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六二章奇思妙想
    若非是在这苍茫神界之内,可以借助他分神的神力压制天道感应,此时他早就因气机牵引,引来登仙劫数。

    庄无道还不想这么早,就踏入灵仙之境。要在星玄界行走,终究还是以九阶之身更方便些。

    他要进入灵仙境界,随时都可以。九九重劫在他眼中,并无可畏之处。

    说不定危急着之事,这劫数还可坑人一次。让某些人,吃些教训。

    “先不说这个。”

    庄无道摇着头,而后好奇问道:“距离我前次闭关,已经有七年之久,那地脉之事,为何还未有一个结果?”

    洛轻云早料到庄无道会问此事,不过却先整理了一番心绪后,才淡然道:“确实越到了些阻碍,虽可确证这几家,正是在抽取地脉,却不能弄清楚,他们是从何处着手。”

    说话之时,又是一副图影,显现在了二人身前。洛轻云在雪阳宫的的方向点了点:“就比如此间,地脉灵元反应强烈的,就有七处。可惜雪阳神宫防范甚严,使用的人手,也全是雪阳神宫的核心人物,难以收买,秦锋的剑衣阁百般查探,亦未能确证他们抽取的地脉,收取此界本源的真正布置与所在方位。”

    想要抽取天地本源,并不容易,必须要地脉丰富之所,更需庞大的阵法,日夜抽取提炼才可。

    原本那雪阳宫的本山,是最为合适,不过明显那雪阳宫的几位掌权之人,还没有这么愚蠢。

    在劫果到来,她们撤离此界之前,还不能动摇教门根基。一旦在雪阳宫内抽取地脉。那么若有仇敌上门,整个宗门上下,就将无依无凭。

    “这是在故布疑阵?”

    庄无道皱起了眉头,感觉不到这疑阵的意义何在。

    自己只需亲自杀上门去,难道她们还想隐藏得住不成?

    其实跟本就无需探查得那么清楚,本就是仇敌,他也无需证据,只要有一个怀疑,就已足够了。

    且雪阳宫有一位真仙境坐镇,真有故布疑阵的必要?
    “是在故布疑阵,那燕飞雪看来对你颇为忌惮——”

    洛轻云微微颔首:“这些真仙,也看得明白,要想掠夺此界的本源,无道你这个苍茫魔主,是他们最大的障碍。这也不止是故布疑阵,七处地脉灵元有异,应该是备用。哪怕一处损毁,也可从另一处继续下手。且无道你就没发觉,这七处所在,与雪阳宫的位置有异?”

    庄无道已经察觉到了,嘿然冷笑;“北斗七截杀阵!”

    这七个点,只要被破坏了任意一点,就可与那雪阳宫的赤日寒阳烛照神阵一起,在地脉变化,气机循环下,形成了一个先天杀阵,

    那时出手破坏之人,也将面临这北斗七截杀阵最大力量的反噬,

    “这位燕飞雪匠心独具,阵道方面的造诣,此界中罕有其匹。我前世中并不精于阵道,这方面的能力,也只比这位稍稍强些而已。我不建议师弟,在这雪阳宫附近与她争斗,最好是将此人引出。”

    洛轻云又指向其他所在,面色凝肃道:“其他几家,情形亦是大同小异。要么是堂而皇之,真仙坐镇,重兵把守,要么就是如雪阳宫一般,暗中进行,谁人摸不清楚他们的动向。剑衣阁只能以这几家消耗大量的蕴元石与物资推测,那洗心寺与神渊道,应该是在近期布置了三座以上的仙阶大阵。”

    庄无道面色沉冷,他就知道以剑衣阁的力量,怎么可能什么都查不出来。

    只这些消息,就已经足可使他出面动手了。

    洛轻云不着痕迹的扫了庄无道一眼,而后一声叹息道:“除此之外,秦锋也怀疑这些真仙之间,应该有了针对魔君你的协议盟约,彼此间守望相助。他们都不愿在下界之中与师弟你为敌,以免有什么因果牵涉,气运纠缠。不过若是不得已,师弟你一定要阻扰他们行事,那么他们也不会介意联手将你抹去。所以秦锋之意,最好是小心行事,等他稍作些布置之后,再对这几家动手。先取九玄魔界,再清理星玄教诸宗。”

    “原来如此。”

    庄无道释然,心道果然如此,秦锋还是不愿他贸然出手。

    其实也深这雪阳宫几家,不是不知自己对他们的威胁,也不是不想除去他。只是因自己气运正炽,也恰是星玄界中,最有可能抗击那劫果的几人之一,受这一界天道加持,身具九五之运。所以真仙,并不愿贸然对他出手,以免引发因果劫力,使他们深陷此界的泥潭之内。

    简而言之两字就可概括——惜身。

    不过秦锋的安排也有不妥,这却是因错估了自己的实力进境,这才会如此。

    若非是与苏云坠的双修,他可能要到十余年后,才能将大悲九剑修全。

    也需到那时,才能够问鼎灵仙之境。

    且这件事,越晚处置,就越是麻烦,最近他神念之中,已经感觉到了危兆。当是起源于九玄魔界,这也是他提前出关之因。

    “秦锋安排的布局,我也问过究竟,确不愧是无双智者。若然事成,当可使你分毫无损,将九玄魔界那几位真魔境的魔仙,尽数驱走。”

    洛轻云笑了笑,语气接着一转:“可能在师弟看来,他的那些谋划,多少有些保守。师弟你开天大道已成,若能尽情施展,那也确无需准备太多。就是现在的布置,直接以力破之就可。然而师弟的那一式阴阳劫剑,只怕是用不得——”

    在那漫天神佛的关注之人,使用开天级的神通,使用凰劫洛轻云一脉的剑道,开什么玩笑?这与寻死无异。

    庄无道则是恍如未闻,眼定定的看着那张图,只见图影之中,现出无数的蓝点。只须臾间就他已明白了这位兄长的打算,居然是欲借苍茫神教喧天声势来布局,直接攻灭那血狱洞天。

    只要能使则洞天破碎,令那些真魔境魔仙,在九玄魔界中从此无容身之地。这些魔仙,最多三五年内,就要被迫离此界而去,

    而?了一整个九玄魔界在手,他的苍茫神教,也就有了对抗整个星玄世界的本钱。

    这无疑是上佳之策,也是很好的计划,不愧是出自秦锋的手笔。

    不过在庄无道的眼里,确已毫无必要,

    这一刻庄无道,是深刻体会到了力量与修为带来的变化。任你有千般巧计,我自一剑破之。能够用拳头直接解决的,就没必要再去费神用脑。

    不过这并不是说秦锋的谋略,就不重要了。恰恰相反的是,秦锋的这次的谋划,仍可给他提供绝大助力。只是退于辅助次要的位置,在他实力大增之后,已经可以节省许多力气。

    “没必要用到阴阳劫剑,如那些真仙境仙尊,真有联手的打算,正落入我下怀。我这里有个一个想法,你看如何。”

    一边说着,庄无道一边将指尖一点灵光,打向洛轻云。

    后者以意念接触,仅仅片刻,就已眼放灵光:“看来可行,借助渡劫时的天人交感,借助他人道果,铸就自身雄浑根基。乾坤无量,量天法域,一切的条件要素都已具备,如此说来,无道你那时候的对手,是越多越好。你是怎么想出来的?真被你完成了,至少可省去十万年的道业积累。”

    “能得师姐称赞,我就能放心了。”

    庄无道轻笑了笑,最后看了一眼那图,知晓秦锋的布局,只完成不到三成,不过这已足够了。

    接着他又收回目光,扫望着周围:“择日不如撞日,我现在就前往九玄魔界一行。此间善后,就拜托师姐你了。”

    洛轻云的的目光与神念,同样覆盖到了整个神界,而后微微颔首道:“我省得了,必然不会泄露消息。”

    也幸亏是庄无道,修成这天地阴阳大悲赋的所在是苍茫神界之内,否则此事,她还真不知该怎么掩盖收场才好。

    那些信众,与转生魔族,可以直接操纵这些人的神念,洗去记忆,使他们将方才那一幕遗忘。

    可如天澜法智这几位,却需另想办法不可。不过应当不是什么难事,这几人即无背叛庄无道的意念,也暂无叛离的可能,几个元神之誓,应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鸿蒙开天神通,只有传说中,源自于天地开辟时的那些先天神灵,才能掌握。

    可这些古老的存在,要么是已陨灭,要么是躲在某个角落中,沉眠不醒。

    而自一劫以来,就从未有人完成过这鸿蒙开天级的神通玄术,哪怕那些上古神兽,也不例外。

    故而洛轻云完全可以想象,一旦此事传播开来,会引发何等样的风波。

    不止是这星玄世界,整个界域都将被其惊动,会为庄无道带来无比的机遇,也会给他遭来难以承受的灾劫。

    所以那阴阳劫剑,不止是庄无道无力使用,在洛轻云看来,最好也是不要在金仙境以前,施展于人前。

    那已不止是关系她这‘皇天剑圣’的身份,也同样对庄无道本身无益。

    ※※※※

    此时的苍茫神界,随着九玄魔界中那座地上神庭的开辟,庄无道又将太皇别府彻底融入神域,此处已经有了沟通两界的成熟通道,

    庄无道这次无需经星空血月进入,只一个念动,就来到了九玄魔界之内。

    地上神庭,是由神界投影而成。所以此间,也有一座太皇别府,一切的花草树木,山水河流,都与神界中别无二致。

    不过这都是幻影,并非实质。不过这一千里方圆之地,将被神力日渐侵染,成为神土。

    任何苍茫魔主的信徒在此间,都会得到极大增益。不但能裨益于修行,施展的神术,亦会提升半个品阶。

    在苍茫神界内那座两仪仙极微尘阵,亦可覆盖此间,尽管这座仙阶大阵,威能会降落一个层次,却已是非同小可

    洛轻云在这边,也明显用了不少心思经营。不但在地上神庭之内,修建了一座巨大无Θ的神殿,更仿造太皇别府的布局,建起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巨城。

    神庭之外,更穷尽了苍茫神教这些年掠夺下来的资源,布下了一座仙阶等级的‘太玄都天烈火剑阵’。皇天剑圣出手,自是不凡,哪怕是自承未曾精研阵道,也不是此界修士可以比拟。此阵以他的苍茫神力为驱动,结合重明一脉阵法的特点。只论杀伤力,在星九二界,可谓冠绝天下。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