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一三六章 阴阳合一
    “可惜师妹,乃是先天大日金乌魂体别人即便想要在你身内种下人元草,也无法存活。无法掠夺灵根,不能抽取魂质,又是第一等的天资,于是就有了未来的素寒芳,未来的紫阳雪仙——”

    此言道出,素寒芳的身躯就蓦然一晃,在空中已站立不稳,有坠落之势。

    原阳仙子目中怒潮涌动,此时却反而冷静下来,一声寒笑:“说的倒似是你亲眼所见,亲身参与一般——”

    “自非是亲身目睹,那个时候,冰颜仍在元始魔宗,在那人的怀中强颜欢笑呢。只是回归宗门之后,听闻了一些消息,有了些猜测而已。”

    符冰颜唇角微挑,淡然质问:“然而几位师姐,为何又如此在意,莫非是被师妹说中了不成?”

    原阳哑然,而符冰颜眸内的笑意,更是浓郁:“寒芳师妹两岁之前的记忆,总不会凭空消失。我再大胆猜测一句,当年的寒芳师妹的父母,又到底是因何而亡?总不会真就这么巧合,在寒芳师妹拜入雪神宫之前,就双双身死——”

    语声未落,那素寒芳就已蓦然一声悲啸。此时她已难掌握身躯,这啸声由元神而发,虽未有震荡九霄之势,却使这千百里所有的生灵,都能感应到她心念内的苍凉悲意,还有那渐渐沸腾的疑惑,不甘,以及怨恨——

    而就在这啸声过后,素寒芳元神之内的最后一丝灵念,也在迅速消退着。

    剧烈的情绪波动,使她再难维持清明神智,也使得那他化魔种,将她最后的一切,都全数吞噬。

    然而她人虽逝去,那不甘愤恨仍存。一双金色的眼瞳,远望着雪阳宫的方向,似是在质问,也似在憎恨,无法瞑目。

    更有一股无边的戾气,从素寒芳的体内,爆发了开来。使她的身躯,依然能悬浮于半空之中。

    而原阳诸人,都是脸色难看之至,都知今日,终究还是被这任山河得逞。

    素寒芳的魔种已成,这世间已无任何人,能夺走她体内的那颗‘大日道胎’

    梦灵一声冷哼,再不试图将那符冰颜灭杀,继续蓄力准备着,等待赤日寒阳烛照神阵,催发到全盛状态之时。

    而寒凌则亦是停下了身影,森寒的目光注视着符冰颜:“我竟不知,你对我雪阳宫,竟然愤恨至此!”

    “我倒以为,你们两位上仙,早该想到才是。”

    符冰颜以手掩唇,吃吃的笑:“二位难道真以为,一个在原始魔宗那地狱中经历两百载春秋之人,还能对你们雪阳宫忠心耿耿?”

    在那原始神山,不止是被恐惧折磨,更经历了无数的背叛与出卖。这样的人,怎可能还一心一意,想着要为雪阳宫奉献一切?

    懒得搭理这位寒凌上仙,符冰颜侧过了身,声音低沉道:“记得你的承诺!否则,我符冰颜死都不会放过你。”

    她的目光,自始至终都不离那素寒芳分毫,心中有愧疚,有自责,也有着期待。

    “本座一诺千金,从未失言。何况似这般得力的臂助,本座也舍不得她就此消亡——”

    庄无道笑了笑,目光却专注于他的右手。只见一团赤红色的灵光,正在他手中生成。

    这正是素寒芳的‘大日道胎’,他体内的道心与鼎炉魔种紧密联系,彼此刻印牵引,互相映照。哪怕魔种道胎被人强行击散,也可在他这里重新凝聚,

    所以此刻他无需碰触素寒芳的身躯,就能将这‘大日道胎’收取过来。

    不过片刻,完整的‘大日道胎’,就已在他手中现出。

    而此时在对面,那梦灵也终是完成了对赤日寒阳烛照神阵的接管,也将这阵,催发到了极致状态。

    不止是梦灵的一身气机,骤然爆增,那寒凌上仙的一身元力,也在大阵加持之下,疯狂的提升着。沸腾的杀意,如潮般碾压过来。

    数千里外,雪阳宫上方的那头烛龙,也同样身躯变化。十万丈的法相蛇身,更显凝实厚重。/p>

    庄无道不屑的一哂,然后就将那皇玄夜的太阴道胎,连同手中这团赤红金光,一并融入到身躯之内。

    而随着这太阴太阳两大道胎就位,融入玄窍之中。顿时就有庞大的元力,从内蜂拥流淌而出。

    随即就是无边的气势,蓦然往四下漫卷,一直覆盖到了千里之外。

    哪怕是已完成了蓄力的梦灵与寒凌二人,此时亦被庄无道体内散出的巨量元力所压制。

    此时若在上方观望,甚至可见在他身周,形成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黑白太极,阴阳鱼图。

    “这是——”

    殇雪膛目结舌,满含不解。怔怔地看着这一幕,不知这位苍茫魔君,为何会突然爆发出如此滔天之威。

    梦灵的心内,此时亦升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危机之感。尽管不知来由,却知此时若再不出手,就已为时已晚,

    借助赤日寒阳烛照神阵之力,梦灵直接就是一道赤日寒阳妙化神雷轰出。而后她的身影,则是以镜映之法,出现在了庄无道的身后,

    手里的玉折扇挥出,使得数百里地域,都尽化冰国。

    那寒凌上仙,也同时动手,默契的把‘九天十地诛魔神钺’怒斩而下,顷刻间就撕碎了庄无道身前的重重剑气。带着疯狂的死亡风暴,直击庄无道的本体,

    在其袖中,更有数十蓝红相间的雷丸,循着寒凌强行展开的空隙,同时轰击而至。

    眼看自己已落到危如累卵的境界,庄无道仿佛毫不在意,反而是脸上,露出了舒畅的笑意,似心满意足。

    而后身影闪化,带着符冰颜,一个踏步,就强行避开了二人的围杀,出现在了素寒芳的身侧。

    此举大出梦灵意料之外,在在二人想来,此时庄无道最该做的,就是在完成魔种道胎的收取之后,迅速抽身撤离。故而一切的后手,都是为此准备。

    然而庄无道,却非但不曾退走,反而出现在了已经没什么利用价值的素寒芳身旁。

    是想要这具魔染之躯?可没有了先天大日金乌魂体之后,这只是一具有着一品灵根的肉身而已,

    只是稍稍惊讶了片刻,梦灵仅须臾间,就已反应了过来。毫无犹豫,那玉折扇再次挥出,使得庄素二人附近,都尽化冰国。而此时她的拳锋,已经将整片虚空,所有的角落,都覆盖在内。

    借赤日寒阳烛照神阵助力打出的这一拳,自信哪怕是强如无明太幽,也难硬当其锋。

    那寒凌的‘九天十地诛魔神钺’,也只是一个转折,就将那死亡风暴,再次笼罩在了庄无道的身后。

    而四面八方,那些雪阳融天极禁神舟与天火玄寒禁神舟,更将无数的冰火光雷,轰击而下。

    梦灵的眼中,闪现出狠戾之色。死局已成,这任山河即便有着因果之遁,也难道这连环杀劫!

    可下一刻,她却见庄无道先是不慌不忙的,在那寒凌的钺尖之上一点。刺目的光华骤然爆开,使得寒凌身影,立时抛飞爆退。竟然不敌,不止是那‘九天十地诛魔神钺’再次颤鸣不觉,她的胸前更是彻底染红。

    梦灵第一眼认出,那正是属于她们雪阳宫一脉的功法异力。其中更有部分,含蕴有她的部分法力痕迹。

    之前一直被庄无道吸纳存储着,直到此时才全数爆发出来,一击之威比拟元仙。使得寒凌只一次交锋,就已受轻伤,被庄无道一指强行逼退。

    而在此之外,更有一道阴阳光华,冲击而来。气息有些似雪阳宫的最高功法‘赤日黯阳照世神决’,可功法性质又有许多不同。

    不过同样是的危险无比,居然同具太阴太阳之力,含蕴阴阳大道,

    她手中玉折扇挥出的光华,竟然直接就被冲散。一拳打出的力量,更是如泥牛入海,未掀起半点波澜。

    而此时的庄无道,也已强行从二人的合围中,轰开了一线破绽,此时一声轻笑:“多谢贵宫,助本座得成大道。任某今日还有要事,就先走一步。昔年恩德,可待日后再做回报。想必那时,任某可再贵宫一个莫大惊喜。”

    当话音落时,庄无道的身影就已消失不见,踏入到了太虚海外。因果遁法,强行挪移,只不过数息时间,就已经彻底消失在诸人感应之中,

    寒凌自忖再难追击,扫了一眼周围,还有那已经昏迷过去的原阳仙子。只觉是愤恨莫名,蓦然一戟挥下,在地面直接斩出了一条长达百里的深痕。

    而那梦灵上仙则是面色沉重,看着庄无道离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此时的她,心中忐忑不安,尤其是任山河刚才施展出的功法,让她心惊肉跳。

    这位苍茫魔君的一切,早就不是什么秘密。然而那道黑白光华,却不是她所知的任何一种。

    按说在九阶之后,那任山河的一身功体,早已经定型才是,不可能再有太大的变化。

    可方才梦灵观其威能,这分明又是一门超品以上的神通术法!

    这必定是与素寒芳的太阳道胎有关,可到底这任山河,究竟是如何完成的?

    忽然梦灵心中一动,太阴太阳,莫非?

    她得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胸内心潮冲涌,几乎已被那骤然升起的忌惮与惊恐淹没。

    莫非那那皇玄夜的太阴魔种,也已经被这位到手?应该不会有错,既然符冰颜与其同行,那么那位太阴魔君,多半已经陨落。

    太阴太阳两大道胎,这任山河到底是想做什么?难道又是一门盖世的功决?这怎么可能?

    她只能确定,这任山河是必定筹谋已久!难道说,早在素寒芳提议让皇玄夜,以任山河为鼎炉之时,这位的阴谋就已经开始了不成?

    同时得到太阴太阳两大道胎的任山河,实力又会增长到什么样的地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