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二九章 纠缠不休
    “她二人培植出售人元草,被寒芳人赃并获,不知这理由可够么?”

    随着此言道出,周围千里,顿时是一片死寂。梦灵与寒凌二人的一腔怒火,都全数窒在了胸膛之内。

    二人只是在元神感知危兆之后,经由灵界洞天,从南方匆匆赶回,其实并不知此间,到底发生了何事。又是何等样的危机,使二人心血来潮,难以自抑。

    可在此时想来,除了那人元草外,大约也不会有其他的缘故,可令素寒芳不顾多年的同门情谊,对殇雪翻脸想象,将姹阳当场斩杀。

    整整半晌之后,梦灵才从震惊中回神,收拾了番心绪,而后目光游移,落在了殇雪身上。

    “此言果真?寒芳所言人赃并获,可有不实之处?”

    此时此刻,即便是智慧如她,也不知今日的局面,到底该如何处置为好。

    然而素寒芳既已道出此言,那么这些话她就不能不问个清楚明白。

    哪怕明知此事,大约不会有假,

    “师妹之言,真实无虚。我与姹阳交易人元草时,被她亲眼所见。”

    殇雪一声暗叹,却知此事自己根本就抵赖不得,朝着梦灵寒凌二人,盈盈拜下。

    “殇雪经营人元草已达千载,残害生灵无数,行径类同魔修。自知罪孽深重,有愧师门,今日特向二位上仙请罚!哪怕就此道消陨灭,亦心甘情愿。”

    梦灵那吹弹可破的脸,却是微微抽动,胸中波澜起伏,难以平静。

    而旁边的寒凌上仙,亦是一阵沉默,只眼神不断变幻着,显示着其心绪也并不平静。

    有心将此事压下,然而看那素寒芳的神情,却分明是有着不依不饶,定要追根究底之意。

    这个宗门上下皆寄以厚望,看重有加的宗门圣女,怎就如此不知事理?定要把这事端,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若只是一个姹阳身死,二人都无所谓,此女也罪有应得。然而殇雪不同——

    之前就已感觉女的心性,可能有些问题,太过刚直。却没能想到这素寒芳,会不顾大局至此。

    “你糊涂!即便殇雪与姹阳有错,也自有宗门法堂处置。素寒师妹你私刑动手,这又是何道理?擅自斩杀同门,此亦为不赦之罪。”

    沉思半晌,都仍拿不出妥当之法,梦灵蓦然一挥袖道:“殇血参与人元草案,罪不可赦,可随我回法堂,由宫内诸长老议罪。至于寒芳你,亦需拘押,待问清一切详细因由,再做处置!”

    此时她本能的,就想到了拖延之策。短时间内拿不出万全之法,那就拖下去,拖到出现转机之时。只要能关起门来处置,就可将所有的影响都降到最低

    也就在此刻,一道清柔如泉般的声音,遥空传至。

    “师姐你何需如此动怒?”

    此间几人都不用回望,就知这来者,必是雪阳宫掌教原阳仙子无疑。

    声出之时还在几百里外,可当话音落时,这位原阳仙子。就已到了梦灵二人的身侧,似知这二位上仙的心意,那原阳仙子一声浅笑:“我看寒芳师妹,这次大约是急怒攻心,冲动之过。殇雪师妹经营人元草,亦未必就没有内情,若二位师姐信得过,此事就交给师妹我来来处置如何?”

    那梦灵上仙面色一松,扫了那原阳仙子一眼。眼神中透出了些许厌恶与无奈,仿佛是看到了什么让她恶心的事物,可除此之外,却又有着一丝丝愧疚与忌惮。这些情绪都不明显,一闪而逝,最后是微微颔首:“罢了,你是掌教之尊,此事原该由你来处理。”

    那原阳仙子笑了笑,对梦灵的目光,并不在意。一道赤红色的锁链腾空而起,就将那殇雪大天尊罩住。后者并不抵抗,不过片刻,就已动弹不得。

    而后原阳又神色歉然的,朝那素寒芳说道:“寒芳师妹,得罪了!按我雪阳宫门规,需得将师妹擒下,由法堂定罪。”

    又是一道同样的赤红色锁链,遥空罩来。楸而这光影未至,素寒芳就已剑出。

    金色的飞剑,轻而易举就将这赤红色锁链,全数斩碎。

    那梦灵与寒凌,顿时一楞。原阳的笑容,也险些就僵在脸上,不过仅仅瞬息,就又笑靥如故,没有半点不自然:“寒芳师妹这是何意?可是对于本宫及师姐的处断,有不服之处?罢了,你若不愿被拘拿,也可自去法堂领罪。”

    “无需如此,我寒芳之罪,事后自会对宗门有个交代。门规有言,私刑残杀同门者,其罪当死。不过在此之前——”

    素寒芳微摇着头,神色冷然,一双金色的眼眸,与原阳对视着:“在今日人赃并获之前,我也曾明察暗访,得知怒原万氏经营人元草的收入,共有九成以上,被收入我雪阳宫库房之内。师姐身为掌教之尊,大约不会不知情?”

    周围的气氛,顿时一窒。那梦灵与寒凌的面色,亦更显阴沉。此时既怒又惊,怒的是素寒芳的不识好歹,惊则是为今日的局面,将会更为棘手。

    幸亏是此处附近,并没有外人在,否则还不知该如何收场。

    然而一旦拖延太久,惹来其他宗派的大修关注此间,那时就真不知该如何收场才好。

    “看来今日师妹你,是要向本宫兴师问罪了?”

    那原阳脸上的笑意再维持不住,不过神情还算平静:“我若说此事,本宫并不知情。想来师妹你,也不会相信?”

    “耳听而虚,眼见为实!”

    素寒芳剑意遥锁,一字一句,声如金铁,眼神却是痛心厌恶之至:“所有一切,皆是我亲眼所见,也有证据在手。师姐你若是意欲抵赖,会让寒芳很失望。”

    “亲眼所见么?师妹果是有备而来。对我等心疑至此,处心积虑,可真叫人心寒。”

    那原阳仙子自嘲一哂,神色恬淡慵懒,就同之前的殇雪一般,眼神浑浊无神的望着天空:“那么,是又如何?人元草是由殇雪师妹主持经营,?命她这么做的,却是我原阳。寒芳师妹你今日,是也要将我原阳,一并诛灭?”

    声音平淡无波,却使寒凌与梦灵二人,都一阵阵的心悸。而不远处,那十几位陆续赶到的雪阳宫女修,亦是神情惶恐无措。

    今日听得宗门这一宗门秘辛,对她们而言,只会是祸事。

    “不是寒芳要如何,而是这数千年中,那数百万因人元草而死难之人,需得我雪阳宫给个交代。”

    素寒芳却是面无表情,袖中一口赤金色飞刀,已悄然滑到了她的手中。一身剑意,也在此时攀升到了极端巅峰。身周的赤金光芒,愈发的刺目耀眼。

    哪怕是在这位灵境上仙面前,也无丝毫的退让之意,同样不吝出手。

    哪怕是违逆了门规,哪怕与这二位为敌,她也在所不惜,

    “若两位师姐今日能够自裁谢罪,寒芳会感激不尽——”

    ——若原阳能够自裁,若这二人能够伏法。那么她的剑,就不用再染上朝夕相处的同门之血,也不用使所有人为难。

    可能很过份很天真,却是她现在唯一能够想到的能够两全之策。

    然而她话音未落,就听那梦灵上仙一声怒叱:“你给我住口!”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