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杯盘口 > > 剑动山河 > 第一二二一章 魔种成熟
    诛天的本体,却是是被太幽上仙强行轰碎。不过其魂核本质,加上其余的两具分身真灵,都被三足冥鸦吞噬。

    九阶的冥鸦,已经有了噬魂之能,虽无法完全获得诛天的记忆,然而只是这位的一些记忆残片,就已经足够诱人的了。

    诛天乃是相繇之身,更是水法宗师。墨灵吞其真灵,只能丰富它在水系术法上的见识。唯一对冥鸦有些用处,就是诛天掌握的因果之道。因果命运之术,对任何五行术法,都能够提供强力的加持,其中也包裹的三足冥鸦的本命神通。

    此外本命灵宠与主人之间的心灵相通,可以共享一切。墨灵在相繇那里得来的一切,庄无道这里也同样可以吸收感悟。

    这是此战之后,仅次于浩劫天图与九天息壤的收获——

    此时阿鼻平等王的信徒转嫁已至尾声,这位或知他的极限所在,因时间尚还充裕之故,此时并不强行逼迫他提升神位等阶。

    庄无道也终能抽出些时间,分心他顾。连续二十余日,除了继续书里整合自身的信仰源头,就是消化吸收着这诛天的一切。

    水生木,这诛天在水法之上的道业根基,不止是可助他强化泪满襟剑,以及那几门水系术法,更可成为庄无道日后自创木灵剑决时的重要拼图,助他补全天地阴阳大悲赋中的缺失。

    至于木系真法,庄无道他早有足够准备。在天一修界就有过深研,而此时他的神界与神主体系,就是最好的参照对象。此时这神国内,万物滋长,生生不息,树大根深,触角枝桠遍及诸界。

    有了诛天的水法道基,他的大悲第九剑,也同样快接近到完成状态。

    如今唯一缺失的,就是与那大悲剑意契合的慷慨悲意。他无法以恰当的意境来配合剑决,也不愿刻意为之。

    心知此事急不来,庄无道也不着急。这十几年内,他已经布下了总数上千的魔种,去经历那人世间的悲欢离合。只需再有几十年,就能收获果实。

    除此之外,那苍楸魔主广及四十余个世界的信徒,一切悲哀喜乐,都能为他提供足够的感悟与参照。尽管隔着一层,却也不无小补。

    其实除洛轻云与三足冥鸦之外,还有另两件‘喜’事。不死道人已经彻底炼化了方孝孺的肉身,更以摩诃化龙果补全了自身隐患。借此之助,修为一举冲入到了九阶中期,更开辟出一门一品的半法域,两门二品法域,成为他麾下,又一位实力直追灵仙,与五大天王并驾齐驱的强大战力。

    而算渊也秉承他的神旨,果断的付以重任,用天澜魔君为统帅,再以不死天军为前锋主力,调集七部天军,东西南三大天王部出望乾山北征,

    并未能够突破北面那条防线,不过苍茫魔军方面赢多胜少。此时双方都不愿发展到决战的地步,争斗起来,都是有意的压制规模。算渊此举,只是为牵制,对正道诸宗施加压力,虚张声势。

    不过此时的不死,才刚得窥大道,身心舒畅,正是想要向庄无道展示自身价值的时候。他那几个生死玄术,威能也都有不小提升,使麾下不死天军九百余人,都悍不畏死,勇猛难当。几次大战中,斩杀了合道修士近千之巨。仅有的两次溃败中,也能保持建制完整,全身而退。

    一番作为,给了星始宗极大的压力,被几大正教都视为眼中钉。几次三番布局欲将之除去,却都功败垂成,

    此时的不死道人,已是苍茫魔军中,仅次于五部天王的强者,又一向狡猾机警,是老谋深算的积年大魔,绝不会轻易给对方围杀自己的机会。

    仅仅一个不死,就使得星始宗的大军,再次后撤三千里地。

    最后一件‘喜’事,则是平等神教中,余下的帝阿含,宙痕魔君等四位灵魔,终于陆续向他低头,表示了效忠顺从之意。

    也就意味着庄无道,终于能将这一界的平等神教,彻底纳入掌握之中。可以调用神教以及神教旗下诸多附从,将近四十余位的灵魔大能,还有北方?整六万人的合道魔修。

    不过这些实力,大多都被元始魔宗牵制在北方,很难真正调用。

    不过这些,其实都并不能使庄无道欢喜,这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关心的程度,远不及冥鸦与洛轻云。

    “诛天六千年的道基,非同小可。这位虽是专修因果之法与水灵大道,不过墨灵能吞他真灵,也已筑就了仙阶根基——”

    知晓庄无道,已经过了最艰难的时候,那洛轻云手抱着墨灵,出现在了庄无道沉睡中的神躯之前,

    “还有剑主的玄窍,如今已至一百零五之数,只差三窍就可完满,再观你大悲剑意,此时已日盛一日,那剩下的两式大悲剑,怕是也有了眉目,真可喜可贺!”

    庄无道的脸上,也现出了笑意,此时他又开辟了几门二三品神通,都是完善乾坤挪移大法与命运因果之术。虽未在人前施展,不过威能都不会差到哪去。

    玄窍一百零五,差的就是大悲三剑。而不出意外,只需再有个十年时间,待他收回部分魔种时,他的金剑,就可完成。

    这一剑名为‘气白虹’——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这是他以神主之身,偶尔听闻的一首歌赋,全篇中并未有一个金字,却是锐气十足,将金之锐烈,一往无前的气势展现到了极致。

    “确实有些进境,不过都及不得师姐,看来实力恢复了不少?“

    以九天息壤与补天石为肉躯,此时的洛轻云,至少可将她本人在登仙境的实力,完全展现出来。

    一位半步混元级的道祖,是何等的强大,只用那血猿战魂对比就可知道。

    若以战魂附身,他现在的实力,至少可多三五倍的发挥。

    洛轻云曾得大道,登高望远。此时哪怕境界降下来,她曾看到的,掌握到的,也远超过他们这些井底之蛙。

    “我这具肉身,此时是再好不过,得多谢师弟成全。”

    洛轻云脸现感激之色,又眼神晦暗道:“可惜,不能直接助你应斩劫胎。”

    当那劫胎到来,任何人都可能对这劫胎出手,唯独她不能。那时必定会被天道感应,劫力缠身。那时非但不能帮得上忙,反而会连累庄无道。

    哪怕有再强的战力,又能有什么用?

    “师姐未免太小看了自己,你虽不能应战劫胎,却能助我压制那些宵小。那时我无法分心他顾,正需师姐你帮我守住背后——”

    正说到此处时,庄无道忽然心有感应,是秦锋通过那太虚子镜,给他传过来了一道意念。

    略一感应,庄无道的脸上,就现出了笑意:“不用日后,此时就需用到师姐为我护法,代我镇压此间。我需出去一趟,可能需时两月时间才能返回。”

    他的两颗果实,都已陆续成熟了,已到了收割之时——

    洛轻云闻言则是一愣,颇为意外的看了一眼庄无道的神躯:“可师弟你这神身——”

    “已经无妨!”

    庄无道却只淡淡的扫了一眼,神情自信:“过程比你我想象中的还要顺利许多,绝不会再出什么疏漏。”

    这次接纳阿鼻平等王信众,过程确实是出乎他意思的顺利简单。阿鼻平等王极力支持,有这位为后盾,一切都可称得上是水到渠成。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ad.bottom}