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四七章 四十年内
    “寒芳已经明白,不过寒芳父母,即便不是死于他们?中,那又如何?只需知晓了自己,曾经是人元草,就已足够了。从今往后,我与雪阳宫再无关系。”

    素寒芳神色淡然,语气也平静无波。无论自己是否人元草,雪阳宫对她都有这个养育之恩,可这些年来,她为宗门数次出生入死,甚至因雪阳宫之故被逼到沦落入魔,已然做了足够的回报,从此双方两不相欠。

    且此时她已成为这苍茫魔君的魔奴,即便还心向着雪阳宫,向着师门,也再不可能帮得上忙。

    她也毫无留恋之意,对那个表面光鲜,其实里面藏污纳垢的所在,厌恶之至。虽说性情已没有苏醒之前那么偏激,可到底还是受了些影响。

    至于庄无道,更无什么好愤恨的,彼此都是对手,自然无所不用其极。

    她对长生大道,并无执念,与曾经的任山河,情形相仿。只因孤儿出身,反而更在乎亲情,与身边同门之间的牵绊。

    然而十几日前的那一幕,却给了她沉重一击。一切都是虚假,一切都不值得牵绊。

    人元草,自己只是一株人元草,漏网之鱼而已。

    说完这些之后,素寒芳又悠悠看了符冰颜一眼:“还没多谢师姐,若非师姐好心,寒芳只怕会彻底沉沦。也要谢魔君大人,给了寒芳一个机会。”

    虽是用着感谢的语气,然而庄无道却没听到半点感激之情。他深知这位,在恢复清醒神智之后,只怕是恨不得自己,永远都不会醒来才好。

    符冰颜也同样心知肚明,强颜一笑,正欲说些什么,却又蓦然止住,眼含忧色的看向了树洞之外。

    显然此时此地,并不是他们叙旧的时候。就在方才那一刹那,又有两位灵境魔仙降临。

    庄无道再怎么镇静自负,也知此时不走,那就为时已晚。便直接遥空一摄,将符冰颜抓在了手中,然后问素寒芳。

    “可要本座带你一程?”

    “无需!”

    素寒芳摇了摇头,此时她的一身气元,正处于全盛状态。

    而这十数息时间,已经足够她初步掌控阴阳转化之道。只心念一引,一口金色的长剑,就到了她的手中。

    庄无道并未动她的虚空戒,随身之物都在其内。而这口‘赤乌剑’,则是养在她的心窍之内。

    “身为魔奴,自当遵守本份。且待寒芳,为魔君开路——”

    一人一剑,立时化成了一道金光,投向了洞窟之外。素寒芳极其自觉的,未曾使用还未熟悉的无尽暗法门,依然是大日金乌之法,遁光之快,胜过以往至少数成。

    以往她与人战,至少要留一成的力量,以压制元始狩魔经的反噬之力,这种情形越到后来,越是严重。

    那最后那一战中,与寒凌梦灵,哪怕最艰难的时候,施展激发潜能的功法之后,也只是用上八成的修为气力。

    可如今却又不同,她无需再刻意压制。本身就已为魔,又何需畏这魔念魔元?

    且掌握了阳极阴生,生死转换与性质变幻之后,此时素寒芳的,可以随时在正魔二种法门形态中切换,可以是无量光,也可以是无尽暗,就更无需在意魔元。

    再者,抛弃了一切负累,一切的心结,此时已能恢复到心念至诚的素寒芳,也不会被心魔侵吞。

    这元始狩魔经,已经不再是她的隐患,反而是她绝大的助力。

    这门有缺陷功法,此时在素寒芳的身上,却将绽放出无比的辉煌。

    庄无道在后面看着,却是微微摇头。能够放下心结固然是好,心态平淡也是不错,易于他的掌控。然而此女往大道之途继续攀登的动力,却未免会有些不足。

    不过这却是属于丰收后的烦恼,这个后患,大可以待得日后再解决。

    紧随在素寒芳的身影之后踏出,而后庄无道第一眼,就望见了远处一团赤目光华亮起。

    这是素寒芳与一位试图阻截的灵境魔仙交手,剑影也同样是快到了极限,较之苏醒前超拔了一个层次。此时连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都只能勉强捕捉其光影。二人间交手的速度,都是极快。不过一方是主动快攻,一方则是被动的应付。

    仅仅须臾时光,庄无道就听一声怒吼,一个身影从那光晕中跌落了下来。正是那位灵境魔仙,三旬左右,情形狼狈。还未待得其他同门来源,就已在素寒芳的面前败落了下来。一双手臂,都被素寒芳斩落。

    只能以自身之血,引发灵元血爆,暂时阻住了素寒芳的追击。

    不过这位灵境魔仙,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有一道金色的飞刀,蓦然穿空而至。

    那人淬不及防,也来不及反应,直接就被这一刀,钉入到了眉心。整个人彻底失控,从数万丈高空跌落。

    竟已是再无声息!元神肉身,都被这一记赤日斩仙飞刀,彻底斩灭!

    而此时素寒芳清冷的声音,也悠然响起:“尔等听清,今日敢阻我家魔君道路者,杀无赦!”

    声音毫无感情,亦无起伏波动,然而配合素寒芳几个照面,就直接诛杀一位灵境魔修的战绩,却使得整个补天道的总坛,都为之失声。

    这一幕,比之庄无道,将那薛道离诛杀,还要使人震撼!

    尽管是出其不意,刀速太快,那位灵境魔修连几门保命之术,都来不及使用。有了防备之后,其余几人再面对赤日斩仙刀时,不会如此不堪。可这少女的战力之强,却已足可使那几位灵境魔仙,都深深忌惮。

    “恭喜师兄,又得一得力臂助。”

    庄无道的耳旁,响起了聂仙铃的笑声:“以这位的战力,说不定仙铃现在,都已不对手了。仔细想想,其实你我三人联手,未尝没可能直接毁了这补天道的根基。”

    庄无道不由大为心动,聂仙铃只说是毁补天道的根基,而非是覆灭补天道。想要做到后者,不太现实,补天道的底蕴厚重,此时还未爆发出来。

    不过若只是摧毁十二神补天魔杀阵,再毁去这乌纹铁杉,倒是有些可能。

    不过当庄无道,斜目看了一眼虚空之后,就又微一摇头:“太过冒险,你我的身份,也不适合在人前联手。”

    正魔有别,之前聂仙铃,虽在暗中相助,可毕竟不是光明正大的在人前合力应敌。

    且不说补天道能不能在时候查到聂仙铃的身份,即便是查到了,二人也可抵赖,将事情说成是巧合。

    可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一起出手,那就是证据确凿了。

    他倒是无所谓,却不想影响聂仙铃。且九玄魔界的几位魔道大能,燕赤血与南宫无恨等人,都已经将意念映照此间,拖延太久,并无好处。这几位虽已在诛天死后,就各自独立,可面对他时,却未必没有同仇敌忾,唇亡齿寒只心。

    手提着符冰颜,循着素寒芳开辟的路途,庄无道直接遁入虚空。而也在此时,他又忽然一笑,声传万里。

    “四十年之内,本座大军必当再临此间!尔等可好生思量,那时是降是战——”

    此言道出,整个补天道总坛,四千里方圆之地,顿时再一阵死寂。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