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四二章 奇怪佛堂
    庄无道这两具身外化身,之前与那四尊天傀同样,被留下来镇守苍茫神界。

    直到十日之前,苍茫魔主已经初步苏醒,有了些许的自卫之力。庄无道留在那苍茫神界内的力量,才可抽出部分。

    今日这一战,有聂仙铃的辅助,应当没什么凶险。不过为万全起见,庄无道还是将自己的两具身外化身,抽调了过来。

    且这一次,他这两具化身,也能有不小的好处。应可借这次的机会,大幅度的强化,洗练身躯。

    “料来师兄也会这般说。”

    聂仙铃莞尔,而后眸中,又透出了肃杀之气:“那乌纹铁杉之内,师妹已将一切布置妥当。不过时间拖延越久,被发现的风险也就越大。夜长梦多,不如现在就开始如何?”

    庄无道眉头一挑,仔细又看了那巨树一眼。确实,这些补天道魔修正深陷内斗,很难发现聂仙铃做的那些动作。

    可一旦时日拖延久了,总有被发现的风险。

    且托聂仙铃之福,他对这补天道总坛内的情形了如指掌,也没什么需要准备的。刚得了太阴太阳两大道胎,他这一身法力,也正好处于全盛状态,

    素寒芳的情形,也是越快越好,拖延不得。

    “如此也好,就今日动手吧。”

    没怎么犹豫,庄无道就一个挥袖,把素寒芳与符冰颜两人,直接塞入到了自己的虚空藏盾之内。

    他那两大身外化身,也自觉的迈入其中躲藏。

    “今日这一回,要多仰赖师妹之力。”

    庄无道心中颇为感慨,不知不觉间,这女孩已经成了与他比肩的存在,也是他最可靠的助力。

    “师兄说得这么客气作甚?”

    聂仙铃明媚一笑,就飞身扑了过来,抱住了庄无道臂弯。而后两人的身影,就消失在了时间洪流之中。

    也或者可说是跳跃,跳跃到了过去三息之前的时间层面。

    在原本的时间维度,二人都有被补天道那些强者发现的可能,可换在了三息之前,那情形就又是两说。

    此时庄无道的因果之法,乾坤无量之术。也可无视乌纹铁杉中的那座‘十二神补天魔杀阵’,却不能似聂仙铃这般的无声无息。其实他也能做到,忆惘然剑就能回溯时光,却做不到似聂仙铃这样的轻松,娴熟自若。

    半刻时间后,庄无道与聂仙铃二人,就出现在了这株乌纹铁杉的树干之内。

    这里面有着一群庞大的树洞,方圆数十里甚至数百里都有。且四通八达,仿佛是一个庞大的地窟群。

    而此刻二人出现的所在,正是位于这树干之内,补天道最核心的禁地之一。

    虽是在补天道最混乱的时候,这里依然是守卫森严。

    不过在聂仙铃与他的面前,再怎么严密的禁法,也是形同虚设。那些或明火暗的守卫,也同样瞒不过庄无道的重明观世瞳。因果与时序之法配合无间,只须臾时光,就已将所有的障碍,都清理无遗。所有的明暗看守,都全数扫清。

    而在确证了安全之后,庄无道才站在了一座碧蓝色的小池之前,池水清澈,散着幽幽清香。与他的那座魔源血池有些相似,里面都是充满了生机元气。

    闻起来是沁人肺腑,不过他却知晓,这些池液的来源是什么。

    其中的残酷血腥,实在无法言叙。好在他并没什么精神洁癖,且补天道也已经将那些血腥的‘材料’,提炼成了最精纯的道家元气。至少嗅觉与视觉上的感觉,还算不错,

    而自己今日取走,也算是对补天道的一个打击。想必那些在天之灵,只怕宁愿这里的池水被他取走,也不愿意自己血肉身躯化成的这些东西被补天道使用,又造就出一个盖世强者出来祸害世人。

    抖了抖袖,那素寒芳与符冰颜二女,就被她放了出来。而庄无道的两具身外化身,也同样从他身后的虚空盾中走出。

    而符冰颜才刚适合了这变化的?境,面色就为之一僵。

    “这是补天道的补天神池?魔君你这岂非是自投罗网——”

    语音高亢,显示着符冰颜的激荡心绪,不过瞬息之后,她就醒悟了过来,脸色苍白,忙将自己的话音压住。

    她简直就不敢相信,这位居然就这么大模大样的,进入补天道的根本重地。

    尽管之前,当望见这株乌纹铁杉时,她就已感觉不妙。

    难道那位诛天魔主,还不足以为鉴?那么一位盖压一界的绝代强者,就因贸然进入了苍茫魔主的神界,就遭遇了陨落之灾。

    此时的补天道,实力确实已衰弱了不少。然而灵魔境强者仍多达五位,九阶法域及散仙,亦有十余位之多。此处更是补天道的根本重地,有仙阶魔阵加持。

    除了这些之外,补天道还有十万合道弟子,合道之下百万人。哪怕只是用人堆,也可轻松将他们碾杀。

    庄无道却没理会符冰颜的言语,而是直接就将手中的素寒芳,丢到了这补天神池内。

    那素寒芳体内的气元,先是停顿了刹那,然后就如长鲸吸水般,疯狂吞噬着里面的补天池液。

    庄无道顿时眼前一亮,现出了丝丝笑意。能够主动吸纳这补天池内的元力,这就说明素寒芳的意念,已经有了初步的意识,也有了强烈的复生意愿。

    只有有了自主的意识,那么一切都将水到渠成,这破而后立,至少已有了七成以上的把握!

    而就在同一时间,他的两具身外化身,也同样踏入到了这补天神池之内。

    补天神池的池水,只能供应一人使用。不过庄无道却知这池,历年中还积累了不少的底蕴余量。

    他可没有为补天道节省的意思,也没打算事后再保留下这东西。准备直接断去此物根源,所以即便透支了,也无所谓。

    他这两具化身,也无需弥补什么,只是进一步提炼肉身,驱除杂质,增强化身的潜能而已,用量不到素寒芳的一半,这些池水绰绰有余了。

    “素仙子此人,我虽未见过,不过也是久闻其名。人很不错,可惜生在了雪阳宫。师兄你居然能狠心将她炼为魔奴,小妹我真是佩服。”

    聂仙铃几乎是黏在了庄无道的身上,淡淡笑着调侃:“不过若真能助她完成阴阳之变,破而后立,日后倒真是个不错的帮手。比你部下那魔舍离与不死道人,都可靠得多。”

    “是么?”

    庄无道对聂仙铃的动作,并不以为意。从那一吻开始,二人就已确立下关系,就只差没有真正合籍双修了。这需时机,二人修行都已在一个关键点,贸然合籍,并无益处。

    修士之间,就是这点让人头疼无奈,哪怕情投意合,交合时也需慎而又慎。

    此时他更在意聂仙铃的言语,猜测这无天师妹,莫非是知道些什么?

    他身边的仙铃,可是来自六十年后,而这一次,为素寒芳之事,聂仙铃也是尽心尽力。

    只是还未等他的话问出来,聂仙铃就已笑道;“我只是觉得她有些可怜,有复生的机会,就帮她一把,师兄你莫要多想。”

    庄无道不禁微微摇头,知晓因那太虚之龙的缘故,聂仙铃不会主动向她吐露什么,一切都只能靠他的猜测。

    不过已可确定以点,复生之后的素寒芳,至少不会成为他祸害。

    捏了捏聂仙铃的脸蛋,庄无道就又提醒道:“你现在再不走,小心被人发觉。”

    按照计划,聂仙铃会在暗中配合。可若早早就有人对她有了防备,那么今日之事,就要功败垂成。

    “怕什么?”聂仙铃并不在乎:“有挽歌在呢,时之幕下谁能发现?再以素仙子她现在吞吸元力的速度,至少还要半个时辰,才会被人发觉。没有那几位灵境魔仙,这补天道总坛,还没有人能发现你我踪迹的能耐。”

    庄无道知晓那‘挽?’,正是那只时雕的名字。怪道是不见了,原来是被这丫头使唤,去布下了时之序幕的神通。

    此法成后,他们的确是可在这里高枕无忧了。毕竟补天道的几位灵境魔仙,都不在总坛之内,而是在那虚空胎膜中的血狱洞天。

    只为了这半个小时的相聚,就让自家的灵宠,动用如此规模浩大的神通。

    他这师妹,还真不是一般的任性——

    不过心内却也有股莫名的甜蜜,庄无道笑了笑,正欲再说些什么。

    那聂仙铃却忽的眼神一动,眼含疑惑的望着前方。

    “师兄,你看那是什么?”

    庄无道挑了挑眉,也随之望了过去。眼中看到的,却是位于补天神池对面池畔的一座建筑。面积不大,模样似凡间之人修建的小佛堂。

    然而修建在这里,却让人感觉极其的突兀。补天道的佛堂,小小就感觉可笑,且是建在这补天池前,

    可问题是之前,他根本就没发现这个小佛堂的存在!然后毫无预兆的,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而一当目睹,庄无道就感觉到意念之内,有着一股冥冥中的牵引。深思了片刻,庄无道就先暂时放下了儿女情长,往那佛堂门口内行去。

    踏入这大门内时,只见此处的摆设,平平无奇。与凡间佛寺,并无什么差别。

    而庄无道的目光,也第一时间,就被正的前方佛坛所吸引。坛上并无佛像,不过却挂着一张图。图的一半是光,一半是暗,绘着一位佛陀形象,面貌极其的年轻,不似其他的佛像一般的慈悲和蔼,而只是唇含微笑,此外佛陀的左右两旁,也有两个菩萨侍立。

    “无量光明,无尽幽暗,这莫非是无量终始佛?”

    聂仙铃此时的神情,正是惊疑不定,神情变幻着。只因眼前的这一幕,在她的记忆中,从未发生过。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