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四零章 还魂定魄
    “你说素寒芳的父母,很可能死于雪阳宫之手,是真是假?”

    其实对于素寒芳,可能是人元草之事,他与秦锋早就有所猜测。之所以那时让符冰颜道出此言,正是为借此冲击素寒芳的道心。

    一个是防备极深的大敌,一个是平时还算的信任师姐,道出的言语,哪怕一模一样,效果也是大为不同。

    不过他真不知,素寒芳的父母,也死在雪阳宫之人的手中。

    “只是说有可能而已,真相如何,我也不知。”

    符冰颜摇着头,双手一摊道:“寒芳的出身,我昔年也曾有意打听过。只是限于身份之限,也没什么人手可用,不敢深查。不过我猜她双亲,多半是寿终正寝。雪阳宫绝不会留此隐患,毕竟他两岁前的记忆,雪阳宫能封印一时,封印不了一世。待得素寒芳日后踏入仙境,也可回溯过往。不过她曾被作为人元草,倒是有九成可能是真——”

    庄无道笑了笑,已经明白了过来。入魔之人,本就思绪混乱多疑。

    而符冰颜说出那些话时,也恰在素寒芳的最后时刻,那寒凌与梦灵等人即便有心辩解,也不会有解释的机会、

    而他也成功达到了目的,使符冰颜保留了一线‘复生’的希望。

    其实被魔染之后,素寒芳并不是就此‘死’去,而是被他化魔种彻底他化魔染,成为了一个无意识无思想的傀儡而已。不过本身神念印记溃散消除,也算是就此陨落了。

    而庄无道为她保留的最后一丝希望,就是那不甘和怨恨。只有这种极致强烈的情绪,留痕于天地之前,使灵智未曾彻底的魔染他化,才有可能使符冰颜的元灵重聚。

    毕竟一个毫无灵智他化傀儡,绝没有一个活生生的‘素寒芳’好使唤,潜力也不是一个等级。所以他这次也不吝资源,给予此女一次机会。

    可惜那魔源血池,已经使用过了一次。短时间内,已经造就不出第二个,似魔舍离那品质的高等妖魔。否则的话,他想要素寒芳醒来楸倒是不用这么麻烦。

    不过以破而后立之法,素寒芳也将会身具较魔舍离更高一等的灵性,潜力也非是后者可以比拟。

    此时素寒芳体内的情形,与皇玄夜差相仿佛。在死亡之前得知‘真相’,那一瞬间爆发出了戾气,久久不散。哪怕时隔七日,亦无丝毫淡化消散的迹象。

    庄无道的眉眼中,现出了一丝喜意,而后就果断的将他在数年前,就已经准备妥当的仙丹取了出来。

    此时素寒芳的情形甚佳,好过他的预期,但愿这枚珍贵的三阶仙丹,不会被浪费。

    “还魂定魄生死丹?”

    旁边的符冰颜,眼中顿时现出了一丝亮色:“居然是此物。怪不得你说能給她一次破而后力之机。”

    这位苍茫魔君,果非是信口开河。有了这一件能使人由死入生,由生入死的奇宝,素寒芳倒是有了几分希望。

    这就是用来修习破而后力法门的奇宝,生人服用之后是剧毒,死人使用则是一件能够由死入生的奇丹,哪怕是魂飞魄散,这还魂定魄生死丹也能挽回。

    庄无道并不理会,将丹药炼化成液,拍入到了素寒芳的体内。而后再以自己的一丝精血以及部分魂念,在素寒芳的眉心处,凝聚出了一个玄异的印记。

    这是专属于他的神纹,也是以一座天平为主,在这天平支轴的两侧,生有黑白双翼。除此之外,两臂托盘之上,左边放置的是一口剑,右边则是立着一只重明鸟。

    与平等王的印记相似,却又有着不同之处。

    接下来是以这神纹为引,开始招聚素寒芳的残灵,不过这却非是一日之功,至少需得一个月时间不可。

    庄无道做完这一切之后,就收住了手,转而加固外围处的阵法,以掩饰此间的气机变化。

    并没有使用雷火天傀,那等于是明白告知梦灵与月庭等人,他就在此处,而且有要紧之事,一时半刻不会离开。

    普通的灵阵,其中却夹含着庄无道的巧思,以及深厚的道业积累,一样能保证此间的安全、

    庄无道一边布阵,一边似又想起了什么,百无聊赖的问着:“对了,你家师妹可曾学过雪阳宫那门‘赤日黯阳照世神决’?”

    “学是学过,不过一直以来都进展不大。”

    那符冰颜疑惑的再看了素寒芳一眼,不知庄无道是何用意:“我知她是极不甘心,不久前以善功换了一整套十五重天境的功决。可惜始终领悟不了阳极阴生之法,至今也只把赤日黯阳照世神决修到了第四重天而已。”

    赤日黯阳照世神决,乃是雪阳宫最高等级的镇教功法,源自烛龙。然而素寒芳因天生金乌魂体之故,在这门功法上的成就实在有限。

    “学了就好!”

    庄无道笑了起来,这素寒芳倒真是好运。不对,现在该说是自己的运气。

    “以前她领悟不了阳极阴生,这次醒来,却定可掌握。”

    经历生死之变,破而后力,由道入魔,素寒芳必定会在各方面都有所突破。

    且那本‘元始狩魔经’,某种程度而言,也可算是阳极阴生的范本。

    “这倒是不错,若放在以前,寒芳她必定会很欢喜。”

    符冰颜微微一叹,不能修习雪阳宫的根本功法,一直以来都是素寒芳的遗憾,且她心内疑惑依然未解:“可即便掌握了阳极阴生又如何?寒芳她的功体已定,不可能再更改道基。”

    不止是道基,还有魂体。

    赤日黯阳照世神决,正是烛龙法体而创。烛龙者,上古之神兽,龙首蛇身,直目正乘,身长千里。可以嘘为风雨,吹为雷电,开目为昼,闭目为夜。

    大日金乌魂体与烛龙,绝没可能兼容,必定会有冲突之处。对于素寒芳而言,这门功决除了使她可以名正言顺,坐稳雪阳宫圣女之位以外,并无多少益处。

    而如今随着几人判出雪阳宫,这最后的作用,也已消失。

    “又不止是烛龙才需阳极阴生,三足金乌,不是同样有一脉,变化为三足冥鸦?不过寒芳她应该更上了一层,若能突破,说不定能有所突破,掌握光暗之法。”

    说到此处,庄无道笑了笑:“要说她能掌握无量之光,无尽之暗,不太现实。不过哪怕是只有这一半成就,对我对她,也都颇有裨益。”

    他的无量终始之法,后者倒是完成了,前者却是有着先天缺陷,有着素寒芳做为自己助力,恰可互补。

    素寒芳是自己的他化傀儡,这次哪怕魂灵重聚,意识苏醒后,形势也不会有什么变化。

    她日后所有能参悟到的一切,自己都能轻松获取,用以补完自己的根基。

    符冰颜却是听得一头雾水,根本就不知这位的言语,到底是何意。干脆也不再理会,只注目观察着素寒芳每一分变化。

    而庄无道也识趣的闭上了嘴。布阵完成之后,就又再次开始了入定冥思。

    无非是继续稳固自己的‘乾坤无量’之数,揣摩消化那由两枚道胎,带来的太阴太阳两门大道,以及皇玄夜与素寒芳二人的一切积累。

    三人的修为都是速成,年岁最高的皇玄夜,也只不过两百岁而已。

    经历不足,在道基上就难免又些缺陷不足。然而此时此刻,庄无道却等于是将他们三人的所有道果,都聚而为一。使得他的一身道业根基,再无死角,

    一个月的时间,转眼就已过去。可在符冰颜心里,这些天里却是度日如年,每日都是煎熬。

    恨不得素寒芳的真灵,下一刻就能够完整,从沉眠中苏醒才好。

    然而事与愿违,一个月后,素寒芳的魂识真灵,虽已凝聚的差不多。双眼中略略有了神采,不再如之前那样的僵硬,呆滞。可离符冰颜期待的破而后立,却仍为发生。

    而更使她心凉的是,?还魂定魄生死丹的药力,已经在逐渐消退。

    以她浅薄的道业修为,也能判断出素寒芳,最多还有十日时间。十日之内,若还是没能醒来,没能完成生死转换,那就再无希望。

    而此时每过一日,寒芳她破而后力的可能,就会淡去一份。

    又三日过去,符冰颜已经完全绝望。还有七日时间,然而那颗生死丹的效力,已经微乎其微。

    她对庄无道,倒是没什么怨责之言。不管怎样,庄无道毕竟是拿出了这颗三阶仙丹,已做出足够的努力,并未失信于她。

    不过也就在这一日的夜晚,当夜空降临之时。庄无道却又以法力将她与素寒芳抓起,踏入到了虚空海外。

    “魔君这是意欲何往?”

    符冰颜只当庄无道也已经放弃,柳眉紧皱,还欲再为素寒芳争取:“距离药效消失,还有七日时间。寒芳师妹她还有希望,魔君就不再等等?”

    庄无道闻言,却是一楞。片刻之后才领会其意,不禁一笑:“符仙子当是误会了,我可从未说过,这区区一枚还魂定魄生死丹,就可使她复生。这枚仙丹只是药引,真正能使素仙子完成生死转换的,另有其物。”

    一颗三阶的仙丹,就想要使素寒芳再聚真灵,修为更上一层,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素寒芳如能苏醒,必定是比魔舍离还要更好用的工具。他为之投入的本钱,自然也不会次于魔舍离。

    一颗还魂定魄生死丹,怎够她用?

    符冰颜不禁愕然,然后心中瞬间就是一松。原来寒芳她还有希望,这苍茫魔君对她的看重,倒是超乎意料。

    不过在转瞬之后,符冰颜就再没心思思考这些。不知何时庄无道已从太虚中回归,而此时出现在她眼前的,赫然是一个巨大的血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