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三零章 道之真性
    音含真力,震荡千里。不但整片虚空为之晃荡了刹那,也使得此间诸人的神魂,都似如风中残烛般,一阵摇动。

    几个修为较弱的雪阳宫弟子,都是口鼻溢血。

    “原阳她乃是我雪阳宫掌教至尊!”

    梦灵目光冷如冰霜,似要将素寒芳整个人冻结:“即便有错,也轮不到你来定论处置!什么自裁谢罪,也亏你说得出口。都随我返回宗门,无论是你还是原阳殇雪,本宫都自有处置——”

    “然而恕寒芳失礼,我既信不过师姐,也对宗门法堂放心不下。”

    素寒芳依剑而立,侃侃而谈。并未因梦灵那磅礴的意念威压,而有半分动摇。

    而此时她看向眼前这二位灵境上仙的目光,则是黯然晦涩,失望与痛苦交杂。

    尽管殇雪并未曾明言,她也不曾查到证据。却能猜知宗门贩售人元草之事,这二位上仙绝不会无所耳闻。

    然而一直以来,宗门内都无半点反应,似乎所有人都已聋哑了一般,可见雪阳宫这几位灵境上仙的纵容与放任。

    任山河入魔,苍茫魔主崛起,雪阳宫如今的危如累卵,这几位都难辞其咎。

    不过她再怎么极端,也知此时再追究此事,只会将自己,将雪阳宫都彻底逼向绝路。

    “梦灵师姐你是我雪阳宫在此界中身份最尊者,如今也正以太上长老之身,监管法堂诸事。由师姐处置这人元草案,正是名正言顺。不如现在,就给寒芳一个答复如何?”

    “寒芳你——”

    梦灵胸膛起伏,先是有些不能置信,而后嘿然冷笑:“以你之意,是要让我现在就给你师姐定罪,然后处刑不成?”

    人元草之事,她早已悔不当初。可如今的情形,已不是处置原阳殇雪就能够解决。

    现在雪阳宫许多做的,不是追查问罪,而是将所有的污浊尽数压下埋葬。

    这素寒芳,怎就这么不知事理?

    “有何不可?”

    似已察觉到了危险,还有对面那凌迫而来的威压、素寒芳的剑意与气势不减反增,与梦灵针锋相对:“所谓除恶务尽,今日寒芳冒昧,只有亲眼见师姐将他两位绳之以法,才能放心——”

    明知此言不妥,她却不得不如此顶撞。元神中隐有感应,今日她若是退让,不能将一切都盖棺定论,那么所有之事,必定都会不了了之。这是缘由于她过往对雪阳宫的了解,梦灵寒凌二位的为人处事,所得出的结论,大约是不会有错。

    而到了那个时候,即便她再怎么不甘,也是无能为力。

    此时所有的荣辱,所有的得失,都不在她的考虑之内。不为其他,素寒芳此时心念之中,只欲让那数百万被人元草折磨而死的婴儿,得以瞑目。给那些痛失亲人者,一个交代。

    更欲除去污秽,使百万年传承的雪阳宫,得以恢复纯粹清净!

    那殇雪与阳原仙子则瞳孔微凝,皆都无法相信,素寒芳会道出此等绝情之言。

    “素寒芳你放肆!”

    寒凌此时已是柳眉倒竖,息去了所有对素寒芳的爱惜之念,只剩刻骨的寒意。

    “也就是说,我二人今日不答应你,就不惜与我等一战,拔剑相向?”

    “弟子不敢。”

    素寒芳的气机稍稍收敛,尽量平心静气的言道:“弟子今日,不仅是想为那些因人元草而死难之人,要个交代。也是欲一扫门中这三千年之邪祟妖氛,似掌教师姐这般做法,我雪阳宫与那些魔门,又有何区别?”

    阳原仙子不禁自嘲一哂,邪祟妖氛?原来在素寒芳的眼里,已经将自己视为邪祟一类,与魔道等同。

    那梦灵上仙再次气机起伏,神念动荡不宁,扰动着周边,使万里元灵亦为之阵阵波动。

    此时她的眼内,也同样是退去了所有的顾忌。素寒芳既是执意如此,之前她所有的为难,所有的纠结,都已无意义。

    虽是天资过人,如此心性,又怎堪为雪阳宫所用?这般的不顾大局,哪怕资质再高,对于雪阳宫也无丝毫助益。不但没用,反而是个祸患。

    “够了,今日此事到此为止!”

    一言定音,梦灵上仙微一拂袖,直接转身往雪阳宫的方向行去:“所有一切,都待返回雪阳宫后再说。此间荒郊野外,吵吵嚷嚷,真不成体统。”

    “梦灵师姐,还请留步——”

    素寒芳略一蹙眉,蓦然踏前一步,还欲劝说。不过后面的话音还未出口,前方的梦灵就已顿足,冷漠的转头回望。

    “寒芳你今日,是定要我给个答复,给她们定罪处置可对?”

    “师姐?”

    素寒芳心中一沉,就已隐隐感觉不妙。口中微微发苦,心灵深处亦是危兆如潮,不过还是强自坚持了下来。

    无论是为那些被折磨死去的人元草,还是为自己所坚守的本心,她都已无退让的余地。

    “正是如此,恕弟子这次蛮横无礼,让师姐你为难了。”

    “无礼?你也知道自己是蛮横无礼?”

    那梦灵嘿然一哂,神情更是漠然:“也罢,你一定要我给你个答复,那我就给你便是。殇雪与原阳都无罪,且无过有功。她二人为宗门呕心沥血,不惜承担恶名。是我雪阳宫欠她二人,怎能再施以惩戒?本宫会当今日所有一切,都未发生。”

    素寒芳虽是隐有预料,可此时闻言后,却已不禁身躯微震。杏眼圆睁,无比错愕的看着梦灵。

    她早知梦灵可能对二人回护,会对两位师姐加以偏袒,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却绝未曾想到,梦灵会回护殇雪原阳到这样的程度。

    哪怕是贩卖人元草这样的重罪,居然也能免去责罚。就欲这么堂而皇之,把所有一切都掩盖下去。

    “你很惊讶?”

    梦灵仍旧是冷笑,眼里全是恨铁不成钢的痛惜之意:“我雪阳宫几条不可赦之罪中,又有哪条规定了培育人元草,必须得施以惩戒不可?残虐杀戮无辜生灵,固然有罪,然而我雪阳宫却并非事出无因。为我宗门传续,有何不可?”

    语重心长,梦灵的语气,也开始转为缓和:“寒芳,你需知晓,我等修仙,是为长生!是为得道!可不是为那行侠仗义,也不是为庇护那些凡人。正魔之别,其实说到底,也只是道不同,所修的功法有异,修行的法门冲突而已。我看你这些年是被人吹捧糊涂了,什么紫阳雪仙。真以为别人是因你的所作所为,而敬重于你?没有了宗门,没有了雪阳宫,你素寒芳什么都不是。”

    寒凌默然,而原阳与殇雪则都是轻舒了口气,高悬的心稍稍落下。不过却都知素寒芳,并不是那种肯轻易放弃之人,随即就又眼含忧色,朝素寒芳望了过去。

    此时在千余里外,庄无道与符冰颜,也同样在远远关注着那素寒芳的反应。

    “我等修仙,是为长生,是为得道,可不是为那行侠仗义,也不是为庇护那些凡人——这句说的倒也不错。”

    庄无道一声赞叹,脸上含着莫名笑意:“正魔之别也确只是功法有异,修行的法门冲突。这位梦灵上仙,倒是看得听挺清楚。”

    魔道修行,需要掠夺血食魂力,几乎每一位强横大魔崛起,都会有大量的生灵因之而死亡。这些死去的生灵元力越多,魂识越强,这些魔修的得益也就越大。

    而正道修士,则需海量的灵药与蕴元石资源。而在底层基础的部分,恰恰有九成以上都是由凡人来提供。

    所以双方之间的修行法门,确是天然的冲突。魔道必定会想方设法,从正道中汲取更多养分,而正道修士,也不会容许魔类威胁到自己,动摇自己的根基。

    “可这些话,她却未必敢在天下诸宗面前这么说。”

    符冰颜却明显不以为然,直接回以冷笑:“她们几人说得再怎么大义凛然,说什么是为雪阳宫宗门传。可这些年雪阳宫收获的各类奇珍灵物,却有大半是归她们几人使用。然而所有的恶报,却需由整个宗门承担,正魔冲突,固然是功法有异,修行的法门冲突不错。可道以柔弱谦下为本。水性善下,道在低处,是以上善圣人卑下自奉,心平气和,一腔柔顺之意,被济万物而任万物之生遂。只有意淡自然,守谦、守浊、守卑、守雌、守辱、守柔、守弱、守愚,无有恐怖,无有恶欲,才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修道的人。”

    长篇大论的说着,符冰颜却连气都不喘一口,显然是对这四人愤恨已极:“然而她们的所作所为,早已与魔无异!为了自家修行,为了自家的道统传承,就可以不择手段,可以肆意残害生灵?心性也偏离了道门之性,迟早要将自身道途毁去。可笑的是,却偏还要立起牌坊,装出一副道貌岸然。”

    “你之言,也颇有见地。”

    庄无道笑了笑,却并不置可否。他对道,是令有简解,认为所谓的修道,无非就是修的一个真字。一个合格的道者,真情、真性、真命,缺一不可。宁真怒、真痴、真贪、真狂、真小人,也不可失了至诚至信之道。

    雪阳宫不择手段,肆意残虐那些有些灵根的初生婴儿,确实是偏离了正道,与魔无异。

    可能功法还是道门一脉,然而心性信念,却已沉沦入魔。

    三千来经营人元草,保全的是雪阳宫的传承道统,然而却也同样是在挖着星玄界正道的根基,饮鸩止渴。

    这数千年来,星玄界正道修士中,确实少有出类拔萃色者。似无明与月庭太幽,无不都是出自五千年前。这都是因人元草之祸而起,所以后辈崛起的强者越来越少,星玄世界已显出后力不足之势。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