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五零章 势力大增
    也就在庄无道,将自家神念当成触角,默查着能感应到的所有一切之时。他的耳旁,忽然传来了洛轻云的询问声。

    “师弟,你可是已醒来了?”

    声音未落,洛轻云就已出现在他的身前。望过来的目光,略含深意。

    “看来之前补天道总坛之行,师弟收获不浅,一入定就是五年。不知师弟能否实言相告?师弟身上的气机,轻云略有些熟悉。我曾问清依,她却三缄其口。”

    庄无道心中一突,下意识的就想含糊过去,不过话未出口就已窒住。

    被洛轻云专注犀利的目光盯着,感觉如山一般的压力。究竟是曾经的一国皇者,最接近终点的半步混元。

    心中微叹,庄无道略一思量,就诚实说道:“是太上灭度真经,补天道内,我见到了太上灭度真经——”

    “太上灭度真经,这怎么可能?”

    洛轻云微一愣神,显是未曾料到,最后会是这样的答案。

    那个东西,她明明已经强行送出了这一界域,以免那天地劫力,再因此物为中心聚结。

    怎么可能就回到了这一方界域之内?而且是恰好是九玄魔界之中?

    如此神宝,又怎会落在补天道的手中?

    眼神恍惚了刹那,洛轻云就又下意识的追问:“这太上灭度真经,可已在师弟的手中?”

    “未曾——”

    “那么此时这太上灭度真经何在?仍在补天道总坛?”

    洛轻云更觉疑惑,面色同时苍白如纸:“此为鸿蒙至宝,以师弟的修为,既已攻破了补天道总坛,为何不曾收取?还是师弟你无能为力?”

    “都不对,那太上灭度真经,应该非是补天道所有。而是与无量终始佛的佛堂,主动出现在我的面前——”

    庄无道仔细回忆着当时的情景,呢喃着道:“我当时感觉有异,似觉冥冥中将有大因果加身,有人算计于我,所以并未收取。之后再想寻觅时,那座佛堂,却已不见了踪影。”

    他做事一向果决,几乎从未因过往之事后悔过,不过对这太上灭度真经,却是例外,有了些悔意,

    一件鸿蒙至宝摆在了他眼前,却因心中的顾忌放弃,岂不使人扼腕?

    哪怕是当时感觉自己是做了再正确不过的事,但是也极其的果断。在事后也不免要为心生之遗憾。

    “无量终始佛?”

    洛轻云一声呢喃,柳眉渐渐舒展过:“我曾经听说过,是佛门的未来佛主,身有无量无尽之法力,法身映照无数界域。在我陨落前,这位佛主还未就位——”

    她伤重几乎陨落之后,一线真灵随同轻云剑漂泊诸界。之后跟随十余任剑主,亦曾有过不少听闻。

    知晓两百万年前,这佛位还是空置,只是一个符号而已,直到最近百万年中,才开始兴起。

    而当她真正醒来之后,这位佛主在大乘佛门与小乘佛宗的经典中,却都已留下了印记。

    似这等大能,根本无需传法传道,一个意念,就能使人知晓他的存在,将自身法名,强行插入到诸多经典之中。

    无量终始?记得她家这位师弟,也是成就的无量终始之道,这其中可有什么关联?

    不过她心内最大的担忧,此时倒已消逝。

    若是与这位无量终始佛有关,那么这太上灭度真经能回归此界,倒也不算出奇了。

    那劫胎想要再得手此物,仍旧不易。按她的猜测,那位无量终始,自少也是混元,此界从未达到过的混元道境,才能将自身佛名宣告于此域诸界。

    轻舒了一口气,洛轻云紧绷着的脸,也舒缓了下来。

    “师弟不欲告知于我,是担忧我胡思乱想,做出不智之事?”

    见庄无道默然不语,洛轻云莞尔一笑:“多谢了,方才我确有了些不该有的念头,不过,日后若还有这类事情发生,还请师弟能够第一时间告知于我,莫让轻云被瞒在鼓中。”

    p>“我尽量——”

    庄无道眨了眨眼,却不肯就此应承下来,转过了话题道:“该谢的的是我,亏得是轻云师姐,如今无论是星玄界还是九玄魔界,都形势喜人。以如今之势,最多四五十年内,就可完成布局。有师姐主持这苍茫神教,我才可安枕无忧。”

    “可说到底,还不是为我洛轻云惹出的麻烦?”

    洛轻云唇角微挑,略含自嘲:“所以何需谢我?轻云只是尽一份自己的心力而已。我与师弟如今荣辱一体,生死相系,自当全力以赴。倒是师弟你,既然是见过了无量终始佛,看过了那太上灭度真经,这五年参悟,多半还只是触及皮毛?大可安心闭关,外界之事,都一概无需理会,由本宫来处置便是。”

    “这个——”

    庄无道一阵犹豫,他心中千肯万肯,此时却要装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怎么好继续麻烦你?这苍茫神教事务繁杂,这几年已经劳累你了。”

    当年斩劫的皇天剑圣,曾经高高在上的半步混元,此时却要代他管理这天仙界之人看来不值一提的小小势力,确实有些跌份。

    “师弟何需如此矫情?”

    洛轻云一声失笑,而后挥了挥手,踏入踏着虚空而去:“劫胎不畏群战合击,他若到来,唯一能与他抗衡的,也只师弟你而已。此时师弟的实力多一分,就能多一成胜算。即便师弟你欲分心他顾,我也要想方设法劝阻。更何况——”

    语声略顿,而后洛轻云的笑声,就再次从远处传来:“御控魔教,攻城略地,这却是我生前,从未有过的体验。短时间内,还蛮有趣的,所有师弟你实无需愧疚。放心,待你下次醒来之时,本宫必可拿下九玄魔界。”

    庄无道的唇角微抽,不过到底还是放下心来。看来这几十年内,自己都无需太去关注苍茫魔教之事。

    可话虽如此,庄无道在入定之前,仍是以心念,在他的神界之内,扫荡一番。

    此时有素寒芳一般渡过仙劫的,还有法智,这和尚在他的神国之内躲藏了五年之后。总算是敢走出去,应对雷劫,踏出那仙凡之别的关键一步。就在一个多月前,成就伽蓝尊者的果位,

    这也使得庄无道麾下,再增一位可以使用的仙阶强者。而且战力不弱,同样身具三大法域,潜力无穷。

    此人与他,更似联盟关系。不过庄无道完全无需动用那剩下的八个承诺,只以各种奇珍灵物,就可使其甘心效命了。

    他的苍茫魔教,此时已掌控三千万里方圆之地。无数的灵石矿藏,无数的药园,都落入魔教的手中。又有成千上万的势力,仰魔教鼻息。洛轻云这几年征战,也掠夺了无数天材地宝,有的是使法智动心之物。

    此时法智的地位,更似一位供奉,完全不愁此人不尽心效力。

    魔舍离那边,情形也是差不多。此时虽因伤势困扰,藏在他神界之内修养。不过这位,显然已完全适应了他这具战魔之躯。

    此时的战力,已不逊色于魔舍离的前身,已真正成为此界,最绝顶的强者。

    甚至那十二都天魔幡,也已修复。由苏云坠出手,借助收集来的各种灵物淬炼,使得此宝的威能,更上一层。

    之前随他逃亡的其余诸人,亦都各有进境,不过想要在短时间内,冲击仙阶境界,还不太可能。

    只有天澜魔君与算渊,有希望在近期登顶仙阶。前者本就是以散仙之身,刻意拖延踏入仙阶的时日。

    而就在一年之前,这位就已聚集到部分元器门残存弟子,重开宗门。选在了一处位于西南一角的灵山之上开辟山门,在苍茫神教与赤神宗两重护翼之下,有足够的时间恢复传承。

    心愿已了却一半,此时天澜最大的愿望,就是寻神渊道复仇。

    而对于神渊道而已,一个三法域的灵仙,无疑要比一个九劫散仙更具威胁。

    他早年本就是类似于任糜太幽的人物,又有长达一万六千年的积累。

    哪怕是不能一跃而至灵境后期,与任糜太幽比肩,战力也远非同阶可以比拟,至少也是魔舍离的级别。

    至于算渊,这位的积累也早有足够,以清虚道德宗数十万弟子为代价,血祭出来的神明代身,自是非同小可。

    若非之前庄无道,担忧会压制不住,这算渊早就可踏过仙阶层次。而如今他的苍茫神国已经完成,神力也已开始恢复,自然再无此虑。

    除此之外,这五年之中,洛轻云又借助几次大规模的血祭,代他转化了五具魔神代身,

    不过似算渊这般质量的,却是一个也无。此时一场血祭,有无数的魔修分润,哪里能似以前,可以将数十万清虚道德宗弟子的气血元力,都用于算渊一身。

    这五人都被洛轻云,安排在秦锋的手下。五年中苍茫魔君所向披靡,这位隐在幕后的藏镜人,也是居功至伟。据说那‘剑衣楼’触角,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九玄魔界,趁着九玄界的乱局,大幅的扩张着。

    不过相较于‘剑衣楼’,此时的庄无道,倒是更关心在意秦锋现在的情形处境。

    一切还好,处境甚佳。可以看得出来,这藏镜人明显乐在其中,对自己这个幕后黑手的身份满意之极。除了精英‘剑衣楼’之外,就连自身的修为,也没有落下多少,可以说是两者兼顾。

    “初入大乘境么——”

    庄无道一声呢喃,而后就摇了摇头,再没说什么。

    藏镜人不似他与聂仙铃,有着绝顶的魂体,顶尖的资质。本身的灵根与修为,也是因那十二窍紫金问玄丹而已,本身并不完整。

    能够在几十年内修到大乘境初期,已经很不错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