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二八章 同室操戈
    只见那少女的身周,隐隐浮现出了一层金光,似是金乌身影。身速似快实慢,一眨眼就到了这大堂之前。

    衣袂飘飘,如瀑般长发无风自舞,一双清澈的眸子寒意深沉,清冷的背影仿佛与天地相融,似已将自己的神魂、身心,都融入茫茫苍穹之中,似乎所立之处,唯有那寒风朔朔,攀附着天际流入更深远虚空。

    随着此女到来,这大堂之内,所有的少女,都为之花容失色。

    “寒芳师妹——”

    姹阳仙子的呼吸一窒,面色煞白一片。袖中同样一双手绷紧,指甲死死得扣入到了肉内。

    想要强装出笑意,可当姹阳的唇角弯起时,却是僵硬之至。

    看出此时的素寒芳,虽是面上无怒无悲,毫无表情。然而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内,分明蕴含着滔天杀意。且毫不遮掩,宣泄于周围虚空,使此处附近的温度,平白降落了不少,地面之上,更是隐隐覆盖上了一层薄冰。

    她心中更是不解疑惑,这个家伙,不该是在星始宗的附近,与那苍茫麾下的魔军鏖战么?怎么会出现在此间?

    之前她虽是讥嘲,若素寒芳得知怒原万家的所作所为,到底会是大义灭亲呢,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故做不知。

    然而此时,姹阳却衷心的希望,素寒芳能够看在殇雪的面上,给她们一条活路。又或者今日,只是偶然相遇而已,这位师妹可能还不知这些木匣之内到底是何物。

    她深知这位紫阳雪仙的实力,此时是何等的强横,多年前太皇别府之时,此女就已是可以比拟楚灵奇与太阴魔君那样的顶级强者。

    而在太皇别府一战之后,这素寒芳的实力,就更是突飞猛进。以大日狩魔决,吞吸了数位登仙魔修的一身道果。

    尤其是最近数年,素寒芳在南方表现极其出彩。许多人都以为,哪怕将此女与那天澜魔君相较,都不会逊色多少。

    尤其是那金乌遁法,紫阳神极剑以及赤日斩仙大法,使人闻之丧胆

    这些年她与素寒芳之间,之所以能相安无事,不起冲突。就是因她对此女已经生出了畏忌之心,不敢随意挑衅生事之故,

    那殇雪的脸上,也同样是毫无血色。不过面对素寒芳,她却已无半点的侥幸之意,悠悠一叹:“寒芳你是何时来的,究竟听了多少?”

    这位明显不是此刻才到,又蓄意在附近旁听,态度其实已经分明。

    “来了很久了,所以二位师姐的所作所为,从头至尾都看在寒芳眼中。”

    那素寒芳的目光,落在了姹阳仙子的身上:“是尾随她踪迹而来,有人告诉我,只需跟着姹阳师姐,就可知怒原万氏贩卖人元草的真相。”

    姹阳吃了一惊,而后心中一阵发凉。此时知晓她今日会交易人元草的,只有一位,就是她那位雇主。

    是被出卖了?不对,这可能从头至尾,都是一个陷阱!

    预先就向她付出一百五十枚下品仙石,若真是早有预谋,那么这人可真是好大的手笔——

    然而这个人,图谋的到底是什么?要让他们雪阳宫,同室操戈?

    “然后你就听信其言,从望乾山不远万里返回此间?”

    殇雪明显暂无心思追究姹阳的责任,唇角微勾,似含嘲讽,又似在自嘲,语中又透着几丝哀求:“既然师妹从头到尾都听到了,那么寒芳你也当知晓,我怒原万家的所作所为,多是逼不得已。此间一切,可否待返回宗门之后,再由我向你解释?”

    “逼不得已呢!”

    素寒芳的声音却是出人意料的平静:“你既已承认,那么这些木匣之内,确实都是人元草?“

    一道赤金色的剑气斩出,瞬时就将其中一个木匣裂开,里面药液四溢,现出了一个肌肤惨白,浑身参须的婴孩身影。

    素寒芳的心中一痛,既是为这无辜婴儿,也是为了殇雪。不忍目睹,素寒芳一个念动,直接一剑就了结这婴孩的性命。

    人元草已经接近完成,此时哪怕是大罗金仙,也救不下这小孩的性命。

    接下来只会是无穷的痛苦,倒不如早早结束得好,不用再受折磨。

    “果然如此,如今事实俱在,还用解释什么?也无需如此亲热,我素寒芳可没有一个丧心病狂到,主持贩卖人元草的师姐。”

    话音决绝,竟是不留半点余地,素寒芳的剑意,已经锁住了殇雪。那眸子已经转为赤金之色,而眼中流传,却是厌恶,痛心与憎恨。

    “这些小孩何辜,出生下来,就要承受这样的痛苦?万殇雪,你万死都难偿此罪!”

    最使她难以接受的,是从这二人口里证实,雪阳宫正是人元草案的罪魁祸首之一。

    其实之前就隐隐有所猜测,只是一直以来,她都不敢去相信,去查探究竟而已。

    然而当这事实被人摆在眼前,她已不得不睁眼看清,也不得不去相信。

    殇雪的神情,更为难看:“如此说来,师妹之意,是要对我动手了?将我视为邪魔除去?”

    “寒芳,要知这同门相残,罪大恶极。即便殇雪师姐与我有罪,也需有宗门法堂定罪,”

    那姹阳却知一旦双方动手,自己必定不能幸免,所以极力的劝诫着:“寒芳师妹你似无资格,过问此事?且殇雪师姐她主持人元草诸事,也是为我雪阳宫基业,情有可原。你们师姐妹一场,何需闹到这地步?如今我雪阳宫形势危如累卵,再经不起任何折腾,寒芳师妹你难道是定要见我教道统断绝,才肯甘心?”

    她之前还是在嘲讽着殇雪,此刻却是极力的为殇雪辩护。姹阳一边说着话,一边在手里握住了一张遁符,一旦情形不对,就立时逃离。

    尽管这希望渺茫,素寒芳金乌遁法超绝此界。这一界中,估计也只有那位苍茫魔君,能够以因果遁法凌压其上。然而姹阳,却不会放弃哪怕一线生机。

    “为了我雪阳宫基业——”

    素寒芳低头一声呢喃,而后神情虚弱的一笑:“为了我雪阳宫的基业,就可若无其事,将这些孩童养殖成人元草,做这些惨无人道之事?为光大我雪阳宫道统,便可肆无忌惮,做那些丧尽天良,草菅人命之事?”

    殇雪面无表情,似乎已失去劝阻的希望,只是眼神复杂的看着素寒芳:“我又何尝情愿?然而你又可知,两千四百年之前我雪阳宫,其实每年各处药园矿脉的产出收入,都已不足所有弟子用度的七成?才刚经历孔商仙盟,联手图谋灵界洞天之事,随后又是一场与九玄魔界的大战,诺大的雪阳宫,只是表面光鲜而已。因那两万年元器门之乱,本就已虚弱到了极点,此时更雪上加霜。我等想着门中虽有些积蓄,却不能坐吃山空,于是门内上下都绞尽了脑汁,只求弥补宗门的亏损。尝试了各种方法之后,才觉这人元草的生意最为安稳,收获也足够补上我雪阳宫每年的物资损耗而绰绰有余——”

    见素寒芳此时侧耳倾听,神情莫测。殇雪死寂的眼中,陡然现出了几分希望,继续叙说道:“当年初涉人元草时,门内上下其实也有异议,然而门内形势日渐窘迫,谁都不敢承担是此界我宗道统断绝之责。最后掌教原阳师姐逼不得已,主动承担孽力,独自拍板定论。原本我等是欲浅尝而止,只等宗门形势好转之后,就立时收手。然而这一开始,就无法停住,一直持续了两千年时间。然而托此之福,我雪阳宫积累了巨量的灵珍财物,渐有复兴崛起之势。可惜天有不测风云,赤神宗出了一个任山河,又使我雪阳宫数千年的努力,都付诸流水”

    说到此处时,殇雪又语声一顿:“寒芳你可知,其实在一百五十年前,我宗就已经开始收手?每年供应的人元草,都在消减。最多再有几十年时间,就可彻底退出,将这生意结束。然而那任山河在星龙谷海外与太皇别府二次大战,却使我雪阳宫,又不得不再次以这人元草来供应宗门。我万家一?所为。只是重操旧业而已——”

    “你可说完了?”

    素寒芳蓦然抬起头,不但目中怒火狂燃,声音亦冷冽如刀:“所以这二千四百年以来,你们就可心安理得,祸害了不知多少孩童的性命?自家作孽,却反而怨责旁人,是要怪在那任山河头上?说什么为宗门基业,可在我看来,这样的雪阳宫,还不如早早覆灭得好,至少能留得青白!“

    换在几十年前,她可能会犹豫,会痛苦,会不知所措。然而此时的素寒芳,胸中却已容不得任何污秽。不能容自己在这罪孽面前,有半点迟疑犹豫。

    否则就是背离了自己的道,不能再以那至纯至净,至大至刚之心,看待这世界。

    亲手诛戮同门,又是自己最亲近的师姐妹之一。可能困在她金乌法相之内的那些心魔会因此反噬,可能那任山河植下的道种,会在下一刻,就将她彻底他化魔染。

    可此时的素寒芳,都不在乎,她现在只求能守住自己的道,坚持自己的本心不变。

    “蠢货,你说得倒是轻松?”

    那姹阳仙子,此时也已放下最后一丝侥幸。神情凝重无比,又眼含冷笑嘲意:“说得自己真就纯洁无辜似的,那么你这些年使用的宗门供奉算什么》那些蕴元石,那些灵丹灵药,又有多少是来自人元草。旁人承担恶名,辛辛苦苦为你等供应吃穿用度,难道就不该有些感恩之心?”

    “宗门供奉?“

    素寒芳面上微现痛苦之色,似是恶心欲吐,可随即她的眼神声音,都又变得坚定无比:“今日诛除尔等,尽洗宗门罪孽之后。素寒芳也会自裁谢罪,追寻你等而去!”

    话音落时,素寒芳的身影就已闪身过来,确实快到了不可思议,只一个念动,就已化成了金光,来到了殇雪身前近在咫尺处。使得所有人,都是一阵惊悸。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