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二六章 太阴道胎
    “魔君可是在说笑?她们的补偿再多,可能补偿我?断去的道途?以为那些虚情假意,就能弥补我符冰颜在元始魔宗几十年的熬煎磨难?”

    似知自己失态,符冰颜平复了片刻气息之后,声音又逐渐转为柔和,“至于你皇玄夜,所谓的待我不薄,就是将奴家用为太阴魔功鼎炉。然后把冰颜当成宠物看待,高兴之时搭理一下,给点好处,然后心情不好时,就肆意的折腾。又可知冰颜那几十年的忐忑惊恐,如覆薄冰,惶惶不可终日?此时冰颜能记得的,就是每天晨起之时,都要求情诸方神佛庇佑,然后小心翼翼,卑躬屈膝的活着,生恐有行差踏错之处,为自己招来杀机。冰颜那时不惧死,却担心自己生不如死。”

    见那皇玄夜一真沉默不语,符冰颜自嘲一笑,又语气一转,眼神迷醉的自庄无道肩上仰望:“原以为我符冰颜一辈子都逃不出你皇玄夜与雪阳宫的掌控,还好让我遇到了任郎。你说想要知晓真相,又特意寻到此间,想必是已查知了冰颜,早在人元草案之前,就与任郎有过接触是么?可你既已知晓了,又何需再问?就如魔君猜测,确实是我与任郎勾结,要将你,将雪阳宫与元始魔宗,都置之于死地。”

    “——这不可能,你在骗我!”

    皇玄夜的呼吸急促,整人的表情似如野兽,无比狰狞。心中已经信了符冰颜的话,不过本能却又让他感觉还有不妥:“你与任山河,又何必要这么做?记得那时,任山河他确实已经危如累卵,只差一步,魔种就要成熟。即便要针对我元始魔宗,也没必要叛离宗门!有无明照拂,五百年之后,他便可继承那先天五行雷玉,何需如此冒险。”

    最后几句话,已近歇斯底里,似乎是想要说服自己,不断的呢喃着,神情扭曲。

    “魔君是这么想的么?”

    符冰颜挑动着琴弦,发出阵阵叮咚声响。明明是清冽空灵的筝音,此时却使人心思烦躁,难以净神,

    “我知血尊他在图谋赤神宗的赤神蕴生石,然而那无明上仙,又怎可能真就对此毫无所知。还有那星始宗,这些年实力恢复,实力几乎与赤神宗相当。最近又与元始魔宗养成默契,彼此一应一合,让赤神宗疲于应付。无明上仙他亦颇感烦忧,却偏偏限于正道领袖的身份,不能对星始宗出手。恰好那血尊欲从任郎这里下手,于是冰颜与任郎冒险将计就计,任郎他——”

    话音未落,符冰颜却忽的‘嗯’一声呻吟,面上绯红,眼含嗔怪的回头瞪了庄无道一眼。

    皇玄夜楞了一楞,才发觉不知何时,庄无道的一只手,已经深入到了符冰颜的衣内,抚上了符冰颜双峰,似在把玩抚弄。而符冰颜也明显为之情动,虽是嗔责的神情,神态却娇媚入骨,媚眼如丝。

    皇玄夜顿时是目眦欲裂,只觉脑海之内的某根弦,蓦然崩断。先是一双手死死地扣入肉内,接着一声炸吼:“任山河!”

    声震云霄,皇玄夜已经理智全失,直往庄无道与符冰颜二人飞扑过来。眼神凶厉,被憎恨与暴怒填满,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冲过去,然后与这两个狗男女同归于尽!

    哪怕是要身入地狱,他也有要拉着这两人,一起随他在地狱之内同行!

    然而人未靠近,庄无道就已一声冷哂。先是一个拂袖,轻云剑蓦然飞空斩出,只听‘当’的一声闷响,一式临江仙,直接就将皇玄夜的一身气机,全数斩溃。又将他身躯洞穿,剑力余势,将他整个人死死的钉在了百里外的地面。

    庄无道又身影闪动,如影随形,滑到了皇玄夜的身前。屈指一弹,恰点在皇玄夜的眉心处。同时一道意念,随之幽幽传入,

    “本人庄无道,今日代任道友复魔种鼎炉之仇。当日任道友因魔种爆发而死,今日皇兄也同样死于道心种魔,也算是一报还一报。皇兄若能听清,请一路走好——”

    那皇玄夜瞳孔急缩,意念中已是狂涛骇浪。眼前之人,竟然非是任山河,那么——

    只是他还来不及懊悔,更没时间去思索究竟。元神内的魔种,陡然被庄无道引爆,一瞬之间就夺走了他的一切。包括一身的气血精魂,所有神智意念。

    只一瞬间,所有的思绪,‘皇玄夜’这个人,就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并未死去,剩下了一具毫无灵智意识,被魔染后的身躯,以及庄无道手中那团殷红色,已经瓜熟蒂落的‘道胎’。

    ——魔种成熟,既为道胎!且是太****胎,内蕴着皇玄夜太阴之体的的所有精华。

    无论是仙是魔,得此物便可窥视太阴大道!

    不过庄无道却未立时吸收,而是打出一连串的灵决,将之层层叠叠的封印。

    孤阴不生,孤阳不长。此时还不是吸收这枚太阴道胎的时候,只有当另一枚道胎到手之后,同时着手,才能使效果达至最佳。

    “魔君似是急不可耐——”

    符冰颜此时也已起身,整理着自己的衣襟:“其实无需如此,我看再有不到十个呼吸时间,这位太阴魔君,就会彻底失去理智。”

    “是因你那些话,破绽实在太多。”

    庄无道一声轻哼,也为皇玄夜可怜。似这等漏洞无数,千疮百孔的谎言,只要能沉下心气仔细想一想,就能明白。可这位居然也信以为真,果然是已灵智全失了。

    将那太阴道胎收起,庄无道就又扫向了符冰颜:“今日之后,想必无论是那雪阳宫,还是元始魔宗,都不会放过你。接下来你准备作何打算?”

    当初那任山河就有过求情,要他留符冰颜一条性命。庄无道虽未承诺过,不过结果看来还不算太坏。这符冰颜,并无有让他取其性命的理由。

    这无疑是任山河陨落的罪魁祸首,可哪怕是无明,恐怕现在也没有取其性命的兴趣。

    对于任山河而言,此女是灾劫,是祸水。可对于赤神宗来说,却是正因她的存在,才免去了衰落覆亡之危。

    而据庄无道所知,秦锋说动这位时,也应允了她不少条件。

    “自然是远离此界,任魔君别告诉我,你无此能为?”

    那符冰颜说完之后,却又看了那北方一眼:“不过在此之前,我想亲眼看着,那雪阳宫会落到何等下场。还有元始魔宗与血尊,想必魔君与无明上仙,都不会如此简单,就将段恩怨放过?”

    庄无道并不答言,深深的看了符冰颜一眼之后,才袍袖拂动:“也好!不过你若既要在此界逗留,那就顺便帮我办一件事。”

    “帮你?除了这皇玄夜,魔君还能有什么事为难,需得冰颜相助?”

    那符冰颜轻蹙柳眉。而后似乎是猜到了什么,脸色一片煞白:“你这是要对寒芳师妹下手?”

    此时才想起,素寒芳也是此人的鼎炉,最近的情形,也同样不佳。

    这位任魔君有了太阴魔种在手,又岂能不觊觎太阳?

    可据她所知,素寒芳的心性,其实还要优过于皇玄夜。这些日子,也借助雪阳宫的万古冰玉,将魔种镇压得极好。怎么可能,就到了成熟之时——

    却见庄无道不置可否,只是唇角微微含笑,看着自己。

    而符冰颜的脸色,却已是阴沉了下来:“可能在魔君看来,冰颜是那种毫无下限之人,可以任你搓捏摆弄。然而即便是我这样的卑劣女子,也有着自己的底线。雪阳宫内无论是谁,我都可助魔君你一臂之力,可唯独寒芳她,却是例外!我也要劝魔君你,莫要这般对她——”

    “例外?这是为何?”

    庄无道颇为好奇,却见符冰颜目光灼然,冷冷的盯着自己。那是已完全不惜性命的眼神,似在告知他,若他敢对素寒芳下手,那么此女必定会拼尽一切来阻止。

    是因雪阳宫内,只唯独素寒芳一人,对她是真心实意?想想这二人的性情,确有这可能。

    看来是再认真不过,庄无道顿时?让熄了此女参与的念头,微一摇头:“罢了,你不愿我也不强迫。只是本座否对她下手,可就非是你说了能算,此事也非是你能阻拦。”

    “魔君——”

    符冰颜还想再说什么,却见庄无道冰冷的视线扫了过来,满含讥诮之意。

    她先是怒意填膺,可随即就又浑身无力,身躯垂软了下来。

    自己确实无力阻拦,此时哪怕拼上这条性命,也不可能阻止得了庄无道,对寒芳师妹下手。

    以前就是如此,二百年她只能沉默着,任那雪阳宫,将自己送入到皇玄夜的手中;六十年前她也只能眼睁睁的看,那梦灵与任糜,一步步将任山河逼到绝境。

    此时慑于这苍茫魔君之威,她也同样只觉无能为力,连说话都是艰难。不过最后,她终究还是说了出来:“奴家还是想请魔君,对寒芳师妹她手下留情。雪阳宫满门罪孽,只有寒芳师妹,从未有过任何恶举。当年山海集外,也是我奉梦灵之令,特意拜托她阻拦。梦灵知她心性高洁,若由她直接下令,必使寒芳师妹生疑,可能有得罪魔君处,却都非是有意为之——”

    庄无道却不曾理会,而是若有所思的看着这皇玄夜的身躯。

    他化魔种染化,这皇玄夜不止是一切道果尽归于他,心魂意志也都将被他所夺。

    此时耳朵庄无道愿意,直接就可将之再造新心魂,转化为彻底忠诚于自己的魔奴。

    不过,这位毕竟是太阴道体,而且是完美的他化魔染,只以普通的手法炼成魔奴,实在过于浪费。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