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一二二九章 网中之蝶
    那金色的剑光只一闪,殇雪的人头就已经掉落下来,使得旁边姹阳仙子的心绪,寂冷到了极致。

    以殇雪法域大天尊之强,居然挡不住素寒芳的一剑!

    好在下一刹那,殇雪的身影,就已在一旁显现出来。而那被一剑断头的身躯,也变化为一具残缺的红木傀儡。

    不过这并未让姹阳仙子轻松多少,能一剑逼迫殇雪,不得不使用代死之法,与一剑斩杀殇雪,其实并无有什么不同。

    她这位师姐,依然不是素寒芳的一合之敌。这一剑一人,当真是快到让人绝望,根本无法捕捉抵御。

    毫不犹豫,姹阳仙子就已捏碎了手中的仙符,身影穿梭,化光而去。

    然而就在她的身影,即将脱离的下一刻,素寒芳的目光,却已投照过来,杀意冰寒:“姹阳,记得几年太皇别府时我就曾说过,绝不会容忍你第二次。恕寒芳得罪,今日你们谁都别想走,此间之罪孽,必以汝等之血才能清洗!”

    一道金色的飞刀,忽然从素寒芳的袖中穿梭而去,快逾光电,完全超出了姹阳仙子的感应之速。

    “赤日斩仙刀!”

    此时的姹阳仙子,已是惊骇欲绝。在太皇别府之时,她就已经领教过素寒芳这门秘术的强横。

    而时隔数年之后,这赤日斩仙刀之威,分明已远超往昔!

    哪怕是她全力催发那仙符,用尽了各种她所知的辅助手段,不断增加着自身遁速,也依然无能为力,无法将那金光摆脱。

    从那山庄逃遁,只飞不过二百里,就已被这刀光追及。

    而当那金色刀光至时,就已经了结了她的性命。不留半点反抗余地,一刀就洞穿了她的眉心,在姹阳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将她一身元神道果,尽皆斩碎!

    而此时的山庄内,更是一场狂乱的血腥风暴。金色的流光,肆无忌惮的杀戮着。

    只是一个瞬息,就已将此间数十位怒原万家的女修,全数屠戮一空。亦将此处数十个木匣,全数灭,化为赤金火焰。

    之后那赤金色的剑光,就又直指殇雪而去。

    只是此时的殇雪,却已有了准备,将一张满布冰凌的冰玉寒镜祭在了身前。

    仙阶之器,无需主人心念指引,就能够自发的抵御遮挡。那赤金色剑光,虽远超出了殇雪的反应能力之外,却暂无法突破这冰玉寒镜的拦阻,被数次反弹而回。

    殇雪本人,则是亦化作了一道流光,以更超姹阳一筹的遁速,直往雪阳宫方向奔逃而去。

    知晓此时,她逃往任何地方都是无用,也没有将素寒芳摆脱可能。这面仙宝冰玉寒镜,也挡不住那紫阳神极剑多久。

    唯一的生机,就在附近不远处雪阳宫,也只有雪阳宫师门,才能够救下她的性命。

    二人间一追一逃,只一瞬间就横空疾掠千里,而仅仅才逃出一千二百里之遥,殇血的唇角就已溢出了血丝。

    之前素寒芳未动手时,她还能勉强维持着镇定。然而当山庄中所有部属都被斩杀,当姹阳仙子被一刀诛灭,当自己用尽了各种手段,也仍无法挡住素寒芳那紫阳神极剑时,一股深沉的恐惧,也在此时骤然从心内升腾而起。

    有不甘,也有对死亡的畏惧。素寒芳大约会给她转世投胎的机会,不会一并斩灭元灵。

    然而她如今已是登仙圆满,仙劫在即,只需跨出这一步就可长生不灭。岂能就这么陨落在这里?死在自家的师妹之手?

    “寒芳师妹,你今日真不欲留半点余地?我与姹阳即便犯了宗门规法,那也该由门规处置,师妹你——”

    话音未落,一道赤金色的刀光,就已飞逝而来。比之素寒芳的紫阳神极剑,还要快上数分。

    赤日斩仙大法,刀出人亡,是大日一脉,最强横的秘术之一。哪怕以素寒芳此时九阶登仙境的修为,一日之内也最多打出十刀而已。然而这十口飞刀中每一刀,都可以轻松取下一个法域登仙性?!

    之前望乾山与苍茫魔君一战,素寒芳就已这赤日斩仙大法,轻松斩落了一位登仙,四位大乘。

    殇雪也自知自己不能抵御,干脆令那冰玉寒镜放弃了拦截。任由那刀光直入眉心,而后整个身躯化火而燃。

    可当仅仅须臾之后,殇雪的身影,就又在素寒芳的剑光遥锁逼迫中现出了身影。那遁速较之先前更快数分,然而殇雪的脸色,却是铁青一片,

    素寒芳的这一刀,无疑是对她言语的回应。宣示着这位,定要将她斩于剑下的意志与决心!

    换而言之,今日他们之间,确已无转圜余地!也无需废话!

    当年她寄托厚望,倾心照看的师妹,如今却已成了她杀机祸源——

    “万殇雪,难道你到现在还有侥幸之念?你我皆知,所谓的门规处置,不过是个笑话。”

    此时素寒芳的声音,亦遥遥传来,音质寂冷,杀意如刃:“佛门有云,因果循环,业报不爽。当年尔等丧尽天良,以千万婴孩炼为人元草时,便该想到今日。寒芳不才,今日欲以此剑,一扫门内妖氛!”

    就在这一刹那,第二道大日斩仙飞刀,再次急掠虚空。而那殇雪的眼中,更已透出绝望之色。

    ※※※※

    就在二人激战之时,距离那废弃山庄大约三十里外的一处密林处,却发出一声轻笑之声。

    庄无道负手而立,眼看着素寒芳闯入进去,眼看着血光飙洒,眼看着那姹阳陨落。

    便是现在城府如他,也不由笑出了声。既是为自家阴谋得逞,也是为那素寒芳已经彻底落入到了他的罗网中。当此女那一剑,向殇雪斩出之后,他就已再无退路。甚至在更早之前,当素寒芳抛下一切,前来北方查探究竟时,就已是他的囊中之物。

    一旦对殇雪等人动了手,就必定会使素寒芳,站到了雪阳宫的对立面。而若是这位视而不见,则是立时被元始狩魔经反噬之局。

    不能正己,如何正人?自己都做不到光明正大,如何镇压神魂内的邪祟恶力?

    然而素寒芳,到底还是坚守住了自己的本心。不过,也可说是此女,终究还是被‘元始狩魔经’操纵了。

    换在几十年前,此女可能会有更妥当的解决之法,并非一定要动手杀人不可。然而现在,元始狩魔经却使得她没有了选择余地。

    要么是大义灭亲,将眼前罪孽一并斩尽,要么是违逆本心,从此沉沦入魔。

    庄无道在笑,旁边的符冰颜,却是心情复杂,幸灾乐祸与担忧,都兼而有之。

    知晓了这位苍茫魔君,很可能就要对素寒芳下手,她到底还是放心不下。并未听从这位魔主之言,避入那望乾山的苍茫神庭避祸,而是想尽了各种方法纠缠,诱使庄无道答应带她一起北上。

    然后才刚到雪阳宫附近不到一日,就亲眼望见了这一幕。

    以她的智慧,又岂能不知,自己那位师妹,已经落入了到最危险的境地,似落入到陷阱之内的困兽。

    几次三番想要现身阻止,可符冰颜终究还是打消了此念。这位苍茫魔君对她的看管很是宽松,符冰颜自信自己若豁出一切,多少能素寒芳清醒一二,动手之前再做三思。

    可在她欲插手介入之前,符冰颜就已明白,即便自己这么做了,也毫无用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