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三九章 太上灭度
    “啧啧!说这么一大堆,还不是嫌弃这佛陀之身,不能让你和那群女人尽情欢聚?”

    那女菩萨的嘲讽的一笑,随即又眼透好奇之色:“你说或已出世,也就是说,只是可能而已?到底是谁,哪一域之人,有能力接手你这佛陀之位?无量终始之道,这可不易,诸域之中,能得此道真谛的,也只独你一人而已。”

    ——若是在同一域世界,二人说不定就要有一场生死之争,彼此间要做过一场。

    不过二人成道之所,既非是同一界域,那么也就无所谓了。

    只是她却仍是不信,这诸域之中,还有能及得上她身边这位佛陀的人物。

    那却佛陀一笑,并不以为然:“这却未必!便是如今我说的这人,说不定未来可超越于我之上。且同样的大道,细微处也有不同。无量终始,我或者是得了无量真谛,可终始之道,却是始终不能有太大突破,那人却是相反,掌握终始真意,无量之法上,却又要逊色于我。其实此人所习,有些类似于量天定运神法——”

    他的根本大道,其实并非终始,终始只是外相,内在则是道之真谛。

    所以哪怕同在一界,佛陀其实也不甚在乎。

    “量天定运神法么?那么这人可真是了得,量天定运结合无量终始。如此说来,这无量终始佛,他倒是能比你更为出色。也对,这百万年来,已经少见有人能得你这般赞誉。能修成这几门大道,这人的心性天资,都必是极其出色,若真能挣扎出来,我倒是真想见一见,这位到底是何等样的人物。不过——”

    那女菩萨,却又语声一顿:“然而自古以来,诸域中想要修成这门大道者,莫不要经历莫大的劫难不可。想要从的沉浮众生中挣扎出来,谈何容易?我看你要想摆脱与这佛门因果,仍是奢望。”

    “总是个希望,不要总给朕泼冷水可好?”

    话音落时,那佛陀就已嘿然一笑,虚空一拍,将一卷图录,送入到了一片黑暗虚无的空域之中,

    <>“我倒是颇看好他,这位如今距离大道之极,已经不远。说不定只需数十万年,他就可与朕并肩。”

    那一域的法则,与他之前的界域不同,修行入门更为艰难,大道在很早之前就已奠定了根基。

    根基定下,之后的修行,无非是按部就班,积蓄真元法力,蕴养内天地而已。

    “这是,太上灭度真经?”

    女菩萨瞳孔一缩,然后就艳现羡嫉妒之色,略有些不满道:“你这次,倒真是大方!一个从未见面之人,就舍得舍弃这般重宝。怎就不对我慷慨一次?”

    这本太上灭度真经,不知多少人欲求一观而不可得,也包括她在内。

    然而此刻,却被这可恶的家伙,随手就扔了出去。

    把佛陀闻言失笑:“此物不是不能给你,只是如今的你,看不得此物。且朕有感应,那人与我之间,应该颇有些因果。这件东西,也是由那一界域传来,勉强也可算是物归原主了。”

    女菩萨摇了摇头,不予置评,只目光眺望,深深看了眼那太上灭度真经跌落的虚无空域。

    将这一域世界的方位,牢牢的记在了心内。

    那应当是一个初生才不久六亿年的界域,这样的所在,真能够诞生一位可比拟她身旁这位无量终始佛的强者么?

    ※※※※

    星玄世界,庄无道体内的变化,已经进入尾声。

    此时那‘乾坤无量’的变故,是他事前都没想到的。再加入太阴太阳道胎以后,他的终始之法,直接就完成了一小半的进度。

    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此时他的玄窍之内,不能说是有着万物,然而却已搭建成了一个完整的雏形。似一个世界的演化,从生到灭,循环不休。

    也使得他这么‘乾坤无量’之术,直接就突破跃升了一个台阶,达到了超品阶位。

    连脉之后,这已真正可成为与阴阳劫抗?之术!

    还有这量天法域,他此时虽未施展,不过却已可断定。随着‘乾坤无量’的补完,这门法域神通,也已提升了至少两个层次。

    不过,还未真正完成突破。一品之上,超品未满,无论是内天地还是法域,都是如此状态。

    以他的估计,这量天法域真正达至超品之时,应当是他突破仙阶之时。

    那个时候,自己必定劫力环伺。修成了无量终始与量天命运之法,又有太阴太阳之力加上,必定是天道除之而后快的对象。

    不过在被诸劫加身之日,也是他可以进一步了解天地构成之时。

    他的量天法域的特性,正是遇强越强,经历的越多,也就越是强横。

    当入定结束时,庄无道却并未现出喜色,而是眉头紧皱。当太阴太阳两大道胎融入的刹那,他就感应到了自己冥冥中,已经与某个存在间有了因果。

    然而哪怕是他以浩劫天图全力追查,也无法追索到半点踪迹。此人的法力,应该高过他近百倍!

    不过短时间内,应该无碍。他寄托于大道虚空中意念,并未感应到有什么凶险。

    倒是这浩劫天图之上,自己的运势变化,让他颇为在意。图上全是红色的灵纹,意味着他的气运,即将进入鼎盛状态,让人不知所以。

    而当这担忧退去之后,庄无道就又笑了起来。到了这一步之后,自己的道途,才总算是确定了下来。

    他究竟不是那种修行了数万年的老不死,此刻心中,难抑欢喜。万千重担,都已释去。

    只需再完成那两门剑道神通,自己就可一步步,踏上道之巅峰。

    而直到这时,庄无道才发现自己身后一对阴阳双翼,始终张开着。抽取着巨量的元力,那怕是他的本命内天地‘乾坤无量’,已经无限接近超品,也依然是供不应求。

    这对双翼之上,本身也有着太阴与太阳两大内天地存在。可毕竟不是本命,连本体都不是,提供的灵元,微乎其微。

    庄无道不禁自嘲一哂,看来这五大法域同时叠加的梦想,是很难实现了。

    这太阴太阳法域,只适合短时间的爆发。以他现在十六倍于同阶修士的法力,也最多只能支撑一刻时间。

    不过有等于无,这一刻钟之内,哪怕是真正的元仙修士,他也可无惧。

    “恭喜魔君,再成两门绝顶大道——”

    一个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的神思。庄无道的张开眼时,就见那符冰颜,正冷冷的瞪着自己。

    “魔君如今,已是心想事成,可我这师妹,依然是堕落在你的他化魔念之中,不得超生。到如今已事隔七日,不知魔君准备要以何法,让我这可怜的师妹醒过来,完成你说的破而后立?”

    庄无道挑了挑眉,忖道自己,居然就已入定了七日之久?幸亏是那月庭与梦灵等人,没有寻来。

    否则在自己熔炼太阴太阳两大法域的关键时,可真没多少气力去应对这两位盖世强者。

    而旋即他的目光,就转向了素寒芳。并不理会符冰颜之言,直接探手一招,就将素寒芳的娇躯,摄在了手中。

    一边仔细感应着此女体内的状况,一边好奇的询问:“你说素寒芳的父母,很可能死于雪阳宫之手,是真是假?”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