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三七章 天仙界内
    离开了雪阳宫附近,庄无道又连续在太虚海内,疾的挪移穿行着。

    他不确定那梦灵会否请来其他的盟友,雪阳宫离元始神山太近。而无论是血尊任糜,还是那位月庭上仙,都是必欲取他性命而后甘的。而借助灵界洞天的通道,只需不到一个时辰,这两位绝顶强者,就可降临于雪阳宫附近,

    直至一千二百余万里之外,才再次破开虚空胎膜,回到了星玄界内。

    而到得此处之后,庄无道却是首先布下了一个法阵,掩盖住了自身气机。

    随后就将素寒芳与符冰颜二人丢在身侧,独自闭目入定。

    此时他的玄窍之内,已经初步平稳下来。两大阴阳道胎,在他的意念引导之下,已经与‘乾坤无量’预留的接口完全对接。

    而随着这两大道胎,彻底被他融炼,使得他‘乾坤无量’之术,进入完整的状态。

    顿时就有一对光翼,从庄无道的身后伸展开来。一翼为阳,一翼为阴,上布点点星辰。

    旁边的符冰颜顿时愣住,看着庄无道身后的这一对光翼,不知该如何言语才好。

    “原来如此,寒芳师妹的大日魔种,皇玄夜的太阴魔种,刚好是太阴太阳——”

    此刻她眼前的异景,使她震惊莫名。太阴太阳,这位苍茫魔君处心积虑,要在素寒芳与皇玄夜身上,完成完美的道心种魔之术,居然是为齐聚太阴太阳!

    这是要在本身三大法域之外,再将太阴太阳这两大绝顶法域,也聚于一身?

    这怎么可能办到?可看这双光翼的状况,分明是与这苍茫魔君的一身功法,完美的契合,无半点的不谐差错。

    “怎么可能?“

    素寒芳一阵呢喃自语,哪怕亲眼目睹之后,依然是感觉不可思议。不过她却已回过神来,转而仔细打量着庄无道身后的一双光翼。

    只见那一黑一白的两双翼翅之上,分布着点点星辰般的蓝色灵光。左右位置都是不同,仿佛是太阴与太阳两大星宫。随着庄无道轻轻挥散,带起无数氤氲灵气,显得美奂美轮。

    不过素寒芳却知这些灵光,绝非是什么星辰映射。这是玄窍,应该是位于这阴阳双翼之上的玄窍,左右都是三十六颗,凝聚着素寒芳与皇玄夜,在太阴太阳两条大道上的所有精华!

    简直是疯狂,这个任山河,竟是欲以身外衍体之法,突破修士一百零八玄窍的限制!

    而此时的庄无道,则是默查着自己体内的变化。太阴太阳两大法域,此时已同聚于一身。

    还有一对光翼,这却是他的身外衍体,也可以说是他现在身体的一部分。

    此时这黑白之翼,都各有三十六处玄窍,不过与正常的玄窍不同。这些在他体外开辟出来的窍穴,一日之内,每一处最多只能使用三次而已。

    不过这已足可使他的战力大主粗增,掌握太阴太阳两大法域,施展出这两门无上大道之法。

    而此时更使人惊喜的,还是那乾坤无量。阴阳就位,那在终与始之间,无限循环的玄窍,正在发生着惊人的变化。

    也是这变化,使得他不得不在梦灵寒凌二人面前撤离,躲避到此间入定静修。

    不曾想到,这太阴太阳两大道胎入体之后,会有这般惊人的变故。

    ※※※※

    同一时间,天仙界内,巍峨壮阔的离尘山巅。此处七彩霞光满布,无数的仙岛浮于九万里高空。每一座仙岛都是一处仙人居所,总计不下十万。

    而就在最顶层的那座小岛之上,那唯一的一间宽阔殿堂之中,一位道装老者正负手立于门前,看着前方那一望无际云霄,还有附近一座座的浮空仙宫。

    “烛龙宫与玄天剑派,近日都已遣真仙降临星玄界,此事你可曾得知?”

    老者须发皆白,气度平和,然而却自有一股让人不敢违逆的威势。

    而此时他问话的对象,正是在他身后的一?中年。此人三旬左右,五官俊朗,穿着广袖深衣,身侧处有着十二团灵光,循环流动着。

    “此事我已得知,更知除这两家之外。那星始宗本院,不久之后,亦将有两位真仙降临。便是那几家魔门,亦都有了动作。名为应下界之请,护星玄界之根基,可据我所知,这几家当是为几十年后的大劫做准备。”

    那中年人淡淡的答着,目中闪过了一丝怪异之色。

    他是离尘宗的掌教,涉及星玄界赤神下院生死存亡这样的大事,他又岂能不去过?

    赤神下院与别处不同,乃是离尘分布于下界的八大天院,十二别宗之一,非同小可。

    掌握的‘赤神蕴生石’,使得赤神宗每千年时间,都会向离尘本院输送二十到三十位的灵仙修士。

    而在离尘本院,许多不能渡仙劫的九阶弟子,也会想办法‘偷渡’到星玄世界,借助‘赤神蕴生石’转生,以期来世能够保留记忆,踏入仙道,免于沦落红尘。

    ‘赤神蕴生石’与星玄界息息相关,若星玄界毁灭,‘赤神蕴生石’的作用,也将消失小半。

    这正是他近日最头疼之事,那烛龙宫与玄天剑派几家,降临真仙的目的,应当是为在这最后时间内,搜刮星玄界的资源。这倒是极其简单,无需费什么心思。一个全盛之时的世界,哪怕以最粗略的方法搜刮,也足可炼制出二十件以上的上品后天灵宝。

    而他现在,却要思考如何在劫胎来临之时,将赤神别院与星玄界保存下来,

    “近日弟子亦有过考虑,要遣本教真仙,降临星玄世界。按那无珩师侄之言,以赤神下院的积蓄,当可支撑两位真仙降临。可当细细思量后,弟子又觉此举无济于事。非是本土生长之人,法力再强又如何?强自抗衡劫力,还未动手之前,只怕就要应劫而死。而如今那赤神下院的修士,只怕也无力抗衡劫胎。如今之计,只有尽量保全赤神下院的弟子,接引至天仙界内。护住赤神蕴生石与先天五行雷玉不失。”

    赤神蕴生石即便是离开星玄界,依然是一件不错的灵宝。可能再无法护持八九阶的修士转世重修,可对于灵仙境以上的门人转生,依然颇有裨益。

    而先天五行雷玉,乃是一套中品的先天灵宝。放在星玄界,其实是有些暴殄天物了。

    只需在本院稍加祭炼一番,这件至宝,就足可支撑起一个天仙界的分支道宫。

    “赤神蕴生石与先天五行雷玉么?这确是不容有失。”

    那老者笑了笑,却并不是很在意:“不过你可曾知,那星玄界的雪阳宫与玄天剑宗,主动请上界真仙降临之因?”

    各宗的别宗下院,哪怕与本院的联系再紧密,一般也很少会请上界仙修临世,只因损耗实在太大,大到许多大宗派的积累都无力承担。

    那中年楞了一楞,而后苦笑道:“弟子略知一二,据说是为一位苍茫魔君,这几家已有了存亡之忧。此人名唤庄无道,道号无法,乃我宗秘传,苗裔弟子。几十年前应无明之请,假冒赤神宗另一弟子任山河,以魔修身份行走于星玄界。然后短短六十年内,就在星玄界内登顶。据说这位,近日已证就了苍茫魔主神位,那九玄魔界的诛天魔主,也在他开辟神界之时,陨落其手。师尊你,可是都已知道了?”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