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二七章 交易人元
    这是一个废弃了的山庄,在星玄的界北方,距离雪阳宫不到一万七千里地。

    平时荒凉阴森的庄园之内,在这日深夜之中,却忽然多了几分人气。

    数位黑色袍服的女子,突兀的出现在那庄中正堂之内,而后就这么静静等待着。

    只有其中为首一人神情略有些轻挑,似是耐心不佳,百无聊赖的看着四周。

    直到一刻钟后,忽有另一群同样衣饰的女子,提着近百个五尺见方的木匣姗姗到来。

    “很不错,二十株一品人元草,七十株二品,超品的人元草,亦有三株——”

    所谓的一品,二品,其实是指灵根,是一品灵根与二品灵根的区别。而所谓的超等,就是超品灵根。

    再往下就没必要在意了,夺取后的灵根,通常都会降落一个品阶,三品以下的灵根最跌至四品。四品只是中上品级的资质,最多只能修至归元境,价值不大,那些豪门世家,多半都看不上。

    可能还是有许多人会趋之若鹜。不过这些人元草的主人,却明显不欲把自家的生意,做到满世皆知。

    卖不出太大价钱,反而需要冒不小风险,不会有人做这样的亏本生意。

    而此时再以透物之术看那木匣之中,可以发现里面竟是一具具活生生的婴孩,被泡在了特殊的药液之中。身下处长出了参须般的事物,而在其头顶处,更有着似蚕茧又似恶瘤般的东西,使这些婴儿,都是痛楚不堪。一个个都面色青白,五官扭曲,形容似如恶鬼。若非是有药液维持,可能这些婴儿,早就没有了性命。

    “殇雪师姐家的这些人元草,果然还是一如往昔,都是精品呢。”

    那轻挑女子,已不问自取的提起了一个木匣,仔细查看着里面的婴儿,神色却似不太满意,

    “看来涨势不错,做多一个月,就能成熟。品相也是绝佳,莫非是你们万家,掌握了什么秘术催化不成?不过,这一季就真只有这三诛超等而已?我那位主顾看来自视甚高,又财气粗,这样的东西怕是看不上眼。难道就真没有天品以上的灵根,或者身具特殊道体的?”

    “天品灵根与道体,都是可遇不可求之物。”

    那黑衣女子中,为首的一位容貌二旬左右,气质高雅。此时庄无道若在,必可认出这是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殇雪大天尊。

    至于另一位,则是雪阳宫出了名的刺头,行事手段近乎魔类的姹阳仙子。

    而此时的殇雪,正脸色不悦,似在强行按耐着怒意。

    “你若真想要,可以先下些定金预定,若我家寻得,自会告知于你。若是等不得,也看不上此间的人元草,那么师妹你可先走一步。”

    “嗯?看来师姐,似气性很大?”

    那姹阳仙子闻言只楞了楞,就又嫣然巧笑:“师姐是不屑与我姹阳为伍?还是恨师妹我,要在你面前将这事揭开?是了,你一向喜在别人面前装模作样,假仁假义,一副高尚女仙的派头。可你们怒原城万家名声在外,我要寻人元草,也只能找上你们家。还有师姐,你在门内一本正经惯了,难道就真得觉自己是个正派之人,同那素寒芳一般的性情高洁?明明是做着人元草这种龌蹉的生意,却偏还想要着好名声,要让人高看你一眼,这岂非是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

    殇雪一阵哑然,双拳紧握,眸透怒火。此时此刻,似恨不得将这毒舌如簧的姹阳仙子,彻底撕碎。

    隐隐已有些后悔,将这姹阳撕碎的举措。

    “若此事被我们那位寒芳师妹知晓,也不知会是如何了局?”

    那姹阳仙子嘿然一笑,益发的放肆:“这位如今嫉恶如仇,见不得半点污浊之事,前次连我这个同门也不放过。一旦知晓她一向敬崇有加的师姐,居然在任山河陨落,太霄剑宗覆灭之后,依然在暗中经营着人元草,祸害这些婴孩,怕是会伤心欲绝吧?我倒颇是期待,她那时会作何抉择,是故做不知呢,还是故做不知?若要大?灭亲,那就有好戏看了——”

    “本宫问心无愧,我怒原万氏经营人元草,并非是为一己私利。这些年中,至少九成以上的收入,都交给了门中内库,宗门举步维艰,财力匮乏,只能暂以这人元草补贴。此法亦是为提升门中弟子品质,这几十年来,我雪阳宗的后进弟子,一年逊色于一年。师妹你行事一向跳脱,自是懒得理会我宗势力消长。”

    殇雪已是柳眉深蹙,目中暗潮涌动:“师妹若还想要再逞口舌之利,我会奏请上仙,将你重新镇压!你该当知晓,天仙界的那位仙尊,即将到来。”

    “呵!”

    那姹阳仙子冷冷一笑,不过终究还是不敢造次。

    知晓殇雪言下之意,是指那位真仙降临在即。只要这位到来,那么日后的雪阳宫已未必就用得上她。

    而在那梦灵上仙眼里,行事一向循规蹈矩,从不违命的殇雪,无疑比她可靠得多。

    尤其是此时,正是梦灵将怒原万氏,倚为左膀右臂之时。

    当下微一拂袖,姹阳直接将手中的一个小虚空袋,丢到了殇雪手中。

    “一品的人元草,我要七株,超品则全数包下。此外再预定二株天品以上的灵根,若能寻到特殊道体也成,不过却定需二品以上灵根。这只是定金,不知师姐可还满意?”

    殇雪的意念,扫过了那小虚空袋,而后眼中现出诧异之色。一品人元草七株,超品三株。这已是至少价值一百五十枚下品仙石的大交易了。

    她这位师妹,到底是寻到了什么样的主顾,如此财大气粗?

    不过这也不奇怪,姹阳的恶名远播,本人也极其聪明,早年就曾为一些大家族效力,为这些人做那种本身不方便亲自出面的龌蹉之事。故而这姹阳,虽只是雪阳宫一介毫无背景的普通真传弟子,却是交游甚广,有着不逊色于自己的关系网络,

    后来闯下大祸之后,前任掌教本欲严加处置,却有十数家族出面力保,使之保全了性命。只是被施以镇压修为的惩戒,在门中后山隐居千年。

    据说此女掌握北方不少修真世家的把柄,一旦全数泄露出来,足可震动整个修界。然而这姹阳口风甚紧,从无有半点风声传出。哪怕是处境再怎么危险,也一样守口如瓶。所以名声在外,深受各家信任,有什么事,都愿意委托此人。

    殇雪猜测这姹阳身后的主顾,定是出自北方星玄界的某个大势力,且多半也是隶属于正教的一支。

    自身不愿亲力为之,以免被人抓住把柄,所以委托给姹阳,代为订购交易。

    “师姐无异议,那么这些人元草我就取走了。我那主顾催货甚急,所以那天品灵根之事,还请你们万家尽快着手——”

    姹阳毫不客气,精心调选了十箱木匣,而后直接丢入到了一个能存放货物的虚空法器之中。

    正欲告辞,却忽觉不对,只见旁边的殇雪,正神请呆滞,看向了大堂之外。

    姹阳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而后就至见一个白衣如雪的少女,正踏月而来。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