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五二章 给我趴着
    神主之身以意念在神界之外抵御,却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溃散了开来。

    而那意念突破了神界壁障之后,却并不把目标指向‘苍茫魔主’,而是直接就锁定住了庄无道的本尊。

    庄无道不禁嘿然冷笑,这才刚至星玄世界,就已欺上头来了?

    “剑主”

    云青依亦是惊醒,从剑窍之内跳出。而紧随其后,天澜魔君,洛轻云,魔舍离与素寒芳的身影,亦都纷纷闪身而至。

    “魔君!”

    此时素寒芳几人的神情,都是凝重之至。神意杀伐,最是凶险不过,而对手又是真仙境的强横大能,岂能不使人心惊?

    元仙阶以下,都可称为上仙,而真仙境以上,诸界都以仙尊敬称。只因到了这个层次之后,实力已经与下面的灵天元三境仙人,拉开了一个巨大的鸿沟。

    洛轻云倒是镇定,执剑而立:“主上可需奴婢代劳出手?”

    她还只是九阶境界,可这神念争斗,却不会畏惧这区区真仙修者。

    “不用!”

    庄无道摇了摇头,长身立起:“贵客临门,本座身为地主,若不亲迎,岂不是弱了自家气势?”

    也就在诸人都或震惊或讶然的时候,那道天威般意念,就已冲凌而至。

    庄无道首当其冲,一身袍袖无风自舞。而只是溢散开来的余波,就使的周围几位仙境强者,都微微凝眉。使整个神界,所有的生灵,都有了匍匐跪拜的念头。

    随着元灵聚散,一个虚幻的女子身影,也出现在了庄无道眼前。

    “你就是任山河,这一界的苍茫魔君?”

    “是本座不错!”

    庄无道扬了扬眉,而后一声轻笑:“请问仙尊今日如此盛气凌人,有何指教?”

    “是你就对了,本尊烛龙神宫燕飞雪,今日特为雪阳宫与你两家恩怨而来,看看是何等胆大妄为之徒。”

    那女子年纪似如处子,容颜娇好。十指纤纤,肤如凝脂,雪白中透着粉红,似乎能拧出水来。双眸似水,却带着淡淡的冰冷,眼神轻蔑,似乎此间所有一切在她眼中都不值一提。更饱含着对庄无道厌恶与杀意。

    “果是一个不晓礼节,不知敬畏的愚纯之辈,上界仙尊面前,不知跪下行礼么?”

    女子的声音也是动听异常,似沉鱼出听,洋洋盈耳。换一个场合,只听此女说话,就会感觉是一种享受。

    可此时却带着无可抗拒的威严,那天澜素寒芳二人被其神念所摄,此刻竟真有了下跪的冲动。

    只有魔舍离的境况稍稍好些,毕竟是仅在太幽无明之下的绝顶强者,实力接近元仙位阶,并不惧此女的神念威压。

    庄无道也同样不惧,更不可能下跪,只是眼含哂笑的,定定看着这燕飞雪:“我看仙尊你,怕是搞错了什么?”

    此时那宏大的魂念,有九成以上都重重压在了庄无道的意念之内。可此时却都泥牛入海,全无声息。似有着不能见底的深潭,将燕飞雪压过来的魂念,都全数吞噬了进去。

    而那燕飞雪,也现出了几分讶色。发现此时的自己,无论对这少年使出怎样的手段,哪怕全力以赴的以神念冲击都毫无作用。所有一切的意念,都会在这少年的身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完全拿此人无可奈何。

    且仅仅只数息,已经不止是她针对这任山河的意念,便是刻意向周围扩散威严的神意威压,亦被庄无道身周的异力全数吸引吞噬。

    “还请仙尊谨记,这里是星玄界,而非是天仙上界”

    庄无道的眼里的冷意如刀,透过了身前这魂影,隔空十数万里,与燕飞雪那人遥空对视了一眼。

    “既说本座不晓礼仪,那么本座也就干脆说句俗言。管你在上界是何等样的身份,只要还在此界之内,那么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是虎也得给我趴着!”

    话音方落,就有一道虚幻的剑光,蓦然从庄无道的眉心之中冲出。直接就粉碎了那燕飞雪的身形幻影,而后又追跟溯源,趁这神意互锁之时,直往几千万里外的那片虚空冲击而去。

    以神意化剑,却展出了破灭天地之威。

    可惜的是,庄无道并没可能观照到那燕飞雪,此时是何等样的反应。二者间的神念联系,已经断绝。距离太远,八千万里,他的重明观世瞳根本就无法望及。

    以庄无道的估计,此女多半也是借用了某种类似‘窥天照影环’的法器,才能隔空数千万里,将神念降临此间。

    想来哪怕是真仙境界的仙尊,也没可能有这么夸张才是。

    “真仙降临,这雪阳宫倒真是舍得”

    此时天澜,仍不知劫胎即将到来之事,一声轻叹后,愁眉苦脸:“这一次,可真麻烦了。”

    一位降临真仙,哪怕是此界最强的无明,也同样非是对手。只有驾驭那先天五行雷玉,才有与之一战之力。

    星玄修界的格局,必将因此女的到来,而发生大变。

    而似洛轻云这般,知晓真相的,也同样觉压力沉重。无论这真仙降临的目的,到底为何。庄无道麾下的苍茫魔教,都再没可能,似之前那般肆无忌惮。

    庄无道却不在意,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距离仙劫,越来越近。金木二剑,都已经在他神念内推演完成,如今只差相应的剑意。

    说来之前他布下的那些魔种,已经开始进入收获期。

    而只需他成就了仙胎元体,那么哪怕是开窍八十一处的绝代真仙,在这星玄界内又能拿他怎样?

    就如他所言,此界之中,是龙得他我盘着,是虎也得给他趴着。无论是谁,是何等样修为,都需在他的剑下臣服。

    在他眼中,自己唯一的对手,也就只有那劫胎一人而已。

    ※※※※

    同一时间,在八千万里外,雪阳神宫的上空处。燕飞雪怔怔出神,看着远方天际。

    而此时在她那莹白如玉的额心处,赫然多出一道细长的血痕。伤口竟然一时无法收住,殷红的血液,丝丝溢下。

    而在她的身后,那梦灵与寒凌立在了少女的身后,此时却是心惊不已,错愕难言。

    后方更远处的殇雪与原阳等人,亦是面色煞白,眼神恍惚,难以置信。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苍茫魔君?”

    那燕飞雪楞了许久,才伸手一抹,将眉间的伤痕全数消去:“与你们描述的不同,太小觑他了。果然不愧是能在登仙境,就能盖压一界的绝代天骄,当真了得。本宫居然就敢直接以神念攻伐之法找上门去,实是贻笑大方,丢人现眼。”

    “仙尊恕罪,非是我等隐瞒,实因此子的修行进境,超出了我等意料。”

    那寒凌的面色难看,苍茫魔君二十三年时间未曾现身,完全销声匿迹。

    若非是这位仙尊出手,谁都不能知那位的法力,居然已强到这样的地步。

    隔空八千万里意念交锋,不但全不惧真仙意念杀伐,更反过来以剑意,将这位仙尊击伤。

    如此能为,若非是亲眼见到,实叫人无法置信。

    “二十三年前,此子曾在此处附近与我等一战,救走我雪阳宫叛逆素寒芳,并全身而退。那时的他,并无此能。虽也法力强横,却并非是不可力敌胜之。”

    “确是不曾想到,只时隔二十余年,此子的能为,就已到了这样的层次。不过这百余年来,任山河修为都是突飞猛进,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不小提升。”

    “原来如此,这般说来,你们确输得不冤,遇上这样的人物,只能算是你等气运不佳。”

    那燕飞雪微摇着头,而后唇角处又浮出了几分哂意:“不过,我现在更好奇的是,你等招惹谁不好,为何偏要去招惹他?你们是瞎了眼么?”

    此等英才,哪怕是在天仙界,以烛龙神宫的势力,在得罪之前也需慎而又慎,三思而后行。

    既然已是开罪了,彼此视为大仇,那么无论付出何等样的代价,都需在对方崛起之前,将之扑杀才是,怎能放任自流?

    这星玄界的下院,未免愚蠢的过分!

    “与这苍茫魔主为敌,实是出于无奈。那时也确是有眼无珠,绝不曾想到这位,是我星玄界百万年才得一出的骄子。”

    那梦灵面色灰败,微一俯身:“然而事已至此,我宫与他已无转圜的可能。此子不除,弟子恐这雪阳宫,时刻都有倾覆之患。这次请仙尊下界,就是为解我雪阳宫未来厄难。”

    若非是任山河棘手,已经超出了她们的能力之外,她们雪阳宫又有何必要,花费巨量的资源,请动一位真仙降临?

    那燕飞雪却是笑而不答,转而语气调侃道:“说来你们之间的恩怨,本宫也略有听闻。经营了整整三千年的人元草,又与北面魔修勾结,当真是胆大包天。一朝事发,非但不知反省,反而变本加厉,可见你等之疯狂。所有过错,全在你方,若非是尔等心生歹意,图谋陷害,又何来今日的苍茫魔君?还有二十三年前那位素寒芳师妹,与其说是叛逆,倒不如说是被你等逼至这般境地。”

    一番言语,说得在场几人,都是面色发白。

    也不待这几人出言辩解,那燕飞雪就又挥了挥手,冷声道:

    “你们的意思,我已知道了。是让本宫尽早,为你等解决这麻烦可对?”

    “正是!”

    那寒凌只觉这位上仙的语气有些不对,不过却并未多想:“如今此人的麾下,那苍茫魔军日渐膨胀,合道弟子十数万,兵锋所指,皆所向披靡。修行进境也是一日千里,弟子很难想象几十年后,此子再进一步之后的情景。”那对雪阳宫而言,无疑是灭顶之灾。“所以请仙尊,无论如何都定要将此子除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