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二五章 凤凰连环
    闻着符冰颜的体香,庄无道却没有任何的旖旎心思H不过既然要做戏,那就要做出全套。此时也装出了一副情动魂予的神色,以手击案,以歌相合。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歌声与这琴音,竟然是出人意料的契合,只不过半柱相时间,就已将这岛上的鸟儿,尽数引来。

    不过其中唯独不见鹡鸰,这是一种极其常见的鸟儿。传说此鸟,乃是白泽之后,有辨别人言真假之能。

    此时二人之合音,美则美矣,却都是故意为之,并非发自心声,自然吸引不来这种灵性的鸟儿。

    庄无道也察觉到了二人音中的虚情假意,感觉好笑的把一个念头传递了过去:“如此真能瞒过那位太阴魔君,可莫要弄巧成拙?你就这么自信,他定会在这风尖浪口之时来与你见面?”

    此时的那位,不止是元始魔宗在四处追缉,必欲置之于死地。那赤神宗也同样是全力搜寻,无明上仙对此人的憎恨,可以说是超越一切。

    放眼这整个星玄修界,已无这黄玄夜的容身之地!

    “平常时候或者不能瞒过他,那太阴魔君的精明,远胜过任山河。然而此时他被你逼迫,他化魔种感染已深。到了这个时候,任是再如何才智高绝,聪慧伶俐的人物,亦要变得惶惶惚惚,被他化魔种操纵,思绪迟纯,蠢不可及。当年的山河,就是如此,我深有体会——”

    那符冰颜传来的意念,仍是平淡无波:“至于他会否来见我,这又何需问?他既已到了,又岂会过门而入?我现在只是好奇,魔君方才感应,他到底是到了何处?为何整整半刻时间,还不曾现身。这曲凤求凰,都已经音尽。”

    “就在三百里外的沙洲。”

    庄无道抬目看了远方一眼,似笑非笑:“一直窥看此间,不敢进来——”

    “原来如此。”

    符冰颜斜目看了庄无道一眼,眼含好奇色:“魔君方才是用了幻术吧?这般说来,他是仍不知魔君到来?”

    “本座是用了幻术不假,不过这位到底是否已经察觉,本座就不知了。”

    庄无道并不在意,好整以暇道:“毕竟是太阴魔君,或者有我不知的异能神通。哪怕是现在,只论境界修为,我仍低他半阶。被看穿了,也不奇怪。再者我观此人胆气已丧,哪怕是风吹草动,也会疑神疑鬼。”

    其实是否堪破1幻术其实都无所谓,没能窥破,那太阴自然会有下一步的动作。可若看到了他‘任山河’与符冰颜之间的这以幕,也足以再次重创这位的道心。

    可偏偏是百鸟之中,唯独鹡鸰不在,这个最显见的破绽,那皇玄夜若窥破了他的幻法,也不知会不会注意?

    不过若然这位察觉了,现在该做的就是全力逃遁,而非是继续窥伺。

    就如符冰颜所言,被他化魔种感染到深处之人,会越来越蠢不可及。

    不过通过那他化魔种,却感知不到这位太阴魔君,有什么特别强烈的情绪。只是不断波动,上下起伏着,似在为什么事在犹豫迟疑。

    符冰颜闻言后微微颔首,再无言语。亦知这位世人眼中苍茫魔君,并不在乎那人是否现身一见。

    他真正需要的,只是让那皇玄夜,见到他们琴瑟相合,情意绵绵的这一幕而已。

    凤求凰一曲弹尽,符冰颜曲调一转,这次却是换成了‘玉连环’。欢喜之中,略含哀怨。

    庄无道心中暗乐,于是继续应和:“别酒更添红粉泪。

    促成愁醉。

    相逢浅笑合微吟,撩惹到、缠绵地。<p>

    花下解携重附耳。

    佳期深记。

    青翰舟稳绣衾香,谁禁断、东流水——”

    也就在此时,符冰颜那缠绵的筝音忽然一停。庄无道亦是止住了歌声,看向了门口的方向。只见那皇玄夜,正是呆立在门外,神情怔怔的看着这间内。

    庄无道顿时了然,原来如此,这位果然未堪破他的幻术。之前在那沙洲窥伺,只是单纯的疑神疑鬼而已,其实未曾发现什么端倪。

    也就是说,这位太阴魔君的修为,已经跌落到了连他信手为之的幻法,都难以堪破的地步。

    看来这魔种也已经完满,他随时都可摘取了——

    虽说还有些小瑕疵,不过他已没必要冒险,定需追求十全十美不可。且不出意料的话,这最后的收尾,符冰颜就可替他办到。

    那皇玄夜先是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那‘任山河’放在符冰颜腰上的手。随即他视线又极其艰难的,在任山河与符冰颜二人脸上扫过,最后目光猩红,死死的注视符冰颜,惨然一笑:“好一个相逢浅笑合微吟,撩惹到、缠绵地!一个月前,我从元始魔宗逃离时,本以为你还在雪阳宫。却原来,是在此处私会情郎。”

    “所以太阴魔君你潜入了雪阳宫寻我?此事我曾听说过——”

    符冰颜神情略显尴尬,低头拂了拂发丝,娇躯干脆靠在了庄无道的身上,愈显:“可奴也是没办法,托任郎之福,那雪阳宫内已无冰颜容身之地,那么多同门将我视为仇雠,根本就呆不下去。如今也只能藏在此间,可以得个清净。好在有任郎怜惜,不曾孤苦伶仃。冰颜很好奇,太阴魔君到底是如何寻到的此地?冰颜自问极其小心,不曾露出破绽,藏踪匿迹,便连雪阳宫的几位师长都不能得知呢。”

    任郎——

    皇玄夜额头上的青筋暴起,却不得不深深呼吸,强压住胸内的怒焰。

    他现在恨不得撕碎了这对狗男女,却知自己办不到,甚至连逃命都是艰难。

    “我曾在你体内下过千机散,只要在千万里内,都能通过特殊的蛊虫,查知你的所在。”

    这本是昔年用来控制这符冰颜的手段,然而此时,却使得他自投罗网。

    庄无道的视角余光,却看见低头依在他身侧的符冰颜,唇角处忽然浮起了一丝嘲讽哂笑。

    顿时就知,这所谓的‘千机散’,符冰颜早已知情,且必定早有了应付之法。

    这时候说出来,只是降低皇玄夜的戒心而已,引开他的注意力而已。

    皇玄夜浑然不觉,视线已经转向庄无道。若是目光真能化为实质,想必此时,这人已被他熔成灰烬。

    “我来寻你,只是想问当年真相。为何那时,你偏要让我选这任山河做自身鼎炉。不过如今,已无需再问。本座早该想到,早该想到——”

    到得此时,确已经没必要再问详细,就只看他方才闯入时看到的,二人间你依我侬的情景,就已能大致猜知真相。

    不过有些事,他还有疑问。自己身死无妨,却要死个明白、

    “我自问待你不薄,为何如此?雪阳宫昔年是对你不住,可事后的补偿,也不可谓不厚,那几位上仙都尽力弥补。便是我这外人,也觉她们确已尽心尽力,关怀备至。为何——”

    然而话音未落,就已被符冰颜打断,本来轻柔的声音,也陡然变得尖利起来:“魔君可是在说笑?她们的补偿再多,可能补偿我那断去的道途?以为那些虚情假意,就能弥补我符冰颜在元始魔宗几十年的熬煎磨难?”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