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五三章 隐忍为上
    后方的原阳仙子,因修为身份之限,不能插言。却本?的感觉这位仙子的语气有些不对。

    果然下一瞬,就听那燕飞雪冷笑出声:“将此子除去,尔等是在跟本宫开玩笑不成?别说是几十年后,便是现在,本宫又能那这位怎样?”

    此言道出,那梦灵与寒凌等人,不禁一阵愣神,完全无法反应。

    而燕飞雪,则是心中暗叹,若能早来十年时间。她一定会出手,将这祸患除去。

    可是如今——

    尽管她进入那苍茫神界只是一瞬,仅只惊鸿一瞥。却也可窥得那任山河部下,至少有四人,已经站到此界巅峰的层次。

    不是指修为,而是指战力。其中就有梦灵等人口中,那位沉沦入魔的叛逆素寒芳——

    烛阳神宫居然损失了这等样的英才,实叫人扼腕,这些人,也当真是胆大包天!

    此时对这人出手,即便能胜,自己也需付出巨大代价、

    更不可不考虑此子如今,被两大位面眷顾,是星九二界唯一能抵抗劫果者的身份。

    方才她就已窥得,此人的恢宏运势,哪怕不曾刻意以灵目观照,亦能感应。

    “可是仙尊?”

    那寒凌面色惨白,已经意识到了情形不妙:“仙尊法力强绝,哪怕是在上界我烛龙神宫内,同阶真仙中亦可入前百之选。那任山河不过只是区区登仙境,又如何能是仙尊对手?”

    “区区登仙境,你们是这般看的?”

    那燕飞雪讥诮一笑,满含嘲意:“那位岂能以平常登仙境视之?他现在确非本宫对手,然而在此界之中,本宫也奈何他不得。尔等只需知晓,此时那位苍茫魔君,哪怕是独力与本宫正面一战,本宫也不可能将之拿下。此人的因果命运之法,已经超出了本宫能力之外,在这星玄界之中,已能横行无忌!”

    她眉心中的伤痕,就是因果之力所伤。那人将她的神识之力吞吸,而后反过来以意化剑,转嫁伤敌。

    然而双方毕竟远隔八千万里,超出了正常修士神念能企及遥锁的范围。

    若非是加持了因果命运之术,事前就注定了她要被那意剑所伤,此人如何能隔空八千万里,给她如此的难堪?

    这般高绝的因果之法,哪怕只用来逃遁游击,也足让她头疼万分了。

    毕竟非是天仙界,此时她才刚降临不久,一身实力,只能施展不到一成。

    需得一定时间,适应此界的法则天道,将法域内天地与此界天道同调接合之后,战力才会有大幅度增长,达到在此界的全盛状态。

    然而待得十几年后,那个时候。这位苍茫魔君又会成长到何等恐怖的境地?可以确定的是,这十几年中,那任山河绝不会停步不前。

    与此人为敌,得不偿失。与其将时间花在此子身上,做那无用功,倒不如专注于其他。

    后方诸人,都已齐齐失声,目光恍惚,都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燕飞雪柳眉轻蹙轻声一叹,缓过了语气:“再者本宫下界,也非是为这任山河而来,另有紧要之事,并无功夫理会此子。”

    梦灵与寒凌几位,都是再次楞住,不解这位仙尊之意。不是为了助雪阳宫稳固基业,这位仙尊又为何下界?

    这星玄界中,又有什么东西值得烛龙神宫图谋?难道是为那赤神蕴生石?

    “可是仙尊,不除此子,难道就要眼见他日后,将我雪阳宫数百万年基业,都毁于一旦不成?”

    燕飞雪并未回头,不过只听这声音,就知那出言者,乃是雪阳宫仙任掌教原阳仙子,也是此番雪阳宫的祸首。

    仙子——不过是一个毒妇而已。

    心中厌恶,燕飞雪面上却不显分毫,语声悠然,平静无波:“尔等大可放心,星玄界大变在即,此人我等即便不加理会,也不足为患。这位的对手,另有其人,也自有人会出手将他解决。”

    显然此言,并不足以使寒凌等人释疑,不过燕飞雪已心去理会,只无声暗叹着。

    她身边这几人无不都是罪孽深重,放在天仙界内,必定要以门规重惩不可。

    不过这些人的罪过,只能待事后再做追究,此时却只能暂做容忍,需得依赖其力。

    那劫胎将至,星玄界覆亡在即,此事烛龙宫早在数十年前就已卜算得知。可就因此界雪阳宫的高层,已然蛇鼠一窝,狼狈为奸,并不可靠,所以未曾告知。

    可以预见,她接下来的星玄界之行,定难一帆风顺。

    又远望南方,燕飞雪的目中,闪过了一丝异色。

    那位在此界开辟神国,与星玄界气运交连。这星玄界中,别人可以躲,可以逃离他界,却惟独此人不成。

    不过也正因如此,此时这位深得‘天心’,被星玄与九玄两界的天道意志所亲睐,甚至有龙气加身。此时的气运,正是处于全盛之时,是天道与人道的宠儿。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可无论是那‘天道’,还是‘人道’,都会遵循那冥冥中的律条,趋利避害,做出本能有利于己身的抉择。

    而这任山河,正是它们的利之所在——

    此时任何人与其为敌,都需付出绝大代价,也是她生出退避之意的因由之一。

    不过,真可惜了。此人也算是生不逢时,与劫胎为敌,已注定了灭亡的结局。

    哪怕她不出手,此人也要被这一界域中正疯狂汇聚的劫力,碾成粉碎!

    ※※※※

    也就在同一刻,靠近星玄海不愿的玄霄山上。玄天剑宗的灵仙境第一人幽神子,正陪同一位老者,观望数千里外的风云变幻。

    “好一个先声夺人,威凌此界。不过看来这位,在那位苍茫魔君处,是吃亏不浅,颜面大失。”

    那老者鹤发童颜,目光炯炯,一身青纱随风荡漾,尽显从容气度,此时也听说了幽神子言中的幸灾乐祸,不禁失笑:“来者应当是燕飞雪,这却是位棘手人手。烛龙神宫四百真仙,此女可入前百之列。实力修为与老夫当在伯仲之间,可若论底蕴,此女在我之上。”

    “仙尊您过谦了,烛龙神宫的真仙,岂能与我剑修一脉比拟?”

    幽神子执礼甚恭,只因他眼前的这位,也是一位真仙仙尊,距离与天齐寿的金仙,只差一步之遥的大能者。

    不同于那燕飞雪降临时的声势煊天,这位来时无声无息。只因玄天剑宗的根基还算稳固,无需似雪阳宫那般,需以声威震慑宵小。

    而他此时说的这番话,也是真心实意。剑修修行,远比正常修士艰难得多,不过战力也凌驾其上。

    上界玄天剑宗,不过才二百真仙,却能与烛龙神宫抗衡,隐隐压过一头,这非是无因。

    “不能这么说,此女身有几件法宝,极是强横,非我能敌——”

    那老者摇头,而后若有所思道:“有此女试探,倒是省了老夫一番功夫。如此说来,这苍茫魔君,还是尽量不要招惹为佳,此人的因果法,老夫看了都是心惊。我知你等与他仇深似海,不过置此危难之时,还是要隐忍为上,莫要误了大事。”

    “弟子省得!”

    幽神子深吸了一口气,才强行压住了心中的郁怒,而后目光阴森,看向了南面,

    也罢,就看着此子,被那劫胎碾碎便是。不能亲手诛除虽是遗憾,可也无需太过在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