了部属所在。

    而在诸军上空处,一头巨大的重明鸟,正汇聚成形。无尽的威压,挥展数万里虚空。

    诸人都见怪不怪,这已是苍茫魔君的招牌术法,此时两界之中,无论谁人都知苍茫魔君的这门绝顶神通。

    由仙君元神驾驭的重明虚神之术,哪怕是那些天地间的至强者,也不敢轻撄其锋。

    也就在所有诸军诸教之人,都准备妥当之时,那重明巨鸟只轻轻挥爪,就将那补天道总坛的外围屏障,都强行撕裂了开来。

    即便没有了十二尸神,那‘十二神补天魔杀阵’,也依然是准仙阶的层次,法阵之强,不逊色太霄剑宗当年的护山剑阵。

    不过此时的离华仙君,已非是四十年前的离华。而庄无道的雷火仙元之术,也远超当年数个层次。补天道也已山河日下,乌纹铁杉内,现在哪怕一位大乘境的修士都没有。

    这二者碰撞,自然是没有高阶修者坐镇的‘十二神补天魔杀阵’,在接触的瞬间就崩溃了局。

    当那层屏障被强行撕开了一线,就有着一层层的血焰,往内蔓延。

    这都是最前方,那些信奉苍茫魔主的修士,正施展着的自苍茫魔主的神术‘重明血焰’。亿万重明魔火,翻滚向其,将补天道总坛完全覆盖。

    更有无数的战舰,随后蜂拥而上。

    庄无道并未关注,在他的感应之中,自己宝座之下潜藏的那座大阵,正在将各处无量的狂暴磁元与浩瀚地火,往此处输送过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