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六四章 玄海魔尊
    秦锋口中的玄海魔尊,正是这次补天道降临下来的那位真魔境魔仙。

    “如此说来,这补天道近日,必定有了大动作?”

    庄无道若有所思,而后直接就问秦锋:“锋哥可能猜知他们的动向?”

    “对方处心积虑,要猜他们动向很难,这些年来我对补天道,无时无刻都在关注,安插人手不下于百位。可既然那玄海魔尊能瞒过我耳目,布下了这个疑阵。那么之前的一切,都不足为凭。”

    秦锋‘嘿’然冷笑,对自己这次的失手,颇为不爽:“不过也算是巧合,几年来我因预谋布置,准备针对那血狱洞天的关系。几乎将这一界的地脉灵脉,都掌握在手。不过这些天内,各处都未有什么异常。仔细想来,那玄海魔尊若真要有什么大动作,那么他唯一能瞒过我耳目的,就只有这下面。”

    一边说着,秦锋一边把手往下指了指。

    “下面?是指地心?”

    庄无道本是有些怀疑,那玄海魔尊手段不凡,想要对地心有什么图谋,岂会不加掩饰?随随便便施展个什么手段,就能使秦锋耳聋眼瞎。这次补天道总坛之内的情形,不就是如此?

    不过旋即就已明白过来,问题是天下间的地脉灵脉,彼此都是互相联系。一处动静,可以带动全局。

    那玄海魔尊能够以幻法遮掩一地,却不可能将整个九玄魔界灵力潮汐,都全数压制。

    秦锋借助苍茫魔教横扫九玄界的优势,掌握整个全局,此时这一界内,所有的灵脉与地脉变化,都逃不过秦锋耳目。玄海魔尊想要在地脉上动手脚,绝不可能瞒过秦锋。

    不过为何是地心?那位玄海魔尊,难道就不能从别处下手?

    想到就问,庄无道转过了身:“若要抽取此界源力,似乎不只这一策?”

    他可以在一瞬间想出十数种方法,为何偏是地心不可?要抽取源力,这也并非是最佳之法。

    “确实如此!”秦锋微微颔首,表示认同,可随即又冷笑反问:“可若是这位的目的,不是抽取此界本源,那又当如何?无道你别忘记了补天道的教义。他们的行事,怕是不能以常理度之——”

    庄无道楞了楞,而后神情凝重:“你的意思,这位来此界的目的,多半是为辅助那劫胎?”

    仔细想想,也非是不可能。补天道的教义,是清洗此界生灵,以弥补天地之缺。

    而这天地间产生劫胎的意义,就是为清洗这一界域,发散这数百万年中积累的劫力。

    在别人看来,这或是天大的灾劫。可那些补天道的魔修,只怕反而是欢欣鼓舞,将那劫胎奉若神明。

    尽管庄无道并不相信,这补天道门内,真有如此虔诚,如此疯狂之人。

    那补天道虽是强者如云,可教内供奉的神主,却是少而又少。一方面是玄门佛修极力围杀之故,二者是补天道自身,底层缺乏信畏。

    不过这玄海魔尊,既然能将补天道的功法,修到了真仙境界,其本身对补天道教义的信念与狂热,只怕是已超出他的理解之外。

    而若要助那劫果,摧毁这九玄魔界,从地心下手,无疑是最佳的方法。

    并未等秦锋回答,庄无道的眼里,就已略过了一丝哂笑:“原来如此,这么说来,这地心我还非得去看看不可——”

    唯一拂袖,庄无道一个闪身,就已遁入到了地底,而后迅速往下穿梭着。

    五行术法中,他最擅的其实既非雷电,亦非烈火庚金,而是土行之术。

    在这地下遁行,可谓是如鱼得水,似慢实快,如极光闪电,只一瞬间,就已消失在了秦锋的心神感应中。

    秦锋本还欲再说些什么,这时却是定定的看了下方一眼,先是哑然失笑,而后又觉心惊。

    方才他就已感觉有异,只觉庄无道的气势,与往日大不相同。沉雄如山,渊渟岳峙,那宗师气度,越发的明显。

    不过楸时庄无道在乌纹铁杉附近刻意收敛,他还不觉怎么厉害,可此时当庄无道再不遮杀意,宣泄开来之后,却令藏在太虚境内的他都感觉颤栗,心惊肉跳,一身真元黯淡寂静,难以自控。

    应该是还未曾突破仙阶境界,可他这兄弟,却分明又是再次法力大进了。

    一身战力,到底到了何等的层次?

    之前他还担忧庄无道太过自负,这时才是心中微松,庄无道这般的急进,并非是没有缘由。

    又暗暗自嘲,或者自己是该改变一番那游戏人生的态度。下些苦功,强化一番自身的法力。

    自己一直为自己的智谋颇感自豪,也为此自负。结果是自己辛辛苦苦,有数年时间布下的杀局,在庄无道这强绝无比的力量面前,简直是变得一无是处。

    若是日后自己遇到这样的对手,那么任他是有千般算计,有万般谋略,也一样无济于事,难有生机。

    而就在秦锋陷入沉思之时,庄无道已经深入到地下一百万丈。到了此处,就已是登仙境修士的极限。除了如山般的磁元重压,还有四周的火焰熔岩。

    哪怕是那些实力强横,法力超绝的法域登仙,在此处也最多只能潜入一百五十万丈左右。

    超过了这一限度,不出二十息时间,就要在这地下被压碎融没,

    不过庄无道自然不在此例,三阶的不坏金身,使他的肉身强度与法体,完全不逊色于那些元仙境界。更超越其上,直追真仙。

    毕竟不是所有的仙修,都专注于炼体之术。仙人寿元以亿万年计,按说是有的是时间磨砺法力。可真能将肉身强度,修到三阶不坏的,却是少而又少。根基,道果,灵药,恒心,毅力,机缘,功法,对天道的感悟能力,这些都缺一不可。

    庄无道之所以能站到现在的高度,至少有一大半的缘故,是因洛轻云的指点。

    若无皇天剑圣的指点,哪怕他不沦落在沈家?中,此时也要如其他修士般,为一门好一点的炼体功决,而孜孜以求,苦苦寻觅。

    想要筑下现在这样的完美道基,根本就不可能。日后必定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四处修修补补。哪里可能像现在这样,只需考虑如何提升修为,强化肉身,不用为以前走的错路,而付出沉重代价。

    遁入到地下一百万丈,庄无道只用了半日左右。可之后他却用了整整七日的时间,才一直潜入到地底三百二十五万丈处。这里已经初步接触到地心所在,到了此处,哪怕是九阶层次的灵器,也要被直接融灭压碎。

    庄无道一身周围,依然是清凉如故,并未受周围环境影响。不过他却已眉头紧骤,身躯之内,其实已略略感觉吃力。

    他倒不担心自己,自己会被周围的高温融灭。雷火元胎,可使他整个人,直接化为雷火之身,在火焰中畅游。不过在未转化身体形态之前,他每时每刻都需消耗一定的法力来对抗抵御周边,这恶劣到了极点的环境。

    还有那磁元重力,也同样给他的极大的压迫,越是深入,越觉疲累,

    这使庄无道颇绝疑惑,不知那位玄海魔尊,是如何将那几位魔仙,与一众登仙大乘境带入此地。

    这位虽是上界真仙,可说到底,此人在此界中的战力,也只是较之元仙境稍胜一筹而已,并未强过无明太幽多少。

    星九二界法则残缺,远不及天仙界那般完整。这些真仙修士空有强横道业,可在这星九二界之中,却并不存在他们所掌握的的那些‘天道法理’,也无法承载。

    所以论到法力,他与这玄海魔尊,应该是处于同一水准。

    可如今庄无道在这初入地心之时,就已有了力不能支的感觉。那位玄海魔尊,又是如何使这一群人都安然无恙?

    这般好奇思索着,庄无道的遁速丝毫未减。而后当他再深入不到三万丈之时,就又眼神微亮,神念已经锁定住里某处。

    修士的神念,在地下都大幅受限,更有融岩烈火阻隔。寻常的修士,能在火焰之中,保全魂识不受损都难。庄无道却能把灵识聚剑,远远探开,感知三万丈方圆之地。

    而此时他神念锁定住的,正是一道颇位特异强横的混乱气机,在这满是熔湖的地心之下,显得尤其的显眼。

    不过庄无道的身影,还未来得及靠近。远处的那个所在,就已传来一把沙哑的询问声:“你是何人,为何寻至此间?本道在此修行秘术,受不得惊扰,可否请道友暂离这地心?”

    那声音语气还算客气,明显是欲先礼后兵,试图用言语将来者劝退。毕竟能够下沉数百万丈,在这地心处遁行自若者,必定也有着一身骇世惊俗的法力。

    庄无道闻言,眉头却顿时就是一挑:“你是,补天道玄海魔尊?”

    身影愈发快速,那周围的熔岩都被他的法力强行排开。现出了一条宽敞的‘大道’,直通那声音传来处、

    “嗯?原来是专为本尊而来,不错,此间正是玄海!那么道友,你又是何方大能?”

    随着那声音一顿。而后同样一股恢宏无匹的魔元,也在向这边延伸过来,将周围的一切,都尽数破分。

    当两股法力终于交击碰撞在一处,顿时掀起了滔天的火浪。庄无道一声闷哼,一击之后,他就已知双方的差距,的确是似如鸿沟,难以匹敌。

    光是那位法力的精纯程度,就超过了他十倍以上。幸亏是他从苏云坠那里,以双修之法借得了不少仙元之力为种,也幸亏此界之中,无法承载着玄海魔尊的力量。

    明明是各方面都有着碾压性的实力,却无法在这九玄魔界中尽数发挥。

    而在真元碰撞之后,紧随其后,是法域的交锋。庄无道不敢保留,大悲混元剑域,重明法域,量天法域,这三大法域,都在这一刻全数施展。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