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四六章 寒芳苏醒
    “你能在诛天手下,隐忍了一千余年时间。为何偏偏现在,就已忍耐不住?”

    庄无道的目中,略含讥嘲。而那薛道离则微微一楞,不解对方之言,到底是何意。

    为何忍不住?自然是无需再忍!诛天身死,任何人都难压制他在补天道内出头!

    一千余年的等待,他早就已经等得快要疯掉,此时又何需再做隐忍?

    这一界中,注定了将有他薛道离的一习之地!又有谁能让他忍耐?

    只是这念头才一山过,薛道离就已心中警兆大升,只见对面的‘苍茫魔君’一个跨步,就到了他的眼前。

    “这九玄魔界,乃本座囊中之物。卧榻之侧,又岂容他人鼾睡?所以——”

    一剑斩出,似若惊鸿,一道血光乍然飞起,剑影绚丽华丽灿烂瑰丽到了极致。

    “以本座看来,你这个诛天魔主,还是早些死去为好!”

    薛道离的呼吸,几乎窒住。那剑,一瞬间就突破他在身前,借诸弟子之力布下的七重禁法,简直就是形同虚设。更在顷刻间,就将一面九阶等级的魔器灵盾,一并斩裂。势如破竹,直斩他的本体肉身。

    因果之剑,果然强横莫当!

    薛道离虽不知这一剑之名,却知这一剑之威。几月前诛天魔主在被围攻陨落之时,曾与这苍茫魔君鏖战半晌。有数次只差毫厘将可将这苍茫魔君击杀,可最终却都被对方以这招剑式强行击退,最后甚至还伤在了这一剑式手中。

    “补天七绝,无我无相!”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一切皆空!

    补天七大秘术之一,源自佛门的秘数,使薛道离的整个人,在这一刻几乎化为虚无。

    庄无道一剑斩过,却居然未曾伤到薛道离的毫厘。

    避过之后,薛道离就又毫不犹豫,将一切防身之物,防身之法,都全数丢了出来。不计代价,也不惜损耗。

    手中唯一的一件仙阶魔器‘三刃神轮’,也当成了守之器,挡在而了身前。

    那苍茫魔君一剑之后,紧接着又是一剑,气势毫不逊色于前。依然是所向披靡,将一切阻障,都全数破碎开来。

    又随着一声‘叮’的声响,那‘三刃神轮’也是应声而碎。

    不过是下下品,最低等的仙器而已,只勉强聚成一道仙禁。无论是材质还是锋锐,都差了他的轻云剑太远。因果剑下,自是无有侥幸。

    不过在斩碎了这仙阶魔器之后,那剑光终是停滞了下来。距离薛道离的咽喉,只差一步之遥。

    庄无道毫不气馁,紧随着第三剑挥出。而这一次,他周身三大绝顶法域,也同时被催发到了极限。

    “给我死去!”

    这三剑临江仙,他已经确定了必杀的因果,此剑既出,则不见血不还!

    “死?魔君未免太小觑了在下——”

    那薛道离的瞳孔内,现出了异泽,同时嘲讽一笑。身躯变化,赫然现出了相繇法相,两条脖颈,两颗头颅。

    他虽不能尽得前任诛天魔主的一切,然而这位苍茫魔君想要将他斩杀,谈何容易?

    不过也在这时候,薛道离那两颗头颅,却都变了颜色。只听一声银铃般的轻笑声,在他耳旁响起。使他猛然回头,看向了某个方向,

    感应到自己那才刚凝聚不久的化身,已经被人斩杀。而自己的分化出的真灵,也不见了踪影。

    是三足冥鸦——

    这一刻,薛道离已经彻底陷入了疯狂之境。他虽不知那斩杀他化身之人,到底是谁,却知吞噬他真灵的,必定是三足冥鸦无疑。

    分神破碎,体内暴乱的气元,更使他心悸绝望到了极致。

    而此时对面,庄无道的唇角,也绽放出了嘲讽的笑意。

    “小觑,本座可不这么觉得!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又何况是薛道友?本座怎敢小觑。”

    就在对方惊悸失神之时,蓦然一剑?过,那薛道离的身躯,顿时就被他一分为二。接着剑光一绞,那两颗蛇头,也被他的大悲剑气,彻底绞碎。

    薛道离身拥近万合道魔修法力加持,他原本是没有这么容易,就将对方的相繇法身斩杀。不过这人的分神化体,毕竟是才刚炼制不久,不如诛天那两具分身般成熟。损毁之后,牵连到了自身,使之元神气血都有了溃散之势。

    当那相繇法体破碎,薛道离就不得不再次显现出了真身。气息虚弱,面上毫无血色,眼含哀求,似欲向庄无道说些什么,庄无道却完全不给他机会。

    庄玄通与庄九真,两具分身化体,以相同的剑势,左右斩来。

    临江仙剑,锁因定果,直接就将薛道离身外的浩瀚法力,强行剥离撕碎。

    而庄无道本体的剑势未绝,光影一闪,就已洞入薛道离的眉心。大悲剑气疯狂灌入,仅仅须臾,这位新任诛天魔主的身躯,就炸成了碎粉,轰然四散。

    薛道离身死,庄无道依然未善罢甘休,那丝丝剑气延展而去,直溯那加持于薛道离之身的法力源头。

    仅仅瞬息,那位于乌纹铁杉东面的数万魔修,就齐齐口鼻溢血。

    虽是及时将双方间的联系断开,然而这些魔修,依然受到影响。先是因薛道离之死而引发的反噬,接着是庄无道的大悲剑气冲入。这伤势虽未致命,却已让这些魔修,损失大半的战力,

    后面的符冰颜看在眼中,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神色复杂:“我看这薛道离,果然是该再忍忍的——”

    这个人,可谓是身不逢时。名声虽不如皇玄夜那般显赫,不过天资却毫不逊色,心性更有胜之。

    换一个年代,必定是不逊色于太幽诛天的天子骄子。可惜就因挡住了这位苍茫魔君的道路,早早陨落。

    听这位魔君之意,显是欲征伐九玄魔界,将此界彻底纳入掌控。又怎会容许这薛道离成长,成为他未来的障碍与威胁?

    解决了此人,整株乌纹铁杉上下,顿时都为之一寂、四面还是混乱火光,不过却再无人敢不开眼,前来寻他们几人的麻烦。

    又过了大约百息时光,就有数位灵魔境的气机,从虚空降临下来。血狱洞天与补天道总坛的虚空通道,乃是通过阵法恒定,有十二神补天魔杀阵与数万魔修维持。

    不能将此间的大阵破去,那么即便庄无道强行将之摧毁,这虚空通道也能在须臾之间恢复如初,所以他根本就不费这个力气,任由这五大灵境魔仙降临此间。

    不过这几位一时都看不透庄无道虚实,远远站立着,与庄无道遥空对峙。

    魔修本就更看重自身性命,少有人真正肯为宗派舍生忘死。

    一个薛道离,以及数万受伤的魔修,已经足证这为苍茫魔君的危险。

    更知此人在外,还有着神秘的帮手,法力同样强横之至,能够在一瞬之间,就将薛道离的分身诛灭。

    庄无道挟破坏十二神补天魔杀阵,灭杀薛道离之危,使这五人皆觉忌惮。不敢贸然接战,转而开始助弟子,全力灭杀那些罗睺金藤,将那十二尸神一一镇压。

    庄无道也情知这几人打算,当是试图全力恢复十二神补天魔杀阵,等候后续附从势力的灵境魔仙到来。他却不在乎,也不在意。

    而仅仅只等了不到片刻,身后补天神池之内,那素寒芳忽然扬起了螓首,发出了一声厉啸。元气激荡,直震九霄,气机直扩散到数千里外,久久不息。

    这就等于是初生婴儿,在降生之后的第一声哭啼。此时的素寒芳也是如此,通过啸声,无量的元气,正往她身躯潮涌而来。

    庄无道亦是长声大笑,心情舒畅。而旁边飞符冰颜望在眼中,亦是长舒了一口气,胸中喜意滋生。

    素寒芳已完成了生死转换,元灵重聚。而再看外面的情形,似乎还能逃得掉——

    
    “魔奴素寒芳,见过魔君大人,”

    可能是才苏醒过来,还未彻底掌握阴阳转化之法的缘故,此时素寒芳的眼眸,正是呈现出不断变幻的状态,忽然放出灿烂金光,忽然又黑暗有如深渊。

    面对这庄无道背影,素寒芳也并未释出太多的情绪,她是他化魔染之后,以怨气为引,重聚都来的魂灵,并不似魔舍离那般借助血池重生。依然还是本我未变,继承这以前的所有记忆。

    然而此时转为魔奴之后,素寒芳却无半点不适应的感觉。只眼眸深处,透出了几分沧桑,无奈,以及释然。此外还有着一丝丝的厌恶,不过却非是针对庄无道,而是另有对象。

    庄无道闻言亦回过头,深深的看了素寒芳的一眼:“你既已恢复了灵智,就当明白,你那父母,未必是死在雪阳宫的手中。”

    眼前此女,乃是他日后最为得力的部属。应该也不会有人,能超越其上,哪怕不死道人亦要位列其后。

    所以还是坦白些的好,不能使其留下心结。

    这素寒芳虽已魔化,可因掌握了阳极生阴之道。此时可随时在正魔两种形态之间转化。魔种与元始狩魔经,都不能影响其心智。所以性情较之生前,并没有什么变化,并不能以寻常的魔修视之。

    需得把眼前此女,当成修炼元始狩魔经以前的素寒芳。

    “寒芳已经明白,不过我父母,即便不是死于他们手中,那又如何?只需知晓了自己,曾经是人元草,就已足够。”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