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一三五章 你为人元
    那梦灵明明是被他的大悲阴阳剑阵,阻在了十数里外。可在庄无道出剑之时,梦灵却已到了他的身后。整个人似如一具火热的熔炉,双拳之上满蕴阳炎之力。

    然而庄无道的轻云剑,却已先一步斩出。

    一剑离思,挥斥长空!

    随着‘撕拉’一声锐响,庄无道的后方的一片虚空胎膜,直接就被这一剑撕裂开来。剑锋之凌厉锐烈,连身边的符冰颜,都为之胆寒。

    而强如梦灵,也不得抽身退避,一声闷哼之后,直接闪身避到了数十里外。

    虽未受伤,不过气色却不甚佳。

    知晓一时之间,已奈何不得庄无道,梦灵也不再继续冲击。转而将法力蔓延开来,与远处雪神宫那座赤日寒阳烛照神阵共鸣响应着。

    这是准备直接接手这座仙阶大阵的控制之权,由一个九阶登仙修士掌控的仙阵,与仙人驾驭的阵法,完全是不同的两个概念。

    只等她将这座赤日寒阳烛照神阵的威能催生到极致,今日就是这任山河的死期!

    此子今日大模大样,孤身出现在此,想必是有所依仗,有把握在她面前全身而退。

    然而无论这任山河到底有何底气,她都会不惜一切,将这位灭杀在此,以释她心头之恨。

    “看来诸位仙子,已经冷静下来了?”

    固做出玩世不恭之态,庄无道揶揄的扫望了诸人一眼,而后目光就定格在了素寒芳身上。

    “素仙子仍不肯放弃?不过你当知,这么做的后果?”

    那素寒芳一直都在平静的看着庄无道与诸人的动作,哪怕是梦灵与任山河激战爆发,神念间无有丝毫的反应。

    眼神冷漠,仿佛是心灵与外,隔着一层坚冰。

    可在闻得庄无道此言之后,素寒芳却是不屑的一哂。

    在她心念之内,那大日金乌魂体生出的本源魂火,不减反增,不断的灸烤炼化着那颗他化魔种,

    后果无非是元灵湮灭,再无任何转生的希望而已。然而哪怕此身再不存世,她也不会容许这可魔种,最后为任山河夺取。

    那梦灵与寒凌二人,亦早有所觉,彼此间的站位成犄角之势,将素寒芳回护在后,

    然而下一刻,一个诸人意想不到之人,却忽然出声。

    “寒芳师妹,不知可否听我一言?”

    素寒芳诧然望了过去,只见正是符冰颜。本是她极喜欢的一位师姐,可在修习元始狩魔经之后,又因一连串的变故。之前的仰慕之情,早已消失无踪,只剩下了厌恶。

    然而此时,她却从符冰颜的眼中,看到痛心与爱怜之色。

    可正当她疑惑之时,符冰颜就又自顾自的继续道:“寒芳师妹乃是孤儿出身,我记得以前,师妹也曾寻觅过自己身世?“

    素寒芳目中的惑然之色,顿时更浓一层。身世么?她早年确实曾刻意寻觅过。

    不过并未有什么值得奇怪之处,父母双亡,在她两岁时就已身死。

    之后侥幸因自身天资有异,被一位途径的雪阳宫修士洞察,最后被抱回到雪阳宫抚养。

    这难道有什么问题?

    而此时那重伤的原阳仙子,却似是想到了什么,蓦然变色,厉声疾喝:“符冰颜,你给我住口!”

    语声凄厉愤恨,五官神情皆可怕异常。

    “住口?凭什么?”

    那符冰颜反是哈哈大笑,神态放肆:“按说修士到了登仙境,一生所有记忆,都会刻印于心,甚至可回溯前生十世经历。可寒芳师妹,你难道就不觉奇怪么?不知师妹你,可还记得你两岁之前经历之事?”

    素寒芳的眼神,顿时一阵茫然。两岁之前?她的确是记不得了。那段时间,确实有段空白。不过一直以来,她从未在意过,也从不觉自己会有什么异常。

    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自己会遗忘?为何那原阳,会如何的气急败坏?

    这般思索着,她心念的大日金乌之火,却是渐趋缓和。

    对于这位师姐,素寒芳心中也稍稍放下了些许戒备。元神本能,使她感觉此女,对自己未怀恶意。

    可此时已不止是原阳,那梦灵与寒凌二人,亦是神情大变。对庄无道的攻势,也蓦然再次急增。甚至几次有意无意,都是直接朝着符冰颜出手。

    此女随任山河现身,就已使人疑惑。而事到如今,二人岂能不明白?这个贱人,已经彻底背弃了雪阳宫!

    无论如何,都需让此女闭嘴住口!不能从庄无道身边,将此女夺回,那就直接灭杀!

    攻势狂猛如潮,二人却不敢反过来对素寒芳下手,魔种道胎未损,此时哪怕将素寒芳诛灭,也已无济于事。

    素寒芳身死,只会使那魔种道胎失去束缚,正落这任山河的下怀。所以她们非但不能伤害,反而要分出部分力量回护,以面被这‘任山河’寻到机会。

    然而哪怕二人全力而为,也破不开庄无道周围,那越来越是密集的大悲阴阳剑阵。即便强行突入其内,庄无道的那口仙阶魔剑,亦能让她们铩羽而归。每一剑,皆是超品阶位的神通,强横无匹。梦灵倒还能应对,寒凌却是数次被剑气斩伤。

    固守不动,却使两大灵仙境合力,都不能得以犯雷池一步。

    周围都是剑光钺影,梦灵的恢宏拳力,也在四周不时掠过。符冰颜浑不在意,笑意如故,就在这致命的威胁之下,侃侃言道:“那么师妹你可曾想过,自己也有成为人元草的可能?”

    “住口!”

    “你这孽障!”

    “胡言乱语——”

    那梦灵与寒凌二人,此刻都俱是一声炸喝,声如滚雷,试图将符冰颜的语音压下。

    然而后者,却似早有所料,直接就以神念将自己的言语,以心映之法,印入到了素寒芳的神念深处。

    而此时的素寒芳,神念已是彻底陷入了茫然状态。大日金乌之火,已经彻底息去,此时她迟纯的意念之内,只有符冰颜的那句言语。

    ——那么你可曾想过,自己也有成为人元草的可能?

    人元草?自己也可能是人元草么?两岁之前,记忆全无,难道是因自己,其实也是那人元草的一份子?

    可自己为甚还能活着?不是该被掠夺去灵根,在无尽痛苦中死去么?

    “记得寒芳师妹,你是一品的灵根,正是第一等的人元草呢。师妹你现在可是在奇怪,自己为何还能活着,未曾死去?”

    那符冰颜目光移开,转而与那梦灵对视,可以清晰的望见对方眼中的不解,疑惑,憎恨还有哀求。

    然而她却毫无停止之意,心中不屑。当这几位望见她与‘任山河’同至此间时,自己就已了明悟,这雪阳宫已再无自己的容身之所。

    甚至在更早之前,自己被送入元始魔宗,成为皇玄夜的侍妾之时,她与雪阳宫就从此异路,

    符冰颜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反而胸中快意之至,积郁于胸中二百年的怨恨,今日终得宣泄。

    眼神轻蔑,符冰颜几乎一字一句的继续道:“可惜师妹,乃是先天大日金乌魂体别人即便想要在你身内种下人元草,也无法存活。无法掠夺灵根,不能抽取魂质,又是第一等的天资,于是就有了未来的素寒芳,未来的紫阳雪仙——”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