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六九章 梦想之结
    那雷光如龙,哪怕是在熔岩之中,也能自如穿梭,烈火似蛇,汇聚着比这地心熔岩之内,更烈数倍之火。

    这是庄无道,张开了雷火神域,准备助益‘天地悠’剑之威。

    而随着庄无道的意念张开,与整个地底的土系元力,甚至那蕴含无尽力量的地心元核融合为一。

    他的剑意剑势,也在极致的攀升着。似乎全无极限,剑气煌煌,火焰滔滔。浓烈的杀伐之意,冲霄而起。

    一生中经历过的数十场大战,苏云坠三千世的精华,杀意战意,俱皆浓缩于这一剑之中。

    不过此时的庄无道,却忽觉意外,感觉到冥冥之中,那九玄魔界的天道与人道伟力,似乎也在向他加持过来。

    天道劫力与人道龙气,此时赫然缠绕此身,助推着他的剑威!在他剑力,堪堪攀升到一个自己以为的巅峰之后,却又在疯狂的增长着。

    为免剑意不纯,庄无道并未太过在意,也没去多想,只是心内掠过了这个念头之后,就将之暂时排开压下。

    而后那轻云剑。就仿佛是裹带着一整片的天地虚空,猛然重斩挥落!一剑斩出,所有的天地法则,都俱皆扭曲,都要为之让道,都要遵从这一剑势主人的意志而更改。

    那玄海魔尊,早在庄无道聚势之时,就已色变,却阻止不能。对面的这位苍茫魔君,赫然已与整个天地乾坤,合而为一,融为一体!

    在此时想要阻拦,对手可不仅仅指是独独一个任山河,更有那九玄魔界的天人二道。自己那时,也将会面临整个九玄魔界的力量反噬。

    他已再顾不得继续炼制这‘坤木血尸’,也无余力去完成那梦想中的‘太微神尸’。就如庄无道的锁命真言,完全是痴心妄想

    蓦然一拍棺椁,那些棺盖都纷纷打开。内中十二尸神纷纷起身。迅即就已经结成了一座微缩的‘十二神补天魔杀阵’,土木之元立时加持而来。使得玄海魔尊的法力,在这一刻强行突破了元仙境的界限。

    “乾魔杀,给我碎!”

    这是他的最强一拳,连脉达至超品等级的拳道神通!在‘十二神补天魔杀阵’的助益之下,已超出此界能够承载的极限。

    使得天地间,无数的劫力汇聚而至,不过血海魔尊分毫不惧,反而将这些劫力,以乾坤劫运神拳操纵,化为自己的助力。

    “轰!”

    地底的最深处,发出天崩地裂的般的震响,那周围的熔浆,都如涛潮般的卷动,剧烈动荡着。

    庄无道口中一口鲜血吐出,就迅速被此间的高温炎力全数燃烧殆尽。

    身影暴退着,以这方式,尽力化解着那冲入自己体内的乾坤劫运神拳拳力。

    而在对面处,那位玄海魔尊的肩上,也同样爆出了一团血光,血肉糜散。这一击全力对拼,二人按说是半斤八两,不分胜负、

    然而玄海魔尊的脸色,却是难看到了极点。这几十年来耗费无数代价,几乎将补天道的根底彻底掏空,才布出的这座炼尸之阵,已经彻底催毁。也意味着他朝思梦想,已经持续了数万年的心愿,在庄无道剑出的那一刻,就已经失败,付诸于流水。

    甚至也不止是失败而已,更是希望彻底破灭。那十二尸神在转化的过程中半途而废,都遭受了一定反噬。至少一万年内,再无转化坤木血尸的可能。

    至于那‘太微神尸’,没有了这地心元核之助,就更无成功的可能。

    望着眼前的一片狼藉,玄海魔尊,已经仪态尽失,风度全无,怒目圆睁,死死的盯着庄无道身影。

    此时的他,是恨不得生噬此子的血肉!却又知自己没法办到,此子方才展现出来的战力,并不逊色于自己多少。可能还不是他的对手,不过在这一界中,在他的手下支撑个两三日都无问题。此外这苍茫魔君的身上,还另有让他顾忌之处

    仅仅登仙境就是如此,一旦过了仙劫,不知实力又会增长到何等样的境地。三大一法域,则是绝顶的天赋与道果成就。

    ——因天道法则残缺,双方在此界中能发挥的力量都是有限。此时就需看双方的道基道果,以及玄术神通的差距。

    道基道果他可能胜出数筹,然而玄术神通方面,对面这位却将他完胜!就更不用说,在灵仙境之后,这人的法域神通,品质必定会再一次的大副提升。

    此人明明是已站在了仙阶的门槛前,有着随时度劫的能力。此时却不知为何,偏要强行压制着,不肯踏过仙凡之间的那条界限。

    庄无道将余力化解殆尽,就停住了身形,也同样无有进击之意。好整以暇的负手而立,轻云剑浮于身旁,依然在积蓄着剑力,面上则微透哂意:

    “看来玄海道友的这十二尊太微神尸,是命中注定了不能完成。不知接下来,道友准备意欲何为?难道要与任某,在地心一战?”

    在这地心元核之内,二人实力差距不大。不过他若想要留下此人,那就必须踏入仙境不可。

    且此处的任何动荡,都会在星玄世界内引发距烈灾难。那山崩地裂,狂风海啸等等,还算是轻的,严重些的,会直接改变地表地貌。便是刚才这一战,也不知将有多少人会因此而丧失性命,

    总之地心元核附近,确实不是一个很好的战场,他也无需定要与这玄海魔尊分出一个胜负不可,

    毕竟他现在的地位立场,都已经发生了变化,以前是破坏者,可以肆无忌惮。现在却是维护,要维护着整个九玄魔界的天人二道。

    若想在应对劫果时,能够得到最大的气运加持,那就最好是不要做出任何违逆这两道意愿之事。

    除非是,对面动手在先——

    不过那玄海魔君圆瞪着的双目,已经略略收敛,依然是神情阴戾。却并不为庄无道的讥嘲之言所动,冷冷的以灵目打量着庄无道。

    方才的那一剑,应该是这苍茫魔君意念气势最巅峰状态,斩出的一剑。

    此刻虽是捏着同样的剑诀,气势剑意,却远不如方才。已经不似之前,那般使他忌惮。

    然而玄海魔尊,却依然能从庄无道身上,看到那浓厚无比的气运。

    气运之说,听起来是虚无缥缈,玄海魔尊却知这确实存在。影响也涉及到方方面面,最明显的就是五行灵元。

    可以感应到,这位苍茫魔君身边的灵力,永远都会比他这边更充沛。一些概率性的事情,双方也会有巨大的差异。要知同样一门术法,在气运鼎盛与气运衰落之时,威能至少都有着一成落差。

    有些平时只能勉强御控使用出来的天地法理,此刻这位苍茫魔君,却可借助天人二道的加持,轻松操纵。

    乾卦九五,飞龙在天!

    一声轻哼,玄海魔尊终究还是收敛起了杀机杀意,转而一拂袖,将那十二尊尸神,都全数收入到了棺椁之内、

    “罢了,任魔君今日阻道之仇,本尊谨记于心,他日必有报答!劫果来临之日在即,魔君好自为之。”

    语音落下时,玄海魔尊就毫无留恋之意的,带着那十二棺椁往上方直冲而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