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三八章 无量终始
    “岂能不知?”

    那老者闻言一声冷笑,目光发寒:“难道要被尔等,一直瞒在鼓中么?一个秘传苗裔,就被他们强行推入魔道。这赤神别院,未免也太过胆大妄为?”

    “师尊息怒。”

    那中年修者一声叹息,躬身一礼:“好在此事,还未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按无珩的说法,此事仍有转圜余地。那无法师侄从平等王处传承苍茫魔主神位之时,层以几枚天机碑碎片,将自身道果与神源遮断。如能借这上古仙宝之助,斩出身外化身,对他日后修行,当无影响。应那无珩无明之请,弟子在数月之前,就已让人尽力收集天机倍碎片。其实能有这么一位魔主神位,对我宗而言,也是一件颇有裨益之事。”

    感觉不到身前这位,有任何的心绪波动。中年修者就已知对方知情之深,远超过自己预料,便又语气一转道:“其实那赤神下院,也有不得已之处。毕竟崛起太速,根基薄弱。只是一时不查而已,就被人混入门中,窃据高位。那赤神蕴生石与先天五行雷玉,也险些落于他人之手。那无明师侄,虽是为复仇,可也是出于无奈。四顾无援,只有出奇制胜。且他也已知错,不久前已主动向本院请罚。”

    “只是主动请罚,就可免去大半过责?你就是太过心软,我把这离尘宗交与你手,也不知是对是错。”

    那老者一声冷哼,不过到底还是未继续不依不饶的深究下去,转而道:“今日唤你至此,却并非是为处置赤神宗。而是近日,我道心内生出感应,那星玄世界,恐怕另有变数。”

    “变数?”

    中年道者闻言微微一楞,有些奇怪,星玄世界即将毁于劫胎之手,还能有什么样变数?

    而瞬即之后,就已明白了过来。他现在能够想到的,也就只有这个变数了。

    “师尊之意,是说这星玄世界,可能会避过崩灭之灾?”

    心中不信,不过他对眼前的老人,同样不敢有丝毫的置疑,

    眼前这一位,虽只是证就始仙王境界,既非是开窍八十一的绝代,亦非半步混元。然而这天仙界内,谁都不敢对其小视。

    从重明鸟一族感悟出重明阳神录,又自创离世与绝尘二门秘法。历经三劫而不灭,调教出五位绝代仙王境的弟子,更筚路蓝缕,创下离尘宗这一当世顶尖大教。

    若非是因早年修行时走了太多弯路,不能开出足够窍穴,此时他这位师尊,必定是当世道祖之一。轻而易举,就可证得半步混元。

    而以其三劫积累,真实战力,其实已经能比肩绝代,甚至一些绝代仙王都不能与之匹敌。

    而同为仙王之境,元始仙王与绝代仙王在神念感应上,并无什么差别。

    他这位师尊尤其擅长推衍演算之术,最巅峰之时,天上地下无所不知。料断未来之事,至少能够猜准四五成。

    “不错!”那老者微微颔首,面上现出了一丝期待之意:“变数就在这无法,可还记得百余年前,我曾跟你提起过?在无殇仙墓附近,感应到有一弟子,天赋超绝,可能已越过了我设下的那条天梯。可惜有元极星障阻隔,不能准确知其出处?”

    中年道子陷入了回忆,的确是有此事。且当时他也印象深刻,只因他师尊让人带往无殇仙墓之内的那些道业天途,与其他别院下院,都不尽相同。

    只有天赋,心性,最为出色者,才能登顶。

    那是因他这师尊的宏愿,只要能有越过这条道业天途着。那么无论多么艰难,需付出多少代价,师尊他都会倾尽全力,将这弟子从那与世隔绝的无殇仙墓内接引至天仙界之内。

    从那死域中接引生灵出界,付出的代价太过高昂,所以需精挑细选才可。

    也知这些年,这老者大半的时光,都用在了寻觅这位未来师侄上。

    “只因这些年,那无殇仙墓,刚好是剧烈变化之时,使我百般寻觅无果。不过如今想来,这个小无法,就当是百年前我感应得知的那人,然在短短百年之内,就已全凭己力,从那等样的死地逃出——”

    老者淡淡说着,眼内闪着异泽:“自十日之前我知晓了这小无法的经历,又恰好无聊,特意为他卜算了一卦,看他的未来,能否化解魔主之扰。结果很有意思,卦象乃是乾卦九五——”

    “乾卦,九五?”

    那中年道人再次愣住,有些不敢置信。

    乾卦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

    此为阳爻,预示着这卦象主人的运势,处于最巅峰的状态。

    若是在凡间之人,必可凭此运势,开创王业,成帝王之尊。而若是修界众人,也能无往而不利,成就无上尊位。

    所以凡间之人,也往往将帝王称为九五之尊!

    修界中人,有这样的运势,并不奇怪。许多大能者,都经历过这么一段时期。

    能够成就仙君仙王者,不止是天赋过人,本身亦是仙缘深厚。

    可问题是,这无法师弟身有九五之运时,也正是劫胎即将来临之时!

    这是开什么玩笑?

    若非说出这番言语的,正是他的师尊,他必定会嗤之以鼻。

    “九五之运与劫胎,很有意思可对?不过大约你会猜测,这是因他受两界气运加持之故。”

    “确有这可能!”

    中年道者微微颔首,星玄九玄两大世界濒临灭亡,天人感应下必有变化。两界气运,会自发的会流向有救世能力者,助推其势。

    这么想来,乾卦九五之运,也并非不可能。

    “他的九五之运,与这两界确有些关联,不过源头却不在此处。便是老道我,也算不明白。”

    那老者早有预料的笑了笑:“不过这还不是最有趣的,你看看这离尘天牒——”

    说话之时,那老者又一招手,将一本页面有些发黄的古旧书本,招在了身前。

    随着页面翻开,有一行录着金色的字迹的页面,显现在了中年道者的眼前。

    离尘宗的三代苗裔弟子,足有三万余人。而老者翻开的,正是属于‘无法’的一页。

    而此时的中年道者,只是看一眼,就已目生波澜。

    那字迹文字,都无什么异常处,然而那页面之上,却出现了一到裂纹。

    “这是道痕,大道之痕!”

    炼制离尘天牒的器坯,乃是一件先天灵宝。然而这灵宝炼制出来的,只是框架,也可理解为书壳或封面。里面的那些页面,却需得另有奇珍制作。

    不过离尘宗总宫三万七千位秘传苗裔,三万七千张书页,不可能每一页,都由五爪金龙鳞片,玄武龟壳这等级的材料制作。

    而出现他眼前这种状况时,只意味这一件事。那就是这张天牒书页,已经无法承载‘无法’这个法号,也无力承载这位无法师侄的大道印记。

    所以才会出现这裂痕——,这确实是道痕,不过却是另一种的大道之痕。

    然而这种情形,一般只会出现在真仙境以上的修士之身——

    离尘天牒,毕竟是离尘宗的镇教至宝。里面的材料,即便不是龙鳞凤血这等级,却也非是凡物。

    一个才九阶登仙境的修士,却已使离尘天牒的书页,都无法承载其道,无法承担其名——

    这位无法师侄的道,到底是已强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又到底是什么样的神通大法,使这书页碎裂?

    哪怕是离尘宗的五位绝代仙王,也从未出现类似的情形。

    “为他卜算是在十日之前,而这书页碎裂,则就在这两日之内。想必近日,这个小无法,又有了莫大机缘。不过,能否与那劫胎交手,是否可化解此劫,我也不能确定。只知这位,是最大的变数——”

    一边说着,老者一边俯身下往,目光穿透了虚空,将一片太虚之海,都映入到了目内。

    “究竟结果如何,你我且拭目以待便是!”

    那中年道者却皱起了眉头,老者只看到了那无法师侄的无限潜力,他却已想到了后续的发展。

    此时的星玄世界,正是天仙界诸宗瞩目之时。若无法从劫胎面前败退,那也就罢了,他会穷尽一切办法,使这位有望绝代仙王境的师侄,从星玄界全身而退。

    可若是胜了,对于无法而言,这也并非是好事。

    那老者却似看透了他的心意,笑着回头:“你怕什么?如今在别人眼中,那位苍茫魔主,可是任山河,而非是小无法!”

    中年道者楞了一楞,而后也是一笑,这也算是无心插柳了。无明做出的那件蠢事,反而是对无法师侄形成了最好的保护。

    自己现在所需做的,就是提前抹去那‘任山河’的一切破绽。

    ※※※※

    在无量太虚之中,存在着一片广大的清净琉璃佛土。一半是无边之暗,一半则是无垠之光,在这片十垓方圆佛土中不断循环流转着。

    佛山之上,诸佛或立或坐,宝相庄严。面向上方,聆听着大道佛音。

    然而这一刻,却不知为何,那佛音忽然断去,使诸佛都觉错愕莫名。

    然而在佛山之巅,那位被诸佛敬爱崇拜,同具光暗之力的佛祖,也同样是惊愕的神色,

    “无量终始——”

    可当惊愕之后,这位佛陀,却是欣慰一笑:“如此说来,我与佛门因果,或者终可了结?”

    在他身旁,有一女侍立,明明是领着菩萨果位,却是一派烟视媚行,风情万种的摸样。此时闻言,也不由诧异:“了结佛门因果,也就是说,大帝你总算不用当这和尚了?若净音师妹得知,岂不是要伤心欲绝?”

    那佛陀的脸色顿时一黑,不过身为佛祖,他涵养甚好,悠然道:“说笑了,净音大士道果几乎仅次于我,岂会不知事不可强为之理?这无量终始佛,本就不该是我,这几十万年,只是代领而已。如今正主或已出世,正是朕功成身退之时。”

    随着他的言语,一丝帝者才有的霸气,赫然溢出了佛陀体外,更有九条真龙,盘旋在了他身后。

    他终究是三千万虚空世界之主,诸域诸界之神皇,而不是什么佛陀佛祖——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