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二四章 再见冰颜
    庄无道离开之时,是悄无声息,除了洛轻云之外,并未惊动任何人。

    在自身神躯恢复,拥有初步的战力之前,庄无道暂时还不敢让那星始宗,得知自己已经远离望乾山之事。

    此时洛轻云肉身已初步完善,加上魔舍离,天澜,三人足可在这神界之内,抗衡那星始宗的月庭上仙,以及幽神子等一众盖世强者。

    然而失去了‘雷火乾元’之术的威慑,到底还是有些不妥。只有等到自己的神身醒来,才有对抗星始宗反击的能力。

    所以他这一路孤身北上,也是尽力掩饰着行藏。全速遁行,在短短十日之内,就已经飞越四千万里之遥。

    这已是极快的遁速,甚至消耗了不少庄无道抢夺来的远距遁空之符。

    到了此处之后,庄无道又按着秦锋的指引,之后不久,就遥遥望见了一片汪洋大泽。

    这是一座足有二千里方圆的内陆湖,庄无道往湖心中的小岛遥空坠落,不多时就立在了一座精美的楼阁之前。

    还未踏入,就听得一阵阵清冷的筝声传来,音质清冽空灵,意蕴却凄凉哀婉。

    庄无道只略略辨识了一番这人抚筝的手法,就已知对方身份。

    此时他的心境,与几十年前在山海集之时截然不同,用心倾听,才觉着女子的琴道,确是超凡脱俗,非同寻常,

    哪怕是这戚戚哀音,听在耳中,也是一种极其美妙的享受。也不似在山海集时的矫揉做作,也没有了装模作样,这筝音发自于心声,动人心魄。

    听起来,倒不是为自己的命运而自哀自怜,而是在怀缅着什么人物,痛彻心扉。

    让庄无道不由自主的,就忆起了羽云琴,忆起了师尊节法真人。

    眉头微皱,庄无道推门走了进去,就见那久已不见的符冰颜,正端坐于堂中。那畅听动人的筝音,自他踏入这楼内的瞬间,就已停住。抬起螓首,淡淡的看了过来,眼神之清澈,与之前见面第一见面时截然迥异。

    p>此时在庄无道眼前的符冰颜,气质清逸出尘,宛如谪仙,又仿佛是不沾半点人间烟火的精灵,似乎随时随刻就会随风飘去一般。

    之前他在其脸上留下的伤痕已经恢复,不过却已洗尽铅华,只是寻常的富家少妇打扮,没了那使人惊心动魄的美感,却多了几分清新。

    庄无道正觉楞神之时,那符冰颜依然起身,敛衽一礼:“小女子符冰颜,见过魔君大人。”

    庄无道颇觉有趣,唇角含笑,上下打量着此女。只见其眼中无惊,无恐,无悲,无喜,无惧,神情姿态也未有半点波澜。却又不是死水一潭,而是似如冰晶一般,晶莹剔透。

    他忽然有点明白了,任山河为何会恋上此女。若是隐藏在那‘仙子’表面下的,是个这样的女子,那就难怪任山河为之心动了。

    哪怕只是演技,只是装出来的模样,也足可让任山河这个生长于温室之中,未经风雨洗礼之人为其情动。

    这么想着,庄无道就下意识的起了调侃之心:“你我老情人见面,又何需如此生疏?”

    那符冰颜一挑柳眉,雪白的小脸上顿时有了些许波动:“情人?冰颜不敢当此称。阁下并非任山河,何来情人之说?”

    “本座并非任山河?”

    庄无道的目光闪动,眸中笑意如刀:“为何会这么说,你这几些话说出去,只怕那皇玄夜与你们梦灵上仙听了,只怕也会觉荒唐。”

    “或者他们真不会信我,不过,在第一次见面之时,小女子就已知魔君,绝非是他。”

    那符冰颜眼神怅惘,毫无焦距的注目着前方:“真正的任山河不会如此伤我,也不会说出那番话出来,无论如何,都不会置我于死地。”

    “你倒是颇有自信,难道就不能是本座心性已变?”

    庄无道冷笑,是既不承认,也未一口否定,而是直接转过话题:“看来我还真是小看了你,只是本座也好奇,你既已认定了本座非是任山河,为何不曾告知雪阳宫与皇玄夜?莫非这些话,都只是虚言诓我?”

    符冰颜却用黑白分明的眸子,与庄无道对视着:“魔君这是欲嘲笑冰颜么?我以为事到如今,所有的一切,魔君应当都已明白才是。“

    “你这么说来,倒也不错,本座确实猜到一些,不过未能确证。也有许多地方,仍存疑惑。”

    庄无道心中居然略有些过意不去,面色也恢复了凝然:“任山河深查人元草案,是你有意为之?万西林苏氏之亡,也是因你之故?为何如此?”

    “人元草案,奴家的确有过暗示,山河他嫉恶如仇,我只需让他稍稍接触些蛛丝马迹,山河自然会深究根底。”

    符冰颜的面色黯淡:“至于那万西林苏氏,却非我所为,当是另有人提点,给出了线索。恰恰相反的是,我曾三番四次劝他莫要把矛头指向星始宗,山河他却置若罔闻。使星始宗借人元草而布下的伏子有了暴露之险,这才是他最终陨落的缘由。”

    “然后呢?你就向皇玄夜提议,可以用任山河之身,做为自身鼎炉?”

    庄无道目光平静,几无波澜:“把任山河诱入这风波之内,又亲手将任山河推入深渊?”

    “确是如此!我符冰颜就是这样的恶毒女人。”

    符冰颜点了点头,眼神空洞道:“山河查人元草案,是因我而始。也是在我见势不妙之后,亲手使他沉沦入魔,最终陨落。是因他太让我失望,本欲借他背后的赤神宗与无明上仙之力,毁去我痛恨的一切。可临到最后,却反而使他丢掉了性命。”

    果然如此!

    庄无道心中暗暗一叹,却又继续问道;“如此说来,你之后配合那雪阳宫行事,诱使皇玄夜以任山河为魔种。只是为不暴露自己的意图,还想着借本座之力,对雪阳宫与元始魔宗复仇?”

    符冰颜诧异的回望了一眼,而后一声轻笑:“你这么说?对,当初我确有几分身不由己,一切所为,大多都是为自保。不过说到底,还是小女子我自私自利。不过很奇怪,难道说身为盖世魔君的你,也会因此对我心生同情不成?”

    “盖世魔君?不敢当。之所以问,只是本座感觉,有问清楚的必要。”

    庄无道唇角一哂,并不在意:“如此说来,这幕后的主使,就是你们雪阳宫那位梦灵上仙了——”

    以此时庄无道的法力,足以镇压气数灵机,即便直呼梦灵之名,也不愁对方生出感应。

    “还有那位血尊,应该说是这二人,是各取所需。”

    那符冰颜低头拨动了一番筝弦,笑靥如故:“梦灵是因任山河已经查到了紧要处,雪阳宫暴露在即,才会对山河下手。她们实在太过猖狂,根本就不知遮掩。其实若非是这群蠢女人,那太霄剑宗也不会随之暴露,太霄灭门,真正是最冤枉不过。至于血尊,目的为何我就不知了。只能猜测,他是为谋取先天五行雷玉,为扶他那颗棋子上位,也是为避免此物,最终落于星始宗之手。”

    庄无道双目一眯,记得最开始时。包括秦锋在内的所有人都在猜测,是有人欲借任山河入魔这一事,使无明怀疑身边有着其他宗派的棋子。

    而公认最有可能继承先天五行雷玉的,就是那位无相上仙,也就是现在的秦殇魔君。

    这位血尊任糜,为何在这关头行此不智之举?

    ——除非,在无明的眼中,无相并非是继承先天五行雷玉及赤神蕴生石的最佳人选,真正能承无明衣钵的,是另有其人。

    又听那符冰颜继续道:“这二人知晓任山河对我迷恋有加,于是交托重任,让我布局将他除去。不过那时我仍怀希望,请皇玄夜出手,将任山河作为道心种魔的鼎炉,借此拖延时间。可仅仅十几载后,山河他就在重重打击之下,被他化魔种染化。这就是所有的真相,魔君可绝满意?”

    “原来如此——”

    庄无道此时只觉浑身上下,都轻松了不少,这是任山河残留的最后一丝执念,正在消逝。

    一切都真相大白,他能听出符冰颜语中,有着自责与愧疚,却绝无半点后悔,

    可能对任山河真有一点情意,却绝不会影响她最后的抉择。

    这可能是她的真心实意,也可能是对方的演技高超,故意诱导。不过这却已经足够了,可以使他对任山河有个交待,可以使任山河从此瞑目。

    至于这符冰颜的究竟真假,庄无道无意去深究,也与他无关。

    此时随着任山河真灵内最后一点的残念流失,庄无道的修为,居然又有了见涨之势。并非是往上提升,而是肉身根基更为稳固。若说原本下面的根基中,还有一些砂砾,那么此时就是被浇上了铁汁,再难摇动。

    只体会一番肉身的变化,庄无道就又回过了神,心念中已生出有感应,眼中含着莫名笑意,深深的看向了门外方向。

    “还有些疑问,不过都无关紧要,本座亦非是什么事都欲追根究底之人,不问也罢。再说那个人,他也已到了!”

    说完话的时候,庄无道就已踏步在那古筝前坐下,面对着房门。

    那符冰颜见状后也是明媚一笑,也同样坐在了筝前,背靠着庄无道,似乎小鸟依人,

    葱嫩的手指,任性随意的拨动着筝弦,不过这次符冰颜的筝音,却又风格大变,活泼而流畅,甜美欢快,将筝音主人喜悦心情表露无疑。

    庄无道只一听,就知是名唤‘凤求凰’的曲子,极其著名,含蕴调情求欢之意。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