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二三零章 上仙之临
    在符冰颜向来,即便此时她能将素寒芳拦下来又能如何?以素寒芳现在的性情,迟早还是容不下殇雪,容不下梦灵上仙,容不下雪阳宫的种种污浊。

    即便这一次,她能使素寒芳避开这一劫。可只要素寒芳的心性不改,那么他身边这位魔君,迟早都能如愿以偿。

    摇了摇头,符冰颜的眼中,更多的是茫然不解。

    “记得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到底是为何——”

    以前的素寒芳,虽也是一样的一身正气,看不得污浊,却不会这么极端。有些看不惯的事,她能管则管,不能管则刻意避开,不会刚直到这样的地步。

    可不知为何,这几十年来,素寒芳的性情,却是忽然大变。眼里只能容纳下善,看不得半点恶。

    可这世间,又哪里可能有绝对的善恶。

    原本没打算听到回答,可下一刻,却听旁边的‘任山河’淡然道:“其实很简单,无非是为自身功法所挟。元始狩魔经的性质,是以至阳至刚的阳炎之气,吞噬净化一切邪祟魔元,以至纯至净之心,镇压所有恶欲邪念。可若修持此功者,本身立身不正,心念再无法至纯至净,又当如何镇压这邪祟恶念?”

    “魔君之意是说?”

    符冰颜的脸色,已是苍白如纸:“她若不遵从元始狩魔经的限制指引,则此身必堕落入魔?”

    “正是如此,现在的紫阳雪仙,早已被这门功法所控。如今她秉持的道心,也早非是她的本心与初心。“

    庄无道斜目看了符冰颜一眼,意味深长:“你很聪明,并未现身阻止。现在的她,早已六亲不认,认为自己做的一切,都是再正确不过,是代天行道。哪怕是你,若是拦了她的路,亦必一剑斩之。只是为不释出心中之魔——”

    其实现在,素寒芳沦落到这般的境地,只能坚持着这样的执念,又何尝不是已入了魔?

    无论怎样的选择,都已逃不出他的魔掌。只能堕落,只能沉沦,被他化魔染的结局,已注定。

    “怎会这样?”

    符冰颜倒吸了一口寒气,接着似又悟到了什么,眼神复杂:“魔君怎知元始狩魔经?“

    素寒芳因奇遇得元始狩魔经之事,一直都秘而不宣,即便是雪阳宫内,也只寥寥几人得知。

    可这位魔君却不但知晓,更似是对这门功法的性质,了如指掌一般。

    “我若说是偶然得知,符道友必定不信。可事到如今,这真相如何,早已无关紧要。”

    庄无道双手负于身后,定定看着远处不断穿梭,不断变化着的金色剑光,眼透惊叹之色:“真未能想到,她将元始狩魔经与紫阳神极剑结合之后,会将一身功体道果,推升到如此惊人的地步。”

    论到整体的实力修为,素寒芳或者还远不及天澜魔君。可若双方真正战起来,只怕后者反而不是素寒芳的对手。

    那紫阳神极剑,实在太快,快到了连掌握命运因果法的他,也要为之深深忌惮的地步。快到了突破太虚时序,突破命运英国的地步——

    此时在这星玄界内,灵仙之下,如今只有唯二的两人,能够得到他的认可,可以在同境界时,与他并列。

    第一位自是聂仙铃,时序之术使其不死不灭,再若能兼修一些因果命运之术。只要不试图逆改天命,那么未来哪怕是天命之龙,也无奈其何。

    第二就是素寒芳,将大日金光之法,修到了极致。也使得她,有了超越时序虚空,甚至凌驾于命运因果法之上的可能。

    大日金光的极限,亦可无穷无量——

    符冰颜的心内,却是一阵发凉。素寒芳把元始狩魔经与紫阳神极剑修得再强再好,又能如何?

    哪怕功体高绝,法力无匹,依然是一只坠落在蜘蛛网上的蝴蝶,无论如何的挣扎,无论怎样的努力,都没发从庄无道的手中逃脱。

    所谓的元始狩魔经,也有九成可能,是这位魔君所布之局。

    思念电转,符冰颜只觉所有的希望都已断绝,不过同时她心内,也终有了决断。

    “就不知之前的魔君对我的承诺,可还有效?”

    “是那个承诺么?”

    庄无道又似笑非笑的,回望了一眼:“符道友这就准备放弃了不成?那殇雪即便逃入雪阳宫,也未必就能保全性命。最后会是何等样的结果,也不好说。似符冰颜这样的弟子,任何一家宗派都不会轻易放弃。说不定那梦灵上仙,还有着两全其美之法。且对她而言,沦落到那个下场,被人他化魔染,其实活着倒不如比死了的好。”

    “魔君这是在嘲笑冰颜智慧么?事到如今,哪里还能有挽回的可能?”

    符冰颜摇着头,眼神只略略犹豫,就恢复了坚定之色:“对寒芳师妹而言,确实是活着还不如死了的好。然而在我看来,却不忍她就这么逝去。若能够保住性命,至少未来能有一线挣脱枷锁的机会。且魔君既然是无论如何,都要将寒芳师妹拿下。那么冰颜与其做那无望的抗拒,倒还不如尽量为师妹她,争取一个最好的结果。”

    “原来如此——”

    庄无道微微颔首,意示赞同:“符仙子果然是七窍玲珑,这确是最聪明的做法。放心,我苍茫一诺千金,既然答应了你,就绝不会自食其言。”

    话到此处,二人就都默契的不再言语,只遥遥看着素寒芳和殇雪两人离去的方向。

    而仅仅片刻之后,庄无道就生出了感应,仰头望天,然后唇角旁就露出哂笑之色。

    那动静来自于界域之外,仙人驾临,使此界中的一些法则之力,自发的开始排斥。

    感应这灵机,来者多半是梦灵,寒凌两位上仙,通过灵界洞天的虚空通道直接降临,来的果然快极。还有雪阳宫方向,此时亦有十几道光影,正极速掠空而来。

    此时所有的角色,都已就位。庄无道已迫不及待,等待着这场大戏的上演。

    对于雪阳宫而言,这将是噩梦之始!

    ※※※※

    此时那空中金光冰影,一追一逃,已至雪阳宫外不足四千里。不断的有兵刃交击之声传出,那殇雪身前的冰玉寒镜,也现出了一丝丝的裂纹。在那金色剑光的连续冲击之下,这件仙宝距离破碎,也只差一步。

    而此时殇雪所有的代死之术,都已用罄,素寒芳的第四把赤日斩仙刀,已然穿空而出。距离雪阳宫还有三千四百里,她却已陨落于素寒芳的刀下。

    不过就在那金色的刀光,即将洞穿而至之时。那虚空之中,却传出了二人熟悉之至的怒斥之声。

    “放肆!”

    随着一道冰蓝色的光华挥落,那道金色的刀光,瞬时就被冻结。而后那冰寒的气息,瞬时又扩展开来,蔓延至一千里外。一千里方圆之内,都尽化冰国。

    好在雪阳宫近几万年来常年征战,山门附近并无人烟,否则仅这一击,都要使此间所有生灵,尽数灭绝!

    “是梦灵上仙?”

    殇雪的脸上,满是惊喜不敢置信之色,绝处逢生,使她几以为自己眼前的一切皆是幻觉。然而那疯狂扩散倾袭而来的寒意,却在告知她,梦灵上仙的降临是再真实不过。

    狂喜之后,殇雪才又想起眼前的情势依然棘手,自己与素寒芳,此时无论如何都难两全。不由眼神微黯,向上空肃容行礼道:“弟子殇雪,恭请两位上仙圣安!”

    素寒芳也同样住手,目中微现不甘懊恼之色。可在这两位师门长辈降临之时,终究还是没有造次,继续对那殇雪动手,而是同样恭谨一礼:“弟子寒芳,见过二位师姐。”

    殇雪只是真传,所以只能称二人上仙。她却是雪阳宫的圣女,所以只需以师姐称之。

    仅仅片刻,两个女子身影,就已现于虚空之中。俱都是一身淡紫色纱衣,清雅脱俗,风姿出尘。不过此时那原本玉雪般的脸上,却是神情铁青一片。妙目生威,怒意如潮,浩瀚的神念,威压千里。使得下方二人,都是气机凝滞,几乎无法言声。

    尤其是那梦灵上仙,一双顾盼生辉的眸子,此时却似是要喷出火来。无尽的痛心,无穷的恼恨,俱都含蕴其内。

    “到底发生了何事?需要你们师姐妹,刀刃相向,生死相搏?”

    虽在质问着,梦灵的意念,却是自始至终都在锁死着素寒芳:“最好是给我一个理由!否则我雪阳宫的门规,就是为你等而设!”

    哪怕眼前这位师妹,乃是她最疼爱,也最寄以厚望的后辈,可若不能为这次之事,给出一个合适的厉害,她也定要重重惩戒。

    “我雪阳宫如今已是江河日下,覆亡无日。那南方苍茫,魔焰滔天,一旦大军北上,便是我等正道大劫。尔等难道还不知厉害?不能精诚协作,共应强敌。难道真要让天下诸宗,看尽我雪阳宫笑话不成?待那苍茫魔主,将我宗道统断绝才肯甘心?”

    那寒凌亦是一声冷哼,似是在强压着怒意,接着又觉古怪,遥目四望:“姹阳何在?”

    殇雪心中微凛,欲言又止。素寒芳却是神情坦然,顶着二位上仙的目光,平静答着:“十息之前,姹阳她已死于我剑下。”

    那梦灵的目光,顿时一变,更显凌厉,如刀一般,仅仅注目着下方的少女,声音嘶哑:“是谁给你的胆量,对同门下此毒手?宗门严禁同门相残,姹阳她与殇雪,到底是因何事,要令你刀剑相向?”

    “何事?”

    素寒芳扫了眼前三人一眼,而后唇角嘲讽的挑起:“她二人培植出售人元草,被寒芳人赃并获,不知这理由可够么?”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