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四四章 鸿蒙至宝
    探手一招,那轻云剑就已从他剑窍之内飞空而出。庄无道直接询问:“青依你认得此物?可知这到底是什么来由?方才为何是那般的反应?”

    记得当时青依的心灵震撼之剧,犹在他与聂仙铃之上。

    “这是太上灭度真经,乃是应劫而生的鸿蒙至宝,与剑主的浩劫天图乃是同一等级。”

    经历这么多时间缓冲,云青依明显已经冷静了下来,一样样答着:“据说是产生于一劫之时,在天地碎灭的那一刻,一张由鸿蒙紫气生化而成的空白图卷,将一劫末世之景截取,刻印于图卷之内。之后却甚少未现世,只有当劫末之时,才会出现。五劫之末之时也是如此,劫胎出世,所执掌的灵宝,就是这卷‘太上灭度真经’。洛轻云与其大战,最终虽将劫胎击败,,却无法将劫胎本源与这图也一并摧毁。不过我记得,洛轻云最终法身破碎之前,已将此物与劫胎残余,都送出这一界域之外。”

    云青依的脸色苍白,既是因她对这图的忌惮,也是因她想起了过往,一些不好的回忆,

    “此图为何出现在此间,我也不甚明白,不过每当此图现世之时,也必是遍及诸界的大劫降临之时。”

    庄无道倒没觉怎么紧张,如今劫胎都已经现世,自然是已离劫期不远了。

    只暗暗惊异,这卷‘太上灭度真经’,居然是五劫劫胎御使的宝物,而且是鸿蒙级数的至宝!

    无论是那先天五行雷玉,还是他手中的两仪紫火神灯,都不堪与之并论。

    心中已经隐隐有了些后悔之意,不过庄无道转念又想,那劫胎赶来这星玄界,说不定不是为了洛轻云,而是为了这‘太上灭度真经’。

    再转头回望,只见那佛堂,竟已不见了踪影。就这么在他面前凭空消失,他与聂仙铃二人,却都没能察觉半点异状。

    这情形,简直是诡异莫名。庄无道瞳孔收缩,深思了片刻之后,才悠悠道:“这件事,最好不要告知轻云。”

    若让皇天剑圣,知晓了这‘太上灭度真经’的回归,得知他这次诡异的经历,不知又会是何等样反应?

    庄无道感觉现在的自己,就似如一颗磁石,什么五劫劫胎,斩劫之人,还有那一战涉及到的几件灵宝,居然都与自己扯上了关系,也吸引来了无数的麻烦。

    轻声一叹,庄无道就又把注意力,重新转向了眼前。不过周围都一切正常,并无什么需要操心的。

    不过因之前的诡异经历,还有那‘太上灭度真经’的震撼,二人都有些沉默。

    庄无道却是首先回过神来,默默的握住了聂仙铃的手,使后者也回眸欣然一笑。

    气氛恢复如初,甜蜜旖旎,好似之前震撼人心的经历,都不曾发生过。也未将那错过的鸿蒙至宝,放在心上。

    旁边的符冰颜,却是看得心塞,自觉的远离开来,转目往外看着远处的风景。

    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只不过是一个树洞而已。补天道也没打算把这里,造得美奂美轮。不过总比身后,这近乎活春宫一般的情景,要使人舒心悦目。

    忖道这对狗男女,真是好不要脸。

    也好奇这二人,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赤神宗新一代的领军人物,正道女仙,却与一位魔君有染,在那家伙怀里与之耳鬓厮磨,小意温存。

    若是被那些仰慕时虚仙子的修士得知,不知会作何表情?

    半个时辰,转瞬间就已过去。那本来足有二人高的池水,此时已经降低到了只有不足齐膝。

    而聂仙铃也在此时柳眉微动,恋恋不舍的从庄无道怀中站起道:“有人察觉异常,正在赶来,估计挽歌它已拖延不了多久。这里毕竟是补天道总坛,师兄你要万分小心——”

    说完之后,聂仙铃稍整理了一番衣饰,人就已踏入到虚空,消失在时序潮流之中。

    而庄无道的目光,也是骤然间犀利异常。重明观世瞳张开,照见了此方虚空,整株乌铁杉,都尽在他感应之内。

    也就在这一刻,一道如滚雷般的声音,在这树洞之中,轰然炸开:“是谁人如此大胆。敢窃我教补天神池。”

    符冰颜面色苍白,她在庄无道护翼之下,倒没怎么受伤。只是被这人的神念威压还有雷音震荡所惊。一当想及这补天道整整十万合道魔修,就让她阵阵心惊肉跳。

    一旦被堵在这里,哪里还能有生望?

    而庄无道只是抬了抬眉,而后一个弹指道:“给我滚下去!”

    一道赤雷乍现,轰击向那声音来处。然后那人,果然是应声而滚,直接就往大树底下栽落了下去。

    庄无道的雷火元胎,可使得任何雷火之法,威能都增两倍之力。本身又是道基雄厚,直追元仙。之前哪怕是面对诛天魔主,对方也不敢轻撄其威。

    这小小一个法域登仙境,此时他未尽全力,结果也是碾压。一击重创,雷光化剑,直刺元神,直接就使人重伤。

    唯一出乎意料的是,此人居然有一张仙阶等级的元魔护心神符,在最后关头,挡住了他一大半的雷力,免去了殒身之灾。

    元魔护心神符大名鼎鼎,是威名极著的护身之法,极难制作。然而无论再怎么囊中窘迫的魔头,只要得了此符的制作之法,都会想尽办法炼制几张。

    换作其他的代死代身之术,都未必能挡得住他直诛元神的雷法,

    不过这一击。也当使这人,失去了所有战力。

    而随着二人这一次交手,整个诛天道总坛,都开始‘活’了起来,轰然骚动。

    一道道的强横意念,往几人所在观照而至。数百上千道的元力反应,正往此处急速赶来。

    很快就有人,辨认出了来者的身份。

    “任山河!阁下未免也太肆无忌惮,真以为我补天道自诛天之后就已无人——”

    “窃我补天神池,你这是在寻死!”

    “既然胆敢闯入我补天道总坛,那就别想着再回去!”

    “竖子张狂!”

    几乎是转眼之间,就有一重重的阵法禁制张开,笼罩在这株乌纹铁杉之外。

    更有无数的蓝色的气刃,在树洞中凭空生成,使得符冰颜的脸色更是难看。

    这是九霄阴灭神罡,是补天道的这座‘十二神补天魔杀阵’,从九霄之上引下,平日里不断积蓄,在遇敌之时释出。威能极盛时,可比拟元仙境修士亲自出手。

    而此时四面八方,更有十二道堪比天仙境的浩大气元,冲天而起。

    这正是‘十二神补天魔杀阵’的主体——十二尸神。历代以来,补天道将陆续诛杀的十二位绝顶强者,以炼尸之法炼成尸神,而后埋入这乌纹铁杉的四处蕴养,

    补天道乃是九玄魔界第一大宗,地位与赤神宗及元始魔宗相当。总坛的阵法,乃是一座仙品二阶的大阵,远非是雪阳宫的护山阵法能够比拟。

    而这十二尸神,几乎每一具,都有着比拟天仙境后期修士的法力,兼且肉身因秘法炼制,可相当于三阶不坏金身,强横无比。

    十二位天仙强者联手,哪怕是太幽诛天这个等级的强者,也要铩羽而归。

    不过就在符冰颜,心悸到几乎心跳停止之时,却只觉那四方的怨灵,陡然暴乱了起来。

    身下的这株乌纹铁杉,也忽然间震颤不已,仿佛地震也似。而那十二道比拟天仙境的浩大气元,也同时发生了变化。

    符冰颜遥空感应,发觉这十二尸神,似乎是已失去了控制,非但未曾向庄无道这边出手。反而是发了狂一般,四处杀戮着,屠戮着它们能够看到的一切。

    这混乱甚至也影响到了‘十二神补天魔杀阵’的主体,这树洞之内,许多九霄阴灭神罡,但是半途溃散。剩下的部分,庄无道没费什么力气,就将之一一击散开来。

    符冰颜立时就明白了过来,这多半就是聂仙铃做的手脚。原来如此,这就是聂仙子所言的布置么?

    这位时虚仙子,曾在太霄剑宗的‘太霄寰宇灭劫剑阵’内出入自如,如入无人之境。

    在此间也同样如此,一行人进入这补天道总坛之内,居然是无声无息。从始至终,都无人能察觉。

    那么自己也早该想到,时虚仙子想要在这里面,提前做什么手脚,实是再容易不过。

    想想也觉可怕,一个能随手招出大规模的仙阶阵法,一个则能将天下大阵都视如无物,对于诸教而言,这二人简直就是灾难。

    不过符冰颜,依然把疑惑的眼神,投向了庄无道。这二人潜入没有问题,然而‘十二神补天魔杀阵’的阵枢,都有补天道的归元强者看守,时时巡查。想要破坏,谈何容易?

    哪怕是现在补天道,正处于内乱状态,可这方面的事务,各方都不会疏忽。

    庄无道明显心情甚佳,嘿然笑着。见符冰颜询问,便随口解释了一句:“那阵枢确实破坏不易,不过若把目标换成这株乌纹铁杉,那就再简单不过了。我那师妹做的,就只是尝试唤醒这株乌纹铁杉的灵智而已。”

    这可以说是这座‘十二神补天魔杀阵’,唯一的破绽。不过能利用这破绽的,也仅只聂仙铃一人,

    无妄魂体,可使聂仙铃在这阵内出入无碍,全无声息,

    符冰颜依然不解,发而更为迷惑。唤醒这乌纹铁杉的灵智?这谈何容易?

    那补天道又岂能不做防范?且这几百万年时间下来,这株乌纹铁杉的灵智心识,应该早就被补天道之人磨灭殆尽,死得不能再死。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