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五六章 命运之变
    二人皆已气机变乱,若然此时,庄无道还不能冷静下来,助苏云坠化解,那么这女孩,就再无丝毫的生机。

    无论如何动情,无论如何的欲念高炽,他都必须忍耐住,必须助素云坠,助她转化这些魔元。

    然而随着元气同时涌过来的,却还有大量的记忆碎片,同样被印入到了庄无道的脑海之内。

    庄无道初时不明所以,可当片刻之后,才终于明白了过来,这当是苏云坠前世的记忆。

    而且不止一世,不知为何,此女在这一世之前,竟然连续有数十世都为仙修,不过偶尔也会沉沦红尘多达数万年之久,

    每一次的转生,都是遗忘了所有的记忆,洗去前世的所有印记,而且每一世,都会与离尘宗发生关联。选择的根本功法,无一例外的都重明一脉,不是重明阳神录,就是重明天魔。

    而在俗世凡尘之中,苏云坠最长的一次,沉沦了整整三万余年,然而到最后,苏云坠总能重回仙道,百世之内必定会证得一次仙境长生。且每次转生,都必定是女子。

    这是一种极其奇妙的体念,就好似是以一个女子之身,经历了那生生世世,爱恨情仇,品味那红尘百味,宿世经历。

    不过从苏云坠元神流淌传过来的这些记忆,并不完整。只有苏云坠宿世经历之中,情绪最强烈,记忆也最深刻的部分。

    庄无道并不感兴趣,然而其中一些千奇百怪的现象,各种奇异怪诞的事物与景致,还有苏云坠接触过的种种奇珍异宝,种种功法神通,都不断吸引着他的注意力。

    此女并不在一个世界之内转生,而是一个个的世界经历过去。每一次转生,都会换过一个世界。

    使庄无道可以得见诸界风貌,以及那一处处存在于各处世界的上古遗迹——这似乎也是苏云坠,刻以寻觅探查的所在,想要在这些遗迹中找寻什么。

    光是苏云坠记忆中,类似雷刹红海,大巫古墓这样的所在,就有三四万处之多,而且大多都未被修界人发觉。

    而苏云坠也不求甚解,并非是一定要把这些遗迹探查清楚不可,每到半途就会放弃。只是将这些所在记忆下来,刻印于自己灵魂深处。

    除此之外,还有那俗世间的悲欢离合,使他同样欣喜莫名。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不久前庄无道还在为如何感悟剑意而烦恼,可此时看着苏云坠的那些记忆,那些情感,却让他感同身受,似亲身经历体会一般。

    效果比之那魔种,要好得太多。此外他大略统计了一番苏云坠的这些记忆碎片,估计此女大约了历经两千七百四十七世之久!

    神思冥冥,庄无道几乎沉湎于其中,好在他还记得自己的职责。一边将苏云坠的记忆碎片,都整理收集,而后封存;一边则依然是在尽力维持两人间的阴阳交合。

    不过随着二人的元神,亦随着双修的进程水乳交融,庄无道似是意识到了什么,脑海之内突兀的跳出了一个名词,立时倒吸了一口寒气,几乎从那灵肉合一的状态跌出。

    “这是,三千宿世劫!”

    这苏云坠,分明是在修行着一种,名为‘三千宿世劫’的功法!且正是道门之中,可以与道心种魔比拟的三种绝顶秘术之一!

    冒着彻底沦落轮回的风险,经历三千世界,三千次轮回转生,不断的剖析一门功法的本质,这是何等的大毅力?又是何等的疯狂?

    毫不犹豫,庄无道意念微动,分出了些许心神,在苏云坠的记忆海中流淌着,追溯着少女的本源,也就是所有三千世人生的源头,也就是第一次转生之时。

    而后庄无道的眼前,就出现了一副令他惊讶错愕之至的画面。那是一道剑光,带着仿佛宇宙初生,天地开辟一般的光芒,从虚空挥斩落下,将一个黑衣少年,一分为二。而后又把一团黑光煞气,一张红芒漫天,几乎覆盖一界的宝图,打入到了太虚之外。

    这一剑他'得,正是天地阴阳大悲赋的终极之剑‘阴阳乱’。那宝图他也曾见过一次,赫然便是那太上灭度真经。那种仿佛是太古龙皮的材质,那种仿佛天道遗痕般的符文,他绝不会错认——

    ※※※※

    就在庄无道,为他看到的这副影像而震惊莫名,心神几乎完全失守的同一时间,就在距离苏云坠那处小院大约十里外处,洛轻云忽然现身,出现在正远远观望着前方的聂仙铃身后。

    “多亏是你回来了,若非如此,本宫还真不知该怎么劝他才好。能够使他放下往事心结之人不多,云坠她能逃过此劫,需得多谢你才是。这是救命之恩,成道之德——”

    洛轻云也同样循着聂仙铃的视线望了过去。不过在庄无道二人双修的所在,却有着一层阴阳膜障阻隔,断绝了一切外界的视线窥视。

    所以洛轻云更多的注意力,还是放在了聂仙铃的身上。对于此女的突然到来,她很好奇。

    “确实不多,可能够使他放下心结的,除我之外,还有轻云姐不是么?我若不来,轻云姐迟早也会告知于他,不会坐视苏云坠死去。这救命之恩,可不敢当。”

    聂仙铃笑了笑,不以为意。其实即便她今日不曾前来提醒,苏云坠也没可能就这么死去,不过那却必定需等到十几日之后,再拖无可拖之时,洛轻云才会出面。

    这是她改变不了的事情,也无这念头。对于这云坠,她并未恶感。反倒是苏云坠的功体,道心种魔之术,对师兄他极有裨益。

    上一个时序就是这般,二人双修,使庄无道最终修成了超品阶位的重明法域,法力大增。

    在她看来,二人双修的时间越早越好。每多拖延一日,苏云坠的元气就会衰落几分,师兄他从双修中的受益,也就越少。

    反正都是要救人,那么由她出面,把时间提前十几日,使师兄得以从中受益,岂非更好?

    不过她却也猜到了,洛轻云来寻她,其实?另有他事。转过身,聂仙铃眼中闪现异色:“这些废话,还是不用说了。轻云姐今日寻我说话,当是另有其事,不如直言?”

    “你——”

    那洛轻云气机一窒,不过她却也是性情爽直,爽快利落之人,原就不擅于转弯抹角:“我想问你太皇别府,那日为何要阻无道?”

    说话之时,她的心情也极是复杂,聂仙铃的天资,是她最早察觉,那三寒阴脉,也是她指点庄无道,为其化解。便是聂仙铃的一身修为,也多有她的提点之功,对此女欣赏有加。

    不敢说是什么再造之恩,可毕竟是为她尽过一番心力。可就是这么一位承受了她不少恩德的少女,却在太皇别府时,欲阻她与剑灵分离,重获肉身。

    洛轻云并不因此就心怀恶感,对聂仙铃产生怨恨,只因她同样经历了数万年岁月,过往中类似之事实在太多。

    不过她印象中的聂仙铃,并非是那种恩将仇报之人,这么做必定有着原因。

    “轻云姐你不是很明白了?那劫果——”

    聂仙铃说到一半,就已感受到了洛轻云投望过来的凌厉目光,语声立时顿住。稍稍犹豫,聂仙铃就又继续说着,不过这一次却是多了几分真诚:“劫果只是其一,师兄他日后杀劫连环,大多都因轻云姐而起。据我所知,二十年后,那个人的一具化身,已经追查到了无殇仙墓。”

    洛轻云的脸上,顿时血色褪尽,肌肤苍白如纸。

    二十年后,那个就已追查到了无殇仙墓了么?应该是追寻着她的气息而来。

    既然已到了无殇仙墓,那么距离星玄界也已不远。而那劫胎,也同样会在二三十年内抵达此界。

    “轻云姐大约是想着远离无道师兄而去,可以为消灾免劫。不过我劝轻云姐,最后还是不要做。”

    聂仙铃语声悠然,异常的平静:“这也是注定了的命运轨迹,你若离开,说不定会使得师兄,落入更险恶的境地。甚至那太虚之龙都无需出手,只需坐视就可。”

    洛轻云默然,她心中确有这想法,不过却未有付诸于实施的念头。

    聂仙铃说的这些,她又何尝不知,绝不会如此天真到以为自己离开就能解决一切。

    “倒是留在师兄身边,更有可能改变。”

    此时的聂仙铃忽然语气一转,笑了起来,眼神澄澈似水:“我已试验过了,唯独师兄他是例外,尤其是在得到那两张浩劫天图之后——”

    “浩劫天图?”

    洛轻云柳眉略挑,若有所思道:“你之意,莫非是指那浩劫天图,能逆转无道他未来之事?”

    “谈不上逆转,只是逃脱天道网罗而已,你曾说我是无妄之体,是遁去之一,可以跳脱五行之外,是天道的变数。可终究还是着极限,至少做不到,逃脱那天命之龙的感应。可师兄他现在——”

    聂仙铃向庄无道的所在望了过去:“他确已不在天道之中,这些年我数次试探,可以确证那天命之龙,已经失去了对师兄他的感应。便是那人,其实现在已无需太担忧,有着天命神域,那人已很难寻到你的踪迹。”

    洛轻云眼神讶然,满脸的不可思议。不过当想起浩劫天图的来源只后,又复释然。

    这毕竟是上古巫族,结合数位半步混元级的巫组联手,炼制出的可扭转巫族覆亡命运的至宝。

    尽管到最后,巫族都未能如愿,她也未曾亲眼见过实物,可这‘元始混沌截运定元紫气神图’被二劫时代的诸多大能,认为是与鸿蒙之器比肩的至宝,又岂是无因?

    也就是说,这张宝图,最大的功用之一,就是混淆命运之痕,助人逃脱天道网罗么?

    “说来我能从六十年后,来到这个时段,恰是师兄他在未来杀灭诛天,从那位诛天手中获得第二张浩劫天图之时。而仙铃在太皇别府出手,开始试探那天命之龙,也是选在了太皇别府,师兄获得第一张劫天图之后。”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