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三三四章 魔君现身
    她想不明白,怎会如此?为何就闹到如此不可收拾地?

    为宗门勤勤恳恳,操持了数千年的掌教,虽未陨落,却已注定了身死道消的结局。再没有两千年时间,供她修养伤势。

    而雪阳宫几千来最使人期待的弟子,却已落到堕落魔化,对宗门拔剑相向的地步——

    那寒凌,亦是目不转睛的定定看着远处的素寒芳。她此刻心情则更是复杂,既有痛恨,不解,也有惋惜,伤感与悔意。此女本该是雪阳宫的天之骄子,是雪阳宫的中流砥柱。

    这一式‘大日无极’,这三口大日斩仙飞刀的威能,实在是强得可怕。即便是那位已能与魔舍离梦灵这等级强者抗衡的苍茫魔君,怕也要对之忌惮三分。

    两三百年后,她们若有素寒芳这样的人物坐镇,即便是魔威盖世如任山河,想必也奈何不得雪阳宫。

    可是现在,这个原本可成她们未来中坚支柱的人物,却已成了使雪阳宫衰败的元凶。

    ——虽天资绝代,却已注定了与雪阳宫无缘,更将英年早逝。观此女情形,离陨落身亡分明只有一步之遥。

    若然时间能够倒流,若是能够挽回,她毕竟愿付出一切,只求今日这一幕不会发生。

    “嘿嘿,好好,好得很!你现在可觉满意?”

    当梦灵回过神之后,神情依然是近乎歇斯底里,怒目圆瞪:“我雪阳宫到底是何处对不住你?要让你素寒芳定要断我雪阳宫根基,定要我雪阳宫入万劫不复之境,才肯心甘?”

    “师姐你何出此言?在寒芳看来,若任由尔等这般肆意妄为,我雪阳宫才真正有灭亡之忧。寒芳只遗憾,此身之力,不能肃清我雪阳宫所有污秽邪氛。”

    知晓对面根本听不进去,素寒芳微微一哂。然后就眼含无奈的,望着自己的手。可见那本来如玉一般的手,此时已染上了一层灰黑之气。

    肤色变无什么变化,然而那孽力恶煞,却是在她身外萦绕不去。

    还可见那雪白的肌肤之下,那似如黑泥腐浆般的血气,正在内中川流涌动着。

    这是元始狩魔经的反噬,以前被她吞噬炼化的那些魔修气血与精魂,都在疯狂的反扑。

    这具身躯,已经被彻底的魔染,血已不纯,而她的元魂,也不例外。

    从梦灵最终选择回护原阳,洗去原阳罪名之时,她体内的形势,就已彻底的恶化。

    而原阳仙子以大魔天元始洞真神雷,将她体内的魔元逼出时,更是给了她致命的一击。

    那任山河,终究还是得逞了,她体内的魔种,已经真正成熟。

    若非是她极力的镇压,若非是先天大日金乌魂体的特性,使她的心念,还能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此时早就被任山河的魔种他化魔染,成为那位苍茫魔君的傀儡之身。

    不过到现在,一切都已结束,她的灵智已经开始蒙昧,思绪也越来越迟纯,思考已经极其艰难。

    想必再过不久,她所有的理智,所有的思念,就将消失,到此为止。

    眼前的一切,也越来越是昏暗,却可见对面的梦灵上仙,已经以法力挥成一只庞大巨手,往她这边遥遥抓来。而那寒凌上仙,亦是手持‘九天十地诛魔神钺’,疾遁而至。

    素寒芳不禁失笑,岂劳这两位师姐亲自对她动手?她也不会容自己,将体内的魔种后患留下。

    说来那人,想必就在附近?自己回归雪阳宫后发生的一切,想必都是出于他的谋划吧?今日这一幕,定会使其满意欢欣之至。

    不过若此时再不现身,只怕就已为时已晚。就真以为自己,会完完整整,将这颗魔种道胎留下?

    袖中最后一口赤日斩仙刀滑出,不过这一次,却不是打向对面任意一人,而是直接倒转了过来,直刺她的眉心。

    不过也就在这时,素寒芳听见了耳旁,传来了一声轻笑。笑声浑厚,带着些许磁性。

    “素仙子好生决绝,然而楸某,却不能容这魔种道胎有失呢!”

    一道拳力,突兀的袭至,横亘于诸人之间。不但将素寒芳的斩仙刀强行崩飞,也将寒凌强行迫退数十里。梦灵上仙以法力汇聚那只大手,更是被直接粉碎。

    “任山河!”

    那梦灵先是一惊,而后她脑海之内,忽然似一到雷光炸开。所有一切的谜团,所有的疑惑,都是迎刃而解,

    之前就隐隐有所怀疑,然而变生肘腋,情势数变,让她来不及深思其中究竟。

    可事到此时,她若还不能明白,还不能洞察所有究竟,那就真是与蠢货无异!

    而紧随其后,则是暴怒。梦灵挥手一招,就是一道雪阳融天极禁神雷,往那拳力的来处轰击而去。

    “给我滚出来!”

    含恨出手,梦灵这一击气势喧天,碎灭虚空。然而这道威能浩瀚雷光,却没能激起半点波澜,似有一个无底深渊将之吞噬,直接就使这雪阳融天极禁神雷消失不见,

    而仅仅须臾之后,一男一女二个人影就已现出身影,虚空漫步,只瞬息就到了诸人眼前。

    男子正是任山河,虽为著名大魔,却是一副仙家气派。至于他身后那女子,却使包括素寒芳在内的几人,都为之一惊。

    ——符冰颜,此女本该是觅地隐居才是,为何在此?怎就与这任山河结伴同行?

    这二人,不该是仇深似海才对?

    “梦灵上仙好大的火气,似是心情不佳?”

    庄无道唇角含笑,御使着那面新得的‘玄武血神盾’,抵御着梦灵上仙的那口药铲。同是仙器,此二物刚好旗鼓相当。同时数千道剑气纷斩,隐隐结成了一座大悲阴阳剑阵,使那寒凌上仙突进不得。

    这二位雪阳宫的灵仙长老,此时皆是怒恨欲狂,一照面就已全力出手,恨不得立时将他当场斩杀,分尸万段。

    空中的四艘天火玄寒禁神舟,也是完全不他言语的机会,数十道赤日融金神光,都在此时轰击而下。

    不过庄无道那边,却仍是气定神闲,浑不以为意。那梦灵上仙的实力,仍强出他不少,那口陨星落神铲虽被血神遁挡住。可那雪赤日寒阳妙化神雷与玄寒极禁神光,却能强行突破他的剑气阻截,轰凌而至。

    不过有乾坤无量与重明剑衣这两门术法在,一个时辰之内,此界之中,他不会畏惧任何对手。

    这些能轻松击伤数位灵仙修者的术法,却都在接近的瞬间,被他身外覆盖的一层黑光吞噬,使得庄无道毫发无损。

    “为何上仙会如此气急败坏?当上仙你算计本座时,不就该想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的道理?如今只是本座小小回敬,滋味如何?”

    言中满含嘲意,极尽讥讽之能事,

    梦灵也确被他言语气的神魂动荡,口中更吐出了口淤血。以她的心神修为,原本不会被这区区几句言语轻易摇动。

    然而今日雪阳宫被算计,素寒芳魔染,陨落在即,原阳重伤,几乎身死。

    代价的惨重,已使她急怒攻心,再怎么稳固的道心,这刻也不免出现了些许裂痕。

    “你这竖子!既然敢现身此间,那就别想回去——”

    近乎是发了狂的往庄无道所在冲击着,此时梦灵的一双眼,更是变幻光泽。一只赤金颜色,一只黑暗如墨,仿如烛龙。

    她本是以术法闻名于世,然而此时却已如寒凌一般,直接以肉身冲击。

    一拳击出,亦有不下于寒凌‘九天十地诛魔神钺’的威能,将那些剑气,纷纷崩散。

    原阳已在苟延残喘,无法出手。不过那殇雪大天尊,却已从她这里,接过了赤日寒阳烛照神阵的操控之权。

    远处雪阳宫上,那烛龙一声长鸣,阴目紧闭,阳目睁开。立时就又有一座赤日玄阳子阵,投照此方。

    使得五百里方圆内,阴力褪尽,阳力大炽。而那远处近三十艘的雪阳宫八阶雪阳融天极禁神舟,也在全速赶至,隐隐形成合围之势。

    “只怕二位上仙,无此能耐!”

    庄无道嘿然冷笑,他不发力,这些女人就当他是病猫不成?

    早就已备好的灵决引动,接着只一个瞬息,就有数千尊雷火傀儡,从地下拔地而起。众多傀儡,只是合力一拳,就将那周围的这座赤日玄阳子阵,强行轰散了开来。

    不过远方那座赤日寒阳烛照神阵,却已同时将数以千计的寒热光束,飞凌冲落。

    使得此方千里空间,都化为冰火寒热两重世界,

    毕竟是仙阶等级的大阵,哪怕是远隔五千里之地,依然有着莫大威能。

    更不同于先前素寒芳与梦灵寒凌激战之时,如今雪阳宫内诸多修士都已就位,将这座大阵催发到了全盛状态,

    庄无道部下的这座太虚都天无量混元阵虽强,尤其在他修为进阶登仙之后,又再次经历过强化,可在没有了元器天城及那几艘九阶战舰的情形下,威能却是被削弱近半有多。而那四具雷火天傀,也被他留下来镇守神国,并未带在身侧,这就更是雪上加霜。

    如今这座阵,只能勉强达到仙阶等阶而已。受天道抑制之力影响更多,此时只能勉强与烛龙之阵抗衡。

    不过庄无道要的,也就只是‘抗衡’,能抵消赤日寒阳烛照神阵的压制就已足够。

    随着数千尊雷火力士现出,庄无道又微一挥袖,一道剑光就从身后穿空而起。

    正是‘轻云’,再纯粹不过的仙剑,品质凌压此界。不过此刻却被苍茫魔主的神力包裹。不但遮掩住了轻云剑本来面貌,更魔气森然,在任何人的眼中,都只是一口纯粹魔兵。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