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四一章 月黑风高
    血月——

    符冰颜立时就反应了过来?今日不正是三月同在,血月现世之日?

    她眼前这并非是真的月亮,而是九玄魔界在此界的投影,也是通往九玄魔界的入口之一。是两界胎膜重叠,扭曲而成虚空的通道。

    这位苍茫魔君,是欲带她们前往九玄魔界?这到底是意欲何为?或是这九玄魔界有能令素寒芳起死回生之法?

    还未来得及深思,符冰颜就已发现庄无道的速度越来越快,施展开因果遁法,只片刻时光,就已经到了那两界间隙处。

    九玄血月位于星空之中,距离地面达九十九万里之遥。是九玄魔界势力侵入星玄界势力的主要途径。包括元始魔宗,赤神宗在内的正魔大教,都在这附近修建仙城来镇压封锁,以重兵把守。可以近距离的,堵截来自九玄魔界的修士。

    而在九玄魔界的对面,情形也差相仿佛。

    不过近年因赤神宗崛起,声势渐盛,星玄界大抵占据优势,已经初步掌握了九玄血月的出入口。

    也迫使诛天魔主,不得不另寻渠道反攻,最后寻上了位于海外,与正魔两道都甚少瓜葛的星玄龙城。

    此时因望乾山变故,诛天魔主陨落,九玄魔界陷入混乱,对星玄界的威胁少而又少。此处各处浮空天城的人手与封锁力度,明显都不如以前。

    庄无道却不在意,如今整个星玄界,至少有小半的势力,对他心怀不善。

    然而以他现在的修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哪怕真是天罗地网,也很难将他留住。

    事实也是如此,当庄无道抵达血月附近时,周围十几座浮空天城,才刚有反应。

    而当那几家才刚显出拦截的意图时,庄无道就已经强行打开两界壁障,出现在了九玄魔界之内。

    星玄界是黑夜,这边却是白天,不过天空中的太阳,因浊气污染之故,投照下来的日光,却是血红色。这也是为何,从星玄界看,这九玄界会是血月之因。

    庄无道没心思欣赏此间的风景,只大略扫了一眼,就继续施展开极致的遁速,把身后追击的那些修士全数甩开。

    在九玄魔界这边出口,星玄界正道已经联手开辟了三个据点,由诸教共掌。

    不过此间的浮空天城,大多还是由九玄魔界的势力所有。对庄无道这个外来者极其警惕,围追堵截。

    然而因果遁法,直接锁因定果。只需注定了庄无道一步千里,任是遁法强绝如素寒芳,也难追及到他的身影,更何况是这些不到仙境的魔修?

    而在摆脱追兵之后,庄无道就换成了正常的重明太霄乘风决。因果之遁固然强悍,可这法力的损耗,他也负担不起。

    全速疾赶,两日之后,符冰颜就望见远处,赫然有一株高约七千里的巨树,出现在了眼前。

    高耸入云,那枝叶伸展,至少覆盖了四千里方圆。以‘庞然大物’四字,似都不足以形容。

    “乌纹铁杉,这是补天道的总坛?”

    符冰颜的目中,闪过了一丝异色。她早听说过九玄魔界的补天道,将自家的总坛,建在一株巨树之上,只是一直未曾亲眼见过。

    传说三百万年前,补天道捕捉到的一只刚度完仙劫的仙阶木妖。以秘法抹去这妖仙灵识之后,就以这只木妖的身躯为根基,建立山门总坛。

    之后又历经了三百万年,这株乌纹铁杉的身躯越来越庞大,气势也越来越显恢宏。高七千里,这已经是骇人听闻。

    仅只这树冠笼罩的面积,就已容纳下数千万人口的凡人国度。而那大树之上,甚至可供万万人在内生存。

    而庄无道,就在距离这株巨树大约七千里处停下。再要继续深入,就有被对方大阵感应的危险。

    补天道是与元始魔宗同等的势力,哪怕诛天魔主身死,也不似雪阳宫那么废物。

    以‘万象森罗纱’将诸人身影笼罩,而后静静等候着。只不过片刻,就有一女子身影跨空而来。

    “师兄你来晚了至少三日。”

    来这是位妙龄少女,气质容貌皆是符冰颜见过之人中的首选。此时踩着一只硕大的白雕,略含埋怨的看了过来。

    “可知拖延几天至后,又会多增几分风险?”

    符冰颜的瞳孔一缩,眼前的少女她认得,赤神宗新一代的天资娇子。

    一人一剑,就闯入太霄剑宗,将其掌教李天来斩于剑下,也从此埋下太霄宗覆亡祸因之人,

    那一战震撼天下,也使得这位法号‘无天’的少女,一跃而成十仙师之首,被人称为时虚仙子。

    而就是这么一位赤神宗的核心弟子,居然仍与他身旁这位魔君,以师兄妹相称?虽说后者,也曾是赤神宗门人。可据她所知,这时虚仙子入门之时,任山河早已判出赤神宗。

    任山河,苍茫魔君,苍茫魔主——这其中,果然是有问题。

    庄无道却是不惧符冰颜知晓他们之间的关系,甚至传出去也无所谓。

    太阴太阳道胎到手,自己身为苍茫魔主的身份,也已经泄露。关于自己的身份,已经没什么好忌惮的。

    若非是还不知赤神本院那边,到底是什么样的想法,他会直接以庄无道的身份行走于世。

    “料算失误,没想到炼化阴阳道胎,会耗时如此之久。”

    庄无道先是神情尴尬的解释了一句,而后疑惑的看向远处的巨树:“更添风险?难道说补天道的内乱,已快平息?”

    “那倒没有,不过最近补天道内,已经有一人崭露头角,深孚众望。估计再过不久,就可压服诸人,成为补天道的掌教。”

    聂仙铃摇着头,指了指那乌纹铁杉的东面一角:“你看那边,我来之前还是一盘散沙,可如今那里的补天道教众,动静间已经颇有章法。”

    “哦?这又是哪一位,为何以往从未听说过?”

    “说来此人,也是师兄你天生的冤家对头。”

    聂仙铃笑了笑:“此人名唤薛道离,是诛天魔主的弟子之一。以前并不出众,不过就在诛天陨落之后,这位突然崛起。而就在不久之前,此人却又自号诛天魔主——”

    庄无道的瞳孔微凝,自号诛天魔主么?有意思,这应是有数层用意。

    一是向教众表明决心,将继承诛天魔主遗志;二则是为继承诛天的神名,以及诛天数千年经营,分布周围十数世界的教众;三则可收集诛天死后,散落于各地的相繇遗力。

    无论是出于何种目的,看来这位都是欲与他,不死不休的架势——

    “原来如此!“

    庄无道冷笑,目中闪现过一丝厉色。这个人在诛天还在之时,刻意隐忍藏拙,直到诛天逝后,才慢慢崭露头角。显见也是一位极其了得的人物,实力手腕都不缺,可惜的是——

    “可惜此人,虽有万丈雄心,却无枭雄之命。”

    一个声音,从庄无道的身后传出。而后一个样貌与庄无道相仿的人影,从他身后踏出。

    正是庄玄通,此时正是冷笑。而那庄九真,也同时出现在了他的身侧,手按长剑。

    “今夜月黑风高,正是杀人放火之时!”

    杀意沸腾,使百丈之内,剑气满蕴。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