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五九章 女仙云间
    离开苏云坠的小院,庄无道才发现聂仙铃早已离开,这让他颇为失望。

    本是欲在事后,好生陪一陪他这师妹。不过事与愿违,看来是又需押后了。现在这时间,其实也不太合适。

    而后庄无道,就又在太皇府的主殿,寻到了洛轻云,这位正在处理星玄与九玄两界的苍茫神教教务。当感应到庄无道到来时,并不吃惊,不过脸上却禁不主红霞满面。

    庄无道略觉奇怪,不过却未多想,直接问道:“五劫之时,轻云师姐你与那劫果战时,不知可有旁人在场?”

    毕竟是皇天剑圣,洛轻云的气息只略略浮动,就又平复了下去,颇为奇怪的反问:“旁人?师弟为何要问此事?”

    本来下意识的就想要避而不答,她暂时不想庄无道,知晓此战真相。不过见庄无道那认真凝重之色,洛轻云却又陷入迟疑,想到对方问的只是旁人,不是自己,就又放下了顾虑:“那一战中,满天神佛都有目睹,或近或远,只要是有着仙君以上的修为,都有资格观照此战究竟。我当时与那劫果,既未有掩藏之意,也无此能。你要问有旁人在场,不但有,而且很多,天上地下,至少有三百余位。”

    “竟是这样?”

    庄无道回忆着当时在苏云坠记忆中看到的情景,而后就微一摇头:“不对,我所知的这人,距离战场极近,且应是女子之身。除此之外,这人应与离尘宗有着关联,修行重明一脉法决,修为当是极其高深。这样的人物,想必不多,不知世界你可有注意?”

    “极近距离,修行重明一脉法决的女子?”

    洛轻云陷入了回忆,而后又听庄无道追加了一句:“至少是在三百里方圆之内观睹,那人曾以重明观世瞳,将你的‘阴阳乱’剑,完整的记忆下来。”

    ——他的大悲终剑是‘阴阳劫’,而凰劫与洛轻云的终剑则是‘阴阳乱’。

    此言也使得洛轻云一挑柳眉,面色颇为古怪:“三百里内?若在三百里内,倒是有些印象,能在这个距离内,就只有十人而已,其中有三位是女子。你说的人,应该是她,一为名唤水云间的女仙。那三位女仙中,其余两位都是半步混元仙皇的境界,只有她不同,只有金仙境的位业,全是依靠劫果的护持,才能安然存身。”

    她与五劫劫果之间的那一战,几乎使天仙界,再次落入到濒临破碎的境地。

    任何仙君境以下靠近三百里内,都将道消身殒。而哪怕是仙君位业,一个不慎之后,亦有覆亡之险。

    只唯独那女子例外,直到她斩灭劫果之时,都是毫发无损——

    “这怎么可能?”

    庄无道的脸上,也同样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依靠劫果的护持,那劫果为何会维护她?”

    “我只略知一二,据说劫果与此女,有着一段情缘。其实当时,若非是劫果为护持此女,并不能全力以赴,说不定这一战,就又是另一结局。“

    洛轻云停止了回忆,一声唏嘘道:“当时我斩碎劫果,就也随之沉沦,将一丝真灵寄托于轻云剑,才保得一线生机。也不知此女后来如何了,至于她是否修行这离尘宗一脉功法,同样不甚清楚。此女从未出过手,出现在修界时也极其突兀,身上更有异宝护持,让人看不清究竟深浅。说来真让人奇怪,无道师弟突然问及此事,可是云坠与这位有了什么牵连瓜葛?”

    庄无道怔怔出神,半晌之后,才恢复过来:“确是有了些牵连,不过一时之间,还不便对师姐道明。”

    心中却是一阵暗暗发冷,他以为背景最是清白的苏云坠,居然也与五劫劫果有着联系。

    此事也让人只觉是天方夜谭,劫果应天道劫运而生,同样视为苍生刍狗。这位居然与苏云坠的前世有了情缘?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然而洛轻云却不会说谎,当时劫果在最危急的时刻,也依然分出法力,护持住了苏云坠。

    这就是命运牵系?感觉自己简直就像个磁石,把所以?昔年洛轻云劫有关的人事,都吸引了过来。

    万千思绪闪过,不过庄无道都又强行压制了下来,转而再问:“我观师姐方才,似乎颇为烦恼,可是发生了什么让你为难之事?”

    “确是有了些麻烦——”

    洛轻云听出了庄无道,这是有意转移话题,不过她也并未深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就比如她自己,不是一样有些事情,在隐瞒着对方。

    一边说着话,洛轻云一边云袖轻拂,将一副图影展现在了庄无道的眼前。

    “这是最近秦锋的剑衣阁,探查到的异动。整个星玄界各处地脉,近日都有不小变化。尤其是雪阳宫与玄天剑宗那边,最为剧烈,毫不掩饰。其实这种情形,也不只是星玄界,在那九玄魔界,也是同样,甚至情况更严重得多。”

    其实她真正发愁的,并非是此事,这般说也同样是在分离庄无道的注意力。毕竟那件事,实在太过羞人。

    闻得此言之后,庄无道也果是目光凛然,透出危险之色:“你是怀疑,这些教门,是在掠夺此界中的地脉?”

    其实他早就能猜到几分。这些真仙降临的目的,绝不可能是为阻拦那劫果。

    他们无此能力,也负担不起。

    排除了这条,那么这些真仙的图谋,就可想而知了。

    那些正道大教还会顾忌一下本教弟子的性命,会想办法尽量将本门之人保全带走。可几家魔门的魔仙大能,却无此顾忌,只怕正是拼了命的,要想将这一界的所有资源,在劫果灭世之前,全数掠夺带走,

    换在平时,这般做法必定会遭来极大的孽力与因果。那离寒宫,就是一例,最后落到全宗覆灭的结局。

    最而近的例子,就在三万年前,距离星玄界不远,一个名为宿天界的所在。就有一位魔修,不计后果的将一界中的部分本源吞噬炼化。

    这位飞升他去,前往天仙世界,而仅仅七千年后。这?就死在一位同样出身宿天世界的修士手中,这位道门仙修得天道眷顾,短短三千年时间,就已修为大成,证得灵仙之境。而后在天仙界中,亲手将这魔修斩杀!

    似这等违逆天道之事,必定会遭来恶果,可如今这星玄界即将毁灭,那么哪怕是掠夺了星玄界的本源,此界天道也难有太大反应。

    以往若有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这等损及此界各方之事,必定会被群而攻之。可如今诸宗之间都有了默契,绝不会阻扰。

    至于那些散修,又如何能奈何得了这些势力雄厚强宗大教?更何况,还是阻拦这些降临的上界真仙?哪怕是掌握先天五行雷玉的无明,也仅仅只能稍胜这些真仙一筹而已,

    可九玄魔界这几家魔门,雪阳宫与玄天剑宗的动作,又将他庄无道置于何地?若任由这星玄界的本源,被这些人夺走,那么他又哪来的底气,对抗那劫果?

    这些人的所作所为,无疑是在他的背后狠狠地插上一刀。若没有这一界的气运加持,那么他这一战的胜算,至少要降落一成。

    原来终究还是要为敌,且双方之间,绝无任何圜转的余地!若事态不可挽回,那么说不得,他只能在劫果到来之前,先与这些人,分出一个生死胜负。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